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事实上,等唐云倩,唐云娇,陆野,方不回等人纷纷赶过来的时候,唐楚阳只是看看他们震撼中带着疑惑的目光,便有些明白囫囵兽为什么这么说了。。。 看最新最全小说

    “八姑,你能看到光柱里的东西么?”

    虽然有些相信了囫囵兽的话,但唐楚阳依然张口问了赶过来的唐云倩,事实才是证明事件真实性的基础,他目前还无法做到去平白无故地相信一头猪。

    “这紫红光柱凝实如同实质,里面怎么会有东西存在?嗯?楚阳,你能看到光柱里面的情况?!!”

    被问到的唐云倩说着话便惊讶了起来,这紫红色的光柱就如同突然地上冲天而起的梁柱一样,在她眼里根本就是实体的,听侄儿话里的意思,难道他能看到光柱里面去?!

    “里面有个,嗯,很特殊的茶壶……”

    对于八姑唐楚阳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如果他连家人都信不过的话,在这个世界怕也没有多久的混头了,成立一个家族,主体就是家主身边的家人,这种基础的不能再基础的东西,他还是知道的。

    “你真能看到?……”

    这下连唐云倩都有些发懵,那紫红色的通天柱她自然是够看不出不是实体,那只是一种将灵气凝聚到了极致的一张表现而已,但正因为如此,纯有灵气凝聚的实体才更加难以被人看透。

    连最低阶的从三阶守护神开始,其实都已经具备了透视能力的,一般的建筑物是无法遮挡如同唐云倩这种高级修士的视线地,但纯由灵气凝实出来的光柱,就不是唐云倩能够企望的存在了。

    “能看到!”

    唐楚阳肯定地点了点头,抬脚踹了一下已经恢复体型的囫囵兽,有些好奇地问道:

    “老猪,你又看不到光柱之内的景象,如何知道里面有东西的?”

    这问题唐楚阳也是突然想到的,先前因为专注于光柱的原因,没有留意到囫囵兽话里的漏洞,现在想想,唐楚阳就感觉到不对的地方了,既然看不到,那是怎么知道里面有东西的?

    “冤枉啊……”

    囫囵兽一脸的委屈之色,愤愤抗议一句,见唐楚阳再次抬起了守护神的大脚,当即打了个滚躲开,刚起来就非常干脆地道:

    “这东西在山谷里都已经上万年了,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几乎就是听着它的传说长大的,它每隔一千年都要出来透透风的,嗯,或许是在找人将它带走!”

    “原来如此……”

    这下唐楚阳终于明白囫囵兽为何知道光柱里有东西了,可是听了囫囵兽的解释之后,他反而更加疑惑了,一千年出现一次?怎么可能到现在都还没人发现?

    落日山脉可不是什么荒僻的不毛之地,每年混在这里的修士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尤其葫芦山脉合适进入试炼区的捷径,这只茶壶被人发现的几率显然应该更高才对。

    “老猪,你说这只茶壶已经在兜天谷等待了至少万年,平均每一千年出现一次,到目前为止至少该出现十次以上了吧?一次都没有被人发现?你不觉得这很不合理么?你不会不知道唬弄主人,会遭受怎样的惩罚吧?”

    囫囵兽不过是刚被收服的妖兽而已,并且还是屈服的,唐楚阳绝对有理由怀疑一下,这厮是不是想阴自己一把?

    虽然自己这个主人死了之后,身为战兽的囫囵兽也要受到不小的损害,但毕竟可以得到彻底的自由不是?

    “冤枉啊!!!”

    这次囫囵兽算是彻底叫出声了,叫声里的委屈之意,就连周围的唐云倩,金君远都能听得出来,几人诧异回头张望,倒是让唐楚阳有些不好意思了。

    他突然有种揍小屁孩儿时,被人大人发现了的心虚感,看了看真的很委屈一样的囫囵兽,他不得不和声和气地道:

    “冤枉是可以解释的,我也没打算真的冤枉你……”

    “那东西……”囫囵兽恍悟一样冲紫红色的光柱比了比獠牙,见唐楚阳表示明白,并示意它继续说,囫囵兽这才接着道:

    “它这次搞出来的动静,比我见过的几次都要大!大好多倍!”

