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抱歉,抱歉,昨晚码第四更的时候,儿子突然不对劲,直接跑医院去了,留院观察了一晚上时间,今天快十二点的时候才回来,这才导致昨天更的少了,诸位书友见谅……

    同时感谢一下诸位书友们的大力扶持!今天看了一下才发现,《家主》依然稳稳地站在月票榜第七位,距离第六名也不差几票了!你们造神到底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请继续捧一捧小猪吧!

    还有攒着月票不撒手的大神么?!求月票啊!!!!

    小猪接着码字去……

    炼制好了凤符之后,唐楚阳就不能继续在唐家牧场里一直呆着了,因为天威王朝的特使已经在景云县逗留很久了,尽管唐楚阳这个百年不出的灵画师让他给面子的多呆了几天。

    但到了这个再拖延下去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了,唐云婷要闭关契约五阶守护神,唐云倩,唐云娇等人也要契约四阶守护神,她们肯定是无法和唐楚阳一起回景云县了。

    最终却是金君远,方不回等家将,把自家的第三代比较出彩的子弟全派出去充当护卫队了。

    金家派了第三代境界最高的金阳,十八岁,为人沉稳,性子冷静,陆家派了最优秀的陆俊,机灵多智,性子圆润,方不回则直接把自己的两个双胞胎儿子全扔了过来。

    两兄弟一个壮硕如同人熊,一个瘦弱如同猴子,一壮一弱放到一起极不协调。瘦的像猴子一样的是老大,叫方万豪。壮硕的是弟弟,方万雄。

    方不回这个人虽然粗豪鲁直。给儿子起名字还是相当霸气的,而且这俩兄弟不但体型极端,性格上也让唐楚阳相无比惊愕。

    瘦弱得皮包骨头一样的方万豪性格粗豪,做事一条筋,很少动脑子去思考,而壮硕如熊的方万雄,却是个外粗内细,才智不下于陆俊的家伙。

    这四个人唐楚阳的记忆里还是有印象的,在老太君没有把三家家将驱逐出唐家之前。金阳,陆俊,方家两兄弟都是唐楚阳的伴当,是早就安排好的将来要追随唐楚阳一生的贴身护卫。

    这是家族经营发展的常态,下一代家主一旦确定之后,附庸与家族的家将就会将自己最优秀的弟子派出,让家主和家将弟子从小一起长大,增加默契的同时,另一方面也是将双方利益绑缚的越加紧密。

    唐楚阳对幼时的记忆虽然已经模糊。但等到四个人站到他身边的时候,还是有种隐隐约约的熟悉感,从心底里攀升了起来。

    “属下金阳,陆俊。方万豪,方万雄,参见少主!”

    看着正板板地单膝跪在身前的四兄弟。一个个神情严肃,似乎还略带了些敬畏的表情。唐楚阳原本还打算客气一下的,但话到嘴边。却鬼使神差地变了味道。

    “行了,自家兄弟,少给我来这一套!”

    “呃……”

    跪在地上的四人微微一愣,却没多久便有些眼圈发红,性子和老爹方不回差不多的方万豪,直接就跳了起来,哈哈大笑道:

    “看吧,我就知道少爷没有变的,就你们虚伪的紧,都咱们自小就是和少爷一起长大的,他能和咱们见外了?”

    说着话,方万豪就猴子一样窜到了唐楚阳身边,一脸好奇地问道:

    “少爷,我老爹带回去好多的唤神图,说是都是你炼制的,您都成了灵画师了?真的假的?”

    “假的!”唐楚阳绷着脸道。

    “啊?!老爹果然又骗我,以后再也不信他了!”说完话,方万豪见弟弟和金阳,陆俊依然跪在地上,龇牙道:

    “少爷都让你们起了,还傻愣着干什么啊?难道还得你们七老八十,还得帮扶一下?”

    “哥,看来你是忘了老爹的水火棍打在身上是什么滋味了……”

    方万雄说着话就开始摇着头,他这个大哥,别看瘦得跟猴子一样,但实力却是四人当中最强的,因此只要他一犯倔,其他三人就全拿他没辙,也就老爹方不回手中的水火棍,才能把这厮打的老实下来。

    “呃,少吓我啊,咱们来的时候老爹可是交代了,今后咱们四个人的命,就全交到少爷手里了,他们再也不会干涉的!”

