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嗯,这是赏你的。”

    贾可道让如意绳将库克放开之后,也没有收回这件宝贝,直接就将其送给了库克,算是压惊之赏。

    库克之前可是被这条绳子瞬间就捆了个结实,就算是再傻也知道这玩意是宝贝了。

    得知贾可道将其赏给自己,库克差点就乐晕过去,鼻子冒着泡跪在地上就给贾可道磕头,感谢大魔王的赏识。

    哈哈哈,库克从此以后就不是低贱的地精了,而是大魔王的随从!

    以后那些卑贱的地精若是胆敢嘲笑库克的话,库克一定让它们知道什么叫做魔王之怒!

    库克捧着如意绳蹲在那里就乐傻了。

    贾可道则从地上抓了一把小石子,哗啦丢在蒲团上,准备算算自己接下来的路程怎么走比较好。

    到了这片森林里,追着灵气多的地方前进已经不靠谱了。

    在这里,灵气那里都是一样的充裕,至少就现在看来是这样。

    而出门算上一卦对于贾可道而言,也算是常事了,自从上次在雄狮城差点就被陷进去开始。

    这次的卦象,贾可道看了之后,有些迷糊,从卦象上看,贾可道比较适合继续向东前进,但有福也有灾,而停留在原地,也是同样如此,除非是原路返回。

    至于这福有多大,灾祸如何,贾可道就看不出来了。

    也罢,贾可道寻思了一会,原路返回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能继续东进了。

    “库克,收拾一下,准备上路!”

    跟着贾可道这些时间,库克修炼呼吸吐纳之法也算是有了一点点成绩,别的不说,这力气是增长了不少。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招呼,库克立马就将绳子往腰间一系,屁颠屁颠的将铁锅搬到水潭边,将其刷洗干净之后,又搬回到贾可道身边。

    贾可道右手抓住铁锅轻轻一晃,铁锅便消失了,让库克看得一愣一愣的。

    话说回来,库克对这个水潭倒是有些依依不舍,在这里,虽说每天被贾可道逼着打坐修炼呼吸吐纳之法,但每天的三餐却是库克最为期待的时候,离开了这里也不知道大魔王还会不会整这么好吃的食物出来。

    离开水潭,继续朝着东方前进。

    随着不断深入,前面的树木变得越发茂密,而树木之间的空地也被无数灌木占据。

    即便是以贾可道的体力想要穿过去都要费不少的功夫。

    还好,贾可道有力士符,招出一个灰巾力士,取出一把杂宝阁里的劈柴刀,让灰巾力士在前面开路就是。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灰巾力士使用得太厉害的话,就会提前消失,使得贾可道这一天功夫下来,就需要消耗五六道力士符。

    如果不是贾可道这次出来,黄裱纸、朱砂等等东西带得不少的话,就只能打道回府了。

    而住宿也只能爬上大树,毕竟这森林里的野兽不少,贾可道还好,不过库克这地精在那些野兽眼里就是难得的加菜了,如果住宿在地面上的话,恐怕要不了几天,这库克就变成了野兽的口中之食。

    这一日清晨,贾可道刚刚从入定中苏醒过来,就见到库克不见了。

    错了,库克正在树下,用耳朵贴在地面上倾听着什么。

    听觉与嗅觉敏锐是地精的特长,能够让它们趋吉避凶,如果不是这样,荒野地带上的地精恐怕早就全灭了。

    片刻之后,库克就借着如意绳爬了上来。

    就这么几天功夫,这如意绳倒是被库克开发出不少功能,像爬树都是小儿科了。

    “出什么事了?”

    贾可道见库克的模样就知道有事,毕竟地精在察觉危险方面还真要比自己敏锐很多。

    就好比前几日,一条挂在茂密树冠里的蟒蛇就被这库克给提前发现了,虽说这条蟒蛇最终变成了当日的午餐。

    “吱吧吱吧,人!”

    库克一激动就吱吧了起来。

    人?

    应该是库克发现有人路过吧?

