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二姐!别追了,杀了这么多妖兽,还没杀够啊?……”

    唐楚阳叫住了习惯性地就要转身追杀的唐楚兰,这丫头怕是都杀的魔怔了吧,这都杀了几天几夜的时间,还没疯够的?

    唐楚阳自己其实消耗不大,因为他一直在使用拳法玩儿近战,守护神力量巨万,他逐渐熟悉了操控守护神的技巧,并将拳法融合进去之后,拼的也就是力气而已。。

    但唐云倩,唐楚兰她们不一样,她们大多都是武器和法术并用,想来这就是五行大陆修士战斗的主要模式了,尽最大可能地打得对方毫无还手之力,这样对于心神,元气和元神精华的消耗可是极大的。

    “不杀了么?”

    唐楚兰呢喃了一句,才一放松下来,几米高的守护神普通一下就跌坐在地,连续三四天的时间她几乎都没怎么休息,这时候总算安全下来之后,唐楚兰突然感觉浑身无力。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个姐姐毫无形象地或坐或爬,全躺地上休息去了,也就唐云倩和唐云娇,尽管累,却依然强撑着为众侄女警戒。

    唐楚阳见状,抬手往通道前面打出两张箭雨符。

    唰唰唰!

    漫天冰箭雨从天而降,把前面的通道给彻底封住,唐云倩和唐云娇见状,尽管有些心疼侄儿的败家行为,但此时她们也确实累了,索性也不说什么,掐诀散掉了守护神之后,这才无力地盘膝坐下。

    “你们休息恢复,我来警戒!”

    唐楚阳说着话也散掉了守护神,转头就去妖兽尸体最多的地方找东西了,前后杀掉的妖兽足有数千,其中有许多妖兽的血液都是不错的炼图材料,他得趁着新鲜赶紧采集一些。

    这次进入落入山脉虽然主要是为了抓捕可饲养妖兽,但每个人都准备了不少收集材料的器具,比如瓷瓶,玉瓶这一类的液体器皿唐楚阳自己就准备了许多。

    尽管之前聪明的四阶妖兽跑的比较早,但唐楚阳等人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干掉了百余只,有些四阶妖兽的血液可都是中级炼图材料,那可是调制中级以上灵墨必不可少的好东西。

    放血这种事情实在太血腥了,原本还想让姑姑,姐姐们帮忙的唐楚阳最终还是放弃了,今后唐家比较暴力和血腥的事情,还是尽量让男人来做吧,唐楚阳已经准备这次回去以后,将唐家被驱逐的家将召回。

    唐家最后被驱逐而不是背叛的家将,分别是金家,方家和陆家三家,据说这三家人的先祖,是唐家先祖从某个偏远的小山村带出家仆,最终因为资质出众升格为家将。

    唐楚阳的八姑唐云倩,九姑唐云娇,以及最小的姑姑唐云雅原本是许配给三家的,但因为唐家那个莫名的诅咒,老太君在大约十年前的时候,强行将不肯背弃的金,陆,方三家驱除。

    尽管他们离开了,但看唐云倩的意思,他们似乎暗地里一直在关注的唐家,或许间接扶持唐家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至少唐云倩和唐云娇两人似乎还在和金家,方家暗暗联系,唐楚阳觉得,只要他解决了老太太那合金钢一样强悍的命格,再把三家家将召回来就不怕克死他们了。

    等唐楚阳采集了大约百多瓶妖兽血液的时候,唐云倩等休息的众女也陆续加入了进来,对于拥有牧场的唐家来说,妖兽身上几乎没有可以浪费的地方。

    妖兽的血骨皮全都可以用来当做炼制唤神图和灵符的材料,兽筋,牙齿,甚至眼珠之类的都可以用来完善守护神武器和铠甲,哪怕是几吨重的肉,也可以用来喂食牧场里饲养的食肉妖兽。

    至于在唐楚阳看来,唯一可以抛弃的内脏,在五行大陆上可是宝贝的不得了的炼丹材料,大多数修士在击杀妖兽的时候,都会尽量不损伤妖兽的内脏,从某种程度上来理解的话,妖兽的内脏甚至比骨血还值钱。