    方万豪尽管说的硬气,但依然不知不觉地回到了金阳三人身边,他从小就是被方不回的水火棍抽着长大的,对于老爹,他有种本能的畏惧,正想重新跪下,唐楚阳这个时候却发话了。

    “知道你们几个离开了几年,突然聚到一起难免有些生分,但咱们五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不论是现在,还是将来,也是要生死与共,我也懒得跟你们废话,想要生分的话,咱们就继续生分下去!”

    唐楚阳这话一出口,金阳,陆俊,方万雄三人如同被才了尾巴的猫一样,全都从地上跳了起来。

    这时候他们终于确定少爷还没有变,至少是没忘了他们四个发小的,几人有些讪讪地对视一眼,齐齐向唐初阳道:

    “少爷,是我们不知好歹了……”

    “少废话了,收拾车马,咱们会景云县!”

    “好嘞!少爷!”

    简简单单的几句交谈,总算是初步将金阳几人的情义给维持了起来,唐初阳知道这四人心里还是有些生分的,但他并不担心,反正今后时间还长着呢,慢慢调教就是。

    没用多久,金阳等人就准备好了一辆唐家出行时专用的马车,原本骑乘奔云兽直接赶路才是最快的,但唐楚阳这次是回去接受册封,必须得遵守天威王朝的礼制,拿出小家族四马拉车的仪仗来。

    不过等唐楚阳接受了册封之后,拉车的马匹就可以增加到八匹了。那是大家族才可以享受的豪华仪仗,这也是天威王朝给与灵画师的特殊待遇。算是一种笼络手段。

    “少爷,车准备好了。该上车了……”

    “好!”

    方万豪驾车,金阳,陆俊两人骑奔云兽护卫马车两侧,而方万雄则一骑在前为马车引路。

    回去的路上,唐楚阳再次看到道路两旁巨大到惊人的参天树木时,更多的不再是惊奇,而是感慨,半年多了,他也终于适应了这个世界。适应了自己的身份。

    败家的唐家小少爷享受完了之后直接嗝屁离开,留下了一个逐渐衰落近乎没有希望的小家族给他,还好唐楚阳有所依仗,加上家族里的女人们争气,花费了半年时间,总算是将唐家给稳住了。

    这半年多的时间唐楚阳其实也在考虑,他在五行大陆上该做些什么,或者说能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其实根本就不是问题,不论唐楚阳将来想要做什么。首先得拥有足够自保的实力和资本,最最重要的是保护好家里那些得之不易的亲人们,只有这些全部稳妥了,他才可以想自己的事情。

    唐楚阳其实不是个有野心的人。他刚穿越那会儿,最大的理想就是享受前任那种,没心没肺。斗鸡遛狗的二世祖生活,但他不经不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前任。唐家的情况根本就容不得唐楚阳去享受异世生活!

    当然,如果唐家拥有了自保的实力。并且拥有了让人敬畏,甚至于恐惧的雄厚资本时,唐楚阳也不是不可以完成他的二世祖梦想,但现在,显然是没可能的。

    契约了镇元子之后虽然让他有了自保的本钱,但却并未给唐楚阳带来多大的安全感,召唤这位大能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如果只是召唤出来吓吓人,他或许还能做到。

    但若是将镇元子召唤出来真刀实枪的对干,以唐楚阳现在的元神精华储存量,能支撑一刻钟那都是多的,镇元子身上但凡是能用到的。

    不论是法术,还是灵宝,每使用一次所需要的元神精华,动辄都是以百万计的,虽然消耗的是标准品质的元神精华,但以唐楚阳如今的储量,镇元子这种超级守护神,也只能拉出来吓人而已。

    “这次有些贪心了,请了个能看不能用的大神下来,看来得尽快突破两仪境了,等到了三才镜的时候绝对不这么玩儿了,契约名头太大的天神,也不见得是好事啊……”

    这感慨,唐楚阳也是有感而发,往深了说,唐楚阳这次契约镇元子在唐云婷等人看来,那是大赚特赚,但在唐楚阳自己看来,却是亏到姥姥家了。

    这就像一个农村人花了上百万买了辆大奔一样,看着是够高端大气了,但事实上还不如去买台收割机,至少收割机是能用来放地里干活的,大奔扔地里能干什么?糟蹋庄稼么?

