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把闪烁着幽幽蓝光的小巧刻刀飞快地在一截黑漆漆的木头上游走,握着刻刀的是一只白皙的如同女子一般的大手,大手稳健而有力,坚韧而又不是轻巧。

    刀尖不多地点,削,抹,刮,速度之快化作道道蓝色光影,唐楚阳神情专注,眼神明亮,端坐在地一手握着一截两个拳头大小的一块麒麟木,一手抓着刻刀不断在麒麟木上下刀如飞。

    原本树桩一样大小的麒麟木,已经被唐楚阳分割呈了十二块之多,除开他手上的这一块之外,其他十一块就放在身边不远处,已经被距离他不远的唐云婷和唐云倩摆放的整整齐齐。

    唐云倩只用了不到半天时间就取回了通冥宝玉,在如今的唐家而言,几乎没有比唐楚阳更加重要的事情了,尤其是炼制五阶神像这种传说中的存在,老太君都差点没忍住跑到牧场来。

    唐楚阳此时已经心无外物,七阶的麒麟木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随便破坏的,毫无五行大陆雕刻经验的唐楚阳,在连续被麒麟木弄坏了三把刻刀的时候,才想到使用元神精华来雕刻神像。

    说起来,元神精华还真是种万金油一样的存在,麒麟木这种凡物不可伤的七阶仙木,在被元神精华侵润了一下之后,竟然坚韧度大幅度降低,比之寻常数目也坚硬不到哪里去。

    这也是唐楚阳之所以能够运刀如飞的主要原因了,因为是元神精华侵润,元神感知包裹的麒麟木的原因,唐楚阳还知道这种坚韧度上的降低只是暂时性的。

    如果他不能在麒麟木的坚韧度恢复之前将神像刻好,之前花费的一百单位的侵润费就算是平白浪费了,还好唐楚阳的雕工不是盖的,当初为了联系雕刻,他在十几家玉石店里兼职零工,雕玉雕得头晕眼花。

    而且唐楚阳此刻更多的是在意元神感知,也就是灵魂之力在操控刻刀,这具身体毕竟才适应了半年,唐楚阳还无法做到纯凭手感去进行雕刻,以元神操控刻刀就简单多了,肢体也只是辅助而已。

    千百刀道寒光闪烁过后,一尊大约成人巴掌大小,面目清晰,栩栩如生的仙子逐渐自麒麟木上显现出来,如同破茧而出的美丽花蝶一样,开始向世人展现她迷人的风姿。

    “楚阳的雕功怎地如此娴熟?此前我从未见他雕刻过任何东西啊!”

    “我也很奇怪,难道之前的数年,我们全被这个小家伙骗了?……”

    唐云婷和唐云倩根本就不敢打搅侄儿雕刻,她们即便是想要说句悄悄话,都得先释放个结界出来,才敢小声地交谈,五阶神像对于她们二人,乃至于整个唐家的都太重要了,容不得她们在这个时候去释放自己的好奇心。

    两姐妹悄悄话才说了一句,便齐齐娇艳色变,突然想到了一个无比震惊的可能,唐家的男人陆续失踪或者死亡,到了只剩唐楚阳的时候,可算是唐家最为虚弱的时候了。

    因为在当时的境况下,只要唐楚阳这根独苗出现任何意外,当时满门孤女寡母的唐家就彻底没希望了,这时候唐云婷和唐云倩才突然醒悟,自家侄儿似乎就是在整个唐家只剩下他的时候,才开始自暴自弃地变成纨绔的吧?

    “这么说来,楚阳其实早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唐家当时的境遇,以自暴自弃的方式来迷惑所有人的视线,暗地里却一直在苦练?这……”

    想到了这个可能,唐云倩非但未曾感到心中发寒,反而有一股浓郁到了极致的感动和悲戚之意升起,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有那样的心机城府,却是让人感觉恐惧。

    但若是这个十二岁的孩子是为了保住唐家满门孤女,才不得不将自己装扮成没心没肺的纨绔,而将所有苦闷全部收在自己一个人身上的话。

    身为当事人唐云倩感受到更多的,却是感动,为这个小男人的委曲求全,默默承担而感动至深。

    “呵呵,似乎从一开始,咱们就从未真正的去了解过这个小家伙呢,我,娘亲,还有六妹,似乎太想当然了……”

    唐云婷永远显得睿智且冷静的眸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带上了些许晶莹,八妹唐云倩都能想到的可能,身为唐家最睿智女人的她怎么可能想不到?

