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本文来自,猪兔同眠的作品《家主》,请诸位高抬贵手,投几张票,点击一下支持作者!

    第二更来了,先感谢一下诸位书友再次投出的宝贵月票,貌似快两百张了呢,这就是四更的加更啊,加上第一位盟主的三更,第二位盟主的两更,和一个掌门的一更,小猪欠账10更!不过似乎已经还了四更了,还剩六更……

    好吧,废话就不多说了,今天的保底两更已经完成,接下来的更新就是还账了,嗯,继续求下月票,然后接着码字去了……

    —————分割线———————

    高家的人到底还是跑掉了七八个,唐楚阳依然有信心同境界的情况下以一敌十,但同为四阶的天将,人家要全力逃跑的话,在没有驾云能力之前,他也只能望兴而叹。

    回到牧场主堡的时候,老太君,唐云婷,唐云娜等人已经在大厅集合了,虽然唐楚阳打了个秋风扫落叶一样的大胜仗,但唐云婷等人的面色并不好看,相反,一个个的全都是满脸忧愁的模样。

    “怎么了这是?”

    唐楚阳第一次在对战修士的时候获得这样的大胜,杀妖兽毕竟和杀同为修士的人类是两回事儿,因此唐楚阳心里多少有些得意,虽不至于希望家里人夸奖一下。

    但大胜归来看到的却是一片哀愁之色,唐楚阳胜利的喜悦瞬间就被打击的七零八落。不过他不是笨蛋,话才出口就反应了过来,有些心虚地问道:

    “高家很厉害?”

    “不只是厉害那么简单……”

    说话的是唐云娜。说了一句话她就开始叹气,唐家情报方面的事情都是她这个隐居幕后的人负责的,关于流云城的各大势力,唐云娜怎么可能不了解,她现在都有些后悔,没有提早让侄儿接触这方面的信息了。

    “高姓家族,又是中等家族。整个流云城只有一家!那便是摩云谷的高家,虽只是个中等家族,但其传承千年。底蕴之雄厚比之一般的大家族都要强盛,最可怕的还不是这个……”

    说完这话的时候,唐云娜一向温润的俏脸变得有些苍白,她虽然早就料到了有人会打唐家的主意。但绝对没有想到。第一个出手的就是高家这么个庞然大物。

    “若单单只是高家的话,咱们唐家只需拿出誓死一战的决心,吓住他们还是没问题的,但流云城的高家,只是摩云高家的分支而已,他们的主家,乃是我天威王朝六大宗门‘摩云宗’!”

    “六大宗门之一?!”

    尽管唐楚阳对天威王朝的各大势力了解不多,什么宗门。家族,隐族之类的更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六大’这两个字给他的刺激可不小,本来出身于麻衣相士的唐楚阳非常清楚,但凡能挂上某某国几大的势力,再简单怕也简单不到哪里去。

    这就像华夏传统里的八大门派,七大名门之类的存在,但凡能有这么大名头的,多是一些让人畏惧的庞然大物,毕竟能够闯出这么多大的威名,本身就是一种实力的象征。

    “对!六大宗门之一,而且摩云宗的实力还在前三之列!”

    唐云娜肯定地点了点头,别说是对唐家而言犹若荒古巨兽的摩云宗了,就是流云城的高家分支,其家族内也足有四名天位修士,三个长老,一个家主,只凭这些,就足以压得唐家喘不过气了!

    “这么说来,我是惹了个了不得的大麻烦了?”

    唐楚阳轻松的面色终于变了,他原本想着就算高家是中等家族,以唐家马上就要暴增的实力,以及他炼制的各种唤神图,灵符之类的东西辅助,怎么地也不至于弱上多少的。

    毕竟最多不超过三个月之后,唐家就会冒出一个天位修士,至少十个四相境的高阶修士,这种战力,比起大多数的中型家族也不逊色多少了,但现在看来,他不但低估了高家,也太冲动了。

    “事已至此,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莫要再为已经发生的事情伤脑筋了,想想怎么应对高家的报复才是正理!”

