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这章本来可以早点发出来的,但小猪问了下书友群里的牲口们,他们说最近的章节有点儿平淡了,所以小猪就把写好的全部推倒了,这章重新写的,所以第二章拖到现在了,抱歉……

    再次感谢诸位书友投出的宝贵月票!小猪鞠躬叩谢大家的支持!最后恳求诸位,请把月票投给《家主》吧,小猪真的很需要!

    好吧,不扯了,先吃饭去,吃完了接着码字……

    通过唐楚阳这半年时间对五行大陆上,各种阵法的研究和解析,他发现这里的阵法大多都是单渠道单构线的,不像华夏传承了数千上万年的完整阵法,讲究的就是自给自足,圆转如意。

    这也是导致五行大陆上近乎所有的阵法,在唐楚阳看来无比粗糙,简陋得只能勉强运行而已,唐云婷等人都向唐楚阳反应过,但凡是他炼制出来的唤神图,都要比同阶的其他灵画师炼制的唤神图强。

    哪怕是同样的唤神图,唐楚阳炼制的唤神图所召唤的守护神,都要比万宝阁卖的那些,或者唐家早前储存起来唤神图要强,而且至少强出三成!

    唐楚阳至少稍一研究,便知道问题是出在聚元阵和储元阵上面了,五行大陆上的灵画师炼制唤神图,构建的储元阵和聚元阵都是简化版的阵法,而唐楚阳炼制的却是完整版的阵法。

    两者在储存量,凝聚速度。输出速度,转化速度等等方面,基本上都不在一个量级上。

    用具象化的表示来说。就是使用唐楚阳的唤神图,召唤守护神的速度要更快,凝聚起来的守护神真身也要更加凝实。

    召唤期间内,收拢凝聚天地元气的多少,直接关系着守护神凝成真身之后的攻击,防御等等,硬实力方面的增跌幅。完整版的聚元阵收集天地元气的数量和速度,自然不是简陋版能够比较的。

    有了这个认知之后,唐楚阳决定今后只要是唐家使用的唤神图。灵符,阵法,或者其他修炼,战斗用物品时。便利用脑袋里的学识全心炼制。而卖出的,或者送人的物品,就用不完全版的,但又要比别人强一些的。

    这样做,一来能保持唐家的强势发展,二来,也算是隐藏实力,被人小看了。总比被人高看的好,毕竟那意味着你会面来对方什么规模的冲击。

    主堡后方几十里处一块空地上。这是唐楚阳专门清理出来,用于布置‘正反五行玄灵大阵’的地方。

    五天时间下来,他基本上已经将这个大阵构建得差不多了,这都得益于前段时间在一线峡和兜天谷的收获。

    再次沿着大阵来回检查了一下,唐楚阳满意地点了点头,主阵,基阵,辅阵,阵纹之类的都已经串联起来,接下来他只需要将最外围的聚元阵全部激活,这个大阵就能依靠天地元气缓慢运转了。

    如果想要这座大阵全功率运转的话,弄几张聚灵符之类的,也能支撑它快速运转许久了。

    几步走到了一个边缘的聚灵阵上,唐楚阳手掐法诀,正想着将这个聚灵阵激活,却不想陡然听到远处传来方万豪的大叫,禁不住一脸诧异地停了下来。

    “少爷!出事了!有人来咱们唐家找麻烦……”

    “找麻烦?……”

    唐楚阳突然有些发怔,除开数月之前名目张胆地欺凌唐家的林家之外,唐楚阳觉得有好久没有人再敢招惹唐家了,景云县里现在幸存的张家,安分的像个鹌鹑一样,只要有唐家在的地方,绝对看不到张家的人。

    “一伙人追着一群碧睛狐到了咱们唐家牧场,踏死踏伤了数十应招的平民,陆俊和金阳阻住了碧睛象,但却被那伙人打伤了!”

    方万豪的表情有些愤怒,他性子比较冲动,做事从来不去考虑后果,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陆俊等人才特地要求他来通知唐楚阳。

    “交过手了?他们实力如何?散修团伙?还是家族?”

