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石头皮肤!”

    另外一位年轻魔法师念咒速度稍慢,但也及时给一名战士身上加持了石头皮肤这个魔法。

    没法,刚刚出师不久的正式魔法师,所能够施展的法术数量太少,除了一些辅助法术之外,就只剩下什么寒冰射线,能量射线之类的法术具有攻击力了。

    不过以他俩的实力而言,想要利用这些法术攻击到远处的火焰道兵,其难度就有些大了,倒不如给佣兵们加持一些法术,增强佣兵们的战力来得划算。

    不过,这两位魔法师实战经验还是太少了一点,若是换成一位实战经验丰富的魔法师,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选择给佣兵加持法术,也会选择猫之优雅,蛮牛术之类的低级法术,而不会选择石头皮肤这样的中级法术。

    这里面的原因很简单,石头皮肤对于才出道的魔法师而言,魔力消耗太大了,足够释放两个低级法术,并且猫之优雅是增加速度,而蛮牛术则是增加力量。

    在对方全是弓箭手的情况下,这样的选择无疑要更为明智一些。

    当然,真正最好的选择还是给自己加上一个猫之优雅然后立马逃走。

    也不知道这两位魔法师是眼睛有些近视还是脑子注水了,对面敌人射出的箭矢带着火焰这一点竟然被他们给无视了。

    就算是那些佣兵也知道,像这样的敌人恐怕不会是普通弓箭手那么简单。

    只不过,他们更知道,逃走的话,就会被对方尾随追杀,他们可不是魔法师老爷那样拥有强大背景,即便是战败被俘虏了也能够付出一大笔赎金来换回自己的小命。

    嗯,被魔法师加上石头皮肤的两个战士此时骂娘的心都有了。

    在给加持了石头皮肤后,自己的防御力大幅提升,但他们可不是地行龙,在加持了石头皮肤后还能够丝毫不影响速度,较之其他佣兵,这两个战士的速度骤减,尤其是在雪地上,他们要付出比其他佣兵更大的力量才能够前进。

    不管怎么说,冲在最前面的那名盗贼此时已经距离那些敌人不远了。

    他手上的匕首已经渴望痛饮敌人的喉管血了,毕竟以盗贼的灵活性程度而言,除非是所有的弓箭手向他射击,否则盗贼可以比较容易避开射来的箭矢。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这名盗贼后悔自己不应该冲在最前面。

    一半的火焰道兵在盗贼逼近的时候便将反曲弓挂回了后背,屈身从雪地上抓起了一把大关刀,随后这十六名全身笼罩在火焰之中的家伙就举着大关刀排成一条直线朝着佣兵们反冲了过去。

    唰,大关刀劈下,盗贼躲过了前两把大关刀的劈砍,但却没能躲过第三把大关刀,当即便被劈成了两半,从两片尸体里喷出的鲜血甚至于将大关刀上笼罩的火焰给熄灭了大半。

    顿时一股类似于头发燃烧的焦臭味在空气中迅速蔓延开来。

    见到这一幕,那些佣兵战士就有些呆愣了。

    这倒是一个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突发情况。

    弓箭手竟然一转眼变成了战士,还提着长长的大刀,最让他们心惊胆颤的是,这些家伙身上笼罩的火焰并不是幻觉,尤其是冲在最前面的一名战士用生命作为代价证实了这一点。

    不管他们身上的火焰是怎么来的,这些战士随即就确认了一点,自己这些佣兵恐怕压根没有干掉这些敌人的可能了。

    尤其是第三波箭矢带着火光,将三名佣兵射倒在地,瞬间击杀的同时,剩下的佣兵再也无法鼓起对抗的勇气,一声发喊,仅存的几人就各自选了一个方向逃窜出去,至于谁的运气更好能够逃出生天,就真的是看运气了。

    到了这个时候,还手持反曲弓的火焰道兵各自选了一个目标仔细瞄准射击,而那些手持大关刀的火焰道兵则没有理会那些逃走的佣兵,而是朝着那两个魔法师冲了过去。

    在仔细瞄准之后,逃走的佣兵也难逃厄运,被一支支火焰箭穿透身体毙命。

    到了这个时候,那两位魔法师老爷心头的镇定也化为了惶恐。

    魔法师是干什么的?是辅助,是炮台啊,前面要堆上一群人,自己才好安安心心的躲在后面释放法术,现在那些佣兵挂得差不多了,就剩下自己两人,还搞个屁啊。

    逃!