    全力赶路的情况下,唐楚阳等人只用了当初往牧场时四分之一的时间,就回到了景云县。

    此时的景云县张灯结彩,旌旗招展,整个县城里已经陷入了欢乐的汪洋,景云县出了个天威王朝百年都未曾再出过的灵画师,又被皇帝特封为‘子爵’,这对于整个景云县来说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虽然唐楚阳是唐家人,但同是他也是景云人,更是天威王朝特封的高贵子爵,因此不但缙云县的平民百姓欢庆,就连景云县的县令也得好好庆贺一下,在他任期出了个灵画师,这可是县令功绩!

    唐家标志性的马车才进城,整个景云县就彻底沸腾了起来,平民们是觉得与有荣焉,官府那边则是为了自己的功绩喜乐,不论是这其中的哪一样,他们都有理由来欢迎一下唐家这位小少爷。

    街道上的人太多了,方万豪不得不放慢了马车的行进速度,唐楚阳也被耳边兴奋,但却嘈杂无比的欢呼声弄得有些发憷,前世今生全部加起来,他都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呢。

    尤其是,这么大的排场还都是为他二来,这让唐楚阳一时滋味繁杂,感慨万千,不成想,上辈子落魄半生,到了异世却享受到了如此荣光。

    “这也风光了一回啊……”(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第159章、红月佣兵团    如此几番之后,这些佣兵总算是明白了,自己之前在那土地神庙里所发的誓言还真的灵验了!

    发现这一点之后,佣兵们不但彻底熄了心头的杂念,还对那座神庙里产生了强烈的敬畏之心。

    在他们心里不得不敬畏,这位土地神太强大了一点吧,竟然能够监督非自己信徒的誓言,这着实让人有些心惊肉跳。

    很快,随着红月佣兵团顺着贾可道一行人的踪迹追到青木山谷后,佣兵们再度见识到这位神明的强大之处。

    红月佣兵团先行赶到的盗贼在侦查之后便将情况传了回去。

    而根据盗贼的描述,红月佣兵团并不认为光靠自己一个佣兵团就能够攻破这座守备森严的山谷,因而在拉拢了七个略小的佣兵团队后,红月佣兵团方才浩浩荡荡的出现在青木山谷谷口。

    红月佣兵团原本就有三百多人,再加上七个佣兵团队,总人数超过了千人,在山谷口外一摆开阵势,倒是颇为吓人。

    “是红月佣兵团!”

    “能守住么?”

    见到红月佣兵团的旗帜在山谷外飘扬,原本被压下的杂念又开始从佣兵心头浮现。

    没法,佣兵不仅仅只是刀口舔血的家伙,他们的道德意识较之正规军队而言自然要弱上很多,有钱就是爹,惜命保命,关键时候出卖雇主等等,这都是佣兵身上没法洗掉的污点。

    红月佣兵团最初并没有直接攻打谷口,特伦斯带队修建起来的围墙虽说比不上雄狮城的城墙,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攻下来的,不付出大量的人命是不可能的。

    因而入夜之后,几个佣兵团凑出来的盗贼、夜盗就开始行动了。

    他们借助夜色和障碍物的掩护,朝着围墙摸去,他们身上带着绳索,只要成功攀上围墙占据一角,将绳索放下,那么后援的佣兵就可以轻易翻上围墙,到那时,这山谷就算是拿下一半了。

    但这次盗贼行动的结果却让几个佣兵团的老大肉痛无比。

    三十多个盗贼,夜盗刚刚摸到围墙下,尚未开始攀爬,就见到围墙上几个火把丢下来,将围墙之下照得通亮。

    这些盗贼,夜盗都出生入死过,哪里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大骇之下急忙撤退。

    但随着一声吼叫,围墙上随即便落下好似雨点的箭矢。

    转眼之间,这三十多盗贼,夜盗就被除掉大半,就剩下七八个身上带伤的盗贼,夜盗逃了回去。

    在反曲弓与手弩射出的箭雨覆盖之下,不管是盗贼还是激活了斗气的夜盗,存活的几率都是一样,若是实力等同于大剑士的大盗还好,能够凭借一些特殊能力躲避过去,至于这些家伙就只能拼人品了。

