0

    不管怎么说,贾可道最后将红包给收了下来,还强作欢颜恭喜玄阳师兄喜得佳徒。

    当然,这一万两千块着实起了大作用,至少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贾可道没担心饿肚子这件事情。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贾可道却是咬牙不止啊。

    因而就在挥手准备让道童离开的时候,贾可道停住了,吩咐了起来:“孟挺且住,为师有事吩咐。”

    此时贾可道很自然将自己的身份转到了师父的位置上。

    孟挺停了下来,其余道童也跟着停了下来,想要听听是怎么回事。

    “去藏道阁找一找道协联系录,然后给每个道观打个电话,说老君观半月之后收徒大礼敬请各位同道观礼。”

    贾可道这么一说,孟挺算是明白了,师尊这是准备借收徒大礼大办一番了。

    “弟子谨遵师命。”

    孟挺唱了个喏,随后与众道童一并离开了大殿。

    贾可道心头依然爽快,寻思着自己应该准备些什么回礼,才能够震瞎那些势利道士的狗眼。

    直接包红包?

    这也太暴发户了,贾可道可不愿意老君观在同道面前落下如此形象。

    若是回些什么镀金,镶银的东西,也太普通了一点。

    当然,要是自己制作一些法器或者炼制一些丹药,是最合适不过了,既彰显了老君观的实力又不显得暴发。

    拿定主意之后,贾可道便起身朝着大殿外走去,一边走着路,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库存的药材,回想各种丹方。

    “观主您回来了?大门外有个李先生找您。”

    就在贾可道沉浸在自己思维里的时候,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将贾可道拉了出来。

    贾可道抬头一看。却是看守大门的郑非鱼,郑老头。

    李先生找我?

    贾可道想起来了,眼镜男嘛。

    正好。自己还有些事情需要他去办,恐怕这次他也不敢不办了。

    “嗯。郑老,将其带到会客室吧,贫道随后就到。”

    在过去这段时间里,李万耀,嗯,就是那个眼镜男感觉人生灰暗,生不如死。

    在收了贾可道价值七八千万的人参之后,李万耀心头就乐开了花。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啊。

    自己老爹别看生意做得那么大,但一年的毛利也就一个亿,除掉所有开支,手里的纯利估计也就三千万不到,没法,这里面很多开支是不可节省的。

    上上下下的打点,各地店铺的房租,员工的工资乃至于各种开销等等。

    自己这一笔就赚了老爹三年的收入。

    别看李万耀长得光鲜,身为李家长子,每年的零花也就五六十万。太寒酸了。

    这次赚了一笔横财,李万耀也不管那个什么苟局长了,屁股一拍开车就离开了别山县。

    至于那个傻子道士提出的修路。别开玩笑了,谁在乎那个什么誓言?