    没有丝毫犹豫,两位魔法师老爷转身就逃。

    到了这个时候,魔法师老爷的判断变得精准无比,但却高估了自己的逃跑能力。

    他们毕竟不是能够给自己加持飞行术的*师,只能依靠双腿逃走,在给自己加持了猫之优雅后,其速度较之那些加持了神行术的火焰道兵还差上一点。

    因而数分钟不到,手持大关刀的火焰道兵便将这两位魔法师老爷的去路给截住了。

    与逃跑时一样,这两位魔法师老爷一个法术都没有释放,果断缴械投降。

    倒是让那些企图让自己刀锋沾上魔法师老爷鲜血的火焰道兵都有些呆愣。

    至此,这个不知道叫做什么名字的佣兵团队被初出茅庐的火焰道兵全歼。

    贾可道让火焰道兵挖了一个大坑,将佣兵的尸体依次排好放在坑中,其上掩盖泥土,立碑。

    随后,贾可道便带着火焰道兵给这些阵亡的佣兵做了一个简单法事。

    火焰道兵他们是看不到什么异状的,唯独贾可道开启的阴阳眼能够看到,随着法事的进行,从那些尸体上漂浮起一个个五官清晰,但却显得有些茫然的灵魂来。

    按照常理,这些灵魂将会在原地飘荡一段时间,然后渐渐融于大地之中。

    不过这一次却有些不同,就在那些灵魂浮现之后,贾可道胸前的道德经随即扩散出一圈凡人所看不见的青光,青光一放即收,那些灵魂随即便被青光卷入道德经之中。

    贾可道不由得有些惊异,随即进入那道德经,结果倒是让贾可道感觉不解,被收入道德经的灵魂已经不见踪迹。

    不过贾可道这时注意力已经从消失的灵魂身上移开,在经历一场血腥而一面倒的战斗之后,火焰道兵原本缺少的东西被弥补上了。

    除了彪悍之外,血腥也是必不可少的。

第一百零八章 天降灵雨    ps:恭贺‘woshi2b’荣升家主掌门之位!小猪鞠躬叩首!感谢‘woshi2b’掌门豪赏!!拜谢了!!

    恭贺‘圣神火’荣升家主掌门之位!小猪鞠躬叩首!感谢‘圣神火’掌门豪赏!拜谢!

    我不过码了一章的功夫,月票竟然直接破五十了?!好吧,这是一章的加更了,加上两个掌门的两次飘红,总共三章的加更,记账了,接着码字!

    最后!诸位书友果然给力到逆天啊!家主新书月票冲到第十一名了!只要不到十票!就能把最后那位给暴下神坛!兄弟姐妹们!敢不敢一起冲上去暴他菊花啊?!!来月票吧!!!

    “二姐,楚阳这都休息了五天了,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唐家牧场主堡的大厅里,一大帮女人团团而坐,时不时的就要往走廊里,唐楚阳的房间望上一眼,这已经是炼制观神像的三天之后了,自打唐楚阳被送回房间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唐楚兰原本打算偷偷去看看的,但却被唐云婷给阻止了,并且还警告所有人,在唐楚阳没有主动出来之前,谁都不要去打搅他!

    唐家修为最高的就是唐云婷了,其他人感觉不出来什么,唐云婷却已经能够微弱地感应,自家侄儿的房间隐而不露的那股子惊天之威。

    “楚阳不是在休息,而是在修炼,或者在炼制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只能隐约感觉到他房间里的气势很强,强得让我恐惧。所以我才不让你们去打搅他,也免得你们被误伤……”

    “什么?!二姑。小弟炼制观神像的时候就累惨了,怎么他还要炼制其他的东西?他,他不会有事吧?!”

