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今天先更新一万六千字,然后每五十张月票加更一章,并且每打赏一万起点币,加更一章,绝不食言。

    这原本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那铅白色乃修道之人异于常人之处,其内蕴含灵气乃是鲜血之血数十倍以上,对于修道人的影响就不言而喻了。

    《得道真篇:彭祖寿记》里就这铅白色详细介绍过:有道彭祖师从伊寿子,隐武夷山,其血化铅,黄帝至商末,寿八百。

    这句话什么意思就不用多解释了。

    就贾可道之前血液的铅白色,寿两百是没有问题的。

    这时,贾可道皮肤毛孔吞噬灵气的速度已经使得四周灵气完全供应不上,出现了一圈灵气空白。

    这个情况刚刚出现之时,贾可道心头就暗叫一声不好,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走火入魔?

    贾可道突然生出了这个念头。

    这股烦躁让贾可道脑海里生出了无数幻象,凡这一生中不顺之事,即便是早已忘记得一干二净,此时清晰无比的浮现出来,让贾可道莫名有一种想要发泄的冲动。

    贾可道此时不得不在心头连续念着玉皇心印经来化解这股冲动。

    他知道这仅仅只是突破炼精化气中层到上层之间的一点磨难而已,若这点磨难都无法挺过去的话,之后的事情就不用多提了。

    到了这时,贾可道方才明白,为什么自从天地灵气枯竭之后,不管是道门还是佛门,修行有成之人基本上就没有了。

    这就好比鱼必须生活在水里一般,而这灵气与修道之人就是鱼与水的关系。

    没有灵气。修行困难尚且不说,即便是依靠各种药物将其提升上来之后,待到破关之时。灵气不足所带来的走火入魔就足以让修道者喝上一壶了。

    还好,贾可道身边的灵气空白很快就被四周涌来灵气填补。已经饥渴得不行的皮肤毛孔再度贪婪的吞噬着灵气。

    原本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贾可道不由得感觉全身一阵通体爽快,就好似在沙漠里久渴的旅人遇到绿洲喝下了一口甘甜的泉水一般。

    最初贾可道体内血管里的铅白不过十分之一,就这么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不断增加,较之以前足足增长了一成有余。

    很快,四周填补过来的灵气就被皮肤毛孔吞噬得一干二净,再度制造出一片灵气空白来。

    这一次吞噬的灵气较之之前更多,使得整个山洞内的灵气被抽吸一空。

    随着灵气被抽取的范围扩大。四周灵气填补过来的速度自然就变得慢了很多。

    那股烦躁之意再度浮现心头,还好,贾可道已经有了经验,玉皇心印经一直在心头念诵不断,将这股烦躁之意牢牢的压制了下去,较之第一次反倒还要轻松不少。

    终于,山洞外的灵气再度填补了过来,好似清泉一般被皮肤毛孔吞噬,让贾可道再度感受到那股淡淡的凉意。

    不过这种快乐尚未维持住两分钟,填补过来的灵气又被抽干。烦躁之意再度浮现。

    如此反复数番之后,以山洞为中心,半径一公里范围内的灵气都被抽了个干净。

    随着灵气被抽干。这个范围内那些埋藏在雪层土地之下的草根,潜伏的嫩芽都渐渐变得干瘪。

    这也是无奈之事,不过这些草根即便是干瘪了,待到灵气浓度恢复过来,到了春季,一样重新生长出来。

    反倒是那些藏在洞穴里的生物此时却坐不住了,普通的兔子,已经冬眠的鼹鼠,还有正在地下不断打洞的掘地鼠等等。纷纷钻出地面朝着远离山洞的方向逃走。

    还好,此时已是异界的冬季。大雪覆盖,即便是有些动静。在这荒郊野外也不会有人看见。

    随着灵气空白带扩展到一公里之上后,从四周填补过来的灵气就需要一些时间了。

    即便是不断念诵玉皇心印经,贾可道心头依然是一团烈火燃烧,双眼发赤,口鼻生烟,一股股热浪从贾可道身上扩散出去,将山洞都烤得有些发热,山洞口积存起来的白雪都开始有一些融化了。

