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卡斯有些不解,正要出声询问,就见到一群人走出大门,大约二十多人,手持长剑,长矛等武器,一个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男子随即便迎了上去,朝着贾可道他们指了指,这群人便气势汹汹的朝着贾可道这边走了过来。

    “麻烦终于上门了。”

    贾可道哈哈一笑,看来总有些人不太死心,当然,这未必就是那个尤立夫矿物店老板所为,或许自己出售圣水的事情被那老板传了出来,但最终那个老板是脱不了关系。

    想来也是,一个能够拿出上百瓶圣水的家伙,怎么看都是一头肥羊,何况那种拿出圣水的方式,似乎与魔法空间道具有些相似。

    好吧,这就是一个移动的宝藏。

    实际上,别的不说,就说贾可道从店主手里得到的四千多金币就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足以让绿森镇里的亡命之徒动心。

    贾可道在发现有人跟踪之后,就没打算躲过这麻烦,当然,里面未必就没有想要在这里绿森镇立威的想法,毕竟这是一座充斥着佣兵的城镇,若是不将麻烦解决掉,随之尾随而来的亡命之徒,会将事情搞得更大,更麻烦。

    杰丝倪此时也看出对方是奔着自己这边来的,不由得皱了皱秀眉:“明阳大人,怎么办?”

    这似乎只是习惯性的问话,杰丝倪问了一句之后,就开始低声念诵起咒语来,对于在绿森镇已经混了几个年头的杰丝倪而言,像这种事情见得太多了,自己也经历过几次。

    想要解决掉这种麻烦,唯一的办法就是打!

    而对于杰丝倪这样的术士而言,使用辅助性的咒语可以让释放出来的法术变得更为强大。

    至于光头夜盗卡斯,此时已经提着匕首溜到围墙边上,正在利用角度和视觉将自己隐藏起来。

    贾可道则是抓出了一把符箓。

    “是你们偷走了独眼耶达科的金币?”

    走在最前面的一人已经在距离贾可道十来米处站住,嘴里说出的话是想要给贾可道几人扣上一个罪名,从表面上来看,这人似乎还有点羞耻心,至少知道如何将自己置于道德制高点上。

    不过他身后的那群人则是悄然无声的两面包抄,想要将贾可道与杰丝倪包围起来,防止两人逃跑,至于溜到墙边的卡斯也被两个人盯上,围了上去。

    呵呵,贾可道听得这个罪名不由得笑了,这样的把戏自己的老祖宗可是用得不能再用了,想古时,道士们围剿妖怪时,总会给自己的行为冠上一个斩妖除魔的名头,并不会去管那妖怪是好妖怪还是坏妖怪。

    反倒是杰丝倪还抱着一点息事宁人的想法,企图辩解:“你们认错人了,我们不认识什么独眼耶达科。”

    “你们还敢狡辩!啊!”

    那为首者笑了,继续大声呵斥,但就在这时,他突然发现眼前什么东西飞来,片刻之后眼睛就是一痛,随后就看不见东西了。

    与这为首者一并惨呼的有十多人。

    贾可道可不会给他们围攻的机会,暗中便将一把穿衣针给放了出去。

    这些穿衣针虽说对人的伤害不大,但若是用来戳眼,却是再合适不过了。

    转眼之间便将对方一半人员变成了瞎子。

    不过这穿衣针的攻击效果也仅限于此了,对方后面的人见前面突出变故,倒不愧是佣兵,随即便发现了原因所在,将继续飞来的穿衣针尽数击落在地。

    嗯,这穿衣针的速度并不快,如果不是偷袭的话,倒还真难对付这些身经百战的佣兵。

    在击落穿衣针之后,那些佣兵随即便冲了上来,其中几人的长剑上还带着隐隐微光。

    这几人自然是剑士,激活了斗气。

    贾可道这时又放出几把秀手剪刀,几根如意绳。

    面对突然飞来的剪刀,绳子,围上来的佣兵顿时变得手忙脚乱。

    那剪刀径直就朝着佣兵的手指头剪去,而如意绳则是在地上弹跳着,朝着佣兵的双腿缠绕上去。

    最可恨的却是贾可道又丢出了一把穿衣针,在剪刀,绳子扰乱对方视线之后,佣兵们防不胜防,尽数中招。

    “役使雷霆鬼妖丧胆,内有霹雳外显神!急急如律令!”

