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吱吧,吱吧,放,你,我,好吃。”

    好吧,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我们是朋友,放了我,我就给你好吃的。

    嗯,大概就是这个意思,贾可道揣摩出来的,没法,这些地精的话语多数都是前后颠倒,让人很难揣摩。

    但这灰巾力士压根就没有半点智慧,又怎么可能对它的话语产生反应,提着它就飞到了贾可道身边。

    再度见到贾可道,这头地精不知道怎么的,眼睛一闭,又被吓晕了过去。

    贾可道摇了摇头,带着灰巾力士寻到一条小河,将地精直接给浸了进去。

    这个下雪的天气,虽说河水的温度应该比外面高上一点,但地精这一浸就直接被冻醒了过来,嘴里不断叫嚷着什么。

    而灰巾力士压根就没可能去理会它,按照贾可道的指令,将径直朝着河水里浸了几次后,便抓着一把茅草在其身上狠狠的搓洗起来。

    这个举动几乎将地精吓得魂飞魄散。

    对于地精而言,从生下来那一刻开始到死亡结束时,都没有洗澡这个概念,如果不是这样的话,这些地精身上也不可能这么臭。

    “吱吧吱吧,洗,不!”

    地精这个时候也似乎不怎么害怕灰巾力士了,拼命挣扎着,这洗澡对于它来说就好似要了它的小命一样,让它恐惧无比。

    任凭地精如何挣扎,灰巾力士的力量都不是它可以抗拒的,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地精洗澡处的河水也变得污秽起来,甚至于将几条小鱼给熏翻,漂浮在河面上。

    终于,灰巾力士将地精从河水里提了出来,用力的抖了抖,抖出的水珠很透明,应该是洗好了。

    不过,待到这地精被提到贾可道面前时,一条命算是去掉了大半条。

    且不提灰巾力士洗澡时的粗鲁举动,光是河水的寒冷就让地精浑身哆嗦了。

    原本积存多年的油污泥垢原本就能够抵挡严寒的,现在没有了,地精的感受可想而知。

    忙到这时候,贾可道肚子也有些饿了,作为修道之人,在没有跃升到炼气化神之前,大量食物补充是必须的。

    之前就说过了,这炼精化气里面的精可不是单单指遗精的精,而是泛指食物里蕴含的精华灵气。

    若是跃升到炼气化神之后,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就算是炼气化神刚刚入门,修道之人也能够通过扩张毛孔吸取四周的灵气来弥补体内的消耗,当然,最初能够吸收的灵气仅仅只是小部分罢了。

    到了这个程度,就可以称之为辟谷了。

    贾可道就近寻了一个山洞,灰巾力士冲进去便是一阵狂风吹袭,片刻功夫,原本落满了灰尘,兽粪的山洞就变得干干净净。

    之后贾可道便从道德经里取出一些柴火点燃,这些柴火都是贾可道沿途收集起来的。

    随着篝火不断燃烧,山洞内开始变得温暖起来,贾可道取出一件衣服丢给了地精,这地精倒是不客气,接过之后就穿了起来。

    不过相对于地精而言,衣服太大了,最后地精不得不用衣服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享受篝火的温暖,地精有些昏昏欲睡的感觉,但鉴于与这个恐怖的人类待在一起,地精就算是再想睡觉也不得不将眼睛瞪得大大。

    在贾可道取出一口铁锅,将一些食物煮上后,地精闻到肉香味,精神便振奋了起来,眼睛看着贾可道却不敢有半点动静。

    贾可道笑了笑,用勺子给地精舀了一碗。

    这地精倒是有趣,就好似几年没吃过一般,捧着碗就直接往嘴里倒,然后被烫得喔喔直叫唤。

    如果不是贾可道给它喝了点符水的话,恐怕它几天时间都没法吃饭了。

    我叫库克,是一头地精,我所从属的部落很强盛,有两百多成员,不过灾难很快就降临了。

    一个亡灵法师将我们抓走后丢到了一个大坑里,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同伴被那个亡灵法师抓去做实验。

