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看着身前漂浮的十张流光溢彩的灵符,唐楚阳心里充满期待,这些灵符里有他在牧场炼制的,也有在兜天谷炼制的,大都属于试制类的灵符,因为不知道威力如何,所以他也没有多炼。

    这时候他之所以一口气拿出十张灵符来,倒不是说唐楚阳真的败家,他只是想要分别试验一下这些灵符的威力而已,因为这十张灵符全部来源于他的大脑,或者说来自于地球,和五行大陆的灵符拥有本质的区别!

    眼见距离最近的妖兽已经冲到了五十丈以内,唐楚阳屈指一弹,高大的御龙天兵分秒不差地抬手屈起儿臂粗的手指,绷紧了一弹,一道金色流光陡然命中一张水蓝色的灵符。

    唰!

    蓝色灵符被金光点中的瞬间便化作一道蓝色流光,嗖!的一声飞射向了狂奔而来的数十头体型庞大,面目狰狞的妖兽。

    嘭!的一声灵符炸开,化作千百颗拳头大小的蓝色水珠,瞬息笼罩上空方圆百余丈。拳头大的的蓝色水珠出现的瞬间,陡然变化成一支支寒光闪闪水箭,如同绵延箭雨直射下方数十只妖兽。

    唰唰唰!

    水箭也就比寻常的箭支稍粗一些,虽然是由水而成,但穿透力极为惊人,几十头皮糙肉厚的妖兽在撑起了防御的情况下,依然被轻易地一穿而过,直接被射成了筛子。

    几乎眨眼的功夫,最前面的几十头要就就被百余丈范围的水箭鱼给乱射而死,后面的妖兽也惊惧地吼叫着止住了冲势。

    唐楚阳看到效果,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但他背后的唐云倩和唐云娇二人却诧异地对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

    “威力虽然不错,但攻击范围似乎有些太小了,与将符的等级有所不符,想来也就是最差的一品将符而已,甚至还是残次品!”

    唐云娇对这个水属性的灵符威力,还是有些失望的,或许是之前唐楚阳给予她的震撼太多,让唐云娇心里已经在用天才的一样的标准,来衡量自己这个总是创造奇迹的侄儿了。

    唐云倩相对就要冷静许多了,尽管侄儿越发的强悍,但在唐云倩看来,唐楚阳首先只是个一元境的小修士而已,同时又只是个初级灵画师,能够无中生有地研制出一种新型灵符,这已经相当了不起了。

    “凝水成箭,这个构想还是不错的,我虽见过不少水属性的法术,但类似的法术或者灵符却没见过多少,他将行军战阵用于融合灵符当中,若是再有进步,想必是非常好的……”

    两人的心里的念头还没有转完,一直注视着的箭雨突然有了诡异的变化,原本只是纯由水元气凝聚而成的水箭,在持续攻击了大约三个波次之后,之前的水箭竟逐渐变成了蓝光莹莹的冰箭!

    不但杀伤力更大了,冰箭雨的下降密度和速度也越来越快,直至后来,甚至已经密密麻麻的接天连地,诡异形成了一道晶莹光亮的蓝色箭墙!

    “呃,这是怎么回事?!”

    眼见远处箭雨诡异变化,原本有些失望的唐云娇顿时惊愕地张大了嘴巴,这个变化太出乎她的预料了,这样算的话,她之前的评价却是有些太低了。

    唐云倩自然更加诧异,但她俏目之中却多了一丝恍悟,侄儿似乎注定就是个创造震撼的人,也只有这样的诡异变化,才配得上他炼制出来的灵符吧。

    “竟还能中途变化!由水而冰,由冰而墙,攻防具备,就算此符攻击范围稍小,单凭此等奇特的变化,也足以给予五品以上的品阶评价了!”

