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位大骑士都被干掉了,那些尚未攻上围墙的佣兵也就只是一群杂兵罢了。

    箭锋转向,一*的箭雨再度朝着那些冲过来的佣兵落下,还有几个想要抱住大腿不放的佣兵在围墙上大吼:“洛夫斯死了!”

    洛夫斯团长死了?

    那些红月佣兵团的佣兵顿时一愣,不敢相信,但其它几个佣兵团却是信了。

    这还用多想么?如果不是洛夫斯挂掉了,从围墙上射过来的箭雨怎么会如此之多?

    除红月佣兵团之外的佣兵尽数崩溃,转身就逃,而在后面押阵的红月佣兵则是继续前冲,相信团长死掉的自然是要去报仇,不相信团长死掉的也不用多说。

    总之,这两拨佣兵一进一退,相互之间便有了矛盾,想要逃命的佣兵被挡住去路,眼睛都红了,直接拔刀相向,而红月佣兵团的人此时也是怒上心头,不仅仅只是团长挂掉的问题,想逃?没门,给我回去!

    里面更有一些佣兵趁机报仇,毕竟这些佣兵之间都不是那么和睦的,或多或少都有点仇恨,索性这个混乱的时候一并报了。

    红月佣兵团与盟友之间爆发的混战并没有影响到围墙上射出的箭雨。

    趁敌病要其命啊。

    特伦斯在确定洛夫斯死掉之后,又见到攻城的佣兵自乱,哪里还坐得住,在请示了贾可道后,便善于近战的佣兵与火焰道兵尽数集合起来,打开大门就涌了出去。

    头上箭雨不断落下,身边还有自己人相互厮杀,眼见围墙大门开启,一队队人马涌出,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再勇猛善战的佣兵也得考虑自己的后路了。

    也不知道是谁一声大喊,最后面的红月佣兵就开始溃逃,这一溃逃随即便带动了整个局面,只要不是杀得热血上头的家伙都抽身而走,当然,如果还有人阻挡自己的逃路,他们也不介意一剑砍下去。

    待到特伦斯带着俘虏佣兵与火焰道兵冲入战场的时候,战场上还在搏杀的佣兵已经不足三百人了,已经逃走的佣兵大概有三百多人,被箭雨射杀以及自乱中倒下的佣兵超过了两百人。

    对于那些逃走的佣兵,特伦斯仅仅只是派了十多名火焰道兵去追击,剩下的人则是将战场一围,开始招降。

    青木山谷里的居民也就四百人左右,因而这些被围住的佣兵自然就成为了特伦斯眼中的补充。

    不管是真意,还是假意,被围住的佣兵不得不举手投降,随后被赶到的地精库克驱使着如意绳绑得结结实实,连成一串被押往神庙看守。

    将这些俘虏安置好后,特伦斯又马不停蹄带着剩下的火焰道兵追了出去,直到入夜之时,特伦斯与火焰道兵押着一大群俘虏喜笑颜开的返回。

    这一战,青木山谷有得有失。

    当然,损失相对于来犯之敌而言,是很微小的,青木山谷此役战损二十多人,但绝大多数都是俘虏佣兵,民兵有三人阵亡,火焰道兵有一人被误伤。

    反观红月佣兵团这些来犯之敌,一千多人里面阵亡四百人,前后被俘虏五百多人,只有少数的一些佣兵团高层逃掉了,战后清理战场获得大量武器装备乃至于金币等等杂物,可谓是大获全胜。

    战后的工作是繁杂的,贾可道将大多数的工作卸给了以特伦斯为首的青木山谷管理层,自己仅仅只是主持了被俘佣兵的誓言仪式,当然里面几个誓死不愿意归顺青木山谷的俘虏直接被拖到山谷外处理掉了。

    仅此一役,青木山谷的人口总数从之前的四百来人暴增到一千二百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刀口舔血的佣兵。

