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如此几番之后,这些佣兵总算是明白了,自己之前在那土地神庙里所发的誓言还真的灵验了!

    发现这一点之后,佣兵们不但彻底熄了心头的杂念,还对那座神庙里产生了强烈的敬畏之心。

    在他们心里不得不敬畏,这位土地神太强大了一点吧,竟然能够监督非自己信徒的誓言,这着实让人有些心惊肉跳。

    很快,随着红月佣兵团顺着贾可道一行人的踪迹追到青木山谷后,佣兵们再度见识到这位神明的强大之处。

    红月佣兵团先行赶到的盗贼在侦查之后便将情况传了回去。

    而根据盗贼的描述,红月佣兵团并不认为光靠自己一个佣兵团就能够攻破这座守备森严的山谷,因而在拉拢了七个略小的佣兵团队后,红月佣兵团方才浩浩荡荡的出现在青木山谷谷口。

    红月佣兵团原本就有三百多人,再加上七个佣兵团队,总人数超过了千人,在山谷口外一摆开阵势,倒是颇为吓人。

    “是红月佣兵团!”

    “能守住么?”

    见到红月佣兵团的旗帜在山谷外飘扬,原本被压下的杂念又开始从佣兵心头浮现。

    没法,佣兵不仅仅只是刀口舔血的家伙,他们的道德意识较之正规军队而言自然要弱上很多,有钱就是爹,惜命保命,关键时候出卖雇主等等,这都是佣兵身上没法洗掉的污点。

    红月佣兵团最初并没有直接攻打谷口,特伦斯带队修建起来的围墙虽说比不上雄狮城的城墙,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攻下来的,不付出大量的人命是不可能的。

    因而入夜之后,几个佣兵团凑出来的盗贼、夜盗就开始行动了。

    他们借助夜色和障碍物的掩护,朝着围墙摸去,他们身上带着绳索,只要成功攀上围墙占据一角,将绳索放下,那么后援的佣兵就可以轻易翻上围墙,到那时,这山谷就算是拿下一半了。

    但这次盗贼行动的结果却让几个佣兵团的老大肉痛无比。

    三十多个盗贼,夜盗刚刚摸到围墙下,尚未开始攀爬,就见到围墙上几个火把丢下来,将围墙之下照得通亮。

    这些盗贼,夜盗都出生入死过,哪里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大骇之下急忙撤退。

    但随着一声吼叫,围墙上随即便落下好似雨点的箭矢。

    转眼之间,这三十多盗贼,夜盗就被除掉大半,就剩下七八个身上带伤的盗贼,夜盗逃了回去。

    在反曲弓与手弩射出的箭雨覆盖之下,不管是盗贼还是激活了斗气的夜盗,存活的几率都是一样,若是实力等同于大剑士的大盗还好,能够凭借一些特殊能力躲避过去,至于这些家伙就只能拼人品了。

    相对于佣兵团里的其它职业而言,盗贼的珍惜程度比不上施法职业,但绝对要比战士和射手珍贵得多。

    一个杰出的盗贼,能够指引团队避开危险,排除陷阱,找到食物,水等等,在绿森镇,绝大多数的佣兵团队都不敢在没有盗贼的情况下就进入绿色森林。

    而盗贼并不是单纯锤炼肉身就可以炼出来的,没有其他资深盗贼引导传授相关知识想,就算是斗气激活到大剑士的程度,拿着昂贵的魔法匕首,那你也只是一个大剑士,而不是盗贼。

    佣兵团的老大们肉痛了一夜之后,次日清晨在吃过早饭后便匆匆开战。

    由于山谷谷口好似一个不断缩小的喇叭口,而围墙就修在喇叭口最狭小处,使得佣兵团没法将兵力尽数一次性投入战斗,只能采用他们最厌恶的添油战术。

    在老大们许诺了赏金,喝了血酒之后,被选为敢死队的三百多普通佣兵就提着紧急赶制的盾牌,一窝蜂的朝围墙冲了过去。

    “射!”