    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唐云倩和唐云娇突然发现,她们的评价似乎有些太早了,因为眼前的冰箭雨在持续了足足小半个时辰之后,依然后劲十足,似乎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已经两炷香的时间了……”

    唐云娇喃喃地看着眼前依然再下的冰箭雨,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已经决定了,以后不论侄子做出什么差劲的事情,唐云娇也不会再像现在有所怀疑,这小子,根本就是生出来制造各种不可能的!

    能够长时间持续的法术,唐云娇见识的太多了,但近乎九成可持续存在的全都是防御法术而已,并且存在时间越长的法术,其功效也越趋于被动,因为主动防御法术也无法持续太长时间。

    攻击法术就不同了,因为它存在的唯一理由就是消耗,且是大量的消耗储存和凝聚的元气,并且在瞬时间内释放量越大越多的法术,品阶便越高,消耗自然也越大,一般都是及时型的消耗法术。

    即便是那些可持续攻击的法术,坚持时间最长的也就是个二三十息的样子,至少唐云娇没有见识过能够持续攻击三十息以上的法术,或者灵符,当然,唐楚阳这个是不算的。

    能够持续一炷香甚至两柱香时间的法术,唐云娇说是见了,就连听都没有听过,尤其是侄儿使用的这张箭雨符,虽然攻击范围有些小,但杀伤力是极大的,这从到目前为止还未曾有哪怕一只妖兽能安全穿过箭雨区域就能看出来。

    “还是小看这小家伙了呢……”

    这句话不是唐云娇说的,而是唐云倩心底里唯一的想法,这个念头已经在她心里出现了太多次了,每增加一次,她对于侄儿的评价和印象便要增加几分,如今积攒下来,唐云倩已经彻底不敢小看侄儿了。

    后面的唐楚兰等人见前面的两个姑姑全都呆呆看着箭雨,她们也因为妖兽无法突破进来稍稍放松,唐楚兰更是笑嘻嘻轻松道:

    “这灵符竟能持续两柱香时间而杀伤力不减,加上此地山道狭隘,这岂不是说,只要拥有适合的地形,只凭这一张灵符,咱们便可以坐在一边吃果子聊天,顺便看大戏了?”

    唐楚兰说者无心,但前面的唐云娇和唐云倩二人闻言,却是齐齐娇躯一震,是啊,若是在恰当的地形使用这张灵符,它能发挥出来的作用简直比九品将符还要巨大。

    就像此时此刻,若是她们早知道这冰箭雨竟然可以持续足足两柱香的时间,甚至都可以施施然的带着人轻松脱离万兽追击!

    “太小看他了呢……”

    唐云娇和唐云倩再次忍不住齐齐感叹。

    前面的唐楚阳此时可顾不得猜测两个姑姑的心里的想法,这张变异版的水箭符,至少在威力上还是比较让他满意的,在炼制水箭符之前,唐楚阳原本是打算炼制成大范围的一次性攻击灵符的。

    但想想攻击面积大了,灵符所储存的元气即便加上能够调动的天地元气,所能形成的箭雨在攻击力上就要薄弱很多,而且一次性范围攻击法术虽然看着场面恢弘,但存在时间太短暂了。

    修士毕竟是以守护神为主要战斗方式,一次性几乎没有时效的法术,虽能稍稍干扰行动,但只要反应够快,战斗经验够丰富,或者拥有防御强悍的法术,差不多都能躲过这种时效极短的法术。

    相比而言,唐楚阳将大范围的法术浓缩到百丈范围,不但将大量的元气箭雨凝聚成了变异的冰箭雨,攻击力和持续时间也得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尤其是现在的冰箭墙,不但能攻击,而且还具备了相当不俗的阻敌,防御的威能了。

    对于这张箭雨符的效果,唐楚阳还是非常满意的,不过他主要是为了试验灵符,可不是为阻挡妖兽看戏,当下再次抬手一点,身前剩余的九张灵符再次有一张红光闪闪的灵符飞射而出。

    火红色的灵符直接越过冰箭雨区域,飞射到了两百多丈外拥挤在山道里的妖兽上空之后,陡然变向直扑地面。

    轰!!