    说实话,换成任何一个势力面对这样的情况,心头都会有些颤抖,但贾可道却不同,这些佣兵都在神庙里发过誓,其灵魂都被土地公抓了一丝在手中,若是想要反叛的话,那结果绝对不会是他们愿意见到的,对于这一点,那些佣兵在结束誓言仪式之后就被之前的前辈给警告了。

    即便是有人想要干点什么,也不敢暴露出来,待到他将想法付诸于行动的时候,才发现,誓言真的灵验了。

    当然,这些不用多提,每一个应誓的家伙都给其他人提了醒,起到了良好的教育作用。

    不过暴增的八百多人口即便是经常外出风餐露宿的佣兵,也是需要住所的。

    但这一次修建的石屋就不在青木山谷内,贾可道将这些佣兵直接安置在距离青木山谷大约五六公里远的小镇内。

    青木山谷内是没可能同时容纳这么多人的,再说了,青木山谷内的粮食储备也不足。

    因而被沙漠大军屠镇而变得破败的小镇就成为了贾可道安置这些佣兵的居所。

    这样做的好处就在于,只需要将小镇彻底打扫一遍,这些佣兵就可以入住。

    唯一的坏处就是可能将盘踞在雄狮城的沙漠军队给引来。

    当然,这仅仅只是可能而已,再说了这么多的佣兵也不是吃素的,一旦配上了贾可道从地球搬来的精良武器,这些佣兵的战斗力也不容轻视,要知道里面的剑士,游侠,夜盗加在一起,都有二十来个。

    一旦小镇被重新启用,那么小镇周围的麦田也将得到打理,使得青木山谷不再缺乏粮食。

    这个任务,贾可道准备交给特伦斯来处理,而青木山谷则是由那些道童轮流负责,以锤炼他们的办事能力,贾可道可不愿意教出一群只会打坐入定辟谷避世的家伙来。

    不过在贾可道将特伦斯唤来的时候,却得到了一个好消息,特伦斯竟然临战突破,从游侠跃升成为了大游侠!

    这对于青木山谷而言,自然是一个利好消息。

    虽说有着誓言的约束,但佣兵的人心依然是一个问题,之前贾可道打算派特伦斯去就担心他压不住场子。

    毕竟特伦斯只是一名游侠,而那些佣兵里光是游侠就有五个,更别提剑士,夜盗了。

    现在好了,大游侠,足以让那些剑士,夜盗,游侠心服了。

第一百一十四章 报个数吧    ps:抱歉,昨天实在习惯了不了网吧的气氛,烟熏火燎,喊骂一片,键盘磨得连字母都看不清楚,而且有的还按不下去,所以最终第三章没有码出来。

    今天是十点左右来的电,废话就不多说了,码字要紧……

    对了,要感谢一下诸位书友巨巨们的推荐票!居然差那么一点点,就能直接爆掉第五和第六两尊大神,好激动啊,真的……

    求月票啊!!今天一定爆发!我保证!

    聊天这种相士最基本的技能,唐楚阳简直太擅长了,尤其是守护神体系和唤神图体系上的知识,唐楚阳对五行大陆上的体系虽然还不敢说绝对了解,但他脑袋里装的那些神话传说,随便拿出一星半点都能把人唬住。

    古河现在就被唬住了,而且还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这位身居京城,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大家族的古特使从来就没有想到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十六岁的小屁孩,给唬得连反驳的能力都没有。

    “这些东西,你是从哪里看到的?!”

    足足聊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古河费尽了心思愁眉苦思,任凭他渊博犹如大海的知识体系,愣是和唐楚阳讲解的那些东西产生不了多大联系,因为这小家伙讲到的大部分东西,他连听都没听过。

    “看书,然后自己总结的……”

    唐楚阳只能这么回答了,刚才六姑唐云娜已经悄悄的告诉他了。眼前这个慈眉目善的老头看着和气,但却是位年龄超过三百岁,境界高达七阶的神使!

    这是唐楚阳亲眼见到的。年龄超过三百岁第一个人,这就是个老妖怪!

