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双臂有力,持弓稳嘛。

    贾可道随后便将道兵们当成了劳力,指挥他们将剩下的纸箱搬入神庙里存放。

    毕竟山谷里的人形形色色,放在其它地方,难免会有人以为是什么好东西跑来偷窃。

    吃过晚饭,贾可道难得的领着信徒们做了晚课,之后又将那些民兵留下,每人发了一把长刀与盾牌,这长刀便是华夏古代的朴刀了。

    而民兵中表现良好的十多人,每人配发了一把手弩。

    在民兵们的眼里,这些做工精良的手弩简直就是一件件贵重的艺术品,全金属制造,光是提在手上就有一种莫名的厚重安全感。

    同样,这些手弩也配上了激光瞄准器,相对于反曲弓来说,这些手弩配上激光瞄准器的效果要强上太多了。

    这种连发手弩的有效杀伤射程只有五十米,配上激光瞄准器后,可说是指哪打哪,就算是才学会使用的民兵也能够精准命中三十米内的目标。

    看着一口气射出六支弩箭,在三十米内将靶子击穿的时候,没能配发手弩的民兵眼睛都绿了。

    这简直就是传说中的神兵利器。

    有了这玩意,民兵蹲在石头修建的哨所里,基本上可以对付数倍敌人了。

    说实话,就连那些道兵都有些眼馋。

    不过,贾可道可没打算给道兵配发这玩意。

    对于道兵来说,手弩的射程太短了,用处近乎没有。

    当然,就算是没有配发手弩的民兵,心头也不算太遗憾,光是配发下来的长刀盾牌,就让他们惊喜万分。

    像这样的装备,换成在雄狮城的时候,光是一把这样做工的长刀恐怕就要两百个金币!

    盾牌更是出众,轻便坚固不说,还有一个透明的观察窗,在防御敌人箭矢的时候还能观察敌人动向,以便随即反击。

    待到塔伦斯将兴奋无比的民兵尽数带走,贾可道轻轻喘了一口气,光是教导那些民兵使用手弩以及讲解安全措施就将他累得不轻。

    在异界有弩这种武器,但却没有如此小巧的手弩,光从成本上来说,就很不划算。

    因而这些民兵压根就不懂得如何使用手弩。

    贾可道休息了片刻,将土地公叫了出来,询问那草精灵的情况。

    对于异界的生物,土地公似乎天生就要比贾可道了解得更多。

    原来这种在异界比较稀少的草精灵,拥有一种促使各种草类迅速生长的天赋能力。

    按照土地公的说法,这头草精灵与自己的部落失散了,因而才被青木山谷里的人给发现了,若是其集结成群的话,寻常人类是很难发现这些草精灵的踪迹,它们与植物有着极为密切的联系,植物会给它们提供最好的掩护。

    也就是说,青木山谷有了这头草精灵,山谷田地上种植的小麦等等草本作物的生长速度将会增长三到五成以上。

    不错,贾可道点了点头,让土地公将那头草精灵安置好,待到春耕的时候就能够派上大用场了。

    次日清晨,贾可道便独自一人上路了。

    这次贾可道出去并不是回老君观,而是四处游走,打探一下消息。

    青木山谷比较偏僻,加上担心被沙漠教会发现,在下雪之后,山谷里的人就不允许外出了,这也使得青木山谷基本上就与外界隔绝了。

    为了避免太过于引人注目,贾可道这次出行将道袍脱下,换上了一身破旧的兽皮衣服,咋一眼看过去,就算是奥迪斯过来,恐怕也没法将贾可道给认出来。

    离开山谷之后,贾可道径直来到了被废弃的小镇。

    距离当初沙漠军队屠镇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有五个多月了。

    随着酷寒降临,大雪覆盖,贾可道走近小镇已经闻不到太大的臭味了。

    站得远远,围着小镇转了一圈,贾可道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自己给小镇亡者修建的墓地似乎有些问题。

    贾可道走近一看,原本被灰巾力士修建整齐的墓地现在变得狼藉一片。

    至少超过一半的墓穴被人挖开了,里面的尸体没了踪迹。

    是野兽?贾可道摇了摇头,轻轻刨开墓地出口处的一些积雪,几个脚印出现在贾可道面前。

    这不是野兽留下的足印,贾可道确定了这一点。

    让贾可道有些疑惑的是,这些足印也不是人类留下的脚印,很浅,很小,只有四个脚趾头,算下来,这些脚印的主人体重不会超过三十公斤,身高不会超过五十厘米。

    阴鬼寻迹符!