    贾可道苦苦的忍受着这种煎熬,坚守着心头那一点清明,他心头明白,这便是传说之中的心头魔火了。

    人有三昧,之前就说过了,上昧乃是心者君火,归心思所想。

    在贾可道突破修为层次之时,没有足够的灵气支撑,那么这上昧之火便会狂躁,化为心头魔火,将自身神智摧毁。

    这算是比较简单的说法,若是想要真正的刨根问底,那么数万字都未必能够说得清楚。

    所谓妄动心火的来源正是出自这个地方。

    不过贾可道此时的心火可要比寻常人恼怒之时所牵动的心火剧烈百倍不止,如果不是那玉皇心印经压制住的话,贾可道此时早已失了神智,化身邪魔。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灵气从四周不断填补过来,又被抽吸干净,待到后来,这半径近十公里范围内的灵气每次都被抽取干净,而四周填补过来的灵气在一定时间内,总是有限的。

    最关键的问题在于,即便是四周灵气填补过来,这灵气扩散到这半径十公里内,自然便被稀释了,使得贾可道所能够吸收到的灵气远远不足以将心火完全压制下去。

    可以这么说,贾可道几乎一直保持在心智被摧毁的边缘上。

    时间不断流失,待到天色开始变得漆黑,挂在天空的太阳尽数消失,一轮轮明月,一颗颗星辰开始出现在天空之上时,贾可道再也无法坚持下去。

    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是毅力所能够解决的问题了,没有灵气的补充,那心头魔火便会爆发出来,将贾可道的神智尽数摧毁。

    贾可道的双眼已经九成化为赤红之色,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贾可道揣在胸口的那本道德经散发出一丝丝青光,将贾可道笼罩在这青光之中。

    原本快要被摧毁的神智顿时清醒了过来,贾可道发现自己原本不断升腾的魔火在青光的洗涤之下开始变得轻柔起来,就好似之前是不断奔腾摧毁一切的洪水,而这个时候却变成了被堤坝约束的河水,流动而不狂躁。

    片刻之后,贾可道便将自己的注意力从心火之上收了回来,开始专心控制奔腾的气血。(未完待续)

第一百一十七章 探灵阵    ps:去市里买键盘了,十二点才回来,心里着急,先把这一章放出来吧,诸位书友先看着,小猪接着码字去……

    还有,要谢谢继续为《家主》投出月票的书友!谢谢您给予小猪的鼓励和支持!拜谢了……

    “名字!”

    “阿宝……”

    “我的是大名!”

    “俺没有……”

    “好吧。多大了?”

    “十五……”

    “十五岁你都敢来应聘?唐家不用童工!”

    “可俺姐姐才十五岁半,小少爷你已经收了她的文契了!”

    “呃,有么?”

    唐楚阳一脸惊愕地左右看了看,他不记得有招十六岁一下的孩子进来的,见身后果然有个小女孩儿畏畏缩缩,欲言又止,当即响起这个小女孩是因为识字,才被他录取的。

    “不行不行,你姐姐应的是侍女,不是仆从,仆从那是要和人拼命的,你太小了!”

    “俺不怕死!”

    瘦瘦小小的少年畏惧有倔强地挺起胸膛,随后想起眼前这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是景云县威名赫赫的唐家小少爷时,又急忙低下头,哀求道:

    “小少爷,求求你手收下俺吧,俺家里还有四个弟弟,三个妹妹,若是您不收下俺,俺就要被送人了,妹妹也会被送人,俺不要十个金元,有一个就好,一个金元,俺的命就是小少爷的了!”

    “一个金元……”

    唐楚阳微微一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在穿越之前,他的前任每个月的零花钱就是一个金元。这么说来,他之前糟蹋的那么多金元,得买多少条人命啊?

    “好吧,你看看这个文契,没什么意见的话就签字画押,然后你就可以领十个金元的安家费,送回家里了。噢,对了,你不识字是吧?让你姐姐帮你看吧……”

    “不用了小少爷。俺的命都是你的了,文契什么的,看不看都无所谓了!”

    “嘿!你倒是通透的紧,得。那签字吧。这是十个金元!”