    唐楚兰的反应是最直接的,她和唐楚阳的关系是最好的,也是唐楚阳的嫡亲姐姐,相比而言,最在乎唐楚阳安危的便是她了。

    “无妨!我能感应到楚阳的气息极为强劲,他应该已经突破到两仪境了,再说楚阳身上也不乏灵药。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再说了,楚阳房里的那股威势虽隐而不露,但却极为惊人,我以元神感知查探,差点儿被伤到。”

    唐云婷说这话的时候依然心有余悸,那股子铺天盖地的宏大威压,岂止是惊人那么简单?若不是她元神感知退得快,而那边又不想追究的话。她怕是早就被重创了。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唐云婷才郑重警告所有人不要往唐楚阳哪里跑,若是贸然冲过去,必然会被那股恐怖的威压给重创。关心的变成被关心,那玩笑可就开大了。

    “什么东西这么厉害?竟然连二姐你都差点儿被伤到?!”

    唐云倩和唐云娇齐齐惊呼出声,她们可太清楚二姐现在的实力了。若不是因为一直契约不到五阶守护神,二姐早就突破到五行境了。

    五行境的小天位修士。就是在面对一符灭百万的王符时,只要全力防御或者躲避的时候。都能够全身而退,而唐楚阳尽管资质逆天,但也不可能在初级灵画师的水准,就炼制出王符吧?!

    “我也不知,总之很强,强得让我恐惧,你们千万别去楚阳那边,若是……,嗯?!这是?”

    唐云婷正想着形容一下侄儿那边有多危险,却陡然感觉到一股子铺天盖地的恐怖威势扑面而来,本能地撑起一个防护法术之后,这才发现整个大厅里的女人们,已经被那股仿若天地崩裂一般的可怖威压,震得东倒西歪,几个修为比较低的甚至都受伤了。

    “都过来我这边!快!!!”

    唐云婷面色一变,双手快速地掐出一组玄奥的法诀的同时,一边向着厅中众女娇喝,这气势来得太突然,太恐怖了,唐云婷只能感觉到是从侄儿的房间里爆发出来的,但具体是什么,她根本不敢冒险去探查。

    水幕天华!

    法诀掐完,唐云倩并指成剑向着头顶一指,一点精粹至极的蓝光闪耀而出,瞬息化作一层薄薄的光波弥漫开来,最终形成一个三丈方圆的蓝色水幕护罩,十米范围内的人全部笼罩了起来。

    水幕天华,四阶顶尖本命防御法术,没有四相境大圆满的境界和修为,连施展这个法术的资格都没有。

    大厅里的唐家众女早就习惯了接受唐云婷的指令,听到了她的命令之后,即便是受伤的人,也本能地几步迈进了蓝色的水幕当中,感觉身上如山的压力猛然消失,这才面色苍白地跌坐在地。

    “怎么回事?!这威压太强了!怕是得有仙王以及的神威了吧?”

    每个人都很奇怪,齐齐地将疑惑的目光集中到了在场修为最高的唐云婷身上,但这个时候唐云婷却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水幕天华施展出来之后,就等于是她一个人承受了所有的压力。

    但这股强大的威压实在太可怕了,唐云婷才支撑了不到三息时间,体内如河流般汹涌的元气转瞬就消耗了三分之一,此等恐怖的消耗,比正面挨上六阶大星君的全力一击还可怕!

    “楚阳这小子到底在弄什么东西?怎么威势如此可怖?!他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唐云婷顾不得,也无法回答身边众女的疑惑,她现在更担心的时位于这恐怖威压最中心位置的唐楚阳,这小家伙已经是唐家根本无法舍弃的核心了,他可千万不能出半点儿意外啊!

    轰!!!

    一阵儿地动山摇,唐家牧场主堡,唐楚阳的房间所在之地,陡然一道丈许粗细的青色光柱,冲天而起,直破天际!

    唰唰唰!

    随后漫天绿莹莹的光雨自天而降,笼罩大半个唐家牧场,但凡被绿色光雨沾上的事物。花菜疯狂生长,妖兽毛发直竖。兴奋吼叫,混沌的双目之中似乎也多了点点灵性的光芒。

    而主堡大厅当中。原本马上就要支撑不住的唐云婷,突然感觉浑身压力一轻,紧缩回来的元神感知,猛然感觉到四周充斥这大量的纯粹到了极致的浓郁元气,和旺盛得惊人的生之气息!