    一声闷闷的爆响传出,足有十余里长短的狭长的山道顿时火光四起,刹那间便被四面八方的烈焰包围,足足上百只妖兽被烧得吱哇乱叫,横冲直撞,彻底乱了套。

    又是小半个时辰的功夫过去,十余里的峡谷里的妖兽再次被清空了,但满山道的火焰却依然在持续燃烧着。

    “嗯,这张火属性灵符也不错,虽然杀伤力稍有减弱,但攻击范围要大了许多,并且依然是持续性的攻击法术。”

    “相比而言,其实这张火属性的符的杀伤力并未减弱,只是前面的冰箭雨威力太强而已,你看后面那些妖兽就知道了,大部分都是三阶妖兽,它们却对这火焰几无抵抗之力,这等法术,怕是已属高阶法术范畴了……”

    这时候唐云倩和唐云娇见妖兽根本无法突破过来,干脆闲闲的开始评价起唐楚阳的灵符威力,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此时她们对于万兽追击已经没有太大的畏惧之意了。

    唐楚阳听到两个姑姑的议论,也只是扯嘴笑笑,这些灵符其实只是他在地球上经常画制的基础灵符而已,能够这么强悍的威力,唐楚阳心里其实是非常惊讶的,甚至堪称惊诧。

    不过这也让唐楚阳感觉他这次的实验相当有必要,至少在验证了自己在五行大陆的价值之后,让他对今后在五行大陆的生存之道有了更加具体的定位。

    ps:不知道还有那位书友依然留着三江票没有投出去?现在经过小猪的提醒,是不是可以去三江频道把票子领了,给予小猪一点小小的支持呢?

    求三江票!求推荐票!求收藏!求会点!求一切!!!

第130章、采药    没走几步,一个地精就从草丛里跳了出来,手上抓着一根木棍,转身就跑,嘴里还大叫着:“吱吧吱吧,库克,人类,入侵。”

    等到贾可道走入这个部落的时候,却发现里面为之一空,连半个地精都看不到了,只留下地面的一些地精用来休息的石窝子。

    贾克东真不知道这地精脑子里的是怎么想的,见到自己的同类都逃走了,带领贾可道前来的地精库克反倒是高兴起来,嘴里一边嘀咕着,一头就钻入到那些石窝子里翻找起来。

    没一会儿,一大堆库克口中的宝贝就堆在了贾可道面前。

    这哪里是什么宝贝,完全就是一堆破烂,什么带着血的破衣服,破烂的小刀,皮甲,乃至于几根不知道是什么动物的骨头棒子,几颗破珠子等等。

    贾可道苦笑一声,还好自己没有什么期望,不然的话,这一口血都要吐出来了。

    看着库克那得意的样子,贾可道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树林,示意让库克跟上。

    库克看了看贾可道的背影,又看了看地上这堆宝藏,心头很是不舍。

    在最初被贾可道抓住的时候,库克自然是担心害怕,后来嘛,见贾可道没有吃自己,心态就慢慢转变了。

    相对于之前在地精部落时的日子而言,现在跟着大魔王有吃有喝,大魔王又这么厉害,看看,以前那些欺负自己的地精都吓得逃走了,自己是多么的威风。

    库克感觉这样的日子还真不错,因而最终还是选择了跟着贾可道走,只不过在临走之前在宝贝堆里选了一套较为整齐的皮甲穿上,又选了一把小刀挂在腰间。

    当然,这把小刀对于人类而言自然是小刀,对于地精来说却是一把合手的长剑。

    地精库克就这样雄纠纠气昂昂的跟在了贾可道身后。

    贾可道也没有强行让库克将不太合身的皮甲给换下来。

    一路向东,荒野平原渐渐出现了变化,树木开始不断增多,一片片树林出现。

    远处,一个村落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库克随即就变得小心翼翼起来,跟在贾可道身后不肯超过。