    只是身为唐家的决策者,她一直以来的做法,其实就像唐楚阳当反抗时说的那样,把这个一直刻意隐藏着自己的侄儿,当做血脉传承的血种给圈禁了起来。

    尽管唐云婷当时不是这么想的,但不论是她,还是老太君和六妹唐云娜,当时的所作所为,其实就是那么个意思了,只要唐楚阳能为唐家传宗接代,就算是完成了他的使命了。

    可经历了唐楚阳这半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之后,尤其是今日见到侄儿熟悉到了近乎本能的雕功,唐云婷只是将所有事情串联起来,便轻易得到了一个让她难以置信,并且羞愧难当的结果。

    唐云倩不知道二姐在想什么,她转头看了看依然专注于雕刻的侄儿,想了想,面带忧色地转首问唐云婷这个唐家最为聪慧的姐姐,道:

    “二姐,楚阳从半年前突然暴露本性,这是不是说,他已经有信心自保,有信心保护唐家了呢?”

    唐云婷闻言,怔怔地看着神情专注的唐楚阳,似是发呆,又似是在思考,神色中时喜时愁,有困惑,有不解,有震惊,有感动,最终却全部化为欣慰之色,神情逐渐坚定地缓缓开口道:

    “楚阳第一次表露他的灵画师天赋,便帮助家里覆灭了死敌林家,月余时间便用唤神图将贫弱的唐家支撑得丰满了起来,紧接着契约实力堪比四阶天将的御龙天兵,让唐家的顶尖战力又多出一人……”

    唐云婷越说,思路也越发的开阔,仿似是突然发现了侄儿的策略和计划一样,语气逐渐兴奋地接着道:

    “紧接着就是落日山脉之行,为免我和娘请等人组织,他宁愿说出那样伤人心的话来,此时想来,你们这次能有这么大的收获,全完是因为楚阳准备太充足了,

    说不得,这就是他早就安排好的计划,为的就是让唐家在最短的时间内,具备挑战中等家族的实力,以此为唐家明年争夺神塔积蓄资本,现在想想楚阳这么急着炼制观想图,神像……”

    说到这里的时候的时候,唐云婷脸上的表情已经变成了完全的惊叹,她突然发现侄儿的计划是在是太完美,太不可思议了。

    “这么想来,楚阳恐怕早在很久以前就在筹谋这个计划了,只是为了担心咱们破坏了他的计划,才瞒住了所有人而已,这小子,他的城府,心机,才智,实在是太吓人了!!”

    “啊?!楚阳他,他有这么可怕么?……”

    唐云倩也被二姐的话说得有些头皮发麻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花费了足足四年时间,准备,筹谋,积蓄,让一个彻底没落的家族在最短的时间内崛起?

    这件事情怎么听怎么觉得梦幻,如果唐楚阳不是唐家子嗣的话,唐云倩甚至会全身发寒!

    太可怕了!

    “不论是不是这样,就目前楚阳表现出来的才智,性情,实力,确实已经具备了接人唐家家主的资格了,看来,等这次回景云县之后,咱们得考虑一下让楚阳接任家主之位了……”

    唐云婷突然觉得她完全明悟侄儿的所作所为,和他一直刻意隐藏起来的恢弘计划了,对于即将逝去的大权,唐云婷根本就没有任何留恋,若不是唐家没有能够掌权的男人了,她何尝愿意如此辛苦地支撑偌大的唐家?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唐云婷和唐云倩便彻底沉默了下去,唐云倩在想侄儿这些年所受的委屈和误解,而唐云婷却在雄心勃勃地想着,唐家在她这个惊采绝艳的侄儿带领下,能够走到什么地步?

    两个姑姑的‘惊人谈论’唐楚阳自是不知道的,若是让他知道了二姑唐云婷和八姑唐云倩自以为是的猜测结果,也不知道半年前才穿越过来的唐楚阳会不会直接被吓晕过去?