    看到唐楚阳逐渐黯然下去的面色,老太君心中不忍,她这乖孙好不容易才争气了,老太太可不想因为这个让乖孙遭受太过沉重的打击,她说完这话,又顿了顿龙头拐杖,高声喝道:

    “你们一个个的愁眉苦脸,做给谁看呢?我乖孙这么做还不是为了护着你们这帮小女子?!说起来,若不是楚阳的话,早在林展雄踏进唐家大院的那天,唐家就该覆灭了!”

    “如今能有现在的局面,你们一个个的能够契约到满意的守护神,还不都是楚阳给弄来的?!不过就是早死晚死而已,唐家什么时候出过怕死之人?!”

    老太君说着话就越发的气愤了,以前的唐家何等艰难?所受欺凌和危难还少了?最后还不是被家里一帮不要命的女人给拼得,支撑到了现在?

    “你们这帮败家姑娘,就是个享不得福的!有钱了,不缺唤神图了,有大把的灵符可以使用了,你们一个个难得的富裕一次,这就就害怕了?畏怯了?没有楚阳,你们哪里来的这一切!!”

    老太太每呵斥一声,唐家众女面上的惭愧便浓一分,其实这些道理她们不是想不明白,只是唐楚阳带给她们的幸福太突然,这祸事来得也太突然了,她们甚至还来不及风光享受,却转瞬就要面临失去,甚至整个唐家都覆灭的危机了。

    这变化之快,就算以唐云娜等几个聪慧女子的承受能力,此时也多少有些反应不过来。心里才多少有些埋怨唐楚阳,觉得他行事太过嚣张,鲁莽了。

    但老太君一番呵斥出口。众女也纷纷醒悟,既然高家是有备而来,那说明他们图谋唐家肯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就算今日唐楚阳百般忍让,等待唐家的恐怕会是更加残酷的结局。

    “娘说的对!这十多年来,打咱们唐家主意的家族何曾少了?那个又不比孱弱的唐家强上数倍?最后结果怎样?还不是被咱么吓得不敢同归于尽?!高家虽强,咱们也不会怕了他!”

    唐云娇最不喜欢的就是思考问题了。尽管她并不笨,但往日里习惯了动不动就玩儿命的性子,让她根本就不愿意花费精力去想那么多。修士界的竞争,往直白了说,无非就是比谁的拳头大而已。

    在唐云娇看来,既然高家和唐家的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什么狗屁的忍让。委曲求全之类的就想都不要想,直接和高家拼了就是,即便唐家被彻底覆灭了,至少也要让高家付出绝对难以承受的代价!

    有唐云娇起头,其他女人们也纷纷回神,一个个开始义愤填膺了起来,她们刚才也只是被巨大的压力给冲击得有些混乱,难免对唐楚阳的处事方式有些不满。现在想明白了其中道理,自然知道这事不能怪唐楚阳的。

    “其实高家也好。摩云宗一般,虽不是咱们唐家能够匹敌的庞然大物,但,咱们唐家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

    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唐云婷终于开口了,他之前毕竟是唐家的主事人,一开口,大厅里一帮女人顿时安静了下来,年纪最小的唐云雅开口问道:

    “二姐,此话从何说起?高家准备如此充分,恐怕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了咱们吧?况且,楚阳还杀了高家的嫡传子弟。”

    唐云婷闻言,却没有急着回答唐云雅的问话,而是抬头给了颇受打击的唐楚阳一个安慰的眼神,这才缓声道:

    “虽说楚阳不但杀了高家的家将,还杀了高家嫡系弟子,但有一点楚阳做得很好,自始至终楚阳都未曾丢了唐家受害者的立场,只要咱们唐家还占着理,摩云宗就算再强,也不能罔顾义理,强行覆灭唐家!”

    说到这里时唐云婷凤目一眯,往日里一家之主的威严陡然爆发开来,冷声道:

    “除非,摩云宗拥有横扫整个天威王朝的实力!”

    众女闻言,齐齐点了点头,摩云宗虽然强横,但横扫整个天威王朝显然是不可能的,不然偌大的王朝早就改朝换代了,但众女依然有些疑惑,这又跟唐家的危机有什么关系呢?

