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攒满了灵墨的笔尖轻轻地在雪白的灵纸上滑过,柳黄色的纤细线条流畅地从笔尖下延伸,巴掌大的灵纸上面浅黄色的线条不断增多,随着流畅动作加快,一个繁复玄奥的阵符随着笔尖的滑动而不断变得更加完美。

    回元符是唐楚阳入行时接触的第一张灵符,因此他不但印象深刻,而且真正属于那种闭着眼睛都能画出来的灵符,虽然五行大陆上炼符和地球上的画符有所不同,但殊途同归,需要画制的阵符是没有什么区别的。

    几个呼吸间,一张专门用于恢复损耗元气的回元符炼制完成,唐楚阳动作流程地掐诀为灵符开光,刹那间,不大的灵符腾空而起,光华四射,澎湃无比的勃勃生机陡然自灵符上爆发开来。

    还未曾启用,灵符上爆发出来的浓郁生机,已经让围在唐初阳三丈之内的唐云倩等人顿觉精神一震,体内流转不休的元气陡然如同打了激素一样,运转速度猛然加快了五成还多。

    “好强悍的灵符!不过是符成是散发出来的余波而已,竟然就让我元气运转速度快了足足五成!这至少该是将符一级的灵符了吧?!”

    将符之能不逊于四阶唤神图,换做以往,唐云倩,唐云娇等人或许会为唐楚阳一个初级灵画师,能够越级炼制将符感觉不可置信,但这段时间她们从唐楚阳身上看到的奇迹实在太多了。

    这个时候,她们的感慨和惊叹,更多的是针对灵符本身的强悍。

    “至少是五品一闪的将符,比楚阳在牧场是给咱们的三品将符要强得多!”

    惊叹的是唐云娇,回话的是唐云倩,她们两个对于将符已经没有初见时的震撼和垂涎了,反正炼制将符的人就是他们的亲侄子,想要的话,让他狠命的多炼几十张就是了,没必要总是大惊小怪。

    “这么说,楚阳采到的那些花草,真的是有用的灵药了?我看他只是使用了区区几片而已,竟然就能将灵符激发到了这种程度,若是他将那娃娃一样的灵草全部添入灵墨,岂不是要炼制出九品将符来?!”

    唐玉娇对于灵符知道的并不多,她只是根据自己有限的知识来推断,感觉侄儿若是添加更多的灵药混合灵墨,炼制出来的灵符威能自然就会更强,但对灵画师稍有了解的唐云倩就不同了,她可是知道调制灵墨的一些禁忌的。

    “你想倒是简单,任何材料都是有容纳上限的,组成灵墨之后同样如此,据我说知,一阶的灵墨容纳元神精华的上限大约是100个元神精华,或者200本命元气,如实强行添加的话,唯一的结果就是材料承受不住过量的添加,直接自爆!”

    说到这里时,唐云倩扭头看着已经惊得吐舌头的唐云娇,稍有些严肃地警告道:

    “越是高阶的材料,自爆所造成的破坏便越大,就我知道的,死在材料自爆之下的灵画师和灵符师,足有数十人之多,你可不要拿这些话去鼓动楚阳,那小子胆子大的很,你要是说了,他没准真敢去尝试!”

    “怎么会呢,我保护楚阳还来不及呢,咱家可就这么一根独苗了!”

    唐云娇缩了缩脖子,不敢再谈方才的话题,她还真怕不小心被侄儿听了去,若是害得楚阳出事,唐云娇可承担不起那个后果。

    此时唐楚阳虽然已经炼制完成,但他却并未就此收手,身边的上了念头的灵药实在太多了,唐楚阳有种抑制不住地想要好好奢侈一般的念头,反正此行目的地已经确定,在这边耽搁几天时间也不算什么。

    再说,他炼制大量的灵符,对于唐家众女来说有益无害,加上又可以趁此机会练练手,这种一举数得的事情唐楚阳自然是要好好珍惜的。

    有了决定,唐楚阳便转头冲距离他不远的唐云娇和唐云倩道:

    “八姑,九姑,麻烦你们留下两人为我护法,其他人就拿着这些灵药做样本将附近同类型的灵药全部采掘出来,此地灵药充足,天地元气又无比浓郁,我想趁此机会,大批量的炼制一些灵符,一部分咱们使用,剩下的全部当做库存送回景云县!”

