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不可能!!!”

    金色方印压倒头顶的刹那,高盛面色就变了,威压太强了,强的超乎了他的想象,高家既然敢来唐家找麻烦,自然不可能一点调查都没有,唐家修为最高的就是唐云婷了。

    而唐云婷绝对不会是高盛的对手,这一点可是经过多方论证的,眼前这人显然不是唐云婷,但这尊守护神的实力太强悍了,强到了高盛认为根本不应该出现的地步。

    啪啦啦!

    高盛的以之为傲纵横许多年的吞灵壶,就那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轻而易举地如同破瓦罐子一样,被小山一样的方印给压碎了,但高盛已经不得心疼了,原本自以为强悍的灵宝直接被拍碎,他不跑接下来碎掉的就该是他了。

    “你敢毁我灵宝!今日唐家别想善了了!”

    “我给你一件灵宝,你们高家滚出唐家牧场如何?”

    唐楚阳不客气地讥讽了一句,都打到这个地步了,依然三番五次地咋呼着不和唐家干休,傻子都知道高家这是不打算放过唐家的节奏。

    这也让唐楚阳知道,高家也不是无所顾忌,不然也不会口口声声地把攻击唐家的理由,定位在伤了‘高家嫡传弟子’这个理由上不放,有顾忌就好,那样才更加容易对付。

    这时候半裸着身子的湿婆一个横身窜出几十丈距离,紧接着停都没停又是一个翻过,极为狼狈地跑到了百丈之外。

    轰隆隆!

    百余丈的金山狠狠砸中地面。方圆万丈之内的地面猛地一阵儿剧烈的震颤,几个躲闪不及的高家家将连躲闪都来不及,就直接被砸到了地底。让险险躲过的高盛头皮一阵发麻。

    好凶残的灵宝!一砸就是上百丈的范围,势大力沉,又快又猛,想躲都躲不及!

    “唐家怎么会突然出了这么个高手?这厮究竟什么来头?!”

    高盛心惊胆战,怎么也想不明白,本来应该是没有多大意外的吞并计划,怎么就突然出了这么出乎预料的波折?

    唐家能拿出手的战力。全都是女仙(女性守护神),这些信息高家调查的极为清楚,甚至于每个唐家女人都是个什么实力。高家这边也调查的无比详细。

    就连成为灵画师的唐楚阳,以及那种实力高达四阶的唤神图,都没有逃过唐家的眼线,没有这种详细到了极致的情报。高家也不会随便出手对付唐家。

    任凭高盛想破了脑袋怕是也想不到。唐楚阳这个初级修士契约的守护神,根本就不能以常理而论。

    唐楚阳这个时候可不管高盛心里又多震惊,他见驾驭湿婆的高盛竟然躲开,当下撑起小山一样的方印,一口气填充了上千单位的元神精华进去!

    原本就涨大到了百丈的金色方印再次膨胀,不过几个眨眼,就涨大到了方圆千丈!

    “妈的,没法打了!”

    千丈范围的天空陡然一暗。高盛的面色就彻底黑了,到了四阶天将这个地步。修士们拼的其实就是法术和灵宝了,甚至于灵宝足够变态的话,连法术都得靠边站。

    唐楚阳这枚金色的方印所表现出来的威力,毫无疑问已经可以做到无视法术攻击了,方圆上千丈的金山,往前面一挡,任凭你什么法术也打不到啊!

    而且,就算使用比较灵活的单体法术攻击,但人家不会躲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嚎传来,让高盛惊诧地转头看了过去,入目正好看到一名家将被唐楚阳甩出去的十字飞镖给切成了两半儿。

    “武器威力也如此巨大,神出鬼没,迅捷的让人无法反应,此人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我怎么从未在流云城地界听说过?!”

    原本信心满满的计划突然出现了这么大的波折,而且还是绝对逆转级的变化,这让高盛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最郁闷的是,交手虽然才没有几回合,他心里却已经明白,他们一大帮三阶,四阶的守护神,竟然拿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没辙!

    “众家将听令!撤!!”

