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此时天色微亮,正是做早课的时间,没走几步,贾可道就与刚刚从主殿过来的一行道童撞上了。

    “无量福,见过观主。”

    在略微诧异之后,以孟挺为首的一干道童急忙上前见礼。

    话说这观主神出鬼没的,一消失就是十天半个月的,今天不知道怎么又出现了。

    自己这些人都有些习惯没有观主在的时候了。

    嗯,文始真经里有些地方始终不懂,一会吃了饭须得问问。

    道童们脑海里各种杂念泛起。

    “无量福,观中可有什么事情?”

    贾可道招了招手,让道童们跟在自己身后,嘴里随口询问了起来。

    “嗯,大事没有,小事倒是有两桩。”

    看得出来,在贾可道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孟挺取得了众道童的信任,这出面之事多数都是由他来说。

    “哦?什么小事说说看。”

    这话语之间,贾可道一行人便来到了厨房。

    厨房已经完全不见当初那种山民破屋的景象,墙壁刷得雪白,并且单独隔离了一大间出来,作为食堂,不像以往那般厨房与食堂混在一起,既不卫生也不顺眼,跟猪圈一般。

    贾可道知道这事,在自己离开之前,孟挺就说过此事,希望让修建牌坊的古建筑公司帮着将厨房修整一下,让大家吃饭时能够舒服一点。

    贾可道当时同意了此事,不过观里分文不出,让孟挺自己去说,看看能够办到什么程度,也算是考验了。

    现在看来,孟挺的表现倒是不错。

    食堂厨房井然有序。就连饭桌板凳这些都换成了新的,墙上装着玻璃窗,至少不会比那些大学食堂差了。

    这让贾可道很满意。由此也能够看出,孟挺不像其他年轻人那样漂浮。算得上是个做实事的人,贾可道在心里给他多加了几分。

    “其一便是山下牌坊修好了,须得观主您亲自去验收,其二就是一位姓李的先生已经来过道观几次了找您。”

    孟挺这话也没有说完,不过贾可道却是听明白了,这山下牌坊修好了,也就是说要付账了,人家古建筑公司在催款了。只不过孟挺不太好意思直接说罢了,怕伤了观主的面子。

    贾可道笑着摇了摇头,指了指孟挺:“你啊,现在也学着有心眼了,修道要刚柔兼济是好事,不过不能太偏,不能失了本心。”

    孟挺脸上一红,点了点头,心头寻思着自己是不是失了本心。

    赵天亮见到观主回来了,忙前忙后。将准备好的小菜,稀饭端了上来,当然还有观主最喜欢的咸鸭蛋。

    众道童跟着贾可道低声念诵了一遍太上清静经之后。便开始进食。

    贾可道吃着很久没有吃到过的咸鸭蛋,喝着清爽可口的稀饭,心头却是想着那个李先生是谁。

    良久之后,贾可道方才记起来,那个李先生应该就是那个苟局长陪着过来的眼镜男。

    话说自己还给了他那么多人参,也不知道修路的事情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贾可道顺手抓起一把油炸花生米丢在了碗里,仔细看了一会,摇了摇头。虽说卦象并不明显,看不太清楚。但修路的事情,那个眼镜男是决计没有去做的。

    由此也可以想到那眼镜男为什么会来找自己了。

    呵呵。恐怕那眼镜男也知道自己所发毒誓的厉害了。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心头就不由得一阵愉悦,吃在嘴里的咸鸭蛋红心翻砂,简直就是极品美味啊。

    吃过早饭,贾可道来到大殿,一群道童跟在后面,就连赵天亮这个厨师也没有落后。

    在蒲团上坐下,道童们分成两排站好,贾可道轻咳一声便开始考校起来:“孟挺,你且说说文始真经第四节所谓何意?”