    “大量炼符?哦,好好,你只管炼符就是,其他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

    唐云倩和唐云娇二人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就点头认同了唐楚阳的决定,她们此行先是为捕捉灵兽,后又改作寻找炎赤鹰,无非就是因为唐楚阳的建议而改变的,现在侄儿要大量炼制灵符以为唐家增加储备,两女自然是全力支持的。

    唐云倩和唐云娇答应了一声之后,便直接开始吩咐唐楚兰等人动手,唐云倩独自一人留下为侄儿护法,其他五人全部给他分派了灵药样本,到四周去采药,不大会儿的功夫,唐楚阳身边便只剩下八姑唐云倩了。

    炼制一张两张灵符,或许可以说是休闲放松,但大批量的炼制几十上百张灵符,那就是一份相当枯燥的工作了,不过唐楚阳上辈子早就习惯了这种枯燥,甚至于长年累月的坚持下来,每天不画个几十丈灵符反而不习惯了。

    因此大批量炼制灵符对于其他灵画师,或者灵符师来说是个负担,但对唐楚阳来说却只是正常的练习而已。

    何况五行大陆上炼制灵符,对于修士本身来说也是种修炼,调制灵墨,驾驭灵毫,构画阵符等等这些过程,对于灵符师本身的元神运用技巧,元气控制能力都是极为难得的促进之道。

    人一旦进入某种专注状态的时候,是完全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完结的动态,甚至于可以直接无视躯体疲累的,唐楚阳从炼制第二张灵符开始,就彻底沉浸到了这种无比专注的状态当中。

    随着对灵墨调制的熟悉,对灵毫控制得更加自如,以及那种久违的画符的熟悉感逐渐回归,唐楚阳下笔的速度越来越快,笔法转换之间也越发的流畅迅速起来。

    一张,两张,三张,十张,三十张,五十张……

    随着时间不断的流逝,唐楚阳炼符的速度越来越快,炼制出来的灵符也越来越多,而且因为他是练手的缘故,炼制出来的灵符也不是同一个种类,炼符过程中他只要想到了什么灵符,直接下笔就画,完成之后,还要连续炼制,知道彻底熟悉这张灵符,才会换一种灵符继续炼制。

    兜天谷能够见到光线的地方,也就是最中间的那道通天光柱而已,随着天色逐渐暗淡下来,原本昏暗的兜天谷已经趋近于漆黑,但进入兜天谷的谷口这边,却是五彩光华四射照耀,将偌大的山谷口附近辉印得亮如白昼。

    这些五彩缤纷的光源全部来自唐楚阳炼制的灵符,此时他沉迷于炼制灵符,根本就顾不上将灵符全部收起来,如果不是唐楚阳炼制灵符的时候,就已经构建了启动灵符的法诀,这些灵符怕是早就自行将本身能量挥发完了。

    不过即便如此,守在四周的唐云倩和唐云娇等人,也都满脸肉疼地围着漫天漂浮的灵符团团乱转了,上百张灵符相互辉印的场面自然是非常震撼人心的,但同时也是非常引人注目的。

    而且,最让唐云倩等人担心的是,灵符本身具备的强悍灵能不但让人类心动,妖兽也拒绝不了这样的**。

    如果不是唐楚阳将囫囵兽留在了身边,谷口周围的兽王级以下的妖兽怕早就围上来争夺了,就算这样,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距离谷口百里之外的地方已经陆陆续续的围上来数千各等级的妖兽了。

    尽管这些妖兽都是四阶一下的中低阶妖兽,但高达数千的数量,就连原本还极为嚣张的囫囵兽,此时也不敢再像之前那样不把这些妖兽当回事儿了,而且,兜天谷千余里方圆这么大的地方,不可能没有其他兽王存在。

