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万万不可!属下等受不得如此厚礼啊!”

    尽管金君远等人心里对这笔财富是无比渴望的,但这些东西可是属于主家的,而且,他们这些人根本就未曾出过半分力,若是无端接受这份赏赐,他们成什么人了?

    “我给奖励,家将还可以拒绝的么?”

    唐楚阳扭头给了唐云倩个询问的眼神儿,他之前看过的典籍确实不少,关于家将的记载也有看过,但却不会刻意去记下家将守则,唐家虽然只是个小家族,但毕竟也是家族,唐楚阳也没打算去给谁当家将。

    唐云倩似是知道唐楚阳不明白这些,她几乎想都没想地悄悄指了指金君远等人,随后比划了四个白嫩的手指,唐楚阳连蒙带猜,联想到金君远等人家将的身份,当即醒悟,冲金君远等人道:

    “金叔,家将守则第四条是什么?”

    “这……”

    金君远,陆野面色一变,方不回却乐得咧起大嘴,笑呵呵地道:“主家命令,不容拒绝!”

    “哦,原来如此……”唐楚阳一脸恍悟,转头又接着冲金君远三人命令道:

    “金君远,方不回,陆野听令!呃,我不说你们也知道我想说什么吧?还要推拒么?”

    金君远和陆野面面相觑,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无奈地齐齐朝唐楚阳躬身,感激道:

    “属下等,谢少主赏赐……”

    施恩是拉拢人心最寻常,但威力也最大的法子,家将之所以和家主绑在一辆战车上不分彼此,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双方已经成为利益共同体,主家荣则家将荣,主家衰而家将败。

    金陆方三家虽然不至于活不下去了,但也绝对算不上富裕,而且在过去的十年里,他们宁肯自己吃苦,也要暗中扶助逐渐衰败的唐家,日子确实过得堪称穷困了。

    这些事情唐楚阳或许不知道,但身为二代子女的唐云倩等人,甚至于老太君都不见得不知道,也许,不是因为唐家那个可怕的诅咒,老太君怕是早就将被她驱逐的家将召回了。

    金君远等人虽然穷,但所拥有的乾坤袋数量却不少,这些乾坤袋大部分是当初在唐家的时候,主家赏赐的,少部分是他们这些年积攒下来的,相比于所谓的库房,用乾坤袋来储存物资显然要更加安全一些。

    尽管如此,千余只一阶妖兽也没有被金君远等人处理完,眼睁睁地看着大量妖兽尸体抛尸荒野,金君远等人终于体会到唐云倩和唐云娇当时的心情了,实在拿不动了啊!

    这种无比肉痛的心情持续到进入兜天谷的时候,金君远,方不回,陆野等人脸都开始抽抽了,尤其是唐云倩特意好心地告诉他们,兜天谷里的大部分药草都能被唐楚阳炼制成灵符的时候,金君远三人都想哭了。

    “那些在咱们眼里和普通花草无异的药草,楚阳都能用特殊的法子将之炼成灵符,不但是回复类的灵符,而且还都是将符呢……”

    唐云倩这话几乎无时无刻地在金君远三人耳边飘起,让他们每看到唐楚兰等人拔草一样采集那些花草时,心口都如同被锤了几百锤子一样,直到现在他们才真正明白,在一线峡的时候,他们是捡了小芝麻,丢了大西瓜!

    “都扔了,一点都不留,这次算是办了件蠢事啊,咱们还是把乾坤袋空出来给少主装药吧……”

    金君远痛心疾首,他突然发现,他们这些家将们似乎有点儿赶不上主家的层次了,在他们三家还为几万金元痴迷的,主家已经可以不把十几万,乃至于几十万金元放在眼里了,这变化也太大了些。

    之所以收集那些一阶妖兽的材料,不是因为金君远等人贪心,他们只是不愿意看到唐楚阳这些人浪费而已,但现在,唐楚阳他们用事实证明,他们空着乾坤袋是为了拿更好的东西。

    可惜,明白是一回事儿,具体到行为上的时候,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看着一堆堆代表着大把金元的材料被抛掉,穷惯了的金君远等人依然心疼得直抽抽,造孽啊这是……

