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给力!给力!太给力了!小猪不得不再次夸赞一声!书友们,兄弟姐妹们!你们就是上帝,就是小猪的满天神佛啊!才三天啊!你们就硬生生地把《家主》捧到新书月票榜第五名了!感谢!太感谢大家给予小猪的支持了!!

    但,后面跟的太紧了,随时都有可能重新被爆下去,突然感觉菊花好紧,千万嫑被爆下去啊,稳定!咱需要的是稳定!

    小猪接着码字去,诸位书友,别藏着掖着了,月票拿出来吧!求月票!!!

    “御龙天兵图的话,您直接报个数吧!”

    一听古河要的是大白菜一样的御龙天兵图,唐楚阳虽然不能给出太大的数量让古河猜出什么,但这玩意儿在他眼里确实不上档次,只要古河要求的不是太夸张,唐楚阳都打算应下了。

    “报,报个数?唐家有很多御龙天兵图?!”

    古老爷子有些吃惊了,在他想来能拥有四阶战力的一阶天兵,这绝对属于稀有中的稀有存在了,而古老爷子虽然也不是灵画师,但古家却有不少灵画师的,他可非常清楚,越是稀有的天兵,要求便越高。

    唐楚阳大体能够猜到古河什么这么吃惊,因为只有唐楚阳自己清楚,整个五行大陆上的所有灵画师,怕也只有他敢平等的去和上界的守护神谈判了,而其他的灵画师在面对上仙的时候,那态度不说也罢。

    “不很多。但三十张还是拿得出来的,如果古老爷子您需要的话,可以把唐家现有的御龙天兵图全部拿走!”

    唐楚阳不敢报出实际数字。前些日子他在家的时候,几乎每天都要炼制十张八张的御龙天兵图,倒不是为了给唐家储备库存,全都只是为练手而已。

    现在唐家到底有多少张御龙天兵图,说实在的,连唐楚阳自己都不清楚炼制了多少张了,但大抵应该不会低于一百张的。拿三分之一出来的话,数量上也不至于太吓人,同时也不会让古河产生什么不好的心思。

    “三十张?!这么算来。你岂不是每个月都能炼制十张御龙天兵图?!”

    一个月炼制十张唤神图,其实不是个多么引人注意的数字,随便一个灵画师,不怕累的话。一天也能炼制十张唤神图出来。但那也只是针对普通的唤神图而言。

    类似于御龙天兵图这种实力强悍得吓人的宝图,其所耗费的元神精华肯定是非常惊人的,最重要的是观想守护神真身时的心神消耗,古河觉得,就算是中级灵画师,一个月能炼制三五张,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毕竟是拥有四阶战力的唤神图,就算本身品阶低。但炼制难度大抵上总能和炼制三阶唤神图媲美的,而三阶唤神图的话。中级灵画师一个月的产量,也就是三五张而已,这还得是在状态好,准备充足的情况下。

    “刚晋级灵画师那些时日,小子心情激动,足不出户地炼制了足足两三个月,为此,还把家里所剩不多的钱财,全部用来购买灵药了,这个事情,奶奶和六姑都是知道的……”

    唐楚阳说着话,趁着转头看向老太君和六姑的机会,给了她们个‘配合我’的眼神,老太君和唐云娜虽然疑惑,但相比于古河,唐楚阳才是自己人,当下也配合着点头道:

    “是啊,那几个月,这小子魔怔了一样,天天呆在书房里不出来,我们还担心了许久呢。”

    古河闻言,到时颇为理解地点了点头,他清楚这种情况,大多数灵画师在最初晋级的时候,都是极为兴奋的,就好似修士契约的新的守护神一样,总是忍不住要召唤出来体验一下。

    唐楚阳到底才是个十六岁的孩子,成为新晋的灵画师,要是不狠狠兴奋一些日子,那才叫怪事呢,不过长时间强行炼制唤神图也不是什么好事,古河点着头的同时,开口警告道:

    “那样的事情又一次就够了,强行长时间炼制唤神图,对于灵画师的元神虽然是不错的修炼,但对于心神的损害实在太大,时间长久了会影响寿数的,你小子要注意一下!”