    乾坤袋这种容量不是很大的储物装备,在五行大陆的修士界属于大路货,即便是穷困的散修都会备三五个用来储存物品。

    下品,中品,上品,极品四个等级的乾坤袋,散修里稍微有钱甚至会直接购买中品乾坤袋,但想要买到上品乾坤袋就难了,因为这种品级的乾坤袋不但贵,而且对装配之人的身份都是有要求的。

    只有出身家族的人才能买到,或者佩戴上品乾坤袋,这是因为乾坤袋制造行业,一般都是王朝本身的产业,之所以有这样的要求,也算是一种激励机制,能够促进散修们组建家族,间接地增强本国实力。

    当然,四相境以上的大修士级别散修,是不在限制行列的,因为达到这个级别之后已经可以申请组建家族了,其本身的实力对于本国已经算是一种间接的增强。

    因此,如果在外行走的话,一般修士从对方的乾坤袋级别上,都能大略的估出对方大约出身什么势力,以此来决定自己接触对方时的应对姿态。

    唐家属于小家族里比较强的存在,因此家族里的上品乾坤袋不在少数,加上这次唐云倩又是进入落日山脉,单单是上品乾坤袋,她们就准备了足足十个。

    上品乾坤袋之内拥有大约三十立方米的空间,比唐楚阳得到的乾坤镯稍差,十个上品乾坤袋加起来也有三百立方米了,就储物空间来说绝对不能算小了。

    但即便如此,也无法将数千只妖兽全部装填进去,因为这些收获早就已经超乎了唐云倩等人的想象。

    “捡好的,高阶的妖兽进行处理,低阶妖兽,除开比较特殊的就全部放弃吧……”

    下这个命令的时候,唐云倩冷峭的俏脸上带了难掩的心疼之色,哪怕是一阶妖兽,只要能够带回景云县,换十个八个的金元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一只两只或许不值得带回去,但上千只就不同了,那可是将近十万金元的财富。

    换做以前的唐家,十万金元的东西那是绝对不可能随意丢弃的,整个唐家的家人和工人全部加起来,一年的生活费都用不了一万金元,现在一下子要丢掉唐家十年的生活费,唐云倩不心疼才怪!

    “只能如此了,早知道会有这么夸张的收获,咱们就应该多带一些乾坤袋的,至少十几万金元啊!……”

    唐云娇看着躺了满山道,数量至少两千的低阶妖兽尸体,原本欢畅的表情也皱成了包子,她这个三才境圆满的高级修士,节俭一些的话一年的生活费都不用一百金元的,十几万金元可是她一百多年的生活费!

    唐楚阳远远看着两个姑姑苦恼的表情,也只是暗暗发笑而已,十几万的金元确实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但对于时不时的要到万宝阁卖几张唤神图,动辄就是几十万地拿着的唐楚阳还是不怎么放在眼里的。

    再说了,今后唐家实力逐渐强盛,尤其是有了唐楚阳这个灵画师之后,十几万,几十万的金元也就是小钱儿而已,一张御龙天兵图就能轻易卖出这个数字的两三倍。

    但唐家这七人无奈之下不得不放弃这些妖兽,不代表其他人愿意这么浪费,唐云倩和唐云娇二人的话音才落,自万花谷后面便‘嗖嗖嗖’地窜出十几道身影。

    这让原本正打算继续采集妖兽血液唐楚阳顿时面色一变,几乎想都没想地一边抬起左手祭出几张灵符,右手一边掐诀以最快的速度召唤守护神!

    炫目的光芒陡然自灵符上散发出来,唐楚阳几乎在不到眨眼的时间里,就将祭出的几张灵符给激活,正想抬手打出去,却被身后八姑九姑的娇呼给止住了。

    “楚阳住手!!”

    “小少爷手下留情!”