    “符者,精神魂魄也。关伊子曰:水可析可合,精无人也;意思是……”

    孟挺见观主考校,轻轻吐了一口气,脑海里一边回忆,一边按照自己的见解述说了起来,倒是不见半点紧张。

    听着孟挺的述说,贾可道不由得点了点头,此子可成大器,且不说其行事为人稳重大气,光说这段时间对于道经的理解就异于常人。

    虽说这修道之门人人可入,但还有天赋一说。

    有天赋则事半功倍,天赋平庸者或可入道门,但花上个十来年时间连道经都无法理解,只能依靠丹药灵水强行提升道行,这样修道最多也就是修出个杀器罢了,想要得真道却是很难很难。

    在孟挺述说之后,贾可道又一一将剩下道童尽数考校了一遍。

    其结果让贾可道大为欢喜。

    除了孟挺之外,流青云、张庆明算是道童中的翘楚了,仅仅只比孟挺差上一线,而蒋和义、龙沂水、蔡银玲三人也很不错,就算是一天忙着厨房事务的赵天亮也有让贾可道眼睛一亮的地方,当然,较之其余道童,赵天亮就要差上不少了。

    这便是机缘了,贾可道不由得在心头暗思着,合该悟道崛起。

    若不是如此的话,自己怎么可能遇到黑色光门,顺便招收几个道童又都是天赋杰出之辈呢?

    一念至此,贾可道之前的念头就定了下来,现在是时候了。

    “吾老君观乃是供奉太上之观,历经三十八代,历代真人无数……”

    贾可道嘴上说着,道童们听着,心头就有些疑惑,观主今天是怎么了?

    难道是开一门爱观主义教育课?否则的话,怎么又说到老君观的历史了?关键是用词太古言了一点吧。

    就在道童们心头疑惑之时,贾可道却已经讲到了尾声:“尔等可愿入吾门得真传?”

    这却是一声暴喝,震得下面的道童都傻眼了,一时半会都没反应过来。

    见到下面冷场,贾可道不由得眉头一皱,难道这些道童不愿意?还迷恋红尘?

    就在这时,孟挺倒是反应了过来,见到贾可道眉头一皱,暗道一声不好,不由得立马拜了下去,口中念道:“谢恩师垂怜!”

    孟挺这一带头,其余道童都尽数趴了下去,口中跟着念道:“谢恩师垂怜。”

    到了这时,这些道童方才明白过来,这是观主要收自己这些人为徒了。(未完待续)

第一百二十章 砸碎    ps:鞠躬叩谢继续为《家主》贡献月票的诸位书友!小猪拜谢您的鼎力支持!

    今天本来心情不错,码字也蛮轻松的,但突然被一位书友发来的信息给浇灭了所有热情。

    无他,家主的贴吧开了,而且vip章节和小猪的更新近乎同步!误差不超过五分钟!进入作者后台看了看,订阅直接暴跌一半儿还多!一下子啥激情都没了!

    盗贴什么的,小猪不想说什么,但我必须声明,订阅是支持我写下去的动力!我花费两三个小时写出来的三千字,千字也就几分钱的事儿,如果订阅多一些,好歹月底还能拿个几千块养家,但若是全部被盗ban,盗tie吞掉的话,我写下去还有什么意义?!!

    小猪不想说什么高尚的话,也说不出来!直直白白的一句话,咱写书就是为了挣钱的,大道理咱也讲不出来,只想请求诸位高抬贵手,给小猪留点儿活路,别打击得小猪彻底没了码字的动力,就这样,心情实在不好,请容小猪出去转转,调整一下心情……

    “跑到我唐家牧场挑衅,还要我唐家付出代价?这是我今年听到的最不好笑的笑话了,偌大的流云城难道是你高家说了算?!”

    唐楚阳说着话,御龙天兵双臂连续挥舞,雷云电光剑组合而成的十字镖般旋飞舞,磨盘大小的巨手上光华闪烁不断,瞬息间一张张眼色各异的灵符逐一排开。元气涌动,已经进入了激发状态。

    这时,对面数十尊守护人已经冲得近了。有几个气不过的途中就开始释放法术,一时间唐楚阳周边飞沙走石,木桩横飞,火雨狂降,短短几息时间,各种法术就将唐楚阳彻底掩埋。

    环绕在唐楚阳身周的狰狞巨盾光华一闪,数面巨盾瞬间连接。融合成一座彩光流转的大钟将他和陆俊等人护在其中,只听外面‘噼啪’‘轰隆’‘呼啦’乱响。

    虽然攻势凶猛,但打到巨盾之上。也只是荡起片片涟漪,被护在中央的唐楚阳并未受到半分伤害!

    六丁六甲乃是神将级别的守护神,严格来说,足够排到六阶守护神之列。尽管灵符只是借助其能力。而不是直接召唤,也不是几个四阶守护神能够破其护身法术的。

    十数息之后,暴起的尘埃逐渐回落,高家数十尊守护神已经团团将唐楚阳围了起来,那高家为首之人竟是一尊妖圣系守护神,唐楚阳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诧异地自语道:

    “湿婆?!竟然还有人契约这种下等偏神?!”