    若只是来一个还好,以囫囵兽同级差不多最强的实力,也能轻易将之抵挡在外,但若是来个两三头,那就不是唐云倩等人能够应付的了。

    唐云倩,唐云娇等人虽然心中急切,但又不敢出声打搅唐楚阳炼符,因为她们早就发现唐初阳已经进入一种非常奇特的状态,这时候若是打断他,唐云倩也不敢保证会发生什么事情。

    一直等到周围逐渐聚集起来的妖兽数量过万的时候,唐云倩等人的面色终于变了,就连囫囵兽都有些畏怯地退到了唐楚阳身边,万兽围观这种场面就连兽王都很少见到,囫囵兽都开始感觉害怕了。

    唐楚阳从沉迷状态清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囫囵兽有些瑟缩地躲在他的身边,八姑唐云倩和九姑唐玉娇驾驭着守护神,挡在他的身前,旁边还有唐楚兰等人将他团团围住,也全部将守护神召唤了出来。

    而正前方的山谷深处,密密麻麻的各色妖兽正逐步靠近,距离唐楚阳所在的地方已经不足五十里了。

    “万兽围观啊……”

    唐楚阳轻轻呢喃,心里也禁不住紧张了起来,这样的大场面连外出历练快十年的唐云倩都未曾见过,更何况是才到五行大陆半年的唐楚阳。

    ps:感谢‘peter0328’兄弟的1888打赏!感谢‘傲绝大帝’兄弟的评价票和打赏,小猪拜谢二位支持!

    新的一天开始了,趁着票子还没有投出去的机会,诸位书友速速将票子全部交给小猪吧,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求一切支持~!!

第127章、镇灵符    要知道在自己的法术攻击下,就算一位正式的祭司都会有些狼狈吧?何况对方压根就没有出手反击。

    就在亡灵法师考虑是否与对方肉搏的时候,贾可道出手了,一张镇灵符直接就贴在了亡灵法师的额头上。

    镇灵符原本就是用来镇压妖物鬼魂之用,寻常电影里那些僵尸额头上的黄纸符箓便是这镇灵符,只不过大多数道士所使用的镇灵符并没有多大效果罢了,最多镇压一下没成气候的僵尸。

    而贾可道看这亡灵法师浑身阴气,快要近乎于鬼魂了,因而就用镇灵符试了试。

    让贾可道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镇灵符还真起了作用,一道符箓贴上去,这亡灵法师就好似中了定身咒一般,动弹不得了。

    这亡灵法师接触尸体,亡灵时间久了,随着阴气不断渗透进去,其体质就偏向亡灵,如此一来,镇灵符将其体内阴气镇住之后,这亡灵法师想要动弹都不行了。

    接下来,贾可道便将对方审问了一遍。

    与贾可道猜测的一样,这名亡灵法师就是小镇墓地的偷尸贼。

    研究亡灵法术,首先就需要大量的尸体作为实验材料。

    这个山谷里原本有着一个上百人的村落,结果亡灵法师来了之后,见村落偏僻,不易被人发现,因而便随手将村落屠灭,收获上百具新鲜尸体的同时,也就在这里安了家。

    之后,凡是过路者或者居住在附近的人类都陆陆续续变成了他的实验材料。

    到了后来,周围的活人很难找到了,亡灵法师便开始挖掘四周墓地里的尸体,最后一路挖下来,终于挖到了小镇附近,将贾可道布置的墓地给挖了。

    贾可道听完亡灵法师的招供,不由得点了点头,看着贾可道点头,亡灵法师还以为对方要放过自己,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贾可道随手一巴掌就拍在了他的额头上,将他震得脑浆爆裂而亡。

    贾可道再迂腐也不可能放过亡灵法师的,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这个道理,贾可道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