    等到又一波超过四名家将被唐楚阳砸死的时候,已经面色黑青的高盛终于无奈地下达了撤退命令,唐家这个不知名高手的灵宝实在太凶残了,他们这几十个人根本就没有克制之法。

    再这样的下去的话,几十个家将早晚得被一个个的全部砸成肉酱,还是先撤回去再说的,唐家这个突然出现的高手,虽然大乱了高家吞并唐家的计划,但也就是个以外而已。

    对于已经在中等家族里传承了上千年的高家,一个实力强悍的大修士虽然让人为难,也只是为难而已,如果让家里的极为长老出手的话,不过一大修士而已,抬抬手就灭了他!

    高家的人想跑,唐楚阳可不会让他们那么轻易的跑掉,虽然不知道高家的具体实力如何,但既然是中等家族,怎么地实力也差不到哪里去的,尤其是那些传承久远的中等家族,其势力比之一般的大家族也不差了。

    唰唰唰!

    早就已经处于激发状态的十数张灵符,直接就被唐楚阳扔垃圾一样全部甩了出去,灵符没有激发的时候,其他人是无法通过感知判断灵符品级的。

    但激发之后,那一瞬间爆发出来的狂暴元气,立马就能被修士轻松地感应出其大体上的威力,以及品级。

    轰隆隆!!

    嗖嗖嗖!

    咔嚓嚓!!!

    刹那间,方圆数千丈范围内顿时飞沙走石,风雨雷电疯狂肆虐,狂暴到了极致的元气风暴,眨眼不到就将距离唐楚阳最近的五六名高家之人给席卷了进去!

    “灵动千丈!这是将符?!竟然全他妈都是将符?!唐家什么时候这么富裕了?!不是说那帮女人都穷得揭不开锅了么?!!”

    已经跑到了数十里开外高盛见状,原本又很黑的面色已经阴沉的能够滴出水来了,大意了,真太大意了,唐家的变化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甚至于,高家安排的那个所谓详细的计划,能起到作用的就只有最开头的挑衅。

    “回去之后,我要杀了那帮调查情报的白痴!!”

    接二连三地发生超出计划之外的事情,高盛心里已经再没有半点儿侥幸心理,他甚至连救下那些逃不及的家将都没有,直接就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唐家牧场。

    唐家的实力已经超过了高家的想象,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个信息报回去。(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ps:抱歉,昨天被dao版影响了心情,加上又发生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导致小猪没有好好更新,不过现在都已经解决完了,废话就不多说了,码字去……

    今天一定好好更新,对了,感谢一下为《家主》投出月票的书友们!谢谢……

第166章、爱观主义教育课?    此时天色微亮,正是做早课的时间,没走几步,贾可道就与刚刚从主殿过来的一行道童撞上了。

    “无量福,见过观主。”

    在略微诧异之后,以孟挺为首的一干道童急忙上前见礼。

    话说这观主神出鬼没的,一消失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又出现了。

    自己这些人都有些习惯没有观主在的时候了。

    嗯,文始真经里有些地方始终不懂,一会吃了饭须得问问。

    道童们脑海里各种杂念泛起。

    “无量福,观中可有什么事情?”

    贾可道招了招手,让道童们跟在自己身后,嘴里随口询问了起来。

    “嗯,大事没有,小事倒是有两桩。”

    看得出来,在贾可道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孟挺取得了众道童的信任,这出面之事多数都是由他来说。

    “哦?什么小事说说看。”

    这话语之间,贾可道一行人便来到了厨房。

    厨房已经完全不见当初那种山民破屋的景象,墙壁刷得雪白,并且单独隔离了一大间出来,作为食堂,不像以往那般厨房与食堂混在一起,既不卫生也不顺眼,跟猪圈一般。

    贾可道知道这事,在自己离开之前,孟挺就说过此事,希望让修建牌坊的古建筑公司帮着将厨房修整一下,让大家吃饭时能够舒服一点。

    贾可道当时同意了此事,不过观里分文不出,让孟挺自己去说,看看能够办到什么程度,也算是考验了。

    现在看来,孟挺的表现倒是不错。

    食堂厨房井然有序。就连饭桌板凳这些都换成了新的,墙上装着玻璃窗,至少不会比那些大学食堂差了。

    这让贾可道很满意。由此也能够看出,孟挺不像其他年轻人那样漂浮。算得上是个做实事的人,贾可道在心里给他多加了几分。

    “其一便是山下牌坊修好了,须得观主您亲自去验收,其二就是一位姓李的先生已经来过道观几次了找您。”