    对于一个活了三百多年,学了三百多年的老妖怪,唐楚阳自认无法找出合理的理由来忽悠他,那就只能找个不合理的理由来吓住他了。

    “自己总结……”

    古河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如果眼前的唐楚阳是胡乱杜撰来欺骗他的话,古河或许会毫不犹豫地拆穿他。并且疾言厉色地好好教训一下这个有点儿成绩就傲娇的小子。

    但凭借古河几百年来的研习,领悟,他能肯定这小家伙是言之有物的。尤其是一些闻所未闻的传说,更是让他这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家伙,有种醍醐灌顶的恍悟之感。

    “唐家要大兴啊!”

    古河注视唐楚阳良久,见他表情坦然。眼神清明。知道这小家伙并未唬他,或许这小子真是个生而知之的妖孽,唐家出了这么个妖孽,只要能够好好护着他不出意外,唐家想不强盛都难!

    “呵呵,古大哥过誉了,楚阳这小子啊,就是个不争气的。前些日子为了去落日山脉,可说了不少伤人心的话……”

    老太君已经笑得牙不见眼了。能让这位古老爷子说出这样的话来,传出去的话可是会让整个天威王朝震惊的,古河,那可是天威王朝有数的大能者。

    身为天威王朝最顶尖的八大家族,古家的老祖宗,他一句话甚至能直接改变一个小家族的命运。

    老太君的话虽然是在夸赞,但唐楚阳却苦起了脸,心说女人果然都是记仇的,而且是无关心胸,无关年龄的,不就是把老太君和二姑坐的事情,用比较直白的话说来了么,到现在还念念不忘呢。

    “弟妹,我这话可不是夸赞,这小子进入所言,老哥哥我几乎闻所未闻,而有些道理虽然未曾听说过,但却能让我有恍然大悟之感,若是他胡编滥造都能让我有这般感悟,那也算是他的能耐了……”

    古河‘啧啧’赞叹着,一边点头,一边看着唐楚阳,他现在真的有种‘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心里甚至都生出‘这小子怎么就不是古家子嗣’的想法了。

    老太君的笑容越发的欢畅了,自从唐家的老太爷失踪之后,古河就已经很少联系唐家了,对于这一点,老太君倒是没什么好埋怨的,古河在古家都是老祖宗级别的,就连古家的家主都不是相见就能见到的。

    这次古河可是因为出了灵画师的家族,是景云县的唐家,才特意向皇帝讨了这个差事,大几万里的跑来唐家串门的,凭借人家的身份地位,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算是顾念旧情了。

    气氛融洽地聊了两个多时辰之后,古河直接就把皇帝赏赐的东西全给了唐楚阳,其实也就是灵画师需要的那一套东西,无非就是品阶相对好一些,有的甚至超过了景云县的万宝阁。

    另外有一千下品元晶的赏赐,这个就是比较丰厚的奖励了,相当于十万标准单位的元神精华,唐楚阳虽然用不到,但家里的其他三代子女,或者家将等等都是非常好的东西了,比灵药都值钱。

    最大的赏赐就是关于子爵这个贵族身份的奖励了,天威王朝的因为是第二级的王国,爵位里是没有王爵的,只有公侯伯子男五等,每个获封爵位的新贵都能得到来自王朝的观想图奖励。

    子爵是第四等的绝学,能够得到一张二阶观想图,对于一个新晋的小家族来说,这个赏赐能够直接让家族实力暴增,但对于现在的唐家来说,二阶观想图基本上已经属于可有可无的存在了。

    “呵呵,你如今已经是子爵了,以后唐家的族徽可以添加两道金标,这段时间你们自己筹备一下吧,封地的事情,你奶奶已经和我说了,那就以唐家牧场为中心,方圆二百里之内的地界全部划归唐家所有,这个我回京城了会给你报备的……”