    贾可道倒是猜出了库克的意思,而此时远处不断传来的枯枝折断声也证明了这一点。

    “无量天尊,看来我们不会寂寞了。”

    贾可道呵呵一笑,带着库克就准备迎上去,这些时间,都是贾可道带着个地精行走,着实有些枯寂了,何况贾可道需要了解一些情况,像这样没头苍蝇一样的乱撞,指不定就走到什么地方去了,要是迷路的话,就有些麻烦了。

    “罗罗猪!真是罗罗猪,居然追这么久!”

    尚未靠近,一阵气急败坏的狂骂声就传入到贾可道耳朵里,似乎一群人后面追着什么东西?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一把将库克抓在手里,双腿发力一跳,左手抓住垂下的藤条就翻身上了一棵大树。

    库克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就要大叫,却被贾可道给呵斥住了:“别叫。”

    很快,三个正在奔跑之中的身影出现在贾可道的视线范围内,是三个人类。

    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身穿黑色皮甲,面容阴狠,光头,身手矫健的男子,手中握着双把匕首,不断劈砍灌木藤条为后面的两人开路。

    其后则是一个面容姣好的黑发女子,穿着一身绿色法袍,手持一根镶嵌着魔晶的短杖,已经是跑得气喘吁吁,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而殿后的那名男子则是手持一把双手大剑,长得倒是浓眉大眼,金发披肩,颇有几分英雄的造型,但其不断回头探望,时不时吐出一口鲜血来。

    其后很快就传来重物撞击树木的声音,期间伴随着一声声好似牛吽的吼叫。

    就在那金发男子感觉力乏略微有点松懈的时候,后面一声暴吼传来,一个巨大的土黄色身影好似利箭一般直冲过来,沿途所过之处的灌木丛尽数被撞得支离破碎,这些让贾可道之前略微吃了点苦头的灌木丛,压根就无法阻挡其冲击时的巨力。

    金发男子哪里还敢有半点怠慢,奋力就朝着侧面躲闪过去。

    轰然一声巨响,那巨大身影转眼之间便撞在了一棵大树上,高约十多米,树冠犹如巨伞的大树骤然从树根处被拦腰撞成两段,一阵树枝断裂之声不断传出,激起的烟尘与乱飞的树叶混杂在一起,让人压根就看不见发生了什么。

第八十六章 家将    “你们是被老太太驱逐的唐家家将?!”

    唐楚阳这句话一出,原本还神色轻松的几人顿时目光黯然,打头想要说话的那个中年人,也嗫喏了一下,最终无奈地低下了头,就那么沉默地跪在地上。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确定你们的身份而已……”

    作为相士,唐楚阳最擅长的就是察言观色了,几人那种略微带着些失望和委屈的表情,他看得真真切切,自然就知道了这些人被揭到伤疤,才会表现得如此沉默,他说完又接着道:

    “这趟回去之后,我正打算把你们接回来呢,唐家几乎没几个男人了,老太太当初驱逐你们,想必原因你们也是明白原因的,但现在我已经有了破除诅咒的法子,你们,可以回家了!”

    “回家?回到唐家?!小少爷您说的真的么?!!”

    原本低下头的九人近乎同时抬起了脑袋,双目之中射出的热烈光芒甚至灼得唐楚阳眼眶发热,这得多么忠心的人,才能因为主家一句‘回家’就激动成这样啊?!

    “是的!我需要你们的辅佐!”

    看到了这些人激动到无以复加的目光之后,唐楚阳近乎以最为诚恳和真诚的语气,将短短的一句话,几个字,艰难地说了出来,这艰难不是因为犹豫,而是因为感动。

    “属下金君远!”

    “属下方不回!”

    “属下陆野!”

    “参见少主!”

    唐楚阳召回他们的意愿才表达出来,最前面的三个中年人便神情庄重,以五行大陆标准的效忠礼节,郑重地自我介绍,随后齐齐大礼参拜,其后六名年轻人也齐齐拜倒,洪声大喝:

    “属下参见少主!”