    队伍里再次加入九个人之后,唐家一行人便不再显得单薄,五个三才境高阶修士,十个两仪境中级修士,再加上唐楚阳和囫囵兽两个至少四相境以上的战力,放到落日山脉,也算是豪华配置了。

    兜天谷的灵药确实很多,多得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有唐云倩等人熟悉的中低阶灵药,也有唐楚阳熟悉的地球灵药,而且数量远超被五行大陆发现的本土灵药。

    “情况有些不对头啊,葫芦山脉可是通往落日山脉试炼区的捷径,大多数修士都会选择从这里通过的,没道理兜天谷会突然多出这么多的灵药,还没有被别人采走啊!”

    因为采了太多的灵药,唐云倩等人已经逐渐从开心转变成担忧了,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不是没有,但毫无风险的大馅饼这种几率就太低了,她们出了在万花谷的时候遭遇了万蝶堵路的情况之外。

    就连万兽围攻这样的事情,都是唐楚阳自己主动招惹出来的,一线峡的时候有了囫囵兽震慑,她们也几乎没有受到什么阻拦,后面虽然招惹了万兽围攻,但因为唐楚阳的灵符,她们虽然累,但却没有多大的危险。

    从总体上的经历来看,算下来也没多大的凶险,如今,她们竟然如此轻松就获得了别人几十年都未必能够储存起来的大量灵药,这让唐云倩等人不得不担心,这葫芦山脉是不是出了什么她们不知道的诡异变化?

    看唐云倩等人疑惑,后面的金君远凝眉想了想他知道的信息,多少也有些担忧了起来。

    “据属下所知,万花谷的变化其实早在七年前就开始了,只是这种事情数百年来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大多修士也只是换个方向进入落日山脉,并未讨论这些异状。”

    金君远说到这里时,其他人已经纷纷围了上来,他见连唐楚阳这个少主都来到身边,知道这事儿主家恐怕非常在意,当下定了定神,接着说道:

    “所以这个消息也就没有传播出去,属下经常在落日山脉附近猎杀妖兽,自是知道的这个消息的,但也没把万花谷的变化当回事,如今看到兜天谷如此巨大的变化,想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变化了……”

    “这种事情的几率还是很高的……”

    事物反常即为妖,接受了华夏几千年封建迷信思想熏陶的唐楚阳,对这一类的事情还是比较有发言权的,在华夏各种神话传说里面,一旦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必然是有什么逆天灵物要出世了。

    “应该是有什么宝物要出世了,而且地点恐怕就在这兜天谷当中!”唐楚阳说着话,转头冲唐云倩道:

    “八姑,咱们恐怕得在兜天谷再等等了,能让兜天谷的灵药在短短七年之内彻底长成,这宝贝恐怕还不简单呢……”

    换做以前的话,唐云倩对侄儿的话还是要考虑一番的,只有在确定无疑之后,才会做出决定,但现在的唐楚阳可不一样了,不说他本身已经是高贵的灵画师,就实力而言,已经冠绝众人了。

    因此,唐云倩几乎没怎么想,就点头应道:

    “没关系的,现在咱们这些人以你的实力最强,此行队伍便暂且以你的意见为主吧,反正也不抓灵兽了,咱们的时间还是蛮充足的……”

    既然决定留在兜天谷多呆一些时日,众人采药自然就不是那么急了,在采药的同时,也开始逐步探索整个兜天谷,若是能够提前找到什么异常之处,对于他们尽快获得好处的帮助可不小。

    唐楚阳也不急着采药了,他干脆重新找了个地方开始炼制灵符,离开景云县的时候唐楚阳准备了不少灵纸,加上兜天谷这边的材料都是现成的,炼制灵符或者唤神图自然非常方便。

    不过这次唐楚阳也学聪明了,专门找了个地形狭小的山谷裂缝,躲到里面去炼制灵符,这样就算再次引起妖兽围攻,防御起来也要轻松很多,在加上唐云倩他们不断地向外扫荡妖兽,唐楚阳几乎不用分心去想其他的事情。