    唐楚阳一边问着话,一边往外走,散修什么的,他也只是随口问问,在唐家牧场这一片地界里混的散修,自从上次顾海成被灭掉之后,已经没人敢随便踏足唐家牧场了。

    “来人报了流云城的字号,但哪个家族的,他们并没有说,总共十九个修士,动手的三个都是三才境的高级修士,我们都不是对手……”

    说这些话的时候,方万豪虽然满脸愤怒,但却有些羞愧,虽说陆俊四人都是两仪境的修士,但这段时间唐楚阳给了四人不少灵符,唤神图之类的好东西,如果能够及时使用的话,就算胜不了,也不至于败得这么快。

    “不怪你们,对方这是有备而来啊……”

    唐楚阳获封子爵,赏赐百里领地的事情早就传到流云成去了,但凡是个家族,绝对不可能到现在都没有收到任何信息,这种情况下还有人敢冲到唐家牧场,并且主动出手伤人,不是有备而来才是怪事了。

    唐楚阳说了两句话的功夫,元神精华已经开始涌动,等他这话说完的时候,手中的凝神诀也已经掐好,口中默念唤神咒,识海内的御龙天兵金身微微一震,与此同时,遥远天际金光闪烁。

    一道金色猛然划破长空,瞬息悬浮于唐楚阳身前三尺处,方圆十数丈元气狂涌,伴随着金龙咆哮,不到三息时间,高达五六米的御龙天兵金身已经凝聚完成。

    “合神!”

    一声低斥,高达威武的御龙天兵背后射出道道彩光,瞬息将唐楚阳卷入体内,璀璨的金光一闪,唐楚阳便和守护神彻底融合了起来,适应了一下陡然开阔了不少的视野。一身金甲的御龙天兵迈开大步冲向了牧场门口。

    这边距离牧场门口足有几十里远,中间还隔着卧狮岭横出来的一道山峰,因此尽管牧场门口那边动手了。唐楚阳因为专注于阵法的原因,也没有注意到。

    机甲一样高大的守护神,身高体长,随便一步就是五六米的距离,发动了本命神印辅助之后,奔跑起来一步能够横跨十数米远。

    看到少爷将守护神召唤出来赶路,不一刻就飞窜到了数里之外。方万豪禁不住狠狠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一脸懊恼地叫道:

    “娘的,我怎么就这么笨?几十里的路生生地用双腿跑过来!”

    等到方万豪花了十几息的时间将守护神真身凝结出来时。前面的唐楚阳已经绕过了山壁,跑得没影子了。

    这时候的牧场门口七八里外的一处空地上,被打散了守护神的陆俊,金阳。方万雄三人。正被三尊提醒庞大的守护神围在中间,一名年约十七八岁的傲气少年,一脚才在陆俊的胸口上,满目不屑,语气随意地说着话。

    “不过几个废物一样的中级修士而已,竟敢出手抢夺本少的猎物,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唐家很了不起么?嘿嘿。也就是运气好封了子爵,一个小家族。一帮小娘们而已,能成什么气候?!”

    “哈哈,少爷说的对,唐家不过一群娘们而已,竟敢抢您的猎物,简直不知死活!”

    “听说唐家的小娘们个个长得花容月貌,少爷不妨抓几个回去,颠鸾倒凤,享受齐人之福啊!”

    “嘿嘿,没准咱们也能跟着沾沾光,尝尝唐家那些小寡fu的味道如何……”

    傲气少年的话才说话,后面一种属下顿时马匹如潮,污言秽语,肆意调笑,毫无半分顾忌,对于出身流云城家族的他们,唐家这样的小家族,根本就不会被他们放在眼中。

    整个流云城地界,每年都有数十个小家族的成立,但灭亡被人并吞的更多,家族之间的竞争,比修士界还要残酷许多,单单是倒在他们这些人手里的小家族,都不知道有多少个了。

    “哈哈,不急不急,打了看门狗,主人自然是要出来看看的,等少爷我看看来的是什么人,若是唐家的小娘们,等少爷我爽完了自然会赏给你们……”

    被属下连拍马屁,傲气少年的面色越发的眉飞色舞起来,若不是顾忌家里人的吩咐,他都想着直接带人冲进唐家牧场了。

    “等我爽了完了你娘你姐你全家的时候,或许你会后悔今天说出这样连屁都不如的话!!!”

