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贾可道只感觉眼睛一花,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来到了道德经内部。

    眼前正是那间小竹屋,竹门已经打开,一缕金光透出照在地上。

    果然成功了,这小竹屋能够进入了。

    贾可道不由得心头一阵激动,虽说仅仅只是一间小竹屋,但这可是八景宫外面的小竹屋,这意义可就不一样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贾可道便朝着小竹屋内走去。

    刚刚踏入小竹屋,贾可道的眼睛顿时便亮了,这小竹屋别看外表那么小巧,里面的空间确实大得惊人。

    这哪里是什么小竹屋,里面骇然存在着一个巨大的空间,一座金碧辉煌的宫殿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这宫殿恢宏无比,整体为东方古建筑结构,拥有四殿三阁的格局,光是其高度与宽度计算下来,其占地面积恐怕就不下百万平方。

    这座宫殿整体被金光混杂笼罩,边缘处一缕缕折射出来的七彩光华分外耀眼,其上一丝丝紫气盘旋游荡。

    这真可谓是金光万道滚虹霓,瑞气千条喷紫雾。

    贾可道看得都有些眼花缭乱,待到走近之后,贾可道伸手触摸了一下,这金光凝若实质,即便是全身发力,也没可能突入其内,用力越大,那么其反弹之力就越大。

    自己辛辛苦苦倒背了这么久的文始真经就只能进到这里,望着这恢弘的宫殿傻眼?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绕着那金光边缘探查了起来。

    刚走了十多步,贾可道眉头便扬了起来,这四殿三阁里有一阁的正门却没有被金光笼罩。

    贾可道不由得心头一喜,疾行几步,来到正门前。

    其正门上方挂着一幅匾牌,铭刻着几个金光闪烁的大字。

    天庭杂宝阁!

    看着匾牌上的五个大字,贾可道不由得揉了揉眼睛,还以为自己看错了,不过这匾牌却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幻觉。

    这天庭二字就是重点了。

    难道这里还与天庭有关?

    一想到这里,贾可道急忙转到其余殿阁前查看,只见另外的四殿二阁分别悬挂着一块匾牌,乃是雷殿,火殿,瘟殿,斗殿,制器阁,藏经阁。

    果然如此,这雷火瘟斗原本就是天**四部的名号,也不知道里面有着什么。

    贾可道一边寻思着,一边抬腿返回了杂宝阁,朝着正门走入。

    刚走入这杂宝阁,贾可道就感觉眼睛有些不够用了。

    这里面竟然是一片数百亩面积的云海,十八根金色盘龙柱耸立周边,在金色盘龙柱环绕的云海中间漂浮着数以百计的光球,其色各异。

    贾可道眼力敏锐,那些光球之中却是一件件散发出光华的器物,什么绳索旗幡,锄头铲子,口袋水缸等等各种杂物。

    贾可道刚走近,正待伸手抓向那些光球的时候,那些光球就好似受惊的麻雀一哄而散,朝着四面八方逃走,但却被那十八根盘龙柱紧紧约束在云海之上不得脱离,只能在云海上四处蹿动,不过即便是如此,这空间范围也不小。

    贾克东这时也不迟疑,朝着一个朝着自己这边飞来的红色光球追了过去。

    这些光球逃走的速度并不算快,贾可道几个箭步便将那红色光球抓在了手中。

    这是一个蒲团,刚一入手,一丝意念便传入贾可道手心,脑海里随即便浮现出一些文字介绍来。

    杂草蒲团,昆仑山元羽童子采集昆仑山杂草制作,可凝神聚气。

    杂草蒲团?贾可道不由一愣,这还真是杂宝阁啊,就连里面的蒲团都带着一个杂字。

    昆仑山,贾可道是知道的,这里的昆仑山绝非凡间的昆仑山,而是天庭西王母所居之处,被称为神山,其上云雾凝聚,形成一层天,又称瑶池,其上居住着不少仙人。

    而这元羽童子便应该是这些仙人座下的童子了,在昆仑山的地位可不算怎么高,若不是如此的话,怎么可能用杂草来编制蒲团,若是仙人出手的话,怎么说也是九阴草之类的材料了。

    简单来说,这天庭之中的仙仆从低到高分为黄巾力士,金童,香官,使者。

    那元羽童子便是金童这一级,由此可见其地位之低了。

    从使者再上去的话就是功曹了,但那却是天庭仙官了。

    这些不用多说,贾可道全都知晓。

    不过这元羽童子即便在昆仑瑶池里的地位只比黄巾力士高上一点,但不管怎么说也称得上是仙童了,其制作出来的东西恐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贾可道想到这里,随即便将杂草蒲团放在云层上,盘腿坐下,口中低念道德经,闭目入定。