    别的家族,又不会无缘无故地帮助唐家。

    不过唐家的女人里面,聪明人还是不少的,比如唐云娜,她听了二姐的话之后,只是凝眉一想,便明白二姐打的是什么主意了。

    “二姐,你的意思是,找个势力不逊于摩云宗的家族,来为唐家……”

    “不错!我的意思就是找个咱们天威王朝实力顶尖的家族,剧中调停,给咱们唐家一个缓冲的时间!只要能够撑到明年的天降神塔,不论是摩云宗,还是高家,至少一年之内是无法找顾及到咱们唐家了!”

    听了唐云婷的解释之后,唐云娜和唐云倩这两个才智不下于二姐的聪慧女子瞬间醒悟,唐云倩清冷的双目发亮,略微有些兴奋地接着插口道:

    “有明年一年时间的话,咱们完全可以拼劲全族之力,去寻找第三等的仙塔!毕其功于一役!”

    “只要咱们能够找到,乃至于得到一座仙塔的话,出塔之日,唐家必然实力暴增,就算赶不上摩云宗,他们在想动手,就要考虑一下,是否能够承受得了灭掉唐家所需要的代价了!”

    “六妹说得对!我就是这个意思!只是仙塔何其稀少,即便被发现了,大多也都是被那些顶尖大家族占领,凭借咱们唐家这么点儿人手和实力,想要争夺云塔,天塔,或许不难,但仙塔,机会渺茫啊……”

    唐云婷这话一出,原本兴奋的众女顿时全部沉默了下去,是啊,仙塔,那可是仅次于神塔的存在,大家族都没把握能将之全部吃下去,更何况是唐家?(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167章、回礼,第六更!    这要怪就怪贾可道说得太文绉绉了一点,让这些饱受现代文化摧残的道童一时间都没听明白,难怪都一个个好似被泼了冰水的鸡仔,傻在那里不动了。

    “如此甚好,尔等须得加倍努力,半月之后便行入门大礼。”

    贾可道也不是想要如此古言说话,无奈这询问收徒一事原本就是很庄严的事情,不用这古调,自己说出来就有些别扭了。

    不过话说回来,贾可道此时心头极爽,这一口气收下七个弟子,几乎与老君观的开派祖师相提并论了。

    要知道这老君观一贯以人少在道门之中著称,除了开派祖师之外,历代观主几乎都是单一传承,人丁单薄啊。

    当然,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恐怕老君观也不至于如此破败了。

    “嗯,奥迪斯你且为老君观第一护法,你们要记住了,不可对奥迪斯无礼。”

    贾可道环视一圈之后,感觉有些不太对劲,随后就发现奥迪斯这个壮汉站在蔡银玲身后,一脸的委屈状。

    想来也是,这一群人都被贾可道收为了弟子,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怎么感觉都好似受到了排挤。

    贾可道也在心头轻叹一声,这奥迪斯,他倒不是忘记了。

    刚才也考校了奥迪斯的,不过相对于孟挺等人差太多了,完全就不是一个档次,这份悟性拿出去都有些丢人了。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还在于奥迪斯不是华夏人,准确来说连地球人都不是。

    贾可道固然有些看不起异界那些土著,但也不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说的践行者,何况这奥迪斯跟着自己出生入死也算是忠诚,就这么将其排在外面多少有些不太好。