    就在这些佣兵冲入反曲弓射程的时候,围墙上的佣兵们就射出了第一波箭矢。

    见到围墙上升腾起一片箭雨,那些敢死佣兵随即便举起了木板盾牌,这些盾牌上还有没剔除干净的枝叶,看上去倒是颇具原生态风味。

    噗噗噗,箭矢落下,顿时激起一片惨叫。

    木板盾牌挡住了不少箭矢,但依然有不少的箭矢透过盾牌之间的缝隙钻了进来,将十多人射倒在地。

    盾牌有效,虽说被射倒了十多人,反倒让佣兵们热血沸腾了起来,顶着箭雨就往前继续冲锋。

    就在普通佣兵吸引围墙火力的同时,一队队弓箭手在盾牌兵的保护下跟在了后面。

    说白了,这些佣兵团的老大就是要凭借手中的雄厚兵力将围墙突破。

    可就在普通佣兵突进到距离围墙不到三十米时,围墙上升腾起一片火光,数十支火焰箭射出,惊得那些普通佣兵急忙扑倒在地,但这些火焰箭并不是以他们为目标,直接越过他们头顶朝着其后的弓箭手射了过去。

    这一突变顿时让那些弓箭手变得慌乱了起来,他们纷纷匆忙的射出箭矢,随后拼命朝后逃窜,就算是游侠在面对这些火焰箭的时候也不敢有丝毫大意。

    这一波火焰箭,让弓箭手逃窜的同时也干掉了十多名弓箭手。

    之后,围墙上箭雨如注,火焰箭夹杂在箭矢里就朝着那些扑倒在地的佣兵射去。

    箭雨刚刚停下,围墙上的那扇门就随即开启,一群俘虏佣兵挥舞着长刀,大关刀就冲了出来,不少扑在地上的佣兵连爬起来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削掉了头颅。

    红月佣兵团的第一波攻击连围墙边都没有沾到,就终告失败,加上弓箭手一共出动了四百多佣兵,逃回来的佣兵也就只剩下了两百多,损失接近一半。

    气急败坏的佣兵团老大们紧接着又发动了一波攻击,这一次攻击却是全军压上,剑士,夜盗,游侠尽数混杂在人群中,伺机偷袭,准备来个混战,抓住机会将围墙一举突破。

    这一次攻击,红月佣兵团的团长洛夫斯冲在了最前面。

    大骑士不愧是大骑士,其胯下的那头风狼,速度犹如闪电,在冲锋之时,全身包括骑在其上的洛夫斯都包裹在一层风墙之中,除了火焰箭之外,其余的箭矢,这头风狼连躲避的念头都不会生出,直冲而过,射在风墙之上的箭矢直接被弹飞出去。

第158章、应誓    ps:各位道友请留步!十二月一号零点,本书就要上架了,还请各位道友将手中的月票准备好,贫道郑重承诺,在上架之后,每天基本更新一万字!并且月票每涨五十票,加更一章,绝不食言,以贫道一贯的作风,大家是可以相信的。只要月票够多,贫道就算是累死,吐血,也要将更新赶上!下个月的新书月票榜,就请各位道友助贫道一臂之力!另外敬请各位道友在看书的时候不要忘记投上几张推荐票,老君观全体上下给您拜了。

    至于大多数佣兵都心头暗自高兴,这让他们帮助防守山谷,怎么说也要发给武器,到那时,嘿嘿,可就由不得对方说了算。

    随着佣兵俘虏们一句句的读出誓言,贾可道脸上露出了笑意,在阴阳眼形成的视觉里,贾可道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些佣兵俘虏的头顶上,土地公正忙碌着,那些佣兵俘虏的灵魂随着誓言读出,被抽出了一丝,被土地公捏在了手里。

    呵呵,这道教册封的地祗可不像这异界里的神明,仅仅只负责自己神职范围内的事情。

    从古至今,别的地祗不说,就说这土地公,就好似一个村长,不但要保佑村民的旦夕祸福,还要管理村民的生老葬死。

    简单来说,这土地公按照异界神明的定义,就是掌握了信徒的生死二道,并且还负责契约之道。

    这些佣兵俘虏并不知道,自己这誓言一立,作为见证的土地公便要开始行使自己的监督权了。

    那一丝被牵走的灵魂便是契约所在。

    随着那些佣兵俘虏完成了仪式,一堆堆被包裹好的武器装备就被道童们搬运了出来。

    拆开包装之后,显现出来的长刀,大关刀乃至于反曲弓,手弩等等装备让佣兵们的眼睛都快要绿了。

    这些武器装备乃是机器利用现代力学工艺直接压制成型,其外形在这些佣兵眼里就是精致无比。

    一个佣兵迫不及待的将一把长刀抓在了手里,跑到神庙外寻了一根木棍,挥刀而下,木棍骤然分为两段,切口处光滑无比。

    “这剑恐怕不下三十个金币吧?”