    良久之后,贾可道双眼睁开,眼中带着一丝惊喜。

    果然是宝贝,坐在这杂草蒲团之上打坐入定,其凝神静气的效果却要比青木山谷出产的蒲团强上数倍不止。

    想来,这杂草也是昆仑神山上的,寻常凡间的杂草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效果。

    锄头?

    就在贾可道低头沉思的时候,一个光团从身边飞过,被贾可道一把抓住。

    这却是一把带着绿色微光的锄头。

    灵田锄头,昆仑山草药童子所用,用其锄田,不伤灵药之根。

    贾可道乐了,这又是一件宝贝。

    要说种植草药最麻烦的事情就是翻土施肥了。

    例如青木山谷里的那一片山参地,若是不去管它,时间一长地力松弛,自然就生长比较缓慢,须得翻土施肥。

    但这翻土施肥却很容易损坏到根茎,要知道这人参原本就很娇贵的。

    有了这灵田锄头,别说那些山参了,就算是仙芝灵草,也不用担心。

    接下来,贾可道将那些光团各取了一个,仔细查看。

    里面有盛放灵水,不至于灵气散失的固灵缸,有自行捆绑东西的如意绳,自行裁剪衣服的剪刀,针线等等。

    这杂宝阁还真是名副其实的杂宝阁,里面的东西杂乱无比,不过大多都是日常所用之物。

    嗯,想来应该是将天庭的杂物间给打包过来了。

    当然,这些杂乱之物虽说看上去档次低了一点,完全没有宝贝的风范,但不管怎么说也是仙家宝贝,不是凡物可以比拟的。

    里面很多东西,不管是老君观还是青木山谷都能够用得上。

第131章、黄粱地精    这地精虽然不管体力,体型还是战斗力都比人类差上很大一截,但有一点却是人类比不上的。

    那就是地精的嗅觉。

    嗯,地精的嗅觉很敏锐,能够在三到五公里之外闻到水,肉,果实,花香等等味道,这可是它们在异界里生存的保障。

    当然,地精嗅觉唯一的缺陷就是无法闻到自己身上的臭味,应该是太习惯了。

    与贾可道接触了这些天,库克已经比较明白贾可道话语的意思了,听得休息两个字就知道到吃饭的时间了,因而贾可道刚一吩咐,库克就吱吧了两句,就好似狗一样的耸动鼻子,朝着四周嗅了一圈,方才用小刀指着一个方向叫了起来:“吱吧吱吧,水,有!”

    有水才能够做饭,这一点库克是知道的。

    贾可道呵呵一笑,便跟在地精身后。

    没一会功夫,树木变得稀疏了一些,地势骤然升高,一片瀑布出现在贾可道视线内。

    瀑布落下之处是一个水潭,水潭的水盈满之后便形成一条小溪顺着地势流下,两旁树木成林,就连气温也高上了几度。

    几头鼻梁上长着独角的花鹿正在饮水,见到有人过来,立马飞快的逃走,在树林里惊起几只鸟雀来。

    这倒是一个好地方,看到这里,贾可道不由得眼睛一亮,心头倒是生出了几分在这里结庐而居的念头。

    让库克去林中捡取柴火,贾可道则取出一口铁锅,捡了几块方尖石头架上,从水潭里舀了一些水倒入锅中,又从道德经里取出十斤装的精米,直接倒入锅中。

    待到库克将柴火捡来,贾可道手指头一晃,火苗生出,将柴火点燃。

    虽说这里下着雪,不过库克捡来的柴火倒是比较干燥。

    这一带的树木都是油松,因而捡来的柴火燃烧起来特别猛烈,没多久功夫,铁锅里的水就开了。

    贾可道又取出一块腊肉,清洗之后切成小丁,与两斤豌豆一并丢入锅中,煮上一会之后却从道德经里取出一些之前采集的药材,譬如田七,黄芪等等,将其同样切成小丁丢入锅中,最后便是盖上锅盖。