    “小子谢过老爷子提点,其实自那次之后,小子虚弱了好些时日,近段时间以来,好久都没有炼制唤神图了……”

    唐楚阳一脸受教的乖巧模样,看得古老爷子一脸满意点着头,但边上的唐云娜却差点儿忍不住翻白眼儿,心说,你小子是不炼制唤神图了,只不过改成炼制消耗更大的观想图了而已。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能拆自家小祖宗的台,老太君和唐云娜嘴角抽了抽,虚伪地点着头继续配合道:

    “是啊是啊,这小子累坏了……”

    古河这个时候已经不关心这个话题了,他看唐楚阳说得豪爽,心下的愧疚也大大减轻,当下问道:

    “真的可以让老夫拿走三十张?”

    “当然!若是古老爷子还不满意的话,把唐家的库存全部拿走就是了,不行小子马上就开始炼制,有半个的时间,炼出三五张还是可以的。”

    “别别!有三十张已经出乎老夫的预料的,就三十张吧……”

    三十张御龙天兵图确实已经出乎古河的预料了,他原本想着这次能拿走五张,就是个不小的收获了,毕竟是相当于四阶唤神图的宝图,使用条件又那么低,可以说每一张御龙天兵图都是价值不菲的宝贝。

    “六姑!拿图去!”

    唐楚阳也是豪气的顺口了,直接摆手就吩咐起唐云娜来,尤其是唐楚阳那股子大模大样的二世祖模样,当下就让唐云娜的柳眉倒竖了起来。嘿,这小屁孩,还真拿自己当个人物了。

    “自己拿去!”咬着牙说完这句话之后。唐云娜还有些挂不住地上去,在唐楚阳的脑袋上狠狠敲了一下,绷着脸道:“侄儿啊,你这纨绔性子改得还不够彻底啊……”

    “哎呦!”唐楚阳痛呼一声,弹着腿多出一丈多远,这才反应过来唐云娜可是长辈,亲姑姑啊。他方才表现的有些太嚣张了,当下挠头讪讪笑道:

    “我开玩笑的六姑,您先聊着。我去拿图……”

    说完话,转身就跑,看六姑那不解恨的架势,大有再冲上来踹两脚的趋势。留下来怕还得挨揍。

    “这孩子……”

    老太君有些溺爱地斥了一句。这话是说唐楚阳的,同时也是在说唐云娜,这么大个人了都,还和小孩子置气。

    古老爷子却有些羡慕,他现在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修炼了,五行大陆上的修士,境界越高,修炼难度就越大。像古河自己,一百年前就突破到七星境了。但一百年过去了,他的竟然依然停留在七星境。

    无他,七星境这个大境界里,单单是小境界就高达七个,每一个的突破难度,都超过**境六个小境界的总和,他突破天枢期用了十年,天璇期三十年,天玑期更是用了足足五十年!

    接下来一百年内能不能突破到天权期,他自己都没有多大的把握,至于七星境圆满,古河都不知道等他五百年的寿数过去,能不能达到。

    太难了……

    修炼时间还嫌不够呢,他哪里有时间去享受什么天伦之乐,虽然以他的修为,在天威王朝已属顶尖之列,但比起那些皇朝当中的顶尖大能,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唐云娜和唐楚阳两人亲昵的打闹,给了古河不小的触动,人活一世,能得到的东西其实并不很多,荣华富贵之类的古河早就腻味了,说起亲情,古家在这方面似乎越发冷漠了。

    “或许,这次回去之后,我也该享受几年的天伦之乐了。”

    不大一会儿的功夫唐楚阳就带着唤神图回来了,唐家比较贵重的东西,一般都是放在防守最严密的祖祠内堂里,就现在的唐家,唯一能够不受限制进去那里的,满打满算只有三个人而已。

    老太君,二姑唐云婷,六姑唐云娜,这三人都是唐家能够拿主意的人,当然,现在已经变成四个人了,唐楚阳的强势崛起,已经让整个唐家的女人们无法忽视了。

    “老爷子,三十张御龙天兵图都在这了,您验看一下。”

    唐楚阳恭恭敬敬地将手中的乾坤袋递过去,往内堂走了一圈,唐楚阳才突然发现,他竟然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炼制了足足三百多张各类型的唤神图了。

    这个数量,都相当于寻常初级灵画师好几年的产量了,如果传出去的话,不知道会吓死多少人?