    古河已经在景云县逗留了十几天时间,来自京城的传讯已经积攒了一堆。他必须得回京城了,因此,宣旨什么的程序被他直接给免掉了。说着话,古河突然想到了什么,拍拍脑袋笑道:

    “嘿嘿,老了,老了,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差点儿忘了,王朝的每个灵画师。每年都要向王朝进献亲自炼制的三十张唤神图,新晋灵画师第一年只需三张便可,你选几张不错的给我。若是被灵皇阁收纳,对唐家有不小的好处。”

    “噢,对了,你那种御龙天兵图还是不要泄露的好。拿东西连老夫看了都心动不已。若是被灵皇阁发现了,怕是得直接招你进京城供职了,

    这对唐家或许有些好处,但对你的发展就不好了,有些话我也不好明说,但你奶奶和姑姑想必是知道的,双持的唤神图就不错,我已经从六丫头那里拿了几张……”

    说着话。古河还转头看了看唐云娜,转过头再看向唐楚阳的时候。这个原本突然变得很威严的老头子,竟诡异地开始有些期期艾艾起来,似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一般。

    唐楚阳上辈子当了十几年相士,察言观色的技能已经满级了,古老头表情上的异样他几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原本唐楚阳打算装作不知的,但想想这老头言行直接对唐家颇多照顾,当下便道:

    “古老爷子若是有什么能用得着小子的地方,请尽管开口,这次封爵,您老人家多方招抚,唐家无以为谢,只要小子能够做到的事情,定然不会让您失望了就是!”

    能让一位七星镜的神使都不好意思的事情,哪怕再简单恐怕也见到不到哪里去,但唐楚阳既然已经开口了,他就已经做好了挨宰的准备,就当是卖人情了。

    “嘿嘿,其实也没多大的事情,就是你炼制的那个御龙天兵图颇为神异,老夫是想……”

    “古老爷子是想要御龙天兵的观想图么?”

    古河的身份地位太高了,因此唐楚阳直接就把这老头的所求抬的很高,才听他说到一半儿,便直接开口问了起来,御龙天兵观想图的话,虽然稀有,也不是不能给这老头,只是有些亏而已。

    “不不不!老夫所有所求,但还不至于那般厚颜无耻!”

    古老爷子脑袋摇得拨浪鼓一样,唐楚阳这话可是直接将他逼得面红耳赤,虽然老爷子对御龙天兵却是很动心,但摘取好友家族的果子这种事情,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那您的意思是?”

    唐楚阳有些诧异了,不是要观想图的?

    古老爷子看唐楚阳一脸的疑惑,当下也顾不得扭捏了,叹了口气后,直接道:

    “唉,说来也是古家这一代的晚辈太不争气了,数百个子子孙孙,竟是连个让老夫入眼的都没有,我也就是想厚着这张老脸,向你这小家伙讨要一些唤神图,嗯,能多一些的话就更好了,所以……”

    说到这里的时候的时候,古河又有些不好意思了,他知道唐楚阳晋级灵画师才没多久的时间,而对于御龙天兵图这种稀有强悍的唤神图,他的想法和当初的老太君一样,其炼制难度恐怕是极大的。

    古河心里的想法是,反正唐楚阳能够炼制唤神图,他就想将唐家现有的御龙天兵图全部带走,但这么做其实是相当过分的要求,像御龙天兵图这种本身只是一阶,但却拥有四阶实力的唤神图,放到任何一个家族,那都是保命的好东西。

    古河不是因为想要御龙天兵的观想图而为难,这个想法他不能说没有,但绝对不会干出这种无耻的事情,单单是带走唐家现有的所有御龙天兵有图,就足够让他不好意思了。

    毕竟,他这么做,就相当于抽掉了唐家的一张护身符一样,至少短时间内是这样的。

    “搞了半天,原来是想要御龙天兵图啊?!”

    明白了古老头的想法之后,唐楚阳心里别提多惊愕了,大白菜一样的东西,居然能让这名扬天威王朝的大能这么不好意思?

    “御龙天兵图的话,您直接报个数吧!”(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