    这误会可玩儿大了……

    不过这个误会对唐楚阳显然是有益的,甚至为他现在的所有变化都给予了最为合理的解释,越是聪明的人,想象力便越丰富,误会也越容易产生,这下,唐楚阳怕是再也不用担心他以后会有的各种惊奇变化了。

    唰唰唰!

    原本寂静的书房里突然元气涌动,似有一条翻江蛟龙猛然将天地间的元气之水搅拌了起来一样,威势凶猛,气势惊人,沉思中的唐云婷和唐云倩猛然抬头,诧异地望向了唐楚阳,这汹涌惊人的波动,正是从他那里传来的。

    一片片紫蒙蒙的雾气中,唐楚阳静坐原地,他的手中,一尊黑漆漆的女子雕像已经彻底完成,元气波动的源头,就是自唐楚阳眉心处钻出的一点紫光!

    那紫色光点小如米粒,但威势之强,竟压得唐云婷和唐云倩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这种天威莫匹的威势唐云婷,唐云倩二人已经体会过好几次了,那是守护神的天神之位!

    “元神烙印?!!”

    唐云婷和唐云倩两姐妹近乎异口同声,齐齐娇呼出声,心中激动简直不能以言语来形容,这气势,这强度,至少是五阶守护神的元神烙印!

    ps:这是今天的唯一一章,也是上架前的最后一章!不是不想多发的,就像小猪之前说的那样,没有存稿的家伙伤不起啊!为了明天上架爆的有面子一点,必须把接下来的时间全部用来存稿了。

    郑重地感谢一下陆续打赏的兄弟姐妹们!小猪感谢您的支持和认可,《家主》这本小猪第二本书,它的成绩时好时坏,全在你们的一念之间,这是大实话,因为所有的书友,就是所有小说的上帝,没有你们的支持,神也撑不下去!

    好吧,这里不是上架感言,不多说了,不过最后得问一句,那个啥来着的,你们都有给小猪留月票吧?我发誓,这不是提醒,就是问问而已,真的只是问问……

第150章、被追杀    虽说还有卡斯与杰丝倪两个战力,但这两人都不是正面作战的主力。

    贾可道与杰丝倪两人率先离去,那卡斯倒是贼心胆大,跑去将那些佣兵尸体翻了一番,将其身上的值钱零碎收集了一大包,笑呵呵的追了上去。

    离开绿森镇后,贾可道朝着杰丝倪两人询问了一番,得知距离绿森镇最近的城镇叫做科尼小镇,但依然没有图书馆之类的地方,那毕竟只是一个小镇,连绿森镇三分之一都不到。

    拥有图书馆这样建筑的就只有距离绿森镇一百多公里远的火猪城。

    这座城池之所以取这么个名字,就是因为城主大人手里有着一支火猪骑兵团。

    当然,这支火猪骑兵团的坐骑并不是真正的火焰疣猪,如果那样的话,那位火猪城主也不可能老老实实的呆在沙朵公国里,就算是自立一国,也属于正常。

    他们的坐骑乃是那位城主阁下花费了十多年时间利用啰啰兽引诱火焰疣猪借种生下的杂种火焰猪。

    啰啰兽,贾可道是知道的,大概与地球上的家猪差不多,都是被人杀来吃肉的家畜。

    因而那些杂种火焰猪的实力较之火焰疣猪就要差上很多了,能吐火球,但吐上一次之后就要休息不少时间才能够恢复过来。

    但即便是如此,这也是那位城主手里的杀手锏了,何况杂种火焰猪也就比三角牛小上一号,其冲撞力自然不弱。

    一百公里?