    说这话时,囫囵兽还拼命地抖了抖一身肥肉,似乎想用它惊人的体型来具象化一下这个变化的倍数。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得到了囫囵兽坚定无比的回答之后,唐楚阳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很笨,这么简单道理竟然还要一头猪解释了之后他才能明白。

    开枪制造出来的动静虽然不小,但和开炮比起来就什么都不是了,唐楚阳猛然发现,自从收了囫囵兽之后,他的智力似乎在无限下降,都快拉低到和囫囵兽一个层次了。

    尽管他知道,已经成为兽王的囫囵兽,其灵智并不比人类差。

    “我该怎么得到它……”

    既然笨了第一次了,唐楚阳也不介意继续笨下去了,那只晶莹玉润的茶壶能够制造出这么大的动静,傻子都能看出来它一定是一件了不得的好东西。

    “……”

    囫囵兽无言以对,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唐楚阳,就像在看一个没脑子的白痴。

    这个眼神儿把让楚阳给伤到了,他虽然有了装傻充愣的心里准备,但被一只猪看白痴一样盯着猛砍,怕是随便什么人都少不了吧?他有些恼羞成怒地警告道:

    “别逼我动手啊!”

    囫囵兽果断被唐楚阳凶残的眼神儿给吓住了,他几乎以最为谦卑的态度,无奈地回道:

    “好吧,我伟大的主人,你这个问题问得太有深度了,如果我知道怎么得到它的话,您还有机会看到现在的场景么?”

    “……”

    这下唐楚阳羞惭的差点儿想找个地缝儿钻进去,这个问题真的问得很白痴啊,难道我的智商真的被拉低到这种程度了?

    唐楚阳不想再被一只猪鄙视了,他转头看了看依然静静悬浮在空中的茶壶,想了想,直接跑到了裂缝边上的山壁那里,抬脚猛地在山壁上一踩,数米高的守护神灵巧无比地,左弹右跳,眨眼间便窜到了九丈有余山壁处。

    山壁上并没有多大的驻留空间,唐楚阳也无法保持悬停空中状态,只想了半秒钟,他便不客气地双脚猛地一踹山壁,嗖!的一声扑向了那种通体紫红的茶壶一样的宝贝!

    哐!!

    一声让人头皮发麻闷响传遍了山谷裂缝,在唐云倩,唐云娇,金君远,唐楚兰等人惊愕无比的注视当中,唐楚阳义无反顾的,凶悍无比地,狠狠撞在了紫红光柱之上,头前脚后,如中实体!

    嘭!的一声,就是一记让人心中一条的闷响,唐楚阳毫无意外地重重摔到了地面,砸得地面震颤,尘土飞扬。

    “呃,小弟怎么这么想不开?没事儿撞柱子干嘛?还爬到那么高的地方去撞……”

    “……”

    “……”

    唐云倩,金君远等人语言以对,面面相觑,不过突然反应过来是唐楚阳摔地上之后,面色齐齐一变,急忙往光柱跟前冲了过去,这小子,别有什么损伤才好。

    冲得近了,金君远等人看到唐楚阳正双手撑地地坐起来,这才齐齐放慢了脚步,大大松了口气,只要没受伤就好,只是唐楚阳接下来的一句话,直接雷得几人差点儿没坐地上去。

    “原来撞柱子上竟然这么疼的……”

    唐云倩,金君远等人再次面面相觑,仰首望天。

    “小弟真傻了?……”赶过来的唐楚兰说出了众人的心声。

    唐楚阳当然没傻,尽管他也认为自己真傻了,竟然用那么大的力气往这么结实的柱子上撞,当然,他更后悔的是,在这之前怎么就没先去检验一下这个柱子是不是实体的!