    孟挺这话也没有说完,不过贾可道却是听明白了,这山下牌坊修好了,也就是说要付账了,人家古建筑公司在催款了。只不过孟挺不太好意思直接说罢了,怕伤了观主的面子。

    贾可道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孟挺:“你啊,现在也学着有心眼了,修道要刚柔兼济是好事,不过不能太偏,不能失了本心。”

    孟挺脸上一红,点了点头,心头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失了本心。

    赵天亮见到观主回来了,忙前忙后。将准备好的小菜,稀饭端了上来,当然还有观主最喜欢的咸鸭蛋。

    众道童跟着贾可道低声念诵了一遍太上清静经之后。便开始进食。

    贾可道吃着很久没有吃到过的咸鸭蛋,喝着清爽可口的稀饭,心头却是想着那个李先生是谁。

    良久之后,贾可道方才记起来,那个李先生应该就是那个苟局长陪着过来的眼镜男。

    话说自己还给了他那么多人参,也不知道修路的事情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顺手抓起一把油炸花生米丢在了碗里,仔细看了一会,摇了摇头。虽说卦象并不明显,看不太清楚。但修路的事情,那个眼镜男是决计没有去做的。

    由此也可以想到那眼镜男为什么会来找自己了。

    呵呵。恐怕那眼镜男也知道自己所发毒誓的厉害了。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心头就不由得一阵愉悦,吃在嘴里的咸鸭蛋红心翻砂,简直就是极品美味啊。

    吃过早饭,贾可道来到大殿,一群道童跟在后面,就连赵天亮这个厨师也没有落后。

    在蒲团上坐下,道童们分成两排站好,贾可道轻咳一声便开始考校起来:“孟挺,你且说说文始真经第四节所谓何意?”

    “符者,精神魂魄也。关伊子曰:水可析可合,精无人也;意思是……”

    孟挺见观主考校,轻轻吐了一口气,脑海里一边回忆,一边按照自己的见解述说了起来,倒是不见半点紧张。

    听着孟挺的述说,贾可道不由得点了点头,此子可成大器,且不说其行事为人稳重大气,光说这段时间对于道经的理解就异于常人。

    虽说这修道之门人人可入,但还有天赋一说。

    有天赋则事半功倍,天赋平庸者或可入道门,但花上个十来年时间连道经都无法理解,只能依靠丹药灵水强行提升道行,这样修道最多也就是修出个杀器罢了,想要得真道却是很难很难。

    在孟挺述说之后,贾可道又一一将剩下道童尽数考校了一遍。

    其结果让贾可道大为欢喜。

    除了孟挺之外,流青云、张庆明算是道童中的翘楚了,仅仅只比孟挺差上一线,而蒋和义、龙沂水、蔡银玲三人也很不错,就算是一天忙着厨房事务的赵天亮也有让贾可道眼睛一亮的地方,当然,较之其余道童,赵天亮就要差上不少了。

    这便是机缘了,贾可道不由得在心头暗思着,合该悟道崛起。

    若不是如此的话,自己怎么可能遇到黑色光门,顺便招收几个道童又都是天赋杰出之辈呢?

    一念至此,贾可道之前的念头就定了下来,现在是时候了。

    “吾老君观乃是供奉太上之观,历经三十八代,历代真人无数……”

    贾可道嘴上说着,道童们听着,心头就有些疑惑,观主今天是怎么了?

    难道是开一门爱观主义教育课?否则的话,怎么又说到老君观的历史了?关键是用词太古言了一点吧。

    就在道童们心头疑惑之时,贾可道却已经讲到了尾声:“尔等可愿入吾门得真传?”

    这却是一声暴喝,震得下面的道童都傻眼了,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

    见到下面冷场,贾可道不由得眉头一皱,难道这些道童不愿意?还迷恋红尘?

    就在这时,孟挺倒是反应了过来,见到贾可道眉头一皱,暗道一声不好,不由得立马拜了下去,口中念道:“谢恩师垂怜!”

    孟挺这一带头,其余道童都尽数趴了下去,口中跟着念道:“谢恩师垂怜。”

    到了这时,这些道童方才明白过来,这是观主要收自己这些人为徒了。(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