    贾可道最后一把五雷符掷出,轰轰雷声响起,牵引着二十多道雷光直落而下,转眼之间,那些双目失明的佣兵就被劈了个结结实实,全身焦黑一片,再也无法站立,一个个扑通倒下。

    即便混杂在里面的几名剑士也被同样劈了个结实。

    到了这时,杰丝倪之前丢出的一把藤蔓种子都才发芽。

    这一幕着实让周围看热闹的佣兵掉了下巴。

    在他们眼里,贾可道化身为专精雷电的*师,如果不是这样,那群佣兵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干倒在地。

    至于贾可道丢出的剪刀,穿衣针乃至于如意绳,那都是魔法道具,很正常,只是造型有些特殊罢了。

    之前他们还以为这三人就这样要被打劫了,难得看到这样的热闹,不过从现在开始,他们看向贾可道的眼神里带着一丝畏惧。

    谁也不愿意去得罪一位*师。

    这可不仅仅只是*师自身的强大实力,最重要的是,每一位*师身后,都是蹲着一尊法师塔。

    就算是正式法师,战斗力都要比普通剑士强上数倍,就更不用提专精雷电的*师了,那简直就是一座人形炮台。

    跑去想要将卡斯干掉的两个佣兵也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给镇住了,结果被卡斯偷偷摸摸的直接割了喉。

    “我们走。”

    贾可道也不知道背后的黑手是否被震慑住,急忙招呼杰丝倪两人离开。

    自己这边人太少了,之前的攻击基本上将自己的五雷符消耗殆尽,就连那些秀手剪刀,穿衣针,如意绳也在战斗中破损,失了灵气,变成了废铁。

    毕竟那秀手剪刀,穿衣针这些东西原本就不是用来战斗的兵器,能够达到这种程度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如果对方再来一队人马的话,自己可就扛不住了。

第一百零二章 那只茶壶    唐楚阳不得不再次回到了识海当中,因为他突然发现如果没有那个神秘小茶壶帮忙的话,他的观想五阶守护神的计划怕是要泡汤了,只是这小家伙最近一直连个动静都没有,得想想法子刺激一下它了。

    一茶壶一缕元神虽然已经和唐楚阳的元神融合,但却化作一只更加袖珍的小茶壶,一直在围绕着唐楚阳的九彩元神不紧不慢地转动着,也是在小茶壶偷偷吞掉了不少元神精华的时候,唐楚阳才想到,这小家伙或许一直是清醒的。

    “我需要你的帮助,再没反应的话我就把你撵出去!”

    唐楚阳看着元神旁边不大点儿的小茶壶,看它不紧不慢,悠闲无比的样子,偶尔还突然将经过它附近的元神精华吞掉,心里那股子郁闷简直不吐不快。

    “……”

    小茶壶不声不响,依然默默地转动着,似乎没听到唐楚阳警告的话,或许是听到了,但却装作没听到。

    “治不了你了还?”

    唰!!

    唐楚阳的元神陡然一震,粘附其上的元神精华,自动吸收的天地元气,包括小茶壶在内,全部被震飞了出老远的距离。

    飞出去的小茶壶和唐楚阳的元神之间,有一条似有似无的彩色丝线连着,仿似被放出去的风筝,唐楚阳元神一动,九彩元神当中突然化出一柄巨大的砍刀,瞄准了那条似有似无的彩线,猛地一刀砍了下去!

    “住手!!!”

    稚嫩的童音近乎尖锐地在唐楚阳的识海里叫了起来,飞远的小茶壶‘嗖!’的一下,以更快的速度飞回到了元神旁边,微微左右晃动了一下之后,这才无奈地剩下跳着道:

    “你要什么啊?我在睡觉的……”

    小茶壶倒是聪明的很,不用想都知道唐楚阳是来找它要东西的,想想也是,兜天壶里那么大的空间,虽然无法存放活人,但存些灵物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见小茶壶终于有了动静,唐楚阳‘嘿嘿’而笑,抬起手将五根手指捏到一起,不客气道:

    “我需要一些七阶材料,木头,矿石,灵玉,随便你给,能有个千儿八百斤也差不多了……”

    “什么?!!七阶材料?还八百斤?你当我是仙界的宝库啊?!没有!”

    小茶壶如同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传说似的,一边尖利地大叫着,一边‘嗖!’的一下飞出老远。

    “开什么玩笑,七阶材料都可以直接炼制仙王灵宝了,要个千儿八百斤?你还真敢想!!”