    佣兵的眼睛都瞪大了,这质量好不好,用惯了长剑的佣兵试试就知道。

    当然,这异界里是没有刀这种武器出现的,因而这些佣兵将长刀当成了造型古怪的长剑。

    光是这些武器,就收了不少佣兵的心。

    喜欢使用双手大剑的佣兵将自己已经用得缺缺坑坑的大剑直接丢在了地上,换上了攻击范围更广的大关刀。

    盗贼则是直接盯上了手弩,这玩意太方便了,十步之类不说百发百中,以这些盗贼的灵活,十中九十没有问题的,这无形之间将盗贼的攻击范围扩大了数倍,只要将那些箭矢淬毒,嘿嘿,这就是夺命的利器啊。

    喜欢用长剑的佣兵换上了长刀,外加一副高强度的合金玻璃钢盾牌,虽说没有单手用剑那么灵活,但却能够护住身体,光论单对单作战的话,这样的佣兵可要比只持单剑的佣兵厉害多了。

    甚至于一些佣兵领到盾牌后便在神庙外,用石头将盾牌下面的合金外壳慢慢磨得尖锐,如此一来,这些盾牌不但可以抵挡攻击,在必要的时候还能够当做大剑劈砍。

    感到最幸福的应该是那些弓箭手了。

    机械工业时代出产的反曲弓可要比异界工坊里手工打造出来的直拉弓强上十倍不止,光是那特殊合金钢丝制成的弓弦就让弓箭手们惊叹不已,除此之外,这反曲弓可要比直拉弓省力不少。

    这一身武装下来,这些佣兵一个个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提升了不少。

    不过,一些佣兵在得到了这精良装备后,反倒是生出了歪心眼,几个刚刚被分到谷口把守围墙的佣兵就起了心思,相互之间对视一眼之后,便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趁着负责围墙的火焰道兵不注意,几个佣兵跳下围墙就朝外奔去。

    几个佣兵逃走,守在围墙上的火焰道兵竟然没有半点动弹,好似眼睛瞎了一般。

    见到此景,其余起了心思的佣兵也不由得喜出望外,随即又有几个佣兵跳下围墙,直奔而走,反倒是那些心思缜密的佣兵看到这一幕,莫名感觉有些诡异。

    再说了,心头有原则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既然发了誓言,那么就不能背弃。

    那些逃走的佣兵,在欢喜之余心头也有些遗憾,早知道如此,自己还是应该留下,等到佣兵大队人马攻打的时候再暗中下手,指不定能够大发一笔。

    光看这个山谷拿出来的武器装备就知道有多富有了。

    如果能够将打造这些武器装备的铁匠掳走,那可就是传承百代的立身之本啊。

    在这个世界里,精良武器可是最赚钱的生意。

    且不提这些佣兵心头生出的龌龊。

    只说他们迅速逃走,眼看就要逃离谷口视线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站在谷口围墙朝着那边张望的佣兵们只见到那些逃走的家伙突然之间就栽倒了,然后就在地上翻滚起来,一个劲的惨呼着。

    “出什么事了?”

    这时一个火焰道兵方才带着几个佣兵过去查看情况。

    待到走近的时候,几个佣兵才发现,在那几个逃走佣兵栽倒的地方骇然出现了十多个小坑,刚好一脚大小。

    原来这几个逃走佣兵之所以栽倒乃是在高速奔跑时一脚踩入小坑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双腿骨折都是轻的。

    待到将几个逃走佣兵抬回,得知其中原因的佣兵们都不由得摇头叹息这几人的运气太霉了,他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将几人受伤与誓言联系起来。

    直到入夜之后,负责夜间把守城墙的佣兵里又逃走几个,结果这几人在逃出之后不久也受伤倒地。

    而受伤的原因则是被毒蛇咬了,并且每人不多不少,双腿一边一口。

    这一幕随即就被心思灵活的佣兵与白天那一幕给联系了起来。

    白天逃走那几人也是如此,脚下的小坑不多不少,一人两个,双腿折断。

    当然,即便是出了两起事情,还有人不信邪,次日清晨,正巧是暴雪连天,出了围墙十米就基本上看不见人了,一个不信邪的佣兵就顺着围墙溜下去逃走了。

    结果没过几分钟,远处就传来呼救声,待到一群佣兵过去的时候,才发现,那个逃走的佣兵竟然被陷入雪层形成的窟窿里,就好似陷入猪油里的蚊虫,上下左右均不着力,别说逃走了,差一点就掉下去直接被雪给淹死了,即便是被救出来,也被冻得奄奄一息,据神庙里的祭司学徒大人说,需要截肢才行。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