    这世道,实心人吃亏,骗子发财的事情多了去。

    这李万耀回到c市就直接将人参入了库,安排出售。

    李老爹得知此事之后不由得老心大慰,后继有人啊。

    想当年,李老爹不是坑了一把合伙人,生意怎么可能做到现在这个程度,当然了。那个被坑的合伙人在破产之后跳了江的事情就不足为外人道之了。

    如此一来,李大少在家族里的地位直线上升。直接超越了原本受老爷子重视的二少。

    赚了这么一大笔钱之后,李万耀的小日子可谓是过得神仙羡慕。

    包了个才出道有点火红的三线小明星。又新买了一辆跑车,每日里寻欢作乐,豪车美女过得不亦乐乎。

    不过,三天之后,李万耀就知道了厉害。

    这天,李万耀与小明星胡天胡帝了一夜,还抽了点刺激的东西,都快中午了,寻常人家都快下班了,这位少爷还搂着女人昏睡之中。

    李万耀被一个电话给唤醒了,接了电话,李万耀心头还有点高兴。

    这个电话是老娘打来的,说他二弟查出了血癌,初期,已经住了院,让他回去一趟。

    这个二弟从小品学兼优,被老爷子视为接班人。

    那么大一份家产,谁不想拿到最大份额,李万耀自然不想在老爷子挂掉后,自己就领一份分红苦逼的过日子。

    现在好了,得了血癌,真是苍天有眼啊。

    李万耀兴奋得在床上打了个滚,将小明星给惊醒了。

    随后两人又在床上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运动。

    一周后,李二弟的初期血癌突然恶化,两天时间不到就直接送进了停尸间。

    在参加二弟葬礼的时候,李万耀完全体现出了比拟奥斯卡金奖获得者的深厚表演实力,哭得那个伤心啊,让人催断肠泪。

    也不知道是李万耀表演得太感人,还是天意如此。

    葬礼上又出现了变故,李万耀的大舅,c市某药管局处长直接晕倒。

    待送到医院后检查,发现李大舅得了肝硬化晚期,有癌变可能。

    这一下全家人都傻了,要说李家的药材生意能够做得如此顺风顺水,至少有百分之五十的功劳落在李大舅身上。

    这李大舅一旦挂掉了,对于李家药材生意的影响之大是让人难以想象的。

    李万耀心头也有点惶恐,他莫名的想到了自己在老君观所发的誓言,不过随即他便摇了摇头,这怎么可能?

    现在可不是愚昧的古代了,那么多赌咒发誓,转身就破了誓言的人怎么没有看见出事?偏偏自己发了誓言就出事了?

    开玩笑,这应该是巧合,对,巧合罢了。

    将自己安慰了一番之后,李万耀除了在大舅面前表现得极为孝顺之外,其余时间吃喝玩乐不误。

    一周后,李大舅内脏衰竭而亡,李万耀又参加了一场葬礼。

    而这一次葬礼直接让李家慌乱了。

    原因很简单,李万耀的三叔在葬礼上晕倒了,送到医院一检查,肾衰竭。

    顿时就有人传言李家被人诅咒或者是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上了。

    这次,李万耀算是被吓住了。

    李三叔可是李老爷子的亲兄弟,为李家保驾护航的重要力量,混黑道的,虽说没有c市三虎那么有势力,但欺负个把药材商还是没问题的。(未完待续)

第一百二十三章 对策(还账5第三更求票!)    ps:今天这是什么节奏?居然得到的17张月票!很兴奋,很高兴,所以第三章出来了!呵呵,还算给力吧?

    感谢,拜谢诸位书友慷慨的月票支持!小猪鞠躬了……

    这是还账的第五更,还欠四章了

    ————猪——兔——同——眠——家主————

    “二姑,你方才说找一个势力不逊于摩云宗的家族调停,咱们唐家有这样的关系么?而且,人家不会平白为了咱们得罪摩云宗吧?”

    唐楚阳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他不是反驳唐云婷,只是充满期盼的疑惑,这祸是他惹下来的,打退高家让他本以为是做了件了不起的事情,至少他凭借自己的实力,保护了自己的家人不受侵犯。。。

    只是等了解了高家的真正实力之后,唐楚阳刚升起的那么点儿自得,瞬间就被打击的七零八落,这就是典型的好事变坏事了,自从穿越以来,这算是他闯下的第一个祸事,而且直接就是弥天大祸级的祸事。

    唐云婷看到了侄儿眼中的希翼,知道这小子怕是因为这次祸事,已经有了不小的心理负担,可不能让他继续保持这样的心态,会影响修为的,当下笑道:

    “呵呵,说来还是要占了你小子的光呢,还记得那位特地跑到景云县的特使么?”

    “特使?你是说那个古老头?!”

    唐楚阳恍悟,怎么就忘了这老头呢。他声称是唐家老太爷的至交好友,当时老太君也特地向唐楚阳说明了,古家的话。可是整个天威王朝都数得着的家族了,摩云宗什么的还真不敢随便招惹。

    “怎么说话呢?古老爷子乃是古家的老祖宗,我见了都要尊称一句老祖宗呢,你小子不可如此无礼!”