    越是新鲜的妖兽血液,或者其他材料,炼制出来的灵符或者唤神图的效果就越好,毕竟妖兽活着的时候,它们身上的所有器官都是最鲜活,也是最强盛的时候。

    万宝阁里出售的那些材料,尽管采集的非常及时,保管的又比较完善,但终归没有妖兽刚死亡时现采出来的材料新鲜,唐楚阳之所以极致炼符,也是不想浪费了这大好的机会。

    再说了,如今队伍里又多了金君远等九人,将来唐楚阳也要将他们召回唐家,此时自然也要趁机多炼些唤神图,将金君远等人武装一下,至少他们被武装起来之后,唐楚阳等人也越加安全了。

    “元神精华还有不少,先给金君远他们炼制一些唤神图把,御龙天兵图不能给的太多,还是多炼制一些其他的唤神图吧……”

    唐楚阳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准备着各类材料,炼制唤神图太多的话,就会由技术活变成力气活,为了尽可能快的炼制尽可能多的灵符,他得先把需要的材料全部准备好。

    ps:感谢‘天若有情之魔’兄弟的1888打赏,小猪拜谢了,嗯,那几张更新票小猪虽然很想拿下,但时间太短了,实在办不到,抱歉了……

    还有,感谢一下这段时间以来诸位书友的不断打赏,这东西谁都喜欢,小猪虽然不好意思去求,可是有打赏自然也不会拒绝的,只是希望诸位书友量力而行,先顾好自己,在打赏小猪,呵呵……

    最后,老生常谈,求一下票子,和各种数据支持!求推荐!求三江票!求点击!求收藏!求能求的一切支持!!!

第134章、突遇    “嗯,这是赏你的。”

    贾可道让如意绳将库克放开之后,也没有收回这件宝贝,直接就将其送给了库克,算是压惊之赏。

    库克之前可是被这条绳子瞬间就捆了个结实,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玩意是宝贝了。

    得知贾可道将其赏给自己,库克差点就乐晕过去,鼻子冒着泡跪在地上就给贾可道磕头,感谢大魔王的赏识。

    哈哈哈,库克从此以后就不是低贱的地精了,而是大魔王的随从!

    以后那些卑贱的地精若是胆敢嘲笑库克的话,库克一定让它们知道什么叫做魔王之怒!

    库克捧着如意绳蹲在那里就乐傻了。

    贾可道则从地上抓了一把小石子,哗啦丢在蒲团上,准备算算自己接下来的路程怎么走比较好。

    到了这片森林里,追着灵气多的地方前进已经不靠谱了。

    在这里,灵气那里都是一样的充裕,至少就现在看来是这样。

    而出门算上一卦对于贾可道而言,也算是常事了,自从上次在雄狮城差点就被陷进去开始。

    这次的卦象,贾可道看了之后,有些迷糊,从卦象上看,贾可道比较适合继续向东前进,但有福也有灾,而停留在原地,也是同样如此,除非是原路返回。

    至于这福有多大,灾祸如何,贾可道就看不出来了。

    也罢,贾可道寻思了一会,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能继续东进了。

    “库克,收拾一下,准备上路!”

    跟着贾可道这些时间,库克修炼呼吸吐纳之法也算是有了一点点成绩,别的不说,这力气是增长了不少。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招呼,库克立马就将绳子往腰间一系,屁颠屁颠的将铁锅搬到水潭边,将其刷洗干净之后,又搬回到贾可道身边。

    贾可道右手抓住铁锅轻轻一晃,铁锅便消失了,让库克看得一愣一愣的。

    话说回来,库克对这个水潭倒是有些依依不舍,在这里,虽说每天被贾可道逼着打坐修炼呼吸吐纳之法,但每天的三餐却是库克最为期待的时候,离开了这里也不知道大魔王还会不会整这么好吃的食物出来。