    唐楚阳见状,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呆在识海,无所不在的元神感知默默地注视着小茶壶,看着它作秀。

    小茶壶激动完了之后,突然才想到它今后似乎是要跟着唐楚阳混的,要是不拿出点儿东西来,恐怕真说不过去,稍稍犹豫一下,便懊恼地原地转了几圈。

    嗡嗡嗡!

    与此同时,一直被唐楚阳揣在身上的小茶壶本体发出阵阵嗡鸣,当着唐云婷的面儿漂浮到了半空,壶嘴处再次开始凝聚紫红色的光华。

    “七阶仙材你就不要想了,我就算拿出来你也用不了的,以你的元神强度而言,就是一阶仙材你都炼化不了的,我找找看有没有不入品的仙材……”

    “仙,仙材?!”

    由元神变化而成的唐楚阳一脸的惊愕之色,他不过是想要一些凡间界的高阶材料而已,这小茶壶果然高端大气啊,张口闭口的居然都是仙界的材料?!

    “嗯?!你要的不是仙材?”

    小茶壶突然反应过来,这里可是凡间界,以唐楚阳的修为而言他恐怕不可能要仙材的,就是给他,他也炼化不了啊,有些懊恼地弹跳了几下,小茶壶愤愤道:

    “你要凡间那些不入流的材料就直接说清楚嘛,害我以为你想要我的珍藏呢……”

    “……”

    书房里,小茶壶壶嘴处的紫红光芒越来越盛,闪耀得外面的唐云婷忍不住要闭上眼时,壶嘴突然崩豆一样开始‘嘭嘭嘭’地往外喷东西。

    “这个是?六阶下品黄泉雷水石?!还有六阶上品的幻火云晶?!这节黑木头,难道是传说中的七阶仙木,麒麟木?!这,这……”

    随着一件件流光四溢,光华四射的材料不断被小茶壶喷射出来,唐云婷整个人都开始失控了一样尖叫了起来,往日里端庄威严的仪态早就不知道丢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了。

    唐云婷的见识绝对是不俗的,至少大多数的高阶材料是个什么模样,她都能够比较轻松地说出来,就算是见到了也不至于错过,但突然间看到这么多她连想都不敢想的高阶材料,那一瞬间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大了,大到了让她充满不真实感。

    “太小气了,自己都说是凡间之物了,还舍不得给几样九阶的材料……”

    唐云婷震惊得说不出话的时候,唐楚阳也嘟囔着睁开了双眼,看着满眼的各色光华,唐楚阳却因为小茶壶口中的‘仙材’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原来这小家伙果然是有不少好东西的,可惜他榨不出来。

    而且最让唐楚阳郁闷的是,这些材料竟然还是借的,那只该死的小茶壶竟然说如果不还的话,下次别想再从它那里拿东西,竟然敢威胁他的主人?!

    可惜唐楚阳连发脾气的资格都没有,小茶壶看似幼稚,但它却代表着兜天壶这么个逆天存在,短时间内,甚至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唐楚阳不认为他拥有彻底降服兜天壶的实力。

    不管怎么说,材料总算是不同担心了,唐楚阳正想着将飘了书房的材料收起来的时候,唐云婷这时候终于回神儿了。

    “楚阳……”唐云婷指了指满屋子的流光溢彩,以梦呓一般语气问道:“这些东西,哪来的?”

    “找这个家伙借的,以后得还呢……”

    唐楚阳一把抓住了漂浮在空中的小茶壶,还使劲拍了几下,这小家伙竟然成了自己的寨主了,仆从成了主人的寨主,还有比这更神奇的事情么?

    “这就是你六姑说的那只仙壶?”

    “是啊,这就是那只茶壶……”

    唐楚阳闷闷地回了一句,依然沉浸郁闷的纠结当中,他竟然欠一直茶壶的账,怎么可以这样?

    ps:更的少了,但是没法子,要为7号上架存一些稿子啊,在这之前小猪一个字的存稿都没有,上架当天不爆发一下多不好意思啊,所以为了上架的时候有面子,这两天主要就是存稿了。

    下午看情况吧,码得多的话,就再放一章出来……

    最后感谢一下‘liaoyin5684’‘qytlethen’‘血**庭’等等兄弟姐妹的打赏,都是支持啊,必须得记下来,等上架的时候专门开个单掌列名单吧,冒冒泡,呵呵……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