    唐云婷没好气地瞪了侄儿一眼,这小子自从性情大变之后,修炼,炼图。资质,什么都好,唯独性情上。变得极为跳脱,总是没大没小的,搞得家里辈分都快乱了套。

    “那不就是个老头么……”

    唐楚阳小声嘟囔一句,看二姑英气的面庞绷了起来来。当下急忙转移话题道:

    “古老爷子肯帮忙?毕竟是要拿出家族情面出来的。就算古老爷子时古家的老祖宗,但毕竟不是家主,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吧?”

    唐楚阳好歹在唐家呆了半年了,对于一个家族里谁说了算还是非常清楚的,就比如说他自己,在和高家动手之前,特地让陆俊回来下命令。

    尽管唐云婷,唐云倩等人知道他这个命令是鲁莽的。但却依然没有出面损害他的家主威严,这就是家族了。家主说话,哪怕家里辈分儿再高的人,也不会随便插手损害家主的权威。

    大不了等家里人开会的时候,长辈们指着鼻子骂呢,也绝对不会在外人面前,先堕了自家的威风。

    因此,唐楚阳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古老爷子哪怕是古家的老祖宗,为了家族着想,只要古家家主不同意帮助唐家的话,古老爷子怕是也不会为难子孙后代。

    毕竟,唐家到底还是外人而已。

    “你说的确实有道理!”

    唐云婷首先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唐楚阳的话,但随后她却又笑着摇了摇头,没好气道:

    “可是,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呃,二姑您接着说,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而已,呵呵……”

    唐楚阳干笑两声闭上了嘴巴,他也是闯了大祸有些心急,尽管唐楚阳体内装的是个三十岁的灵魂,但他上辈子毕竟只是个穷算命的,说起专业知识,他堪称专家,但说起家族管理什么的,他比唐楚兰这样的小丫头也强不了多少。

    看侄儿尴尬的模样,唐云婷无奈地摇了摇头,知道这小子心里有些急切了,当下也不愿意让他继续为难,接着解释道:

    “记不记得你和古老爷子的谈话了?还有他拿走的那三十张御龙天兵图,纯论价值的话,那些东西或许不被古老爷子放在眼里,但,老爷子从你这里受益,那就是大大的人情!”

    “尤其是那些唤神图,肯定都是老爷子为古家的晚辈讨要的,因此,这份人情就不只是给老爷子了,同时也是给了古家,有了这个人情,咱们唐家若只是让古家出面说几句话,问题还是不大的。”

    唐楚阳闻言,再次迷惑了,他虽然不至于不通人情世故,但对家族之间这些弯弯道道的,还真就无法理解的那么通透,听二姑说起这个,唐楚阳再次忍不住问道:

    “古老爷子不是送了我一支五阶灵毫么?那东西可是有价无市的宝贝,有钱都买不到,别说三十张御龙天兵图,一百张都值了……”

    唐云婷点点头,这小子总算是不笨,就是对家族之间的利益交换一知半解,说来也是侄儿以前的形象太差劲了,让家里人从未想过在这方面培养一下他。

    摇摇头,唐云婷收起心中想法,现在教育也不算晚,她抬头看了一眼乖学生一样的侄儿,温声解释道:

    “那支‘龙虎刃’确实珍贵无比,怕是放到古家,也会当宝贝珍藏起来的,

    但楚阳你忘了一件事,古老爷子和你爷爷是至交好友,他见了晚辈自是要送上见面礼的,那支灵毫只是见面礼,是他和唐家的情面,跟你送出的御龙天兵图性质不同……”

    听了这话,唐楚阳顿觉脑袋有些转不过弯儿了,账还能这么算的?这不是唐楚阳笨,而是他从未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地球上一个落魄到摆地摊的相士,你能指望他懂的投资公司是怎么运营的?