    每天,我都是从噩梦中醒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那个亡灵法师拿去做实验。

    昨天晚上,亡灵法师的木屋燃烧了起来,辛亏伟大的地精之神保佑,让我们逃出了大坑。

    但我哪里知道,这仅仅只是苦难的开始。

    一个恐怖人类与他的帮凶赶跑了我的族人,将我浸泡在寒冷河水里,又用滚烫的汤汁想要烫死我,诸多酷刑就不用多说。

    我最终撑了过来,也不知道今天会受到什么酷刑。

    好吧,贾可道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地精将自己看成了大魔王级别的恐怖存在。

    贾可道一问话,地精也不敢如同自己脑海里所想象的那样英勇,老老实实的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说了出来。

    让地精讲解一个事情,你得将它的话语扩容数倍之后才可能明白里面蕴含的意思。

    原来地精所在的部落已经被那亡灵法师一网打尽,而这个地精也称得上是孤家寡人一个了。

    贾可道皱了皱眉头,他原本打算问几句话之后,便将这地精给放了,可现在好找个情况,一旦将它给放出去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是路边倒尸一具了。

    毕竟这大雪天气,地精即便是这里的土著,在没有食物,没有团体的情况下也很难生存下去。

    “吱吧吱吧,你,跟着我,不然死!”

    贾可道操着半生不熟的地精语与这头叫着库克的地精沟通了起来。

    让贾可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头叫着库克的地精一听此言,立马就朝着贾可道跪下,浑身颤抖:“吱吧吱吧,库克,宝藏,饶命。”

    宝藏?

    贾可道笑着摇了摇头,一个地精能有什么宝藏,应该是被吓住了。

    不过贾可道转念一想,这里毕竟是异界,谁知道这些地精是不是运气好找到了什么好东西呢。

    次日清晨,贾可道便带着地精库克上路了。

    最初这头地精还想要逃走,不过被贾可道略微修理了几下之后就变得老实了起来,之后又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将贾可道带到了它们部落的驻地。

    地精部落就在一个小树林里,远远就是一股各种臭味的混合气味飘来。

第八十一章 凶残的灵宝    “楚阳,你醒了?”

    “楚阳,你可终于回神儿了,再不醒我们可要危险了……”

    “楚阳,快将灵符全部收起来,咱们恐怕得暂时撤出兜天谷了!”

    发现唐初阳已经停止炼符,众女顿时七嘴八舌地纷纷出言,唐楚兰听出所有人的语气里全是担忧,她有些迷惑地眨眨眼,突然别开生面地道:

    “不就是万余头妖兽么?有什么好怕的,让小弟再炼制一张唤神图,直接来个万兽铺路不就成了,在万花谷的时候咱们就是这么过来的么?”

    “……”

    “……”

    唐楚兰一句话出口,众女顿时闭口不言,就连唐楚阳都白眼儿连翻,一脸无语,众女不出声是因为有所期待,唐楚阳不出声,那是真的无言以对,万蝶架桥那是有针对性的,万兽铺路,那根本就是扯淡了。

    唐楚阳转首看向远处的妖兽,不下万头的妖兽单单是品种就多大数百种,这时候就算是召唤一头妖王过来也是被群殴的结果,没看连囫囵兽这个新晋兽王都畏缩地躲到后面去了么?

    尽管无语,但唐楚阳知道他必须要解释的,因为此时连唐云倩和唐云娇这两个长辈,都充满期待地望着他了,面对上万头妖兽,他是真的没辙。

    “百十头妖兽不算什么,上万头妖兽的话,咱们还是战略转移吧……”

    “战略转移?什么意思?”

    唐楚兰有些迷惑地问了一句,‘战略转移’这个来自于地球上的著名词汇,还不是她能够马上领会的。

    唐楚阳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掐诀召唤出守护神,并且合神之后,这才驾驭着巨大的御龙天兵转身面对谷口,巨大的手臂向前一挥,头都不会地解释道:

    “用你能够理解的意思,就是跑路!一万多头妖兽根本就不是咱们能够应付的,难道留着这里作死啊?”

