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ps:各位道友请留步!十二月一号零点,本书就要上架了,还请各位道友将手中的月票准备好,贫道郑重承诺,在上架之后,每天基本更新一万字!并且月票每涨五十票,加更一章,绝不食言,以贫道一贯的作风,大家是可以相信的。只要月票够多,贫道就算是累死,吐血,也要将更新赶上!下个月的新书月票榜,就请各位道友助贫道一臂之力!另外敬请各位道友在看书的时候不要忘记投上几张推荐票,老君观全体上下给您拜了。

    至于大多数佣兵都心头暗自高兴,这让他们帮助防守山谷,怎么说也要发给武器,到那时,嘿嘿,可就由不得对方说了算。

    随着佣兵俘虏们一句句的读出誓言,贾可道脸上露出了笑意,在阴阳眼形成的视觉里,贾可道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些佣兵俘虏的头顶上,土地公正忙碌着,那些佣兵俘虏的灵魂随着誓言读出,被抽出了一丝,被土地公捏在了手里。

    呵呵,这道教册封的地祗可不像这异界里的神明,仅仅只负责自己神职范围内的事情。

    从古至今,别的地祗不说,就说这土地公,就好似一个村长,不但要保佑村民的旦夕祸福,还要管理村民的生老葬死。

    简单来说,这土地公按照异界神明的定义,就是掌握了信徒的生死二道,并且还负责契约之道。

    这些佣兵俘虏并不知道,自己这誓言一立,作为见证的土地公便要开始行使自己的监督权了。

    那一丝被牵走的灵魂便是契约所在。

    随着那些佣兵俘虏完成了仪式,一堆堆被包裹好的武器装备就被道童们搬运了出来。

    拆开包装之后,显现出来的长刀,大关刀乃至于反曲弓,手弩等等装备让佣兵们的眼睛都快要绿了。

    这些武器装备乃是机器利用现代力学工艺直接压制成型,其外形在这些佣兵眼里就是精致无比。

    一个佣兵迫不及待的将一把长刀抓在了手里,跑到神庙外寻了一根木棍,挥刀而下,木棍骤然分为两段,切口处光滑无比。

    “这剑恐怕不下三十个金币吧?”

    佣兵的眼睛都瞪大了,这质量好不好,用惯了长剑的佣兵试试就知道。

    当然,这异界里是没有刀这种武器出现的,因而这些佣兵将长刀当成了造型古怪的长剑。

    光是这些武器,就收了不少佣兵的心。

    喜欢使用双手大剑的佣兵将自己已经用得缺缺坑坑的大剑直接丢在了地上,换上了攻击范围更广的大关刀。

    盗贼则是直接盯上了手弩,这玩意太方便了,十步之类不说百发百中,以这些盗贼的灵活,十中九十没有问题的,这无形之间将盗贼的攻击范围扩大了数倍,只要将那些箭矢淬毒,嘿嘿,这就是夺命的利器啊。

    喜欢用长剑的佣兵换上了长刀,外加一副高强度的合金玻璃钢盾牌,虽说没有单手用剑那么灵活,但却能够护住身体,光论单对单作战的话,这样的佣兵可要比只持单剑的佣兵厉害多了。

    甚至于一些佣兵领到盾牌后便在神庙外,用石头将盾牌下面的合金外壳慢慢磨得尖锐,如此一来,这些盾牌不但可以抵挡攻击,在必要的时候还能够当做大剑劈砍。

    感到最幸福的应该是那些弓箭手了。

    机械工业时代出产的反曲弓可要比异界工坊里手工打造出来的直拉弓强上十倍不止,光是那特殊合金钢丝制成的弓弦就让弓箭手们惊叹不已,除此之外,这反曲弓可要比直拉弓省力不少。

    这一身武装下来,这些佣兵一个个感觉自己的精气神都提升了不少。

    不过,一些佣兵在得到了这精良装备后,反倒是生出了歪心眼,几个刚刚被分到谷口把守围墙的佣兵就起了心思,相互之间对视一眼之后,便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趁着负责围墙的火焰道兵不注意,几个佣兵跳下围墙就朝外奔去。