    “我就知道不会这么容易的……”

    眯了一下依然金星乱冒的双眼,唐楚阳抬头仰望那只毫无变化的紫红茶壶,这时候紫红色的茶壶竟然微微晃了晃,随后还滴溜溜地转了几个圈,这几个动作看来似乎颇为精灵可爱,似在回应唐楚阳方才特殊的打招呼方式。

    但看在唐楚阳这个刚刚脑残了一次的人眼里,这几个动作就没那么可爱了,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嘲笑!

    “有种你下来!”

    心里这么想着,唐楚阳还真就喊出来了,先是在一只猪面前丢人,现在又在一只茶壶面前丢人,还被身边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这脸算是丢到家了。

    “……”

    唐楚阳愤愤地冲着紫红光柱大叫,这种近乎于白痴的行为,真的将唐云倩,金君远等人给吓到了,不会真的傻了吧?

    “小弟绝对傻了!”

    唐楚兰语气里已经没了开玩笑的意思,她已经开始担心了,可千万不能真傻了啊。

    轰!!!

    紫红色的通天光柱猛然一震,突然自九丈之处飞出一道紫红色的流光,一闪而逝!

    ‘唰!’的一声,紫红茶壶直接出现在了坐在地上的唐楚阳眼前,左跳右晃,似乎在和唐楚阳说话一样。

    “你妹!还,还真下来了?!”

    这下反而把唐楚阳给吓了一大跳,双手着地面‘蹭蹭蹭’地连退数丈,目瞪口呆地看着左摇右晃的紫红茶壶,心中之震惊,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

    “呃,还真有东西下来了?!!”

    后面的唐云倩,金君远被吓得更狠,差点儿没忍住把守护神手里的兵器给丢出去,他们以为唐楚阳发傻呢,搞了半天,才发现原来是他自己在发傻。

    这下,都傻了……

    ps:下月1号就要上架了,小猪不得不提前给诸位书友打个招呼,下个月的保底月票,一定要给小猪留着啊!这可是新书再紧要不过的宝贝了,当然,我会用加更来报答大家的……

第九十章 一只茶壶    打歼灭战的时候如果双方对垒,一方人数众多,一方武器先进,如果双方南北对峙的话,这个歼灭战是打不成的,因为打不过了还可以跑。。

    但如果武器先进人数少的一方,被彻底包围,还要加上不间断的各种炸弹覆盖,和不停的游说的话,投降就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

    唐楚阳等人和玄黄五气符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玄黄五气符虽然强悍无比,但毕竟是无主之物,并且还是唐楚阳亲手炼制出来的,被十几个人全力束缚的同时,还被唐楚阳不断地打出封符诀。

    只是坚持了一个多时辰,就被唐楚阳彻底收服。

    “我炼制的灵符,不是什么异宝出世!”

    尽管累的不行,但看着周围一圈人充满疑惑的目光,唐楚阳还是无奈给出了解释,都是家人,没什么好隐瞒的。

    “可那是灵……”

    “灵动万丈的王符嘛,我知道……”

    唐楚阳实在没有精神详细解释,炼制玄黄五气符加上后面心惊胆战的收服,他现在不论是心神,元气,还是躯体,都几乎消耗到了极限,他必须得好好调息一下。

    唐云倩看出了侄儿脸上无法掩饰的疲态,王符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炼制出来的,尽管她心里也同样满是震撼和不可置信的疑惑,但孰轻孰重她还是分得清的。

    “楚阳现在需要休息,都别围着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能做主的队长发话了,所有尽管好奇,也只能一步三回首地离开了山谷裂缝当中,王符啊,这可是真正的传说中的存在。

    “金大哥,劳烦你继续守护楚阳,我们去采药了。”

    撵走了所有人之后,唐云倩嘱咐了一声金君远,稍稍有些担忧地看了眼面色苍白的侄儿,最终还是叹口气转身采药去了,她突然觉得,就这样将家族生存重担压在还稍嫌稚嫩的侄儿身上,是不是太苦了他了?

