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前后不到十秒时间,洛夫斯就驱使着胯下的风狼直接冲上了围墙,右手长剑在跃上围墙的那一刻就将两名拉弓引箭的佣兵头颅削落下来。

    看到那冲天而起的血柱,洛夫斯之前淤积的郁闷顿时被一扫而空,哈哈一阵狂笑,手上长剑又朝着其后一名用大关刀的佣兵劈下。

    以往不坚不催的长剑劈在大关刀的合金刀柄上,顿时溅出一串火星来,让洛夫斯不由得一惊,自己这柄长剑可不是那些普通铁匠工坊里打造出来的破刀,而是花了大价钱请一位炼金术士打造的魔法长剑,虽说只是添加了一个锋锐的魔法特性,还称不上真正的魔法道具,但寻常武器对上这把长剑,只能落个一剑两断的下场。

    但对方的武器竟然能够阻挡自己的长剑劈下,着实让他有些吃惊。

    但对于一位战斗经验丰富无比的大骑士而言,这点问题压根就算不上问题,长剑轻轻一转,那手持大关刀的佣兵就不由得痛呼一声,大关刀摔落起来,那佣兵的十指竟然被长剑尽数削断。

    接下来,洛夫斯便在围墙上掀起了一阵腥风血雨,直接使得围墙射出的箭矢减少了大半,更多的佣兵都涌向了洛夫斯。

    他们知道,如果不将这名大骑士干掉的话,这围墙恐怕就破了。

    但这些俘虏佣兵里最强的也就是一名剑士,对上一位大骑士别说干掉他,能够保住自己性命就算是不错了。

    不过人多还是有好处的,至少五名剑士与十多名普通佣兵加入到这场战斗里后,洛夫斯的攻势被直接遏制住了。

    但即便是如此,洛夫斯依然能够时不时将一名佣兵劈杀。

    就在洛夫斯大开杀戒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特伦斯已经盯上了他。

    唰,一声弓弦的轻响传出,三支箭矢从特伦斯的反曲弓上射出,直奔洛夫斯的面门、下腹与胸口而去。

    洛夫斯眼角余光发现,不由得急忙长剑一横,将射向面门的箭矢直接挡飞出去,而射向下腹与胸口的箭矢则是被风狼张口喷出的两道风刃直接击飞。

    特伦斯不由得眼角微微一缩,在呼吸吐纳之法的锤炼之下,他的斗气不断精粹,现在已经极度接近大游侠,只需要一个机遇就能够突破。

    这样实力的游侠若是偷袭的话,绝大多数同等实力的超凡职业者都没可能躲过这一劫,但这个洛夫斯却是轻而易举将自己的偷袭给化解了。

    但特伦斯并不知道,那洛夫斯心头也是大骇,别看他将那一箭化解得那般轻易,实际上他的右手都有些发麻了。

    特伦斯不仅仅只是斗气达到游侠的顶点,就连使用的反曲弓也是特别加强的,这样的反曲弓拿到地球上去,双臂没有五六百斤力的话连拉动都是不可能的。

    而这把反曲弓射出的箭矢力道集中于一点,其贯穿时的力道就可想而知了。

    如果不是洛夫斯作为大骑士,斗气能够加持到长剑上的话,手上这把长剑被箭矢直接撞断都有可能。

    就在这一瞬间,洛夫斯与特伦斯两人将对方视为了生死大敌。

    两人各有优势,洛夫斯的优势就在于自己实力强悍,围墙之上任何一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而特伦斯的优势则是隐藏于众人之中,伺机偷袭,即便是洛夫斯这样的强者也会头痛无比。

    且不提围墙上爆发的战斗,此时攻向城墙的红月佣兵们在洛夫斯牵制了弓箭手后不由得一阵欢呼,士气大振,不顾零星落下的箭矢,径直朝着城墙冲去。

    到了这个时候,青木山谷的处境就有些岌岌可危了。

    原本正在神庙内打坐入定的贾可道得到消息后,也赶到了围墙处,见到此景,压根就没有多想什么,随即就是一道五雷符打出,随后一声令下:“火焰道兵聚射坐骑!”

