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到后面第三个折角那边去,那里的拐角处是最窄的,以这些妖兽的体型,躲在那里的话每一次只有三个妖兽能够近身攻击到我们,剩下人的就躲在后面开启金刚盾,防御远程攻击的妖兽!”

    唐云倩一边带着众人往一线峡里面跑,一边语速极快地安排众人各自的任务,她做这种事情已经驾轻就熟,尽管此时形势万分紧迫,她依然能够淡定地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应对。

    “云娇,你和我顶在前面,楚兰你负责指挥防御,好,就是这里了,你们全部……”

    唐云倩话才说了一半儿,被再次无视的唐楚阳不得不打断了八姑姑的话,抬起御龙天兵巨大的手臂指了指自己之后,这才无奈地道:

    “八姑,虽然我知道你们以前习惯了无视我的存在,但现在咱们七人似乎也我的实力最强,我看啊,还是我一个人守在前面,你们全部守在后面为我防御就好……”

    “这个……”

    唐云倩微微有些汗颜,事实确实如同唐楚阳所说的那样,一旦事情紧急起来的时候,唐云倩就会习惯性的忽略唐楚阳的存在,或者应该说是习惯性地把现在的唐楚阳当做以前的小纨绔看待。

    此时听到了唐楚阳不太满意的提醒,她才反应过来,在场七人里貌似还真就是唐楚阳的实力最为强悍,而且在有了一只兽王的辅助之后,他们六个女人加起来,怕都不是侄儿的对手了。

    “可是,咱们出发的时候,你奶奶可是特意吩咐过了,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能让你涉险的,我看,不如咱们直接撤出一线峡吧,这里山道狭隘,只要咱们一路狙击,甩掉这些妖兽的追击不难!”

    后面的唐云娇见八姐被问住,直接拿家里的老太君给抬了出来,整个唐家的女人们都是不希望唐楚阳有任何意外的,如果让唐楚阳独自面对上万妖兽的绵延攻击,她宁愿选择离开葫芦山脉。

    唐楚阳见八姑和九姑都不认同他的建议,当下面皮一绷,就想强硬地反抗一下,但想了想还是缓和了语气解释道:

    “这次可是非常难得的磨练和收集材料的机会,明年咱们要参与降神塔的争夺了,相比于那些准备了至少五年以上的家族,咱们唐家几乎毫无准备可言,若是这次能够依靠地利之便大量击杀妖兽,咱们唐家就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远超于其他小家族的材料储备!”

    唐楚阳这完这话,见唐云倩和唐云娇的面色一变,原本坚决反对的表情也缓和了起来,当下加了把劲儿接着循循善诱道:

    “而且,八姑九姑,你们之前没有发现么,那些围上来的妖兽虽然足有万余头,但却一只兽王都未曾出现,也就是说,在小规模接触战的情况下,那些最高才四阶的妖兽,是无法对咱们造成多大伤亡的!”

    “就像八姑你之前安排的那样,这里山道狭隘,统共不过才十余丈的宽度而已,只需我一人挡在前面,八姑和九姑你们二人分别在我左右辅助攻击,加上囫囵兽这只兽王的帮助,区区四阶妖兽,即便同时来上十只八只的,又能奈我何?!”

    唐楚阳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完之后,便见唐云倩和唐云娇两人紧绷绷表情已经彻底松动了下来,但俏脸上却依然残留着一丝犹豫,唐楚阳知道八姑九姑是担心担任主力的他出什么意外而已,微微一笑,抬手一指正发呆的唐楚兰,笑道:

    “最后,还有二姐她们躲在咱们后面释放金刚盾,你们若是担心我,便将所有金刚盾用来保护我就是,这样的情况下,我实在想象不出还有什么妖兽能够伤到我,即便是兽王来了,也不可能一瞬间就重创我吧?”

    最后一段话,总算是让唐云倩和唐云娇彻底放心下来,两女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之后,这才由唐云倩出言道:

    “姑姑知道你想凭此机会磨练自己的实战技巧,以期早日为家族上阵拼杀,既然你如此坚持,姑姑也不能挡了你的上进心,那边按照你的安排来实行就是,但,你必须以保全自己为首要任务,一旦力有不逮,马上通知我们!”

    “放心好了!我不是不知道轻重的人!”

    见八姑九姑终于赞同了他的意见,唐楚阳毫不犹豫地点头应承八姑的警告,反正他也没打算真的将小命儿交代在这里,顶不住的时候他肯定会退到一边休息去的,不过想想乾坤镯里的那一堆回复灵符,唐楚阳也只是在心中暗笑。

    想等到我力竭,你们怕是有得等了……

    几人之间话虽说的多,但因为语速极快的原因,前后不过两三息就已经交谈完毕,此时商议妥当,山道处轰隆隆的地面震颤才逐渐加重,后面的妖兽恰恰群涌而来。

    唐楚阳不敢耽搁,抬手一挥,一枚金光闪闪的六丁六甲符就漂浮在了身前,口中快速念出启咒诀,巴掌大的六丁六甲符陡然爆发出刺目以极的金色光芒,陡然将在场包括唐楚阳在内的七人全部圈禁了进去。

    唰唰唰!