    “放心吧,八妹,守护家主乃是家将本分,我自是会全力保护的!”

    说着话,金君远走到了裂缝的出口处,看着已经入定的唐楚阳,心里依然满是震撼,太不可思议了,一个初级灵画师,竟然炼成了灵动万丈的王符!

    这样要是在景云县里炼制出来的话,肯定是要造成巨大的轰动的,怕是整个流云城三十六县都要彻底乱套,王符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即便那些实力强横的大家族也不能等闲视之。

    “只要少主能够彻底成长起来,唐家兴盛之日可期啊!”

    感叹一声,金君远收拾激动的心绪,一脸警惕地放出元神感知,全心全意地警戒起来。

    此时的唐楚阳已经意沉识海,看着越发深邃的本命神印发呆,他原本想着本命神印连续被抽干了那么多次,本该受到不小的损伤才是,但现在看来,蓝色的本命神印不但未曾受损,反而大有精进!

    “这么看来,不间断地耗干,补充,再耗干,再补充,还是一种比较快速的修炼之道了?这可比我正常修炼进步的幅度大多了……”

    人通常都是在实践和经历中成长和进步的,唐楚阳明白这个道理,但等他有了切身体会的时候,他便越发明白,道理如果没经过足够的实践,永远也只是道理而已。

    只有经过切身实践的道理,才会变成修士本身的阅历。

    唐楚阳没有选择在此使用回元符来回复元气,而是选择了修炼一样,依靠缓慢地捕捉外界天地元气来进行回复,当然,唐楚阳捕捉天地元气的速度绝对和缓慢没什么关系。

    一次两万单位天地元气的摄取,四相境修士也就是这样的吸收速度了,唐楚阳之所以觉得缓慢,只是因为他的识海太大,本命神印和元神吸收能力太强,才让他觉得这个过程缓慢无比而已。

    兜天谷灵气浓郁无比,唐楚阳摄取天地元气几乎不用花费多少精神,各色的元气光点不断地被吸入识海,强悍的九彩元神鲸吞一样,不论多少天地元气,都能被它以最快的速度吸收,然后喷出一个个元神精华。

    变得深邃了许多的本命神印也不甘示弱,自身爆发璀璨蓝光的同时,进入识海的天地元气如同奔腾入海的河流一样,向着本命神印狂涌而来,本转化而成的本命元气如同烟花一样,不断地本本命神印喷出出来。

    元神和神印争先恐后,如同两个抢食的顽童一样,疯狂地分食着唐楚阳不断摄入识海的各色天地元气。

    不但半个时辰的功夫,唐楚阳便在没有任何灵物辅助的情况下,恢复到了全盛状态,尽管元神和神印依然一副已有未经的模样,但唐楚阳可不打算继续修炼下去了,在接着修炼可要有麻烦了。

    唐楚阳的修为早在景云县的时候就已经一元境圆满,如果他愿意的话,下一刻他就能突破两仪境,但一直到了现在,唐楚阳都没有想好他的第二个守护神契约谁,暂时只能压制着不进行突破了。

    轰!!!

    刚刚睁开眼睛,唐楚阳便被一声惊天巨响给震得差点儿飞出去,第一时间掐诀召唤了守护神之后,唐楚阳这才趁隙往轰然巨响的方向看了过去。

    这声轰然巨响距离他实在太近了,竟然就在他身后不足三十丈的裂缝最里面,唐楚阳所处的位置并不是这条山谷裂缝的最深处,因为里面已经窄得只容一人进入的原因,他最终才选择了比较宽敞的中间位置。

    之前唐楚阳已经进去检查过了,并未发现有什么特殊的存在,此时看着裂缝尽头从地下喷涌而起的通天光柱,他便知道,这肯定是什么超越他元神感知极限的东西出来了。

    唰!

    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动再次瞬息弥漫整个兜天谷,就守在谷口的金君远几乎第一时间就冲了进来,看到唐楚阳背后的通天光柱,震惊得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难道少主又炼制出什么恐怖灵符了?!这才多久啊?!”