    只轻轻嗅了一口气,唐云婷便觉近乎被抽干的识海一阵舒畅之意传来,紧缩的肺腑之间陡然一松,整个人好似泡在纯由凝萃至极的灵泉里一样,眨眼不到的功夫。近乎消耗一空的元气就恢复了一成还多。

    “天降灵雨?!这是契约仙王才会出现的异象!不,这灵雨之精粹,怕是比仙王降世也要强出数倍!难道有人契约了仙君?!落日山脉怎么可能有这种强悍的大能者存在?!”

    “天降灵雨了!这灵雨好神奇!我身上的伤势竟然全部恢复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契约到仙王才有可能天降灵雨,难道咱们牧场附近有大能者契约了仙王?!”

    一瞬间,整个大厅里惊呼声四起,有惊叹的,有不可置信的,有充满疑惑的,唯有唐云婷一人。痴痴呆呆,娇躯有些僵硬地转身望向了唐楚阳所在的房间,她心中之震惊已经不能用言语形容。

    “是楚阳么?这小子究竟干了什么啊?!”

    通天的绿色光柱直冲天际的瞬间,远在数千里之外的流云城中。无数光华乱闪,不一刻,便有数十人踏云而起。凌空遥望落日山脉方向,有认识的人相互点点头。目光里却都带着些惊疑不定。

    仙王降世,灵韵通天。只那一条冲天而起的光柱,便让所有高阶修士知道,落日山脉那里必有仙王降世了,这也就意味着,流云城地界出现了一个至少七星镜的神使!

    “呵呵,仙王降世,并且是在落体山脉,流云城怕是要乱一阵子了,明年的‘天降神塔’怕也更有意思了……”

    一位面目慈善的白发老者手抚颚下白须,笑眯眯地感叹一句之后,便转身踏云而去,落日山脉突然出现了契约仙王的修士,他得重新布置一下家族里的事情了。

    “仙王啊,明年争夺神塔,又要多一强敌,最近这是怎么了?现实景云县出了个百年不见的灵画师,如今又来个契约了仙王的神使,这流云城难道要大乱了?”

    一身背长剑,面目俊雅的中年人微微摇头,颇具威严的面孔微微皱着,似乎想到了什么忧愁之事一般,默默看了落日山脉方向一眼,也随着白须老者踏云离开。

    但凡踏云而行的,全都是五行境的小天位修士,流云城虽然不小,但满打满算也就二三十为小天位修士而已,只因这一条通天光柱,整个流云城的天位修士全都被惊了出来。

    一尊仙王,足以横扫整个流云城所有家族了,他们不能不惊,更不能不闻不问,等到通天光柱消失,二三十人面色各异,满怀心事,甚至来不及和好友告别,便匆匆踏云而去。

    若那契约仙王之人乃是流云城地界的修士,这流云城怕是要重新洗牌了,他们得赶紧回去警告一下自家后辈,今后行事谨慎,莫要撞到枪口上,为家族带来灭顶之灾。

    唐家牧场里,唐楚阳的房间当中,一声舒畅到了极致的‘哈欠’声传出,唐楚阳伸着懒腰,神清目明地开门走出了房间,总算是搞定镇元子的契约了,今后他也算是拥有了保命的本钱。

    这么好的消息自然是要通知一下姑姑们的,只是唐楚阳寻遍了所有人的房间,都未曾见到哪怕半个人影,一脑门疑惑地走到了几百米外的客厅时,才看到一大家子女人竟然全部盘膝坐在那里修炼!

    “二姑,六姑,八姑,这里不是有专门的修炼室么?你们怎么全跑到大厅里来修炼了?”

    唰唰唰!!!

    唐楚阳的话音才落,整个大厅所有女人目光全部盯到了他的身上,目光中所含表情之复杂,看的唐楚阳头皮发麻!

    “呃,我,我什么也没干啊,就是好奇问问而已,你,你们继续修炼好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