    见九人郑重无比地双膝跪地,唐楚阳尽管不习惯,但却依然生受了九人的大礼参拜,这是五行大陆上接受家将归家的最高礼节,庄重严肃,不容亵渎!

    包括唐楚阳身后的唐云倩等人,也都满面庄严地分列到了唐楚阳的两侧,往常的时候唐云娇和唐云娇可以肆意呵斥唐楚阳,但在这种无比严肃的场合,作为内眷,她们甚至连发言权都没有。

    五行大陆是封建王朝时代,男尊女卑的封建礼节已经传承了几万年,不过在唐楚阳看来传统就是用来被破坏的,至少就他了解的最近千余年历史来看,女子的地位已经有了明显提高。

    尤其是一些加入宗门的女修士,地位之高,甚至超越大多数的男人!

    金君远等人参拜完毕之后,唐楚阳急忙几个大步走过去,依次将金君远,方不回,陆野三人扶了起来。

    “金叔,方叔,陆叔,快请起身吧……”

    礼节进行完了,也该是礼贤下士的时候,唐楚阳虽然没有做过上位者的经验,但礼贤下士他还是懂的,这三家人即便被驱逐之后依然在暗中保护唐家,单单是这份忠心,便足以获得唐楚阳的尊敬了。

    “少主无需如此客气,我等本为唐家家将,对主家行礼参拜乃是礼数,少主能召回我们,已是莫大恩赏,属下等人铭感五内啊!”

    “差不多十年了,我们终于有机会再次回到唐家了……”

    “近些年来,眼见着主家被人欺凌,我们就是想要找个由头参和进来都难,现在好了,我们可以名正言顺的保护唐家了!”

    金君远,方不回,陆野三人说着话,语气里满是感慨,若是换做半年前,他们是不会这么亲热地和唐楚阳废话的,一个小纨绔而已,他们会尊重,但却不会和他闲扯淡。

    半年前的唐楚阳是个什么德行,一直在暗中关注唐家的他们再清楚不过了,但现在不同,这小少爷自从半年前那次险死还生之后,竟幡然醒悟,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成长了起来。

    更令人吃惊的是,似乎自从这位小少爷性情大变之后,整个唐家原本哀伤没落的气氛都彻底消失了,不但消灭了死敌林家,震慑了天然对手张家,更令人震惊的是,唐家的小纨绔突然变成了高贵无比的灵画师!

    这种事情在没有经过亲自验证之前,他们原本是不信的,但自从金君远等人跟着唐云倩七人进入落日山脉之后,尤其是在经过万花谷时的震撼场面,让金君远等人不得不相信,唐家的小纨绔确实逆天地变成灵画师了。

    说起来,金君远等人之所以能够通过万花谷,一直跟到了兜天谷这里,也是沾了唐楚阳的光,唐楚阳操控蝴蝶仙子弄出万蝶架桥那么大的场面,金君远等人尽管震撼,但却趁着唐楚阳散掉天桥的间隙,从两边绕进了一线峡。

    一线峡里的三四阶妖兽虽然因为惧怕囫囵兽,一直躲着没有袭击唐楚阳等人,但后面跟着的金君远等人就没那么走运了,他们的形象之所以如此狼狈,其实就是被一路上的妖兽给折腾。

    而且,金君远一行九人也已经到了极限了,三四阶的妖兽对于唐楚阳等人来说,或许已经构不成任何危险了。

    但对于金君远等三个三才境,六个两仪境的修士而言,三阶的妖兽或许还没什么,但四阶妖兽的威胁就比较大了,他们几乎是竭尽所能地打打逃逃,才勉强跟上唐楚阳七人的。

    不过这些已经没有说出来的必要了,即便金君远他们不说,唐楚阳也能想象得到这些人凄惨的遭遇了,金君远他们现在狼狈到了极致的形象,已经足够说明一切了。

    “路上可曾有什么伤亡?”