    这下众女全部明白了,唐云倩和唐云娇也有些遗憾地示意众女往谷口撤退,其实她们心里也是希望侄儿能够再次创造奇迹的,但显然她们想象得太美好了,唐楚阳毕竟只是个一元境的修士而已,倒是她们的期望有些太不切实际了。

    “可是,这些灵符怎么办?”

    问这话的自然是唐云倩,上百张灵符价值实在太大了,换做以前的唐家,哪怕为此牺牲几个人也不奇怪,尽管她心里明白侄儿还能炼制更多的灵符,没必要为眼前的利益损失唐家本就不多的人口,但毕竟穷惯了,心里总有些舍不得。

    “那些妖兽本就是被灵符吸引而来,若是我现在收了灵符,它们必然会群涌而上,那是咱们怕是连撤退的时间都没有了,你们先撤,我会把灵符全部收走的!”

    上百张灵符也是唐楚阳的心血,而且许多灵符都是他在这个世界的样品,只要有可能,唐楚阳自然也不愿意平白放弃这些灵符的。

    “不行,你不能冒险,还是我来断后吧!”

    听到侄儿想要断后,唐云倩本能地出言反对,唐楚阳早知她会这样,当下直接反问道:

    “八姑会封符诀么?”

    “我……”

    唐云倩没话说了,封符诀,她怎么可能懂得这种灵画师和灵符专属的法诀,不过要让唐楚阳冒险的话,她还是有些犹豫,老太太的警告可一直被她记在心里呢。

    “在场没有比我实力更强的人了,何况我还有囫囵兽辅助,别耽搁时间了,不然今天大家全都要死在这里!”

    见唐云倩依然犹豫不决,唐楚阳有些不耐烦了,女人最让难以忍受的就是关键时刻的犹豫不决,此等危机时刻,哪里来得那么多时间去浪费,唐楚阳说完,御龙天兵的双臂陡然一挥。

    一股无匹的巨力陡然自地面掀起,唐云倩和唐云娇等人控制不住地就向着山谷口倒飞了过去,唐楚阳紧接着又是抬臂前挥,寂静的山谷内陡然狂风四起,卷着凌空的唐云倩等人以更快的速度飞向了谷口处。

    直到几女飞出百丈之外,唐楚阳这才转身,看着漂浮在空中的百余丈各色灵符。

    再抬头看向远处的妖兽时,一些四阶的妖兽已经距离他不足三十里,并且依然逐步前进,唐楚阳虽然很想冲到妖兽群里大杀四方,但他还是克制住了心底里的渴望,上万头妖兽的规模实在太吓人了,他没把握陷进去之后,还能完好无损地走出来。

    唐楚阳单手并指成剑,口中喃喃着封符诀,巨大的御龙天兵如同膨胀了数倍的唐楚阳本身一样,粗如儿臂的手指并指成剑,抬手朝着大片的灵符一指,刹那间,百余张灵符如同受到了召唤似的,飞速向着御龙天兵汇聚。

    嗖嗖嗖!

    绵延不绝的破空声不断响起,被守护神增幅了数倍乃至于十余倍的封符诀,几乎轻而易举地将百余张灵符全部圈禁了过来,巨臂一震,唐楚阳手腕上的乾坤镯青光一闪,百余张灵符瞬时消失不见。

    嗷!!

    吼!!!

    呜!!!

    看到引起骚动的灵符全部消失,万余头妖兽顿时暴动了起来,各色震耳欲聋的吼叫近乎齐齐响彻兜天谷,唐楚阳被吓了一跳的同时,却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跑,彻底暴躁起来的妖兽虽然更容易对付,但杀伤力也大大的提升了,这时候绝对不是应付妖兽的好时机。

    御龙天兵身形高大,一步过去就是一丈多的距离,尽管如此,相比于妖兽狂猛的奔跑速度,唐楚阳和妖兽之间不足五十里的距离也越拉越近,若不是身旁的囫囵兽间隔往后吼一嗓子威慑一下,唐楚阳甚至跑不了多远就会被追上。

    这边距离谷口其实并不远,因为唐楚阳炼符的地方就在距离一线峡不到十里的地方,唐楚阳一边跑,一边咬牙耗掉了二百元神精华,启动了御龙天兵的灵宝‘正天印’。

    唐楚阳炼制一张唤神图才不过二三十个元神精华,而启动灵宝起步消耗就是十倍于唤神图的消耗,为了保险起见,唐楚阳直接支付了二百元神精华给御龙天兵,这可是相当于召唤二十次御龙天兵的消耗!