    “不用了,我还能信不过你们啊,老夫身上也没带太多的好东西,这样,老夫早前游历大陆时,曾经有幸得到一只五阶的灵毫,你小子既然是灵画师,那边便宜你吧……”

    说着话,古河抬手虚空一划,一股温润但却强横无比的灵威陡然弥漫大厅,青绿色的光芒砰然炸开,唐楚阳禁不住一脸惊诧地抬头,看向古河手中突然多出来的一只尺许长,似刀似剑的奇特灵毫。

    这支灵毫通体碧莹莹的,外形犹如刀剑结合,像灵宝更多过像灵笔,散发出来的强悍灵威,勃勃生机当中似乎夹杂着丝丝惊人的寒意,似乎还是一支双属性的珍贵灵笔!

    “此笔名曰‘龙虎刃’,龙剑虎刀相合,乃是木水双属性的稀有灵毫,不但可以用来炼制唤神图,灵符,危急时刻,还可以直接当做守护神灵宝来使用,老夫为得它,花费了不少精力,用它来换三十张御龙天兵图,想必也够了的……”

    古河说着话,看向青蓝相间的‘龙虎刃’时,眼神里还带着些不舍,但想想他不能平白拿了唐家的好处,并且老友的嫡孙成为灵画师,他作为长辈,总是那个见面礼出来的。

    这龙虎刃虽然珍贵,但此时拿出来,一是交换御龙天兵图,二是这灵毫价值远超三十张御龙天兵图,也算是给唐楚阳这个晚辈的见面礼了,既有里子又有面子,再合适不过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161章、胜    一位大骑士都被干掉了,那些尚未攻上围墙的佣兵也就只是一群杂兵罢了。

    箭锋转向,一*的箭雨再度朝着那些冲过来的佣兵落下,还有几个想要抱住大腿不放的佣兵在围墙上大吼:“洛夫斯死了!”

    洛夫斯团长死了?

    那些红月佣兵团的佣兵顿时一愣,不敢相信,但其它几个佣兵团却是信了。

    这还用多想么?如果不是洛夫斯挂掉了,从围墙上射过来的箭雨怎么会如此之多?

    除红月佣兵团之外的佣兵尽数崩溃,转身就逃,而在后面押阵的红月佣兵则是继续前冲,相信团长死掉的自然是要去报仇,不相信团长死掉的也不用多说。

    总之,这两拨佣兵一进一退,相互之间便有了矛盾,想要逃命的佣兵被挡住去路,眼睛都红了,直接拔刀相向,而红月佣兵团的人此时也是怒上心头,不仅仅只是团长挂掉的问题,想逃?没门,给我回去!

    里面更有一些佣兵趁机报仇,毕竟这些佣兵之间都不是那么和睦的,或多或少都有点仇恨,索性这个混乱的时候一并报了。

    红月佣兵团与盟友之间爆发的混战并没有影响到围墙上射出的箭雨。

    趁敌病要其命啊。

    特伦斯在确定洛夫斯死掉之后,又见到攻城的佣兵自乱,哪里还坐得住,在请示了贾可道后,便善于近战的佣兵与火焰道兵尽数集合起来,打开大门就涌了出去。

    头上箭雨不断落下,身边还有自己人相互厮杀,眼见围墙大门开启,一队队人马涌出,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再勇猛善战的佣兵也得考虑自己的后路了。

    也不知道是谁一声大喊,最后面的红月佣兵就开始溃逃,这一溃逃随即便带动了整个局面,只要不是杀得热血上头的家伙都抽身而走,当然,如果还有人阻挡自己的逃路,他们也不介意一剑砍下去。