    声传四野的暴喝声陡然传来,伴随着‘轰轰轰!’大力踩踏的巨响,随着一阵剧烈的地面振荡,一道金色的身影如同炮弹一样,飞快地想着傲气少年所在的地方冲了过来。

    隔着老远,浑身金甲的御龙天兵猛地一个大力弹跳,凌空一脚就飞踹了而出。

    唐楚阳到了五行大陆之后,最在意也最满意的就是亲情了,唐云婷,唐云倩她们更是唐楚阳的逆鳞,突然听到了这帮人肆无忌惮的污言秽语,他原本还存着试探一下对方底细的心思,直接被扔到了爪哇国。

    敢打唐家女人的注意,这是直接捅到唐楚阳的逆鳞上了,先他妈打完了再说!

    “少爷小心!”

    几个召唤了守护神的属下虽然看似嚣张,但一直注意着唐家牧场的方向,可御龙天兵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加上唐楚阳连个招呼都没打,就直接动手。

    三个已经召唤了守护神的属下,惊声大喝的同时,毫不犹豫地控制着守护神挡到了傲气少年的身前,自家少爷要是出点儿什么意外,他们这些左护卫的比马上死掉还要惨!

    呼!!!

    五六米高的御龙天兵如同一枚金色的导弹一样,携着剧烈无比的破风声瞬息而至,三个操控着守护神的护卫连个法术都来不及扔出去,就被唐楚阳狠狠一脚踹中了挡在最前面的那个。

    嘭嘭嘭!!

    如同巨石撞山一样的巨响连续传出,近乎排成直线三个护卫带着不可置信的面色,生生地被唐楚阳这一脚给踹飞了起来,身在空中,刀剑无惧的守护神竟然直接崩溃!

    一脚踢碎三个神将级的守护神!

    傲气少年带来的一伙人顿时被惊得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之色,这可是纯物理攻击啊!守护神最能抗的就是这个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163章、心头魔火    ps:今天先更新一万六千字,然后每五十张月票加更一章,并且每打赏一万起点币,加更一章,绝不食言。

    这原本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那铅白色乃修道之人异于常人之处,其内蕴含灵气乃是鲜血之血数十倍以上,对于修道人的影响就不言而喻了。

    《得道真篇:彭祖寿记》里就这铅白色详细介绍过:有道彭祖师从伊寿子,隐武夷山,其血化铅,黄帝至商末,寿八百。

    这句话什么意思就不用多解释了。

    就贾可道之前血液的铅白色,寿两百是没有问题的。

    这时,贾可道皮肤毛孔吞噬灵气的速度已经使得四周灵气完全供应不上,出现了一圈灵气空白。

    这个情况刚刚出现之时,贾可道心头就暗叫一声不好,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走火入魔?

    贾可道突然生出了这个念头。

    这股烦躁让贾可道脑海里生出了无数幻象,凡这一生中不顺之事,即便是早已忘记得一干二净,此时清晰无比的浮现出来,让贾可道莫名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冲动。

    贾可道此时不得不在心头连续念着玉皇心印经来化解这股冲动。

    他知道这仅仅只是突破炼精化气中层到上层之间的一点磨难而已,若这点磨难都无法挺过去的话,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多提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方才明白,为什么自从天地灵气枯竭之后,不管是道门还是佛门,修行有成之人基本上就没有了。

    这就好比鱼必须生活在水里一般,而这灵气与修道之人就是鱼与水的关系。

    没有灵气。修行困难尚且不说,即便是依靠各种药物将其提升上来之后,待到破关之时。灵气不足所带来的走火入魔就足以让修道者喝上一壶了。

    还好,贾可道身边的灵气空白很快就被四周涌来灵气填补。已经饥渴得不行的皮肤毛孔再度贪婪的吞噬着灵气。

    原本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贾可道不由得感觉全身一阵通体爽快,就好似在沙漠里久渴的旅人遇到绿洲喝下了一口甘甜的泉水一般。