    但老君观开派祖师有言:入吾门者。须华夏血裔。

    也就是说,想要入老君观门墙,必须要是华夏人。

    就算是退一步。混血儿,只要有华夏血脉就好。

    可奥迪斯别说华夏血脉了。连欧美血脉都没有,纯纯的异界人类。

    不过贾可道此时脑筋也转得不慢,转口便给奥迪斯定了一个第一护法,算是宽了他的心。

    并且这护法之位对于奥迪斯倒是再合适不过了,道门护法原本就要武力超群,奥迪斯的大关刀现在已经是练得炉火纯青,完全够格了。

    得了第一护法之位,奥迪斯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

    或许在他的理解里。自己这第一护法恐怕比这些弟子还要牛气一些。

    正待贾可道准备挥手让众道童离去的时候,脑海里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

    记得三年前,金光观的玄阳师兄的收徒大礼,遍邀了各大道观的同道,老君观也得到了邀请,自己也去了,过程就不用多说了,总之,现在一想起来,贾可道就有些咬牙。

    那金光观坐落于金城山之巅。这金城山原本就是西南名山之一,早在十多年前就被开发成为观光景区,而金光观自然是顺风顺水。一路高走,原本也就比老君观强上不了多少,结果几年下来,就肥得流油了。

    贾可道至今都记得起金光观的奢华,主殿里供奉的三清,偏殿里的金光真人,那都是铜胎金皮,灯光一亮,好不刺眼。让人羡慕不已。

    而大礼之后的宴会更是让贾可道吃得满口流油,不说山珍海味。但至少老君观当时就算是一年不吃不喝也办不起这样一桌宴席。

    偏偏那位玄阳师兄颇为势利,看人下碟。还专门安排了一个小道童负责唱礼。

    老君观穷,因而送的贺礼就有些寒酸。

    什么师傅带什么徒弟,那小道童在看到贾可道送来的贺礼后,脸色都有些不太好看,因而唱出来也有些弯酸:“别山老君观,千年朱砂两罐,百年黄裱符纸十叠。”

    这一番唱礼下来,顿时引得各大道观派来的代表直盯着贾可道,差点让贾可道下不了台。

    听听其它道观的礼物吧:“凤鸣山三阳观,镀金拂尘三柄,金丝八卦道袍四件。”

    “凉水山如意观,银丝吞云靴两双,青龙玉佩一对。”

    “青衿山玄庭观,镀金符纸八叠,包金符笔一双。”

    听了其它道观送的贺礼,就知道老君观送出来的贺礼是多么寒酸了。

    百年朱砂?

    嘿嘿,这朱砂原本就是埋在地下的矿产,别说千年了,万年都有啊,这朱砂就算是有百万年,那还是几块钱一两的朱砂,绝不会多卖出一块钱来。

    至于百年黄裱符纸就更可笑了,黄裱符纸就几块钱一大叠,放上百年还能用么?怕动一动就变成灰了。

    这倒不算太过于尴尬,贾可道缩缩头也就过去了,除了站在贾可道身边的几位道友之外,其余的观礼代表也不知道老君观的代表是谁。

    最让贾可道尴尬的地方却是收徒大礼结束之后的还礼一说。

    这金光观以前很穷,现在发达了,那玄阳师兄也带上了一些暴发户气息,宴席就不多说了,而其回礼则是给每家前来观礼的道观封了一个万元大红包!

    尼玛!当时贾可道就有种叛观的冲动,这金光观也忒有钱了吧?

    虽说金光观还不算很出名,来观礼的道观不算多,但这么一圈回礼下来,就超过了三十多万。

    说实话,别看那些什么镀金拂尘,银丝吞云靴等等,名头响亮,其造价最多也就几百上千,而这一万块回礼下来,这些道观还赚了。

    问题是当红包发到贾可道这里的时候,那位玄阳师兄说的话,让贾可道的脸刷一下红了。

    “福生无量天尊,明阳师弟,师兄知道,老君观最近不太景气,师兄那个童儿也调皮了一些,所以呢,为了表示歉意,师兄做主给老君观的回礼多加两千。”

    玄阳师兄的话看上去无比仗义,可偏偏就将贾可道的脸皮给剥下来了。

    原本不知道老君观代表是谁的道友们纷纷看了过来,让贾可道顿时产生了扭头就走的冲动。

    唉,无奈老君观还真的如同玄阳师兄所说那般不堪,贾可道过来金光山的车票都是咬牙抽出最后一点积蓄买的,这时真要是扭头走了,那就好玩了,从金城山到别山足足有六百多公里,贾可道当时还没现在的实力,光是走路回去的话,那可真要走死人了,嗯,是饿死。(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