    不只是金君远,再次跑到几十里开外,好不容易才从上次的王符震撼中缓过来的唐云倩等人,也齐齐惊愕无比地转头看向了唐楚阳所在之处。

    一条紫红色的光柱通天而起,‘轰隆!’的一声穿透了兜天谷厚实‘锅底’,瞬息间,接天连地!

    “楚阳这小子,今日是想不惊死人不休么?这才多久,竟然又炼制一张王符出来?!”

    “王符我虽然未曾见识过,但这次,恐怕不是王符那么简单!”

    “八姐,为什么这么说,方才的灵气波动你应该感应到了吧?至少灵动万丈!”

    “是啊,你自己都说了,至少灵动万丈,或许范围更广呢?至少我灵气波动已经超越了我元神感知的极限……”

    “什么?!不会是……”

    “不要妄加猜测,那种神物,即便楚阳再怎么天才,也不可能在现阶段炼制出来,他可没有仙王级别的守护神!”

    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同时所有人在呆了一瞬之后,便以最快的速度,带着一点点无奈的心态,再次疯狂地向着唐楚阳所在的地方冲了回去,尽管这次唐楚阳没有招呼众人。

    但只看看山谷裂缝那里远超上次的惊天异变,傻子也能看出来这次可比上次夸张了十倍都不止。

    合神!

    守护神凝出金身的刹那,唐楚阳就直接和守护神融合到了一起,这时候他才将大部分的注意里转移到了通天光柱当中,紫红色的光柱浓郁近乎成了实质,唐楚阳心中一动,守护神闭着的竖瞳陡然睁开!

    唰!

    一道金光自竖瞳射出,瞬息没入通天光柱当中,上下山洞扫描,不一刻的功夫,金色的光柱便锁定了光柱离地九丈之处,在那里,正有一柄光洁如玉,通体紫红的茶壶一样的东西静静悬浮。

    “竟然是异宝出世!”

    唐楚阳一脸惊讶之色,怎么也没有想到,遍寻不着的异宝竟然就藏在他身后不足百丈处!

    “少主,您这是又炼制出什么了不得之物了么?这次的灵气波动远超上次十倍都不止吧?”

    这是金君远终于跑到了唐楚阳的身边,一脸惊叹之色地看着紫红色的通天光柱,心里也稍稍带着些疑惑,少主怎么将宝贝扔到犄角旮旯里去了?

    哼哼!

    闷闷的‘哼哼’声传来,第一个赶到山谷裂缝这边的,竟然是不知道跑哪里偷懒的囫囵兽,此时它一双大眼正充满渴望地望着光柱,似乎里面蕴藏着什么让它无比垂涎的宝贝一样。

    唐楚阳这时候正好回头,见囫囵兽不加掩饰的贪婪目光,当下便有些惊讶地问道:

    “你知道光柱里的那个茶壶是什么东西?”

    “主人竟然能看到里面的东西?!”

    囫囵兽表现得比唐楚阳还要惊讶,甚至于用震惊无比来形容也不过分,囫囵兽原本已经够大的眼睛,此时睁大到了极限,似乎唐楚阳能够看到光柱里面的事物这件事情,远超过它对于光柱中事物的贪婪还要令人震惊。

    “看到里面的东西很奇怪么?”唐楚阳更加好奇了。

    “当然!只有能够看到它的人才能得到它!我是看不到的!”

    囫囵兽的回答,瞬间让唐楚阳一脸惊诧,转头看看紫红光柱里的‘茶壶’,再转头看看一脸震惊的囫囵兽,有什么神奇?

    ——————分割线————————

    ps:抱歉,两天一夜没睡觉,从今天凌晨七点一口气睡到了晚上六点才醒,这是更新晚了的主因,解释一下,求谅解……

    另外,感谢‘小小年纪丶’‘qytlethen’‘布衣小僧’三位书友的连续打赏!小猪拜谢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