    几个佣兵逃走,守在围墙上的火焰道兵竟然没有半点动弹,好似眼睛瞎了一般。

    见到此景,其余起了心思的佣兵也不由得喜出望外,随即又有几个佣兵跳下围墙,直奔而走,反倒是那些心思缜密的佣兵看到这一幕,莫名感觉有些诡异。

    再说了,心头有原则的人还是占了大多数,既然发了誓言,那么就不能背弃。

    那些逃走的佣兵,在欢喜之余心头也有些遗憾,早知道如此,自己还是应该留下,等到佣兵大队人马攻打的时候再暗中下手,指不定能够大发一笔。

    光看这个山谷拿出来的武器装备就知道有多富有了。

    如果能够将打造这些武器装备的铁匠掳走,那可就是传承百代的立身之本啊。

    在这个世界里,精良武器可是最赚钱的生意。

    且不提这些佣兵心头生出的龌龊。

    只说他们迅速逃走,眼看就要逃离谷口视线的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站在谷口围墙朝着那边张望的佣兵们只见到那些逃走的家伙突然之间就栽倒了,然后就在地上翻滚起来,一个劲的惨呼着。

    “出什么事了?”

    这时一个火焰道兵方才带着几个佣兵过去查看情况。

    待到走近的时候,几个佣兵才发现,在那几个逃走佣兵栽倒的地方骇然出现了十多个小坑,刚好一脚大小。

    原来这几个逃走佣兵之所以栽倒乃是在高速奔跑时一脚踩入小坑之中,在这样的情况下,双腿骨折都是轻的。

    待到将几个逃走佣兵抬回,得知其中原因的佣兵们都不由得摇头叹息这几人的运气太霉了,他们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将几人受伤与誓言联系起来。

    直到入夜之后,负责夜间把守城墙的佣兵里又逃走几个,结果这几人在逃出之后不久也受伤倒地。

    而受伤的原因则是被毒蛇咬了,并且每人不多不少,双腿一边一口。

    这一幕随即就被心思灵活的佣兵与白天那一幕给联系了起来。

    白天逃走那几人也是如此,脚下的小坑不多不少,一人两个,双腿折断。

    当然,即便是出了两起事情,还有人不信邪,次日清晨,正巧是暴雪连天,出了围墙十米就基本上看不见人了,一个不信邪的佣兵就顺着围墙溜下去逃走了。

    结果没过几分钟,远处就传来呼救声,待到一群佣兵过去的时候,才发现,那个逃走的佣兵竟然被陷入雪层形成的窟窿里,就好似陷入猪油里的蚊虫,上下左右均不着力,别说逃走了,差一点就掉下去直接被雪给淹死了,即便是被救出来,也被冻得奄奄一息,据神庙里的祭司学徒大人说,需要截肢才行。

第一百一十一章 巨瞳(加更1求月票!)    ps:哈哈!太生猛了!才两天时间啊!就杀到第七名了!!

    伟大的诸天神佛们,你们已经开始逆天了!!

    感谢所有为《家主》投票的书友们!小猪鞠躬叩谢!谢谢大家把小猪捧到了月票榜上!谢谢你们……

    距离霞飞妹子的那啥不远了,嘿嘿,虽然对美女应该温柔点儿,但到底是温柔,还是粗暴,你们说了算啊,兄弟姐妹!谁还攒着私房票了?!别留着了,拿出来缔造《家主》的崛起吧!!

    求月票!!!俺接着码字去……

    灵光闪闪的灵毫如同一只九彩荧光棒一样,被唐楚阳稳稳地抓在手中,面前的画板上,已经铺了张巴掌大小的散发着晶莹光芒的灵纸。

    这张灵纸不但晶莹剔透,而且薄若蝉翼,单只灵纸本身就散发着不同寻常的灵气波动,不用进行特别的炼制,这张散发着莹莹白光的灵纸就是一件无暇的艺术品了。

    此物名曰‘蝉翼灵纸’!

    蝉翼灵纸是三阶灵纸,整个景云县能够买到的最高品级的灵纸,只一张灵纸便价值万金!

    这是唐楚阳让六姑唐云倩代替他为云常天送唤神图时,顺带买回来的灵纸,云常天统共从外面带回来的二十张而已,直接被唐云倩给买走了一半,并且也最快的速度送回了唐家牧场。

    之所以这么急,全都是因为唐楚阳要炼制‘云凤聚福’宝符了,这是干系着唐家那个莫名诅咒能否破除的大事。为此,只要唐楚阳需要的话。整个唐家的女人都得为他一个人服务!