    原本只有墨斗大小的正天印被灌注了足足二百元神精华之后,瞬息间化作一道流光飞向身后的妖兽群,一胀一缩间猛然涨大到百余张范围,比之一座小山也不逊色多少。

    轰轰轰!!!

    金光闪闪的小山仿似变作了拍苍蝇的超巨型苍蝇拍一样,东砸一下,西撞一下,每一次攻击都携着数十万斤的伟力,即便是躯体力量强横的三四阶妖兽,正面被砸中之后也全部被拍成了肉泥。

    连续数十下猛砸,冲在最前面的上千三四阶妖兽直接被砸死了大半儿,原本冲势狂猛的妖兽顿时一滞,皆都目露恐惧地看着依然在不断猛砸的金山,妖兽虽然凶猛残忍,但却不是不畏生死。

    如此恐怖的金山攻击,被拍着了有死无生,被擦着的残肢横飞,即便以妖兽的凶狠,此时也被攻击方式凶残无比的金山给吓住了,尤其是这金色小山砸下来时还有金光照射,但凡被金光笼罩的妖兽,竟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想躲都难。

    趁此机会,唐楚阳陡然加速,十几个呼吸见终于跑到了一线峡的出口处,早就一脸焦急地等在这里的唐云倩等人见唐楚阳安全归来,齐齐大松了口气,一脸心有余悸的后怕模样。

    看唐楚阳安全脱离危险之后,众女这才想起御龙天兵那枚金色正天印的恐怖杀伤力,妖兽虽然体型庞大,但大多也就是三五丈大小,化作百余丈小山一样的正天印,每一下砸过去至少就是十数只妖兽的伤亡,而且有死无生!

    四阶妖兽可是等同于四阶天将一样的存在,即便是被灵宝攻击,也不该像现在这样毫无反抗之力才对,但每当有妖兽被正天印金光笼罩的时候,竟然就那么傻傻的呆在原地,直到被金山砸成肉泥。

    之前唐云倩她们使用御龙天兵图的时候,从未动用过御龙天兵的灵宝,毕竟动用灵宝消耗太大,而且必须修士本身来支付使用灵宝的元神精华,除非必要的话,她们是不会轻易动用守护神灵宝的。

    尽管四十名御龙天兵的灵宝各不相同,但在威力上应该是大同小异,方才正天印发挥那么恐怖的威力,比之四相境的天将灵宝还要强出许多,这让众女对御龙天兵图的威能又有了新的认知。

    如果让唐云倩等人知道,正天印之所以发挥这么恐怖的杀伤力,是因为唐楚阳直接消耗了足足二百元神精华的结果,不知道唐云倩她们会怎么想?

    败家子也就是唐楚阳现在的作为了,二百个元神精华,至少可以炼制五六张御龙天兵图,以当时的情形来看,唐楚阳只需要动用两到三张御龙天兵图,虽然不能像现在这样灭杀那么多妖兽,但拖延到他跑回山谷口还是没问题的。

    不过这种做法也就那些战斗经验丰富的修士,才能在刹那间做出近乎本能一样节省元神精华的选择,毕竟经年混迹五行大陆的修士,对于元神精华的使用都是相当节俭的,哪怕是一个单位的元神精华,也能延长守护神数十息的存在时间呢。

    ps:果然是不求票就不给票啊!小猪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既然如此,小猪就不厌其烦地骚扰一下诸位书友吧,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一切切切切支持!!!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