    唐楚阳有些赞赏地看了眼这个小家伙,就凭这份果断,哪怕有生计所迫的因由在里面,这小小的十五岁少年,也算是个颇有主见的孩子了。

    如今已经是唐家招人的第五天了,自从唐楚阳打出‘十个金元’安家费的旗号之后,原本就应者如潮的景云县平民就更多了,唐家牧场的门口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也幸好牧场周围百里方圆已经成了唐楚阳的封地。其他修士已经自觉地避过了此地,不然指不定这里会出什么乱子。那些散修,尽管在家族面前什么都不是,但他们却也不见寻常平民放在眼里,随便出手杀几个,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五天时间过去,单单是唐楚阳负责的这个登记处,就足足录取了近三百人,而像这样的登记处,唐家足足设置了五个!

    景云县的人口实在太多了,或者说整个五行大陆各国的人口,都是个非常吓人的数字,景云县不过是一个县城而已,地域约有方圆八百里左右,而人口,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一千万以上。

    唐楚阳记得他看到的地理志上有记载,流云城下辖三十六县,而景云县的规模,人口,只是这三十六县里中等下游的规模而已,这么算一算的话,单单是一个流云城的城主,管理的人口比地球上的某些世界级大国都要多。

    而类似于流云城这样的城域,天威王朝足有七十二个,更恐怖的是,类似天威王朝这样的二等国家,也只是五行大陆上三十六天罡王朝之一而已,其上还有还有规模更加恐怖的皇朝!

    五行大陆究竟大到了什么规模,已经超乎了唐楚阳的想象,他都怀疑,就算给他一千年的时间,或许都未必能将整个五行大陆给趟一遍。

    今日是唐家招收仆从的最后一天了,原本唐楚阳是打算持续十天的,但来的人实在太多了,多的超乎了唐楚阳的想象,只短短五天时间,所录取的人数已经超过预计数字的两倍了。

    “陆俊,过来了一下!”

    “好的,少爷……”

    唐楚阳招呼了一声,把正在外面维持秩序的陆俊给召了回来,等陆俊小跑来到他身边时,唐楚阳这才指着身前印刻在地上的阵法,又指了指摆在桌上的一张灵符,道:

    “接下来交给你了,仔细看着探灵符,莫要把过关之人的属性给记错了,嗯,就以一百人为限吧,天黑之前,不论是否录取足够人数,这次招收仆从就此终止!”

    “是!少爷!”

    陆俊稍稍有些兴奋地应了一声,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过这样热闹的场面了,尤其是自己坐在考官位置上,那感觉,犹若掌控别人的生死一般,简直太威风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正午时分了,唐楚阳虽然承揽了招收仆从的任务,但也不会真的坐在那里忙上一整天,他也就负责比较凉爽的上午。

    一旦天气变热,他便会轮流让陆俊,金阳,方万雄等人轮流坐镇录取,也算锻炼一下这四个未来家将的管理能力。

    桌子前面布置的阵法叫做‘小五行探灵大阵’,原本是道门中人用来探测被封禁了的五行灵性的,唐楚阳特意布置出来,也是为了探测应招仆从的平民,本身的五行神印敏感程度。

    五行大陆的天地元气极为浓郁,在唐楚阳看来,经年被这样的灵器熏陶,洗涤,没道理会出现不能修炼的人,无非就是本命神印和元神的敏感度不同,才会被人为地划分成修士和凡人两个阶层而已。

    唐楚阳之前研究了一番之后,便想到了这个道门最基础的‘小五行探灵大阵’,最先找几个平民测试了一下之后,他惊喜地发现每个人都是能激活阵法的。

    这说明每个平民都是有五行灵性的,区别只是五行神印的数值,也就是敏感度的高低有所区别罢了。

    因此,在招收仆从开始的时候,唐楚阳就布置下了五个探灵阵,让负责登记的人凭借探灵符的亮度,颜色,来辨别对方的属性,元神强度等等,捡亮度比较高的进行录取。

    这也算是矮个子里拔高个了,唐楚阳虽然打算捧起一些平民,抬高唐家在景云县平民心中的声望和地位,但也不至于全找最差的那种不是?

    离开了牧场门口的招聘处,唐楚阳直接往牧场主堡而去,他特意把下午的时间空出来,其实也不是为了偷懒,而是需要布置能够‘点灵开印’的‘正反五行玄灵大阵’!

    这种能够开启灵智的阵法,已经属于比较高端的阵法了,不但费时费力,而且还需要准备不少灵材,灵石,甚至于灵药,并且只有使用灵力才能进行布置。

    也就是说,整个五行大陆上,也只有修炼出灵力的唐楚阳能够布置这种大阵。(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