    贾可道这次出来准备的符箓可不少,其中有一道符箓便是炼精化气中期才能够绘制的阴鬼寻迹符。

    随着贾可道掏出一道符箓,朝地上被掘开的墓室轻轻一丢,没有火光出现,那道符箓便悬浮在半空,一团雾气从四周汇聚过来,凝聚在符箓之上,片刻之后,一头由雾气组成的鬼魂便出现了。

    说是鬼魂,实际上就是一个人形,除了鼻子之外,其余五官模糊无比。

    随着鬼魂的鼻子在空气中一阵耸动之后,鬼魂便朝着一个方向飘了过去。

    贾可道紧接着就跟了上去。

    鬼魂在空中飘行的速度很慢,比普通人类漫步而行只快上一点。

    一个半小时后,贾可道依然跟在鬼魂身后,满脸的无奈。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阴鬼寻迹符,完全没有想到这招出的阴鬼速度会慢到这个程度。

    一个半小时就走了不到十公里,若是贾可道自己全力而行的话,这一个半小时早就跑出四十公里以上了。

    当然,这也不能怪招出的阴鬼不努力,这阴鬼寻迹符原本就是用在短距离寻查痕迹之用,速度慢才能够将所有痕迹寻查出来。

    现在嘛,只能怪那些偷盗尸体的生物跑得太远了。

    在天色逐渐变黑的时候,贾可道果断的将阴鬼给定住了。

    都这个时候了,若是继续追踪下去,很难说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贾可道现在的实力放在地球上,不算火器的话,近乎于无敌了,可放在这个异界里就很难说了。

    别的不说,如果在黑夜里突然遭遇几头魔兽的话,贾可道感觉自己能够逃出来就算是幸运了。

    在很多时候,英雄总是死在不经意的敌人手上,譬如关羽张飞。

第七十五章 女汉子(三更求三江票!)    如果是符印是院士级的大能才能进行的研究,那么现在的唐楚阳也就是小学水平而已,一个小学生搞出了一个院士级的实验,并且还成功了,这样的消息有多么震撼人心,只是稍稍想想变得觉得不可思议。

    唐云倩和唐云娇二人现在就是这样的心情,至于唐楚兰她们几个小丫头,也就比唐楚阳大几岁而已,阅历方面几乎没有多大差别,所以唐楚兰等唐家三代反而受到的震动不大。

    不过符印这种高阶存在,就像地球上的宝马奔驰一样,她们虽然没见过,但听总是听说过的,因此她们虽然不是震惊和震感,但还是觉得唐楚阳相当了不起的。

    唐楚阳自己也知道符印这种存在,不过他虽然在典籍上看到过不少记载,但字面上的介绍自然没有实物来的更加震撼人心,加上画符本就是唐楚阳在地球时的本职工作,因此他也不觉得炼制出符印有多了不起。

    唯一感觉不同的,就是这次炼制都灵玉露符,让他难得地体会了一下天地万物的法则,以元神的姿态初窥五行大陆,让唐楚阳在对五行大陆的认知上,不再局限于表象。

    一冰一火两个姑姑的表情,唐楚阳自是看在眼里的,但他却觉得唐云倩和唐云娇有些夸张了,不过是一张低阶的符印而已,又不是稀世难得的顶尖圣符,实在用不着这么大惊小怪的。

    抬手轻轻一指,绿色的符印微微一震,唰!的一声飞到了唐云娇的身前,盈盈绿光挥洒而出,都灵玉露符如同一只大号的萤火虫一样,一边环绕着唐云娇旋转,一边洒下点点绿色的光点,仿似下起一场微型的治疗之雨。

    “好奇怪的感觉,我竟然感觉不到任何强行治疗的痛苦,就好像,嗯,就好像泡在灵泉里一样,舒畅的一点儿都不想动弹……”

    唐云娇喃喃自语,娇俏的脸蛋上带着一股子愉悦陶醉的表情,她甚至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包括很久以前受到的暗伤,这个时候也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恢复着,这符印效果之好,简直是她生平仅见!