    为什么不提前现身之类的废话,唐楚阳连说的兴趣都没有,金君远几人既然是暗中保护,加上老太太当年亲口下的禁令,让金君远等人根本不敢轻易献身相见。

    这无关于颜面,而是对金君远等人来说,当家做主的老太君发下的命令,那就是主家的命令,他们无法,也不想违反或者冒犯主家的命令!

    家将禁律第一条,就是一切以主家的命令和利益为主,不得有任何违抗和冒犯!

    禁令这种东西,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虚伪奸诈之人表面尊敬,暗地里却自行其事,偷奸耍滑,但对于赤诚忠心之人来说,他们会把禁令当成行事准则。

    金君远等人毫无疑问就是这么做的,现在他们之所以站出来,一个是他们实在无法继续暗中跟下去了,另一点,便是心疼要被唐楚阳等人放弃的大量低阶妖兽材料,这才不得不现身而出。

    十几万二十万的金元啊,单独拿出来,都够金陆方三家几百口人几十年的花销了,就这么抛掉,在金君远三人看来,那简直就是在犯罪啊,太败家了!

    “少主,你们不能随便放弃这么多一阶妖兽材料,那可是至少十几万的财富啊!一阶灵药都能买几千颗了!你们这么做,太败家了……”

    方不回是个身高足有七八尺的昂藏汉子,他的性格就像他的人一样,粗豪,直爽,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老方!怎么和少主说话呢?!”

    方不回的话才出口,旁边的金君远和陆野就被吓了一跳,现在的小少爷可不是半年的小纨绔,他的实力几人在暗地里已经震惊了无数次了,冒犯主家,那可是被打死都不能反抗的。

    “我……,少主,我说的实话!”

    方不回也虽然粗豪,但并不傻,两位好友一声呵斥,他瞬间就反应过来最后那句话不该说的,但这些年来,金陆方三家已经穷怕了,别说十几万金元了,就是千把金元,对他们来说也是笔大钱!

    唐云娇和唐云倩等人几句感叹,就要放弃掉十几万二十万的金元,这事儿要是发生在方家,谁敢这么干方不回就敢直接打死他!

    “呵呵,金叔,陆叔,模样责怪方叔,他说得对,半年前唐家还在为每年的花销发愁呢,现在却要直接丢掉十数万金元的材料,确实是有些败家……”

    唐楚阳一定生气的意思都没有,方不回显然是真的为唐家考虑,才会不过脑子地就将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十几万金元,唐楚阳或许不在乎,但他知道两个姑姑肯定是在乎的。

    只是这一次出来的时候,他们带的储物装备都是有数的,装补给的乾坤袋显然是不能动的,因为唐楚阳是灵画师的缘故,唐云倩她们还要为他预留一些收集材料的乾坤袋。

    这样算下来,能够用来收集山道里数千妖兽尸体的乾坤袋,基本上就不剩下多少了,而花费十天半个月的时间跑回唐家取乾坤袋,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真那么做的话,剩下的人就得守着数千妖兽的尸体一直到乾坤袋被取回来。

    这样来回折腾时间,就为了十几万金元,在现如今的唐云倩,或者说唐家的女人们看来是极不划算的,因为用十天半个月的时间用来为唐楚阳收集材料,供他炼符的话,所创造出来的价值怕是超过十几万金元十倍都不止!

    唐家的女人们因为唐楚阳而算的账,对于金君远等人来说就不舍用了,原因无他,因为他们穷啊!

    唐云倩和唐云娇大约是知道情况的,因此听了方不回的话之后,唐云倩稍稍犹豫,最终却咬牙带着些哀求地冲唐楚阳道:

    “楚阳,金大哥他们三家近几年过得颇为,颇为潦倒,不若这些一阶妖兽便赏给他们,作为召回家将的彩头吧?”

    ps:感谢‘墨潋’童鞋5888打赏!小猪拜谢您的慷慨打赏!感谢‘shlcc’童鞋1888打赏!三界的老朋友了,小猪拜谢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