    倒是不算太远,虽说在异界里没有宽敞笔直的马路,实际行走距离将会超过一百八十公里以上,但贾可道还是决定去火猪城看看。

    对于贾可道的决定,杰丝倪两人并没有反对,他们在之前的佣兵团队里也不是主事人,习惯了听从号令。

    不过朝着火猪城前进的旅途并不算顺利。

    离开绿森镇不到二十公里,贾可道就发现自己一行人又被盯上了。

    “肯定是野狗尤立夫的手笔。”

    之前的事情,贾可道并没隐瞒,还给了杰丝倪两人几瓶符水以作不时之需。

    如此一来,对绿森镇极为熟悉的卡斯倒是一改沉闷的性格,做出了判断。

    贾可道倒是没有想到,那个看上去笑容满面的矿物店老板在开店之前也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

    这一点光从野狗的绰号上就可以看出了。

    在开店之前,尤立夫也是一个佣兵,不过他的名声可不算太好。

    凡是有好处的事情,他都想要插上一手,甚至于抢夺其它佣兵团队的战利品,为此手上血债累累,因而落下了一个野狗的名号。

    如果不是其开店之后,价格较之其它商店还算公道,不太黑心的话,恐怕那矿石店也开不下去。

    不过很显然,贾可道出手的符水直接将他隐藏多年的贪欲给钩了出来,不惜调动手下来围攻贾可道。

    卡斯在之前的战斗没能怎么表现,心头早就有些火气,因而在发现有人盯梢之后,便使出全身解数,将盯梢者给揪了出来。

    “就是这小子在盯梢!”

    卡斯脸上带着一道血痕,气咻咻的将一个小个子男人丢到了贾可道面前。

    卡斯脸上挂了彩,那小个子男人既然被抓住也没落下好,双手被卡斯直接割断了手筋,再也拿不成匕首了。

    这小个子男人与卡斯是同行,是一名盗贼,虽说没能激活斗气,但战斗技巧却不亚于卡斯,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卡斯脸上也不会落下那道血痕,差一点就直接连眼睛一并破开了。

    审讯这方面的事情,压根就不用贾可道动手,看上去文静秀丽的杰丝倪直接就将一粒种子丢到了小个子男人屁股伤口里,随即那粒种子便在小个子男人的屁股上生根发芽,根须不断顺着血管朝着体内蔓延。

    这一招直接就摧毁了小个子男人的心理防线。

    贾可道看着小个子男人恨不得将自己七岁偷看小女孩入厕的事情都统统倒出来的模样,不由得后背也有些发凉,他凭心自问,自己的意志算是很坚强了,可如果也被这么来上一次的话,自己也不知道是否会投降了。

    这让贾可道感觉有些惭愧,转眼一看,夜盗卡斯,地精库克两人都是脸色发白的看着杰丝倪,不由得笑了,看来不只是自己对这个有点畏惧。

    审讯的结果与卡斯之前所说并无差别,在大门处的第一波佣兵就是那个尤立夫派出来的,不过这跟上来的盯梢者却不是尤立夫的手下。

    他仅仅只是听到了传闻。

    没错,就是贾可道这个异乡客手里有大量圣水的传闻。

    到了这个时候,所有的事情大概都清楚了。

    应该是那个尤立夫见到自己排派出的人手转眼之间就被干掉,心头恐慌了,索性就传出谣言,引得绿森镇内的佣兵不由得口水涟涟。

    这个盗贼仅仅只是跑来为自己团队探路的,据他所说,后面除了自己团队派出盗贼前来追踪之外,至少还有五六十个佣兵团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贾可道听到这里的时候,眉头不由紧锁,也就是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等不了多久,自己一行人就要陷入到绿森镇佣兵的战争汪洋大海之中了。

    五六十个佣兵团队?

    就连杰丝倪和卡斯听到之后,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要知道,绿森镇里的佣兵团队虽说随着时间会不断变化,但五六十个佣兵团队至少占绿森镇三分之一的数量了。

    这些佣兵团队少则七八人,多则上百人,汇聚起来,恐怕不会低于一两千人。

    由此,贾可道也明白了,有第一个盗贼追上来,那么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乃至于更多的盗贼追上来。

    那么自己前往火猪城的想法就需要更改一下了。

    从卡斯身上,贾可道得知,盗贼这个职业如果不是偷袭的话,较之剑士,游侠这些职业的战力要弱上很多。

    但他们却有一个剑士,游侠所不能比拟的长处,那就是他们能够根据各种痕迹迅速判断出敌人的去向,并且能够解除各种陷阱机关。

    也就是说,自己如果不改变线路的话,要不了多久,那些佣兵团队在盗贼的指引下,就会很快将自己一行人给追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