    贾可道这一道五雷符,可算是将洛夫斯打了个措手不及,一道雷光从天而降,当头就打在了洛夫斯头上,洛夫斯正挥舞长剑劈杀一名佣兵,连激活斗气抵挡的机会都没有,就感觉头顶一麻,那股麻意片刻之间便传遍了全身,使得身体一阵僵硬。

    而就在这时,原本有些混乱,各自为战的火焰道兵也被贾可道的命令给聚集了起来,他们手上的反曲弓原本一部分对准围墙之外,一部分对准那洛夫斯,压根就没有形成合力。

    就在洛夫斯被一道雷电劈中之后,火焰道兵们全身升腾起火焰,一支支附带着火焰的箭矢就尽数朝着洛夫斯胯下的风狼射去。

    情急之中,火焰道兵们的箭矢也不可能射得很准,转眼之间,洛夫斯身上都被插上几支燃烧的火箭。

    至于其胯下的风狼仅仅喷出几道风刃阻挡了几支火箭后,就被火焰箭射成了筛子。

    平时若是遇到这种情况,洛夫斯的长剑就能够将不少箭矢给阻挡下来,可此时的洛夫斯全身麻痹,自身难保,就更不可能替风狼挡箭了。

    转眼之间,围墙上的局势就转瞬而变。

    洛夫斯的风狼坐骑被火箭一阵聚射,当即趴下,虽说魔兽的生命力要比普通人类强盛很多,但也是奄奄一息,就连坐在其上的洛夫斯也直接摔在了地上。

    这一摔,洛夫斯身上的麻意就减退了很多,至少身体勉强能够动弹了,挥剑便将两支朝着自己面门射来的火箭给斩落地面。

    但这也仅仅只是他最后的挣扎了。

    贾可道可不会给他太多挣扎的机会,关于这一点,华夏古代有太多的典故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啊。

    轰!一声巨响,又一道雷光落下,将洛夫斯直接劈得全身焦黑,随后接踵而至的火箭将洛夫斯射成了一柄火炬。

    致命的一箭则是来自于特伦斯,一道流光蹿来,将洛夫斯的头颅直接钉在了围墙上。

    洛夫斯一死,围墙上的士气顿时大振,这不仅仅只是拔掉了一颗钉在围墙上的钉子,那些投降的佣兵俘虏都知道洛夫斯的赫赫威名。

第一百一十三章 古特使(为看海盟主恭贺)    ps:正码字呢!结果悲剧的停电了!太坑爹了!!幸好是在本本上些的,但稿子虽在,猫却灭了,想想今天‘看海’盟主飘红了,这第二章怎么也得发出来吧?

    现在网吧呢,网速慢得坑爹到死,键盘更是被无数人摩擦的连个字母都看不清楚了,也不直接十二点之前能不能把第三章写出来,好想死……

    唐家气派的大门被装点的更加华丽了,完全不见往日的落魄和衰败,前后半年的变化,简直判若云泥。

    老太君穿着一套华贵无比的金色和黑色交杂的凤仪套裙,原本苍老的面庞也变得红光满面,头上戴了一只金光闪闪的凤钗,明光四射,整个人从里到外透露着一股子遮掩不住的贵气。

    “奶奶!孙儿回来了……”

    隔着老远唐楚阳就跳下了马车,尽管在五行大陆依然处于封建时期,大部分家族的女子地位并不是很高,但唐家的老太君却不同,这个本该是坐镇后宅操持家务的女人,生生地用她娇弱的肩膀担起了唐家一众子女生存重任。

    让几乎男人死绝的唐家,在竞争残酷的修士界里颤巍巍地支撑了近二十年,可以说,唐家能到如今为止都没有被别人并吞,除开唐家现在景云县的威名之外,更多的还是依靠老太君的谋划。

    尽管唐楚阳知道,唐家的男人们之所以陆续失踪,或者死亡,皆都拜老太太强悍的命格所赐。但人的命,天注定。老太君的命格是天给的,而不是她自己想要的。

    所以唐家的遭遇虽然悲惨。但却不能把所有责任归结到这位活的很累的女人身上,毕竟,她的命格并不是她自己能够决定的。

    幸好,这个问题以后再也不是什么问题了,唐楚阳看了看左手手腕上的乾坤镯,那里就放着终结唐家一切不幸的宝贝。

    “乖孙,快快过来让奶奶看看!”

    看到唐楚阳,老太君原本就贵气的笑容越发的欢畅了,数日不见。她可是想念的紧,以前老太太可从来不让这个乖孙在外面过夜的,更何况是去落日山脉那么危险的地方?

    不过乖孙那些狠心的话却让老太太清醒了,是啊,真要把唐楚阳培养成了温室里的花朵,唐家若是完蛋的话,他又如何生存下去?