    湿婆原形类似于原始人,腰间环绕半张虎皮,浑身筋脉肌肉隆起。胸前三串明光佛珠环绕,额间有一竖瞳可喷神火。左键有一条青绿色蟒蛇盘绕,双手持一柄三叉戟,右肩虚浮的灵器是一件造型奇特的铜壶。

    据唐楚阳所知,湿婆原属西天系,后叛逃妖界成为妖将,这厮在印度还算是大名鼎鼎的三大神之一,但在中土也就是个不上档次的偏神罢了,而且还是比较偏门的那种。

    “高家在流云城什么地位,还轮不到唐家一个小家族来评判,你无故伤我高家子弟,今日不给唐家一个教训,今日之事传了出去,我高家还如何在流云城立足?!”

    一脸凶相的湿婆双目红光闪烁,虽说出来的话义正言辞,但所作所为却让唐楚阳嗤之以鼻,这么多人埋伏在唐家的封地,先派晚辈挑衅不果,随后就不客气地一涌而上。

    正当防卫都被说成了无故伤人,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最高境界,怕也就如此了吧?

    唐楚阳嗤笑一声,御龙天兵面无表情地傲视全场,充满讥讽地回道:

    “高家之人随意入侵唐家牧场,不但肆意屠杀唐家仆从,我唐家家将不过阻止其恶意伤人,竟无故遭其重伤,现如今我不过是讨回颜面,却被你说成无故伤人,高家人的面皮都是这边厚如城墙,喜欢颠倒黑白的么?!”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想要善了显然是不可能了,唐楚阳也看出来了,对方准备的如此充足,根本就是冲着唐家来的,今日无论唐家占了多大的理,一场冲突怕是怎么也避免不了了。

    “哼!颠倒黑白?我高家乃是流云城旺族,家族势力胜你唐家何止十倍,跟高家讲理?等你们唐家什么时候能够进入流云城的时候,再说这个吧,不过一偏远小族而已,灭你又如何?”

    话说到这个程度,高家为首之人已经不耐烦继续和唐楚阳浪费口水了,抬手一挥,围住唐楚阳的数十尊守护神齐齐亮出兵刃,打算直接动手了。

    唐楚阳也知道一场大战不可避免了,但他现在已经不是半年前人事不知的小菜鸟,对于家族之间的残酷的生存法则,他已经了解的极为详细了,打归打,唐家必须站住理才能。

    一个中等家族灭掉一个小家族,在流云城的那些大势力看来或许没什么,因为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但若是一个小家族灭掉了一个中等家族,这就有些吓人了。

    因为这会让其他中等家族知道,自己虽然也有可能被这个小家族灭掉,纵观五行大陆各大家族发展史,无不是以小吞大的发展起来的,突然要多出来个竞争对手,流云城的上层势力肯定时是不远见到这种事情发生的。

    所以唐楚阳虽然知道以唐家现有的实力,能够轻松灭掉一般的中等家族,但做这种事情之前,必须得先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就算引起了那些中等家族的顾忌,也不能给他们联合出手对付唐家的借口!

    “家族领地不容侵犯,这是整个五行大陆都通行的法则。数日前我唐家获封子爵,卧狮岭方圆百里划为唐家封爵领地,这个消息你们高家不会不知道吧?你们公然无视王朝天威。呵呵,希望高家能够承受得住王朝的问诘!”

    唐楚阳这话,是再光明正大不过的道理了,虽然每个王朝都是由无数家族组合而成的,但身为皇族的顶尖家族,最为忌讳的便是无视皇族权威的事情了,高家现在的所作所为。显然就是在践踏天威王朝的权威!

    “你!嘿嘿,好一副牙尖嘴利的口舌,可惜你忘了一条。我高家乃王朝公认的中型家族,有权维护自身权威不受侵犯,你唐家不但杀我高家家将,还伤我高家嫡系子弟。今日即便覆灭唐家。只要我高家及时上报,你以为王朝还会治我高家之罪么?!”