    既然这库克跟了自己,贾可道自然不会让它吃亏。

    地精库克在亡灵巫师那个山谷里待的时间久了点,阴气入侵,使得它骨瘦如柴。

    虽说现在已经将其体内的阴气尽数驱散,但若是不补一补的话,在这种寒冷天气里,库克也坚持不了多久。

    看着不断冒出热气的铁锅,蹲在一旁加柴的库克不由口水顺着嘴角向下淌。

    魔王大人竟然又做那个什么腊肉豌豆粥了,自己简直太幸福了。

    自从三天前吃过一次腊肉豌豆粥之后,库克就感觉人间美食莫过于此了,自己之前在部落所吃过的好东西与之一比,那简直就是垃圾中的垃圾。

    火力充足,铁锅里没多久就飘散出腊肉,豌豆,药材混合之后产生的特殊肉香,库克闻着都忘记添柴火了,被贾可道呵斥一声之后方才忙不慌的添柴。

    火逐渐熄灭,锅中散发出的香味已经达到极致。

    贾可道揭开锅盖,自己盛上一碗,轻抿一口,颇为有些自得,自己在药膳一道之上不知不觉间居然到了这个程度,值得夸奖啊。

    贾可道在这里喝着腊肉豌豆粥,可把库克给急坏了,在那里又急又跳的,吱吧吱吧个没完。

    贾可道呵呵一笑,帮着库克舀了一碗。

    那库克接过之后,压根就忘记了粥的温度,一口就闷了下去,然后捂着喉管就躺在地上挣扎了。

    这一幕让贾可道颇有些哭笑不得,不得不给它灌了一点符水治疗喉管的烫伤。

    贾可道就此便在水潭边暂时住下了,修建了一间简陋的木屋,平时除了打坐入定之外便是到四周的森林里采集药材,然后炮制为更容易存放的干货。

    而地精库克则在贾可道的督促下每天举石头打熬身体,即便将吃进去的药性尽数激发出来。

    几日时间过去,这库克的身体在药膳的调理和锻炼下倒是变得强壮了不少,虽说还只是那么点个头,但身上多少能够鼓出一点肌肉了。

    到了这个时候,贾可道便开始向库克传授呼吸吐纳之法。

    这地精库克现在算是贾可道收养的宠物随从之类,别的不说,一点自保的能力是需要的。

    对于贾可道传授呼吸吐纳之法给自己,若是换成一个普通人类的话,恐怕立马就跪在地上给贾可道磕头了,可这库克是地精,哪里知道这呼吸吐纳之法的珍贵,还以为是贾可道这个大魔王看自己不顺眼,故意折磨自己。

    当然,以地精的智力水平而言,想要在短时间内学会这呼吸吐纳之法的确有些难度,并且一想到这是折磨自己,加上地精原本就懒惰的性格,使得库克在修炼呼吸吐纳之法时称得上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

    贾可道发现这一点后可没有半点客气,直接将一道黄粱符给贴在了库克的脸上。

    在黄粱符制造的梦境里,库克只要一偷懒,要么就是一根细针从下面锥在它屁股上,要么就是一道雷霆打得它吱吧吱吧叫。

    如此一来,待到库克从黄粱符制造的梦境里恢复过来后,就变得老实了,再也不敢偷奸耍滑,即便是对呼吸吐纳之法一知半解,每天也不得不老老实实的跟着贾可道打坐入定。

    嗯,至少在短时间内不敢有所懈怠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贾可道每天打坐入定,梳理经络,调整气血,倒背文始真经。

    “说吾契乃,上之意妙言微彼在意非言非知苟。意言非竟,理至下天。退……也道,者宇。”

    这一日,贾可道端坐于水潭边,心有所感,开始倒背起文始真经来。

    这段时间,贾可道倒背这文始真经虽说能够倒背下来,但始终有些疙瘩不顺,毕竟这倒背与正读差别极大,不管是语法还是寓意,好吧,在贾可道最初看来,这倒背是没有寓意的。

    这次通背,贾可道莫名感觉通畅无比,一时间倒背如流,当最后一个宇字背出之后,贾可道胸前的道德经一阵青光散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