    这么一想,老太太也心里也畅快了,雏鹰总是要展翅才能翱翔于广阔的天空。她不能将乖孙的翅膀给捆起来。

    “这位想来就是新晋灵画师唐楚阳子爵了吧?你可让老夫好等啊……”

    唐楚阳还没来得及和奶奶说上两句话,旁边横刺里走出一位胡子花白,童颜白发的慈祥老头,他眯着双眼上下打量唐楚阳。好似在看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乖孙,快来见过特使,这位古特使和你爷爷乃是至交好友。你这次能获封子爵,你古爷爷可下了不少力气!”

    被人打断了说话。老太君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呵呵但却语气认真地为唐楚阳介绍。这让唐楚阳知道,这位胡子花白的老头看来是真的和唐家的关系不错。

    “小子见过古特使,前几日去了趟落日山脉,劳您久候了……”

    对于现在还肯和唐家有所联系的人,唐楚阳还是相当佩服的,在五行大陆上‘诅咒’这种神神叨叨的东西,可是相当有市场的,而且越是身份地位高的人,就越信这个。

    这位古特使能让老太君用这么郑重的语气介绍,让唐楚阳知道这位和唐家的关系肯定不俗,而且身份地位也应该非常高,特使嘛,那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尤其是在五行大陆上,但凡能够创建王朝的,全都是修士家族!

    “呵呵,能见到你这个百年难见的小天才,老夫多等几天也值了,我看看,嗯?!竟然已经两仪境了?这才多久时间?我记得你小子半年前才开始修炼的吧?”

    古老头吃惊的话语出口,老太君和看家的唐云娜也只是笑着点点头而已,唐楚阳突破两仪境的事情她们是知道的,也是想着给古老头一个惊喜,让他知道唐家真的出了个天才。

    相比而言,唐楚阳受到的惊吓更大,据他所知,五行大陆上的修士根本就无法探测别人的修为,除非双方通过守护神的交锋之后,能够凭借守护神来估测出对方的修为。

    这古老头是怎么做到的?!

    “运气好,加上这段时间一直在炼制唤神图,在落日山脉又吃了不少灵药,也就昨日夜间才突破。”

    这个回答是唐云婷给准备的,唐楚阳契约到不逊于仙王的守护神,这个信息实在太惊人了,搞不好会让唐家面临整个流云城上层家族的诘难,毕竟流云城的上层也就是固定的那么几个。

    唐家要是太过快速的成长起来,自然是要和他们分蛋糕的,到手的利益,谁都不愿意随便吐出来不是?

    那时候,恐怕整个流云城又要来一场利益争夺战了。

    其实到目前为止,包括唐云婷等人也不知道唐楚阳的守护神有多强,就是唐楚阳自己,在没有亲自召唤驾驭守护神之前,他也无法估量出镇元子有多厉害,就是觉得应该很厉害。

    “半年啊……”

    古老头一脸的感慨之色,看向唐楚阳的眼神越发的欣慰了,就像在看自己的亲孙子一样,他和唐楚阳的爷爷唐晋伯乃是至交好友,老友的子孙能够如此争气,自然感慨颇多。

    “我该提前给你准备观想图的,唉,你这小子资质好得超乎我的想象,到时老夫小看了你。”

    给我准备观想图?唐楚阳惊讶地抬头看向了古特使,这话里的意思是照顾不周了?难道这老头一直在关注着唐家?

    “古大哥无须如此,楚阳这小家伙福缘深厚,他炼制的御龙天兵图你也见过了,乃是实力极强的稀有守护神,看他现在都未曾唉声叹气,向来这二阶守护神也是不差的!”

    说话的是老太君,她似乎是知道古特使为何这般感慨,她是知道前些日子落日山脉的异象,乃是自家乖孙给折腾出来的,但就像唐云婷的顾忌一样,这个信息太可怕了,老太君也不敢随便将之泄露出去。

    “呵呵,唐家苦难了二十年,突然出了这么个小家伙,老夫也是为唐老弟高兴,这样,唐老弟在我那里还存了些东西,回头我让人给带过来,对于现如今的唐家,应该有不小好处的。”

    古特使笑着说完话,便抬手拉着唐楚阳,一边往大门里面走,一边说道:

    “你小子炼制的御龙天兵图实在是超乎老夫的想象,唐家若是能有大量的这种唤神图,中等家族怕也不敢轻易招惹你们,走走,回去好好和老夫说道说道……”(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