    红褐蓝三色光芒相续在七人身上连续闪耀三次,众女只觉原本沉重无比的守护神顿时一轻,行动之间越发的轻盈起来,高大的守护神躯体四周也多出了三片旋转不休的护盾,元神感知也变得越发敏锐,运转之间,比往日顺畅了差不多一倍!

    加速,加防,加攻击!这就是六丁六甲符的强悍之处,它不但是群体附加类的神灵符,而且是多属性附加的全能型灵符!

    比起寻常的将符,六丁六甲符志强不差!

    “这将符竟然是三属性增幅的全能型灵符?!”

    唐云娇一脸的震惊之色,惊讶的小嘴张成了“o”型,切身感受到了六丁六甲符的强悍之后,唐云娇禁不住摸了摸怀中放着的乾坤袋,那里存着足足三张从侄儿那里要来的将符,这时她越发的宝贝了起来。

    “最强的不是多属性附加,而是效果,三面四阶法术磐石盾说明防御翻了三倍,元神感知的灵敏度翻了一倍,这也就等于咱们的杀伤力翻倍了,速度方面虽然无法测试,但以我感觉,至少也翻了一倍,这种近乎于整体实力翻倍的强悍效果,在将符里面可不常见……”

    唐云倩的辨别能力要比唐云娇更加仔细一些,多属性附加的灵符并不稀奇,一阶灵符里就有许多能攻能防的存在,灵符的好坏区分,最重要的还是要看增幅效果。

    而深刻地体验到了这一点的唐云倩,忍不住就和唐云娇一样轻轻地拍了拍怀中的乾坤袋,她可也有足足三张六丁六甲符呢。

    “三倍防御?!那岂不是能和王符相媲美了?!”

    唐云娇的小嘴儿张得更大了,王符啊,那可是传说中的存在,就连流云城这样的大城一级的城市里,都不可能找得到一张王符,王符一成,灵动万丈!

    方圆二三十里之内都能轻易王符散发出来的恐怖灵气波动!

    唐楚阳炼制灵符的时候,唐云娇三姐妹可全部在场呢,当时灵气波动最强的也不过是灵动数千丈的八品将符而已,这此时感受着灵符的效果,显然又不差于传说中的王符,难道是变异灵符?

    唐云倩心里也有这样的疑问,但此时此刻显然不是问话的好时候,因为转角处的妖兽已经冲上来了。

    “准备防御法术!”

    见远处大量妖兽冲了上来,唐云倩习惯性就张开命令唐楚兰等人准备防御,等突然看到了身周环绕磐石盾之后,这才想起侄儿的六丁六甲符是附带防御法术的,而且还是三面盾的三倍防御!

    “好吧,防御已经有了,那就自由攻击吧……”

    无奈地变更了命令之后,唐云倩习惯性地看了前面的侄儿一眼,只这一眼,她大大的轻灵眸子陡然睁大到了极限。

    只见此时的唐楚阳身前漂浮着竟足足十张灵符,十张灵符各色光芒闪烁,流光溢彩,五行俱全,每一张散发出来的灵气波动都达到了千丈有余,这说明他身前的灵符全都是堪比四阶唤神图的将符!

    “这小子要干什么?!”

    唐云倩心里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这将符明显已经被激活了,不用想都知道唐楚阳竟然拿宝贵无比的将符,来屠杀那数以万计的妖兽,可是,将符不是这么糟蹋的!

    “这个败家玩意儿!”

    唐云倩还没说什么呢,并不笨的唐云娇已经控制不住地开口了,将符这种东西,放到任何一个家族里面,都不会用来对付妖兽,至少不会用来对付三四阶的妖兽,也就对付兽王或者保命的时候才会使用。

    可现在,唐楚阳明显是打算使用将符来杀妖兽玩儿了,就算将符再多,也不是这么个用法啊!唐云娇此时都有冲上去给唐楚阳几脚的冲动了。

    这小崽子,太败家了!

    ps:被人提醒了,才突然醒悟一件事,竟然忘了求三江票了!好吧,现在刚好过了十二点,三江票暂时求不到了,但免费的推荐票刚好新鲜出炉!诸位书友巨巨们,不用客气的,尽管砸!

第129章、地精库巴    “吱吧,吱吧,放,你,我,好吃。”

    好吧,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们是朋友,放了我,我就给你好吃的。

    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贾可道揣摩出来的,没法,这些地精的话语多数都是前后颠倒,让人很难揣摩。

    但这灰巾力士压根就没有半点智慧,又怎么可能对它的话语产生反应,提着它就飞到了贾可道身边。

    再度见到贾可道,这头地精不知道怎么的,眼睛一闭,又被吓晕了过去。

    贾可道摇了摇头,带着灰巾力士寻到一条小河,将地精直接给浸了进去。

    这个下雪的天气,虽说河水的温度应该比外面高上一点,但地精这一浸就直接被冻醒了过来,嘴里不断叫嚷着什么。

    而灰巾力士压根就没可能去理会它,按照贾可道的指令,将径直朝着河水里浸了几次后,便抓着一把茅草在其身上狠狠的搓洗起来。

    这个举动几乎将地精吓得魂飞魄散。

    对于地精而言,从生下来那一刻开始到死亡结束时,都没有洗澡这个概念,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些地精身上也不可能这么臭。

    “吱吧吱吧,洗,不!”