    喝止的声音有男有女,略显嘈杂但却近乎异口同声,唐楚阳收住释放灵符的法诀,诧异地扭头看向身后的两个姑姑。

    “八姑九姑,就什么不对么?”

    看到了唐云倩和唐云娇惊惧中带着些苍白的面色,唐楚阳便隐约明白,来人怕是熟人了,而且还是八姑九姑相当在乎的人。

    “自己人!”

    唐云倩和唐云娇大松口气的同时,异口同声地回答了侄儿的问话,后面出现的那些人虽然也把她们俩吓了一跳,但看清来人之后唐云倩两姐妹便一脸恍然。

    不过看到侄儿堪称迅速的反击动作之后,唐云倩两姐妹直接就吓白了俏脸,这小子炼制的每一张灵符,威力大得吓人,真让他扔出去的话,对面的人绝对扛不住!

    “自己人?”

    唐楚阳更加诧异地转头看向了对面的不速之客,对方统共有九个人,三个中年人,六个青年人,不过让唐楚阳惊讶的是,九人皆是衣衫破烂,面目邋遢,似乎刚从煤窑里出来的地下工人似的。

    “属下等,参见小少爷!”

    见唐楚阳最终没有出手,九人齐齐松了口气的同时,这几天的战斗他们可都是悄悄看在眼里的,小少爷的灵符有多可怕,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少爷?”唐楚阳先是疑惑,随后醒悟“你们是被老太太驱逐的唐家家将?!”

    ps:以后小猪要学聪明点,也勤快点,天天提醒一下记性不是很好的书友们,看书要投票啊!求三江票!求推荐票!只要是支持,咱就各种求!!!

第133章、如意绳    当然,对贾可道而言,真正有用的东西只有几件罢了。

    杂草蒲团,残次赤铜炼丹炉,如意绳,秀手剪刀,穿衣针。

    杂草蒲团不用多说,对于修道之人而言排行第一,可凝神静气,提升打坐入定的效果。

    而残次赤铜炼丹炉却要等到道行跃升至炼精化气上层之后才有用处了,虽说只是残次品,但相对于杂宝阁里其余的宝物而言,却是唯一的仙器。

    此物原本是昆仑山西王母座下仙鹤使者炼丹之用,无奈一时不慎炸了炉,修补之后档次就降了不少,成为了残次仙器,也不知道是谁给收到这里来了。

    至于如意绳,秀手剪刀,穿衣针这三样,贾可道的思路可完全与其原本的功能对不上号。

    如意绳可不只是用来捆绑东西的,贾可道直接就将其视为了捆仙绳一类的法宝,至于秀手剪刀,穿衣针,也不用多说,金蛟剪、昴日神针的称号直接就被贾可道给扣在了它们头上。

    这三类宝贝算是贾可道从杂宝阁里筛选出来可以当成武器使用的。

    最妙的是,每种宝贝的量不少,譬如如意绳就有八根之多,而秀手剪刀则是有十三把,至于穿衣针则是二十四根,不管怎么说也是够用了。

    当然,其余宝贝也不是说不可能拿来充当武器,譬如灵田锄头之类。

    只不过这灵田锄头的局限性太大,只能用来刨地,对付一些无法离开地面的敌人还行,若是用来对付一些能够飞行的敌人,那就是个笑话了。

    将杂宝阁的宝贝尽数查看一遍之后,贾可道随即便在这些宝贝之上各自滴了一滴血。

    滴血认主是很狗血的,但却是无法避过的一关。

    这些杂宝阁的宝贝都是无主之物,须得滴上鲜血,才能够让其熟悉贾可道的气息,否则的话,这玩意一旦丢出去,被别人捡到,那可就收不回来了。

    忙完滴血认主之后,贾可道感觉略微有些虚脱,数百滴鲜血数量也不少了,何况每滴鲜血都需要贾可道融入一缕自身的精气才有效果。

    不过贾可道可没有忙着休息,而是凑到了那十八根金色盘龙柱前。

    按照贾可道的推断,这十八根金色盘龙柱恐怕也不会是什么凡物。

    贾可道在金色盘龙柱四周摸索考证一番之后,不由得有些沮丧,这些盘龙柱应该是好宝贝,其内蕴含的灵性可要比那些杂宝更为浓郁,应该是真正的仙器了。

    但这玩意也没法滴血认主,再说了,贾可道真要是敢将这玩意给搬走的话,恐怕杂宝阁瞬间便会崩塌。

    金色盘龙柱就是这杂宝阁的基石!