    “家族之间就是如此。等将来你遇到这类的事情多了,就不会觉得奇怪了……”

    就在唐楚阳身边的唐云娜抬手拍了拍侄儿的肩膀,这小家伙突然接人家主之位。对他来说还是太突然了,甚至连学习,成长的机会都没有,就遇到了这样的事情,说起来,还是她们这些长辈失职了。

    “嗯……”

    唐楚阳默默地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他突然生出一种。自己真的只是个十几岁小屁孩的无知感,因为二姑说的那些话,他虽然能够想得明白。但事前却从未想到过,这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幼稚吧?

    “其实说动古家不难,毕竟咱们唐家和古家也有上百年的交情了,让他们出面调停一下古家绝对不会不管不顾。真正的难的。还是明年的天降神塔,仙塔这种级别的存在,就算真被咱么找到了,恐怕得到的机会也不大……”

    唐云婷说着话,原本振奋起来的面色也黯然了下去,别说是现在的唐家了,就算是最鼎盛时期的唐家,也顶多就是追求一下第四等的天塔而已。

    仙塔这种内里方圆数十万里的巨塔。把整个唐家填进去,怕是都翻不出个水花来。这才是她最担心,也最没信心的地方。

    唐云婷忧虑,唐云娇这样的直性子想法就要简单,直接的多,唐云娇几乎连想都没想便直言道:

    “这有什么好想的,不管能不能得到仙塔,咱们明年都必须得争,不争,不然要被高家吞并,争的话,无非就是把整个唐家搭进去而已,我宁愿死在仙塔里,也不远咱们唐家被高家并吞!”

    “八妹这话说的对!”

    唐云娜一脸果决地点了点头,随后看看身边的唐楚阳,又看看一直默默最在后面闭目养神的老太君,最后冲二姐唐云婷道:

    “二姐,你现在不论是担心高家的事情也好,还是忧虑明年的天降神塔也罢,总归都是咱们唐家的劫数,以唐家现在的实力,不论如何做,最终结果无外乎三个!”

    唐云娜抬手比划着三根手指,俏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坚定了起来,见大厅里所有人都看着她,便接着道:

    “要么被高家并吞,要么咱们唐家全部死在仙塔里面,要么,唐家破茧成蝶,实力暴增,让摩云宗对咱们无可奈何!再说了,你们似乎都忘了一件事,楚阳的二阶守护神可是有仙王之威的!”

    “对啊!四姐不说,我都忘了楚阳那个恐怖的二阶守护神了呢!虽说楚阳那尊不逊于仙王的守护神不能轻动,但进入仙塔之后,修士的元神强度会根据神塔等级的不同,而相应的进行增幅!”

    听了唐云娜的话,唐云娇当即就兴奋地叫了起来,要说心机城府什么的,她能被唐云娜等人甩出几条街,但要说到修炼方面的事情,唐家除开唐云婷之外,就属唐云娇实力最强了。

    几句话出口,唐云娇的思路就越发的顺畅了起来,她有些欣喜地使劲儿拍了唐楚阳一巴掌,在侄儿龇牙咧嘴的表情中,语气激动地接着道:

    “若是楚阳的元神强度增幅一倍,识海能够容纳的元神精华就能翻倍,这样的话,他不是就可以动用那尊守护神了么?那时候的楚阳,可是相当于七阶神使一级的存在,总不至于一点竞争力都没有了吧?”

    “瞧我着脑袋,净想着摩云宗的事情了,到时忘了咱们唐家这个小怪物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唐云婷美目一亮,稍稍有些懊恼地拍了拍额头,唐楚阳这次惹下的祸患实在太大了,事关唐家生死存亡,唐云婷的思路全部被锁定在怎么应对摩云宗了。

    有了这个念想之后,唐云婷当即冷静了不少,她一只手轻轻捏着眉心,一边想,一边吩咐道:

    “这样,六妹,八妹,九妹,你们三个即刻前往京城,找到古家家主,把咱们这边的事情事无巨细的交代一下,古家当代家主是个仁义性子,他不会看着咱们唐家就这么被吞并的。”

    说完这话,唐云婷又转首环视厅中众女,语气郑重道:

    “唐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刻,自今日起,所有人务必全力修炼,没有命令,不得随意外出!”(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