    最初贾可道体内血管里的铅白不过十分之一,就这么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不断增加,较之以前足足增长了一成有余。

    很快,四周填补过来的灵气就被皮肤毛孔吞噬得一干二净,再度制造出一片灵气空白来。

    这一次吞噬的灵气较之之前更多,使得整个山洞内的灵气被抽吸一空。

    随着灵气被抽取的范围扩大。四周灵气填补过来的速度自然就变得慢了很多。

    那股烦躁之意再度浮现心头,还好,贾可道已经有了经验,玉皇心印经一直在心头念诵不断,将这股烦躁之意牢牢的压制了下去,较之第一次反倒还要轻松不少。

    终于,山洞外的灵气再度填补了过来,好似清泉一般被皮肤毛孔吞噬,让贾可道再度感受到那股淡淡的凉意。

    不过这种快乐尚未维持住两分钟,填补过来的灵气又被抽干。烦躁之意再度浮现。

    如此反复数番之后,以山洞为中心,半径一公里范围内的灵气都被抽了个干净。

    随着灵气被抽干。这个范围内那些埋藏在雪层土地之下的草根,潜伏的嫩芽都渐渐变得干瘪。

    这也是无奈之事,不过这些草根即便是干瘪了,待到灵气浓度恢复过来,到了春季,一样重新生长出来。

    反倒是那些藏在洞穴里的生物此时却坐不住了,普通的兔子,已经冬眠的鼹鼠,还有正在地下不断打洞的掘地鼠等等。纷纷钻出地面朝着远离山洞的方向逃走。

    还好,此时已是异界的冬季。大雪覆盖,即便是有些动静。在这荒郊野外也不会有人看见。

    随着灵气空白带扩展到一公里之上后,从四周填补过来的灵气就需要一些时间了。

    即便是不断念诵玉皇心印经,贾可道心头依然是一团烈火燃烧,双眼发赤,口鼻生烟,一股股热浪从贾可道身上扩散出去,将山洞都烤得有些发热,山洞口积存起来的白雪都开始有一些融化了。

    贾可道苦苦的忍受着这种煎熬,坚守着心头那一点清明,他心头明白,这便是传说之中的心头魔火了。

    人有三昧,之前就说过了,上昧乃是心者君火,归心思所想。

    在贾可道突破修为层次之时,没有足够的灵气支撑,那么这上昧之火便会狂躁,化为心头魔火,将自身神智摧毁。

    这算是比较简单的说法,若是想要真正的刨根问底,那么数万字都未必能够说得清楚。

    所谓妄动心火的来源正是出自这个地方。

    不过贾可道此时的心火可要比寻常人恼怒之时所牵动的心火剧烈百倍不止,如果不是那玉皇心印经压制住的话,贾可道此时早已失了神智,化身邪魔。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灵气从四周不断填补过来,又被抽吸干净,待到后来,这半径近十公里范围内的灵气每次都被抽取干净,而四周填补过来的灵气在一定时间内,总是有限的。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即便是四周灵气填补过来,这灵气扩散到这半径十公里内,自然便被稀释了,使得贾可道所能够吸收到的灵气远远不足以将心火完全压制下去。

    可以这么说,贾可道几乎一直保持在心智被摧毁的边缘上。

    时间不断流失,待到天色开始变得漆黑,挂在天空的太阳尽数消失,一轮轮明月,一颗颗星辰开始出现在天空之上时,贾可道再也无法坚持下去。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毅力所能够解决的问题了,没有灵气的补充,那心头魔火便会爆发出来,将贾可道的神智尽数摧毁。

    贾可道的双眼已经九成化为赤红之色,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贾可道揣在胸口的那本道德经散发出一丝丝青光,将贾可道笼罩在这青光之中。

    原本快要被摧毁的神智顿时清醒了过来,贾可道发现自己原本不断升腾的魔火在青光的洗涤之下开始变得轻柔起来,就好似之前是不断奔腾摧毁一切的洪水,而这个时候却变成了被堤坝约束的河水,流动而不狂躁。

    片刻之后,贾可道便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心火之上收了回来,开始专心控制奔腾的气血。(未完待续)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