    在地球上的时候,唐楚阳知道炼制‘云凤聚福’这样的灵符。以玉石炼制为最好,他原本也是打算这么炼制的,但后来亲眼看到了那一滴凝若琥珀的凤凰精血之后,唐楚阳就改变了注意。

    用玉石炼制的话,这枚凤符到底还是没有脱开借居与物的范畴,在灵性上难免无法达到最完美的程度。

    如果唐楚阳能够直接以凤凰精血为本体,炼阵符将之包裹其中,等阵符与凤凰精血完全融合,这枚灵符才称得上是真正完美的凤符!

    想要灵符和凤凰精血完全融合。自然是品阶越高,杂质越少的灵纸,才能够做到更加完美的契合凤凰精血。

    其实唐楚阳还可以要求唐云婷去流云城购买更高阶的灵纸,比如四阶的清灵纸,云琶灵纸等等,但相比于蝉翼灵纸的材质,唐楚阳还是觉得蝉翼灵纸比较合适。

    手中的灵毫也是唐云倩从万宝阁新买来的,据说也是景云县最好的灵笔了,这支名为‘雪鸠’的三阶上品灵笔。已经在景云县的万宝阁里摆放了数年时间,愣是没有被卖出去。

    三阶上品的灵毫能够储存的元神精华大大提升,唐楚阳耗费了一万多元神精华才将灵毫储满,其实炼制‘云凤聚福’这张宝符。尤其是只绘制阵符阵纹的情况下,根本就用不了这么多的元神精华。

    但这枚凤符毕竟是让老太君佩戴的,唐楚阳当然想炼制得尽善尽美。将凤符的功效发挥到极致,因此。他不但以凤凰血炼符,而且要以凤凰精血引凤凰之灵显身!

    哪怕只是沾染一丝一毫的凤凰精气。不论是对于凤符本身,还是对于即将佩戴凤符的老太君来说,都是有莫大好处的。

    但想要把凤凰这种远古圣兽勾yin出来,首先得有它无法拒绝的诱惑才成,比如天地间的各种奇异火焰,又或者千年以上的梧桐木之类的。

    但唐楚阳让二姑唐云婷走遍了流云城地界,愣是没找到梧桐木这种东西,无奈之下,唐楚阳只能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六阶灵物‘炎阳木’,这东西本身就是木材不说,而且还是火属性的。

    调制灵墨所需的妖兽血就比较简单了,在一线峡的时候杀了那么多妖兽,一二三四阶的妖兽血要多少有多少。

    先将四阶妖兽‘火云鲷’的血液倒入砚台当中,唐楚阳左手并指成剑插入砚台输出元神精华,右手拿起火红的炎阳木磨成的木粉,一点点的添加到妖兽血液当中。

    这个过程唐楚阳已经做过几十上百次了,动起手来流畅无比,毫无半分迟滞,也就是因为材料的品阶太高,他得花费比较大的经历以元神感知压制灵墨,以防属性剧烈冲突的灵墨爆炸。

    哧哧哧!

    炎阳木粉撒入粉红色的妖兽血液上,两种同属不同质的灵物瞬息间便摩擦出了点点星火,随着唐楚阳不断地将炎阳木粉添加进去,点点星火最终竟凝聚成一朵拳头大的大红色火团。

    拳头大小的红色火团极为呈椭圆形,烈烈燃烧但却无一丝温度释放出来,不是火焰没有温度,而是被唐楚阳强悍的元神感知,给生生地压缩到了火团之内。

    随着奇异火团的不断燃烧,砚台内的妖兽血液越来越少,唐楚阳依然在不断地往砚台里添加炎阳木粉,直到一刻钟之后,砚台内的妖兽血液全部化为火团的时候,唐楚阳才面色凝重地停下了手。

    原本拳头大的火团此时已经缩小到了鸡蛋大小,但火红的颜色也变成了微微发紫的紫红色,这个时候,唐楚阳也终于开始压不住已经能够炙烤元神的火团了。

    将右手里剩下的炎阳木粉甩到桌上,唐楚阳看也不看地便探手将搁置起来的灵毫抓如手中,迅速绝伦地往鸡蛋大小的紫红火团上轻轻一蘸,竟诡异如同蘸墨一般,将火焰沾染到了灵毫笔尖上!