    在杂宝阁里耽误一些时间后,贾可道便出了杂宝阁,朝着其余四殿二阁走去,企图进入。

    可不管贾可道如何折腾,都没法让这些殿阁外笼罩的金光分开一丝缝隙来。

    看来,剩下的这些殿阁开启,应该也有其条件的。

    贾可道这时也不怎么沮丧,毕竟在这杂宝阁里捞到的东西也不错了。

    人要知足啊。

    走出小竹屋,贾可道便见到门前那块牌子上的字迹出现了变化。

    倒背太上度人经,可入二,三层。

    太上度人经?

    贾可道脑海里不由思索起来,这太上度人经自己是看过的,不过内容却是有些模糊了。

    不过贾可道却是记得,这太上度人经共九九八十一卷,每卷少则数百字,多则上千字,若是想要将其倒背下来,这里面下的功夫可不是文始真经可以比拟的。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就有几分当年老观主逼着自己背诵道经的苦闷感觉生出。

    不过话说回来,这二三层应该就是里面的制器阁与藏经阁了。

    就是不知道里面藏着什么宝贝。

    背!一定得背!

    贾可道就算是心头再苦闷,也不可能放弃这天降的机缘。

    对了,那杂宝阁里倒是空旷,不知道能不能将东西储藏进去?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随即便离开了道德经,睁开双眼之后,便企图将手边的几块石头存入那杂宝阁。

    但结果却让贾可道摇了摇头,收进去的石头直接就出现在小竹屋外的空地上,压根就没法进去那杂宝阁。

    当然,被贾可道带出来的如意绳,秀手剪刀与穿衣针这三件宝贝,只要心念一起,便自行回了那杂宝阁。

    就连贾可道绘制的符箓都可以收入进去。

    由此看来,这杂宝阁是不收凡物的,至少也得是内蕴灵气的东西才可能存放。

    这用处虽说局限了一点,但也给贾可道腾出了一些空间,至少那些符箓可以不用放在空地上占据位置了。

    哦,对了,带出来的宝贝还没有试试效果呢。

    贾可道朝着盘腿坐在自己旁边的地精库克嘿嘿一笑,右手随即便出现了一条不足半米长的红色绳子,就跟小姑娘扎辫子用的红绳一般无异。

    但随着贾可道将其朝着库克一丢,口中念道:“捆!”

    这条红色绳子随即便遇风而涨,片刻功夫便增长到三米有余,朝着正装模作样,屁股扭来扭去的库克身上落下,之后犹如一条长蛇,在库克身上飞快来回穿梭。

    那库克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如意绳捆成了一个粽子,双手两脚朝天,捆得结结实实,就连想要翻身都不能够。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得库克一个劲的吱吧吱吧乱叫,还以为自己之前没有静下心来打坐,被贾可道发现惩处了。

    “果然是好宝贝!”

    贾可道不由得心头一阵欢喜,虽说这如意绳肯定比不上捆仙绳这等仙家利器,但在自己手里也算是一件利器了。

    用来攻击敌人却是让人防不胜防。

    当然,贾可道此时也不知道这异界里的魔法师有一个法术,叫做魔绳术,与这如意绳有着同工异曲之妙。

    嗯,就方便和力度而言,自然是这如意绳要厉害不少,毕竟那魔绳术只是最低等的戏法,连一级法术都不是,最多也就是吓吓人的程度,想要像如意绳这样将人捆个结结实实,那么施法的魔法师实力至少也要达到*师的程度。

    普通的魔法学徒乃至于正式法师使用这个戏法,也就跟耍蛇差不多,让绳子立在地上来回摆动什么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