    解决了亡灵法师后,贾可道便朝着山谷深处走去,没多久,一个村落便出现在贾可道视线范围内。

    由于亡灵法师在这里居住时间不短,大量的阴气汇聚,使得这个村落变得极为破败。

    举目望去,到处倒是倒塌腐朽的木屋,地上的泥土也要比谷外黑上几分。

    贾可道环视一圈,那间阴气最为深重的大木屋应该就是亡灵法师的居所了。

    站在大木屋外,就能够闻到一股尸臭,而推开木门,扑面而来的浓郁臭味几乎让贾可道的鼻子在这一瞬间丧失嗅觉。

    太臭了,贾可道不得不捂住鼻子,等待这股臭味略微散去几分之后方才进入木屋内。

    大木屋是特制的,其内的空间要远远超过村落原有的木屋,里面摆放着十多张木桌,其上摆着一具具造型各异的尸体,有缺胳膊断腿的,有多出两条手臂的,甚至于连多出几个小丁丁的都有,可谓是考验人的精神状态了。

    很显然,这些尸体都是那位亡灵法师的试验品。

    而在木屋的一侧有一个木架子,摆放着不少的瓶瓶罐罐,犹如学校的实验室一般,另一侧则是堆积着上百具尸体。

    贾可道凑过去看了看,很容易就从里面找到墓地里被偷走的尸体。

    看来确定是这个亡灵法师干得。

    木屋最里面则是摆放着几十卷兽皮装订而成的书籍。

    贾可道将这些兽皮书籍取起略看了一遍,里面大部分兽皮书籍都是记载着亡灵法术的各种咒法,图案等等内容,而小部分则应该是那个亡灵法师自己做的实验笔记,心得体会什么的。

    将这些兽皮书籍通看一遍之后,贾可道算是明白了,说白了这亡灵法师倒是与道门里的一个分支有些相似。

    茅山道,这茅山道便精通于抓鬼养鬼,豢养僵尸等等,当然茅山道豢养的僵尸可要比这些亡灵法师制作出来的僵尸厉害多了。

    而这个亡灵法师这段时间便是在试图制作一个憎恶出来,以取代那些战斗力极为弱小的骷髅来保护自己的安全。

    这所谓的憎恶就是用一些尸体缝合为一体再用亡灵法术复活的怪物,相对于普通的僵尸,骷髅而言,憎恶称得上是力大无穷,恢复能力很强。

    但在贾可道看来,这种憎恶也就只能用来对付一些普通人类罢了,真要是对上那些教会的祭司,恐怕也就是几个神术废掉的下场。

    亡灵法师很难有完整的传承,他们人数很少,时不时就有亡灵法师被人发现,最终被群起攻之干掉,因而这个亡灵法师最初踏入这一行当完全是因为得到了一本残破的兽皮书,上面记载了一些零星的亡灵法术。

    在学会那几个法术之后,这亡灵法师也就踏入了这一行。

    从其实验笔记与木桌上的那些尸体情况而言,贾可道能够看出这个亡灵法师从无到有,倒是快要将那种制造憎恶的技术给研究出来了。

    可惜,挖谁的墓地不好,挖了小镇死难者的墓地,最终被贾可道发现追过来给除掉了。

    话说,这个亡灵法师也算是有些天赋的人才了,如果放在地球上,指不定就是玩手术刀的名医了。

    贾可道略微遗憾一下也就过去了,不管怎么说这亡灵法师随意屠戮村民在贾可道眼里就是死罪了,哪里还顾得上什么天赋不天赋的。

    在木屋内转了一圈,贾可道再也没有发现什么让自己眼睛一亮的东西,便出了屋,手指上晃出一团火焰,杵在了木屋上,准备将这里给烧个精光。

    就算是亡灵法师挂掉了,这山谷内阴气过于厚重,依靠自然的循环,恐怕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散去,若是被其他亡灵法师发现这个阴气厚重的宝地,又是一个祸害。

    就算是普通人进来,也会受到极大影响,轻则阴气入体,打几个喷嚏,回去感冒一场,重则大病一场,死在这里都未曾可知。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