    待到特伦斯带着俘虏佣兵与火焰道兵冲入战场的时候,战场上还在搏杀的佣兵已经不足三百人了,已经逃走的佣兵大概有三百多人,被箭雨射杀以及自乱中倒下的佣兵超过了两百人。

    对于那些逃走的佣兵,特伦斯仅仅只是派了十多名火焰道兵去追击,剩下的人则是将战场一围,开始招降。

    青木山谷里的居民也就四百人左右,因而这些被围住的佣兵自然就成为了特伦斯眼中的补充。

    不管是真意,还是假意,被围住的佣兵不得不举手投降,随后被赶到的地精库克驱使着如意绳绑得结结实实,连成一串被押往神庙看守。

    将这些俘虏安置好后,特伦斯又马不停蹄带着剩下的火焰道兵追了出去,直到入夜之时,特伦斯与火焰道兵押着一大群俘虏喜笑颜开的返回。

    这一战,青木山谷有得有失。

    当然,损失相对于来犯之敌而言,是很微小的,青木山谷此役战损二十多人,但绝大多数都是俘虏佣兵,民兵有三人阵亡,火焰道兵有一人被误伤。

    反观红月佣兵团这些来犯之敌,一千多人里面阵亡四百人,前后被俘虏五百多人,只有少数的一些佣兵团高层逃掉了,战后清理战场获得大量武器装备乃至于金币等等杂物,可谓是大获全胜。

    战后的工作是繁杂的,贾可道将大多数的工作卸给了以特伦斯为首的青木山谷管理层,自己仅仅只是主持了被俘佣兵的誓言仪式,当然里面几个誓死不愿意归顺青木山谷的俘虏直接被拖到山谷外处理掉了。

    仅此一役,青木山谷的人口总数从之前的四百来人暴增到一千二百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刀口舔血的佣兵。

    说实话,换成任何一个势力面对这样的情况,心头都会有些颤抖,但贾可道却不同,这些佣兵都在神庙里发过誓,其灵魂都被土地公抓了一丝在手中,若是想要反叛的话,那结果绝对不会是他们愿意见到的,对于这一点,那些佣兵在结束誓言仪式之后就被之前的前辈给警告了。

    即便是有人想要干点什么,也不敢暴露出来,待到他将想法付诸于行动的时候,才发现,誓言真的灵验了。

    当然,这些不用多提,每一个应誓的家伙都给其他人提了醒,起到了良好的教育作用。

    不过暴增的八百多人口即便是经常外出风餐露宿的佣兵,也是需要住所的。

    但这一次修建的石屋就不在青木山谷内,贾可道将这些佣兵直接安置在距离青木山谷大约五六公里远的小镇内。

    青木山谷内是没可能同时容纳这么多人的,再说了,青木山谷内的粮食储备也不足。

    因而被沙漠大军屠镇而变得破败的小镇就成为了贾可道安置这些佣兵的居所。

    这样做的好处就在于,只需要将小镇彻底打扫一遍,这些佣兵就可以入住。

    唯一的坏处就是可能将盘踞在雄狮城的沙漠军队给引来。

    当然,这仅仅只是可能而已,再说了这么多的佣兵也不是吃素的,一旦配上了贾可道从地球搬来的精良武器,这些佣兵的战斗力也不容轻视,要知道里面的剑士,游侠,夜盗加在一起,都有二十来个。

    一旦小镇被重新启用,那么小镇周围的麦田也将得到打理,使得青木山谷不再缺乏粮食。

    这个任务,贾可道准备交给特伦斯来处理,而青木山谷则是由那些道童轮流负责,以锤炼他们的办事能力,贾可道可不愿意教出一群只会打坐入定辟谷避世的家伙来。

    不过在贾可道将特伦斯唤来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特伦斯竟然临战突破,从游侠跃升成为了大游侠!

    这对于青木山谷而言,自然是一个利好消息。

    虽说有着誓言的约束,但佣兵的人心依然是一个问题,之前贾可道打算派特伦斯去就担心他压不住场子。

    毕竟特伦斯只是一名游侠,而那些佣兵里光是游侠就有五个,更别提剑士,夜盗了。

    现在好了,大游侠,足以让那些剑士,夜盗,游侠心服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