    离开水潭,继续朝着东方前进。

    随着不断深入,前面的树木变得越发茂密,而树木之间的空地也被无数灌木占据。

    即便是以贾可道的体力想要穿过去都要费不少的功夫。

    还好,贾可道有力士符,招出一个灰巾力士,取出一把杂宝阁里的劈柴刀,让灰巾力士在前面开路就是。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灰巾力士使用得太厉害的话,就会提前消失,使得贾可道这一天功夫下来,就需要消耗五六道力士符。

    如果不是贾可道这次出来,黄裱纸、朱砂等等东西带得不少的话,就只能打道回府了。

    而住宿也只能爬上大树,毕竟这森林里的野兽不少,贾可道还好,不过库克这地精在那些野兽眼里就是难得的加菜了,如果住宿在地面上的话,恐怕要不了几天,这库克就变成了野兽的口中之食。

    这一日清晨,贾可道刚刚从入定中苏醒过来,就见到库克不见了。

    错了,库克正在树下,用耳朵贴在地面上倾听着什么。

    听觉与嗅觉敏锐是地精的特长,能够让它们趋吉避凶,如果不是这样,荒野地带上的地精恐怕早就全灭了。

    片刻之后,库克就借着如意绳爬了上来。

    就这么几天功夫,这如意绳倒是被库克开发出不少功能,像爬树都是小儿科了。

    “出什么事了?”

    贾可道见库克的模样就知道有事,毕竟地精在察觉危险方面还真要比自己敏锐很多。

    就好比前几日,一条挂在茂密树冠里的蟒蛇就被这库克给提前发现了,虽说这条蟒蛇最终变成了当日的午餐。

    “吱吧吱吧,人!”

    库克一激动就吱吧了起来。

    人?

    应该是库克发现有人路过吧?

    贾可道倒是猜出了库克的意思,而此时远处不断传来的枯枝折断声也证明了这一点。

    “无量天尊,看来我们不会寂寞了。”

    贾可道呵呵一笑,带着库克就准备迎上去,这些时间,都是贾可道带着个地精行走,着实有些枯寂了,何况贾可道需要了解一些情况,像这样没头苍蝇一样的乱撞,指不定就走到什么地方去了,要是迷路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罗罗猪!真是罗罗猪,居然追这么久!”

    尚未靠近,一阵气急败坏的狂骂声就传入到贾可道耳朵里,似乎一群人后面追着什么东西?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一把将库克抓在手里,双腿发力一跳,左手抓住垂下的藤条就翻身上了一棵大树。

    库克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就要大叫,却被贾可道给呵斥住了:“别叫。”

    很快,三个正在奔跑之中的身影出现在贾可道的视线范围内,是三个人类。

    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黑色皮甲,面容阴狠,光头,身手矫健的男子,手中握着双把匕首,不断劈砍灌木藤条为后面的两人开路。

    其后则是一个面容姣好的黑发女子,穿着一身绿色法袍,手持一根镶嵌着魔晶的短杖,已经是跑得气喘吁吁,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而殿后的那名男子则是手持一把双手大剑,长得倒是浓眉大眼,金发披肩,颇有几分英雄的造型,但其不断回头探望,时不时吐出一口鲜血来。

    其后很快就传来重物撞击树木的声音,期间伴随着一声声好似牛吽的吼叫。

    就在那金发男子感觉力乏略微有点松懈的时候,后面一声暴吼传来,一个巨大的土黄色身影好似利箭一般直冲过来,沿途所过之处的灌木丛尽数被撞得支离破碎,这些让贾可道之前略微吃了点苦头的灌木丛,压根就无法阻挡其冲击时的巨力。

    金发男子哪里还敢有半点怠慢,奋力就朝着侧面躲闪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那巨大身影转眼之间便撞在了一棵大树上,高约十多米,树冠犹如巨伞的大树骤然从树根处被拦腰撞成两段,一阵树枝断裂之声不断传出,激起的烟尘与乱飞的树叶混杂在一起,让人压根就看不见发生了什么。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