    对于地精而言,任何一个人类村庄都是恐怖之地,那些巨大的人类一旦看见地精就会挥舞着锄头追杀它们。

    就库克的那个部落而言,就有不少地精死在人类手上了。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这个村落应该已经荒废掉了,丝毫看不到半点人气。

    待到走入村落,所见之处证实了贾可道的判断。

    所有的茅草屋都变得破败无比,一些房屋里还有搏斗的痕迹以及一些黑色早已干枯的血迹。

    这里应该是被沙漠教会袭击了。

    贾可道在村子里转了一圈,在晒谷场上见到了一块竖立的石碑,其上铭刻了一头蝎子的标志,这蝎子正是沙漠教会的标志。

    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贾可道所过之处见到的村落都荒废掉了,里面人烟皆无,犹如*一般。

    不过,这些村落里所发现的骨骸并不算多,与村落房屋的数量完全挂不起钩。

    存活的村民应该是被那些沙漠士兵给掳掠走了。

    毕竟在这个异界里,人口也是极为重要的生产资料。

    到这时,贾可道也大概猜测了出来,那支沙漠大军在攻陷了雄狮城后,便纵兵四掠,将所遇到的村落尽数攻陷掠夺。

    对于这些村民的遭遇,贾可道只能轻叹一声表示惋惜,但却不可能去帮他们报仇,休息之后该赶路还是要赶路。

    在接下来的路程里,贾可道比较随意,完全没有考虑去什么地方的想法,天黑而宿,天明而行,就连线路也是时而向东北,时而向东南,摇摆不定。

    每次入夜之后,贾可道便会布置一个迷惑阵,坐在阵中心处打坐入定,顺便倒背一下文始真经,他可是没有忘记,想要进入道德经那个小木屋里的条件。

    而地精库克看着好奇,跟着学了起来,贾可道也没有去理会它。

    这段时间,贾可道每日打坐入定,感觉增益不少,虽说没有那次道德经吸取灵气时那般快捷,但也能够察觉自己道行在一点点的增长。

    实际上贾可道每日行走方向完全就是根据灵气多寡来决定的。

    若是今日东方灵气比较充裕,自然就行向东方,明日东北灵气充裕,就行向东北。

    但不管怎么说,偏向东方的地带灵气要比西方充裕很多,每行走一天,就能够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的灵气增长一些。

    尤其是两周之后,贾可道完全脱离荒野地带,进入到茂密森林时,这里的灵气较之废弃小镇处已经多出了接近一倍,虽说还比不上青木山谷,但也差之不远了。

    这片森林就目测而言,暂时看不到边际,即便贾可道招出灰巾力士飞上高空查看也不能。

    灵气这样充裕的森林,里面的宝贝自然不会少。

    刚踏入森林后不久,贾可道就发现了不少年份充足的药材。

    贾可道自然不会放弃,教着地精库克辨认了一会草药之后,一人一地精便开始在森林里采集起药材来。

    不过没多久,贾可道就放弃了将这些药材尽数采完的打算。

    且不说道法自然,留生一线,就算贾可道想要将这里的药材斩草除根都是不可能的。

    太多了。

    这里可不是野生药材资源近乎于枯竭的华夏,这里是对药材没有多少认识的异界。

    且不提这里人烟罕至,就算有人来到这里,恐怕也不会采集这些在他们眼里就是野草的药材。

    当然,即便是如此,贾可道朝着森林深入的同时,也会将一些更好的药材收集起来。

    这些药材存放在道德经里并不会丧失药性,若是以后需要炼制丹药时再来寻找药材,就太傻了点。

    朝着森林里前进了十多公里,道德经里那点空地上就堆满了药材,里面装倒是能够再装上一点,但若是这样的话,空地上连插脚之处都没有了。

    “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贾可道朝着地精库克吩咐道。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