    来人显然早就做好的绝对充分的准备,甚至于连灭掉唐家的善后事宜都做好了安排,这让唐楚阳知道,高家的图谋恐怕不止一天两天了,但唐家竟然连半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看来这次事情过去之后,我得尽快把唐家的情报系统搭建起来了,幸好这次来得只是个中等家族而已。若是来的是那些势力雄厚的大家族,今天唐家怕也要彻底玩儿完了。”

    心里暗暗琢磨着这些。唐楚阳抬手打出一道灵符,唰!的一道淡淡金光闪过,将身边的陆俊,方万豪四人包裹了起来,随手御龙天兵抬手向着身后的牧场一指!

    小挪移符!开!!

    “回去告诉姑姑她们,不论发生何事都不要贸然冲出来,就说这是我的命令!违者驱逐出族!”

    唰!淡淡的金色光芒陡然暴涨,耀得让人睁不开眼,只一眨眼的功夫,金光消散,陆俊等人也已经消失不见。

    唐楚阳自获封子爵的那一刻起,就已经被老太君,唐云婷等人认可成为家主,现在无非就是差了个正经的仪式而已,此时唐楚阳的命令,其实就已经等于唐家家主的命令了。

    “哼!想要通风报信?尽管去吧,唐家满打满算不过一个大修士而已,听说唐家还有四阶唤神图?哈哈,这种东西可不是你们唐家才有!”

    为首的守护神湿婆见唐楚阳将陆俊等人送走,甚是不以为意,不但未曾出手阻拦,反而毫不客气地开口讥讽。

    四阶唤神图对于小家族来说或许珍贵无比,但对于中等家族而言,虽依然珍贵,但也不至于没有存货,高家这次有备而来,自然不可能不调查一下唐家的底细,景云县林家被灭那么大的事情,想瞒都瞒不住。

    “通风报信?嘿嘿,对付你们这帮小杂鱼,还用不到我唐家全体出动,只我一人,便可轻易灭杀你等全部了!”

    唐楚阳不屑地嘿笑一声,御龙天兵的双臂相互环绕一交,巨大的躯体陡然爆发出强横无匹的气势,左臂一甩,凌空盘旋的电光十字镖‘唰!’的一声便飞射而出。

    粗壮的右臂再次一挥,金光闪闪的方印犹若一颗金色流星一样,划破虚空,一闪而逝,再次出现时已经变化成一座方圆百余丈的金山,携着泰然压顶之势狠狠地砸向了为首的那尊湿婆!

    一场大战无法避免。唐楚阳索性不再废话,先下手为强这种事情他最喜欢做了,话说到一半儿的时候,就直接动手了。

    “竖子张狂!今日便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四阶守护神的实力!”

    被唐楚阳出言讥讽,并且出乎预料的先行出手,这让为首的高家之人极为吃惊,但他虽惊不乱,唐家实力最强的唐云婷他是知道的,虽然同为四阶,却从未被他放在眼里。

    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操控四阶守护神的是谁,但在高家这位首领看来,再强恐怕也强不过唐云婷的,这次他带来的人,单是大修士就足有五人,加上四阶唤神图,灭掉唐家太轻松了。

    “众家将听令!杀!!”

    一声令下,数十尊家将齐齐动手,有甩出手中兵器的,有释放法术的,而唐家为首之人,抬手一招,背后铜壶陡然充了气一样疯狂膨胀,猛地向上一顶,涨大到十丈方圆的铜壶直冲压下来的金山。

    “我的‘吞灵壶’乃中品灵宝,世间万物,无所不吞,灵宝可不是体积越大,威力就越大的,今天就让你涨涨见识!乾坤有物!气吞山河!给我吞!!!”

    随着半裸的湿婆双臂上举,十丈方圆的吞灵壶陡然爆发出狂暴无比的撕扯力,方圆百十丈范围内的山石,草木都被这疯狂的吸扯力来拉扯到了空中,唐楚阳凌空砸下的金山正是其最主要的吸扯目标!

    “中品灵宝?嘿嘿,这可是你自己找虐!”

    唐楚阳摇头一笑,抬手指着方圆百丈的大印,手指连点三下,庞大如山的金印如同被无形巨手抓住一般,猛地想着巨大铜壶猛砸三下!

    哐哐哐!!

    ‘咔嚓!咔嚓’连续数声物体劈裂的声音传出,十丈大小的铜壶顿时寸寸碎裂,高家那人见状,顿时惊得肝胆俱裂,声嘶力竭,不可置信地惨叫道:

    “我的吞灵壶!!怎么可能?!!!”(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