    相对于佣兵团里的其它职业而言,盗贼的珍惜程度比不上施法职业,但绝对要比战士和射手珍贵得多。

    一个杰出的盗贼,能够指引团队避开危险,排除陷阱,找到食物,水等等,在绿森镇,绝大多数的佣兵团队都不敢在没有盗贼的情况下就进入绿色森林。

    而盗贼并不是单纯锤炼肉身就可以炼出来的,没有其他资深盗贼引导传授相关知识想,就算是斗气激活到大剑士的程度,拿着昂贵的魔法匕首,那你也只是一个大剑士,而不是盗贼。

    佣兵团的老大们肉痛了一夜之后,次日清晨在吃过早饭后便匆匆开战。

    由于山谷谷口好似一个不断缩小的喇叭口,而围墙就修在喇叭口最狭小处,使得佣兵团没法将兵力尽数一次性投入战斗,只能采用他们最厌恶的添油战术。

    在老大们许诺了赏金,喝了血酒之后,被选为敢死队的三百多普通佣兵就提着紧急赶制的盾牌,一窝蜂的朝围墙冲了过去。

    “射!”

    就在这些佣兵冲入反曲弓射程的时候,围墙上的佣兵们就射出了第一波箭矢。

    见到围墙上升腾起一片箭雨,那些敢死佣兵随即便举起了木板盾牌,这些盾牌上还有没剔除干净的枝叶,看上去倒是颇具原生态风味。

    噗噗噗,箭矢落下,顿时激起一片惨叫。

    木板盾牌挡住了不少箭矢,但依然有不少的箭矢透过盾牌之间的缝隙钻了进来,将十多人射倒在地。

    盾牌有效,虽说被射倒了十多人,反倒让佣兵们热血沸腾了起来,顶着箭雨就往前继续冲锋。

    就在普通佣兵吸引围墙火力的同时,一队队弓箭手在盾牌兵的保护下跟在了后面。

    说白了,这些佣兵团的老大就是要凭借手中的雄厚兵力将围墙突破。

    可就在普通佣兵突进到距离围墙不到三十米时,围墙上升腾起一片火光,数十支火焰箭射出,惊得那些普通佣兵急忙扑倒在地,但这些火焰箭并不是以他们为目标,直接越过他们头顶朝着其后的弓箭手射了过去。

    这一突变顿时让那些弓箭手变得慌乱了起来,他们纷纷匆忙的射出箭矢,随后拼命朝后逃窜,就算是游侠在面对这些火焰箭的时候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一波火焰箭,让弓箭手逃窜的同时也干掉了十多名弓箭手。

    之后,围墙上箭雨如注,火焰箭夹杂在箭矢里就朝着那些扑倒在地的佣兵射去。

    箭雨刚刚停下,围墙上的那扇门就随即开启,一群俘虏佣兵挥舞着长刀,大关刀就冲了出来,不少扑在地上的佣兵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削掉了头颅。

    红月佣兵团的第一波攻击连围墙边都没有沾到,就终告失败,加上弓箭手一共出动了四百多佣兵,逃回来的佣兵也就只剩下了两百多,损失接近一半。

    气急败坏的佣兵团老大们紧接着又发动了一波攻击,这一次攻击却是全军压上,剑士,夜盗,游侠尽数混杂在人群中,伺机偷袭,准备来个混战,抓住机会将围墙一举突破。

    这一次攻击,红月佣兵团的团长洛夫斯冲在了最前面。

    大骑士不愧是大骑士,其胯下的那头风狼,速度犹如闪电,在冲锋之时,全身包括骑在其上的洛夫斯都包裹在一层风墙之中,除了火焰箭之外,其余的箭矢,这头风狼连躲避的念头都不会生出,直冲而过,射在风墙之上的箭矢直接被弹飞出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