    右臂微微一晃,灵毫已经被一动到了灵纸之上,点,抹。扫,按。寥寥几笔勾画,笔尖上的紫红火焰瞬间消失贻尽。

    唐楚阳手中灵笔回转。再次朝紫红火团上轻轻一蘸,笔尖火焰亮起的同时,紫红火团也紧跟着小了一圈。

    再次往灵纸上补了几笔,一个紫红色的阵符闪耀着莫名光华稳定在了灵纸之上,第一个阵符完成,唐楚阳手下灵笔不停,继而勾画阵纹向外延伸第二个阵符。

    随着紫红火团不断的缩小,灵纸上出现的阵符也越来越多,虽只是勾画阵符。但其实更像是作画,把唐楚阳勾画的阵符全部连接起来,灵纸上已经出现了一直展翅欲飞的凤凰。

    阵符其实就是一种传自远古的象形字,也属于文字的一种,但因为失传的太多,以至于到了唐楚阳在地球上的那个年代,也只有研究道家,佛家,儒家文化的行内人才勉强认识一些。

    当最后一丁点的紫红火焰。被唐楚阳绘制成最后一个阵符的时候,原本平静无波的灵纸陡然一震,嗖!的一声凌空飞射而出,只是才飞出没多远的距离。便如同撞到了无形的墙壁一样,被反弹了回来。

    这下直接把唐楚阳吓了一跳,他之前炼制的每一张灵符。唤神图,在成图或者成符的时候。不论声势如何,都会有一定的异象表现出来。但这种灵符,竟然无声无息地就成符了。

    “嘿!居然一点儿异象都没有就成符了,幸好我提前布下了防御大阵,不然还真让你给跑了!”

    唐楚阳有些后怕地看着不断在书房里撞来撞去的灵符,这次他算又涨了见识,今后炼符,一定要将防御结界布置出来,不然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一个不小心,好不容易炼制的灵符就飞了。

    抬手打了几个法诀将挣扎的灵符收起,唐楚阳这才自乾坤镯里取出了凤凰精血,炼制完这张云凤灵符,其实就已经完成了凤符的大半儿工序,接下来只要将灵符和凤凰精血融合,这枚凤符就算炼制成功了。

    以元神感知控制凤凰精血悬浮于空中,唐楚阳抬手拿出依然不老实的云凤灵符,口中喃喃着一段玄奥的法诀,抬手将灵符打向晶莹血红的凤凰精血。

    刷!

    灵符才堪堪接近了凤凰精血,瞬息无火自燃,虽然在燃烧,但灵符本身却没有任何破损,仿似突然披上了一层紫红的火焰外衣一样,携着炽烈无比的高温将凤凰精血包裹了起来。

    这个过程看似迅捷简单,当一只在隔空控制的唐楚阳却已经累得额间冒汗,不论是灵符上的炽烈高温,还是凤凰精血本身残余的强悍威压,对他都是毫无疑问的巨大考验。

    这时候虽然不用再消耗元神精华,也不用消耗本命元气,但却需要消耗大量的心神去关注两者之间的融合,稍有不慎,凤凰精血和灵符之间的能量冲突爆发,直接就能将唐楚阳给炸成飞灰!

    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唐楚阳已经开始感觉到心神衰歇,逐渐有种吃撑不下去的疲累感,炼制凤符的难度已经超过了他的想象,若是在地球上,绝不不至于这么耗损精力。

    锵锵!!!

    陡然间,四面八方传来金铁交鸣一样的奇异鸣叫,眼见着就要撑不住的唐楚阳闻声,顿时一脸的欣喜若狂。

    凤凰于飞,和鸣锵锵!

    这种奇异的鸣叫,正是凤凰的叫声!

    不大的书房瞬间被一股仿似来自远古洪荒的威压笼罩,就在距离凤凰精血不足三尺的距离,空间陡然裂开一条丈许长的裂缝,裂缝中一直金黄色的巨瞳闪现,只一眼,瞬时让唐楚阳浑身僵硬,通体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好可怕的凶威!!”

    空间裂缝一分即合,那只金色的巨瞳也只是一闪而逝,快得让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若不是唐楚阳那一身被吓出的冷汗,他都要怀疑,刚才看到的一切是不是幻觉了。

    转眼将注意力集中到凤凰精血上的时候,唐楚阳这才发现,原本变成了紫红色只有小拇指节大小的凤凰精血,此时已经变成了紫中带金呈椭圆形的晶莹宝珠。

    “金色的?难道是沾染了凤凰的本命精气?!唔,灵气浓郁得惊人,虽然被吓了一身冷汗,不过还是赚到了……”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唐楚阳抬手一招,将凌空虚浮的紫金色宝珠抓到了手中,凤符炼成了,只要把这枚凤符给老太君佩戴上,唐家男人们的厄运就到此为止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