    地精这个时候也似乎不怎么害怕灰巾力士了,拼命挣扎着,这洗澡对于它来说就好似要了它的小命一样,让它恐惧无比。

    任凭地精如何挣扎,灰巾力士的力量都不是它可以抗拒的,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地精洗澡处的河水也变得污秽起来,甚至于将几条小鱼给熏翻,漂浮在河面上。

    终于,灰巾力士将地精从河水里提了出来,用力的抖了抖,抖出的水珠很透明,应该是洗好了。

    不过,待到这地精被提到贾可道面前时,一条命算是去掉了大半条。

    且不提灰巾力士洗澡时的粗鲁举动,光是河水的寒冷就让地精浑身哆嗦了。

    原本积存多年的油污泥垢原本就能够抵挡严寒的,现在没有了,地精的感受可想而知。

    忙到这时候,贾可道肚子也有些饿了,作为修道之人,在没有跃升到炼气化神之前,大量食物补充是必须的。

    之前就说过了,这炼精化气里面的精可不是单单指遗精的精,而是泛指食物里蕴含的精华灵气。

    若是跃升到炼气化神之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算是炼气化神刚刚入门,修道之人也能够通过扩张毛孔吸取四周的灵气来弥补体内的消耗,当然,最初能够吸收的灵气仅仅只是小部分罢了。

    到了这个程度,就可以称之为辟谷了。

    贾可道就近寻了一个山洞,灰巾力士冲进去便是一阵狂风吹袭,片刻功夫,原本落满了灰尘,兽粪的山洞就变得干干净净。

    之后贾可道便从道德经里取出一些柴火点燃,这些柴火都是贾可道沿途收集起来的。

    随着篝火不断燃烧,山洞内开始变得温暖起来,贾可道取出一件衣服丢给了地精,这地精倒是不客气,接过之后就穿了起来。

    不过相对于地精而言,衣服太大了,最后地精不得不用衣服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享受篝火的温暖,地精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但鉴于与这个恐怖的人类待在一起,地精就算是再想睡觉也不得不将眼睛瞪得大大。

    在贾可道取出一口铁锅,将一些食物煮上后,地精闻到肉香味,精神便振奋了起来,眼睛看着贾可道却不敢有半点动静。

    贾可道笑了笑,用勺子给地精舀了一碗。

    这地精倒是有趣,就好似几年没吃过一般,捧着碗就直接往嘴里倒,然后被烫得喔喔直叫唤。

    如果不是贾可道给它喝了点符水的话,恐怕它几天时间都没法吃饭了。

    我叫库克,是一头地精,我所从属的部落很强盛,有两百多成员,不过灾难很快就降临了。

    一个亡灵法师将我们抓走后丢到了一个大坑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同伴被那个亡灵法师抓去做实验。

    每天,我都是从噩梦中醒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那个亡灵法师拿去做实验。

    昨天晚上,亡灵法师的木屋燃烧了起来,辛亏伟大的地精之神保佑,让我们逃出了大坑。

    但我哪里知道,这仅仅只是苦难的开始。

    一个恐怖人类与他的帮凶赶跑了我的族人,将我浸泡在寒冷河水里,又用滚烫的汤汁想要烫死我,诸多酷刑就不用多说。

    我最终撑了过来,也不知道今天会受到什么酷刑。

    好吧,贾可道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地精将自己看成了大魔王级别的恐怖存在。

    贾可道一问话,地精也不敢如同自己脑海里所想象的那样英勇,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让地精讲解一个事情,你得将它的话语扩容数倍之后才可能明白里面蕴含的意思。

    原来地精所在的部落已经被那亡灵法师一网打尽,而这个地精也称得上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他原本打算问几句话之后,便将这地精给放了,可现在好找个情况,一旦将它给放出去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是路边倒尸一具了。

    毕竟这大雪天气,地精即便是这里的土著,在没有食物,没有团体的情况下也很难生存下去。

    “吱吧吱吧,你,跟着我,不然死!”

    贾可道操着半生不熟的地精语与这头叫着库克的地精沟通了起来。

    让贾可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头叫着库克的地精一听此言,立马就朝着贾可道跪下,浑身颤抖:“吱吧吱吧,库克,宝藏,饶命。”

    宝藏?

    贾可道笑着摇了摇头,一个地精能有什么宝藏,应该是被吓住了。

    不过贾可道转念一想,这里毕竟是异界,谁知道这些地精是不是运气好找到了什么好东西呢。

    次日清晨,贾可道便带着地精库克上路了。

    最初这头地精还想要逃走,不过被贾可道略微修理了几下之后就变得老实了起来,之后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将贾可道带到了它们部落的驻地。

    地精部落就在一个小树林里,远远就是一股各种臭味的混合气味飘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