    唐云倩也微微散发出元神感知,稍稍感应了那星星点点的绿色光点之后,眯着眼睛点头道:

    “生机虽然不是那么强盛了,但却是因为内敛了起来,这样发挥出来的治疗效果恐怕好远超于寻常的治疗灵符,不愧是灵符里的高贵精灵,符印的强大之处,根本不是我等能够揣测的……”

    这时候唐云倩和唐云娇齐齐转头看向唐楚阳,她们不再是以看晚辈的目光面对唐楚阳,而是看一尊即将崛起的大能者一样,眼睛满是希翼,期望和一丝丝隐不可察放松之色。

    唐楚阳越强大,她们这帮原本无依无靠的女人才能越安全,而且以唐楚阳现在的成长势头,已经他身上层出不穷的奇异本领,唐云娇和唐云倩已经开始憧憬未来唐家强盛起来的美好场景了。

    而唐楚阳现在却开心不起来了,都灵玉露符是他以元神烙印法则炼制出来的灵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张符印已经是他元神的一部分,所以在为人治疗的时候,他能够完全看透对方体内的伤势。

    唐云娇体内的伤势,尤其是骨骼上的细密裂纹,看得唐楚阳头皮发麻的同时,更多的却是心酸,这等经历怎样的苦战,经历多么长时间的各种厮,才能积累下这么多密密麻麻的看得唐楚阳这个男人都心里发寒的伤势?

    唐云娇的骨骼从头到脚,几乎已经没有完好的地方了,即便是修士着重保护的头部,唐云娇的下颚,脑颅侧边也都有些细密的裂痕,如果只看骨架的话,唐楚阳甚至怀疑,他只消轻轻碰触一下,唐云娇就会整个散掉。

    “九姑,苦了你了……”

    唐楚阳眼圈有些微微发红,半年多时间,足以让唐楚阳融入到整个家族都以他为中心在运转的小家族里了,不论是唐楚阳的主动意识,还是身体本能的影响,都让唐楚阳心底里的悸动不可抑制地狂涌而出,这话,他几乎是忍不住的脱口而出。

    唐楚阳的话,让二姐唐楚兰等人莫名其妙,但承担着保护唐家安全的唐云倩和唐云娇却听懂了。

    唐云娇微微一呆,面上的舒畅表情也收了起来,她娇躯微颤,似乎是为唐楚阳绝无仅有的关心而感动,似乎又是在强抑着某种情绪,不想让它爆发出来。

    “都是为了唐家,这是责任……”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好似用尽了唐云娇全身的力气一样,这个火爆性子,比男人都要刚强许多的女子,终是未能认主,眼圈未红,硕大的晶莹泪珠却已经滚落眼眶,她真的很委屈啊,她所做的所有事情,本该有男人来做的。

    “我是个需要男人疼惜的小女子!”唐云娇真的很想这么说,但她知道不能,因为偌大的唐家除开唐楚阳之外,在没有其他的嫡系血脉了,她们这些第二代的女人们要是不站出来的话,唐家早就没了。

    唐云倩也有些动情,她虽然只是负责家族产业,但承受的压力其实并不比唐云娇这些负责唐家安全的人少,但唐家所有的二代女人们都明白一个道理,她们若是不站出来,唐家就无法继续存在了,为了家族,她们不得不把自己当男人来用。

    “楚阳,快点儿强大起来吧,哪怕能解除咱们唐家的诅咒,把金叔叔他们请回来,我们,我们也能轻松一些的,姑姑本不想说的,但看你终于懂事了,姑姑突然觉得以前活得好苦,现在也好累啊……”

    唐云倩冰冷的俏脸终于融化了,晶莹如同水晶一样的泪珠滑落俏脸,外表看着越是坚强的人,内心里往往也越发的脆弱,被安慰的唐云娇还在强抑悲伤时,唐云倩却已经崩溃一般失声痛哭。

    “不会了,以后再也不需要唐家的女人们出去遮风挡雨了,因为我来了,我长大了!”

    唐楚阳仰着脸,看向两位姑姑的目光里满是怜惜和崇敬,这要多少年的苦难,才能把她们委屈成这个样子?

    “八姑,九姑,你们都是女汉子,令人尊敬的女汉子!”

    这话唐楚阳没有说出来,但却不妨碍他在心里夸赞这些令人尊敬的亲人,没有她们,或许唐楚**本就没有重生的机会吧?唐家都灭了,唐楚阳这根独苗还能活着吗?

    ps:今天下午见有人求三江票的时候,小猪才突然反应过来,今天下午两点三江频道就已经换榜了,小猪点进去一看,《家主》后面好大一个零蛋啊!!

    太刺激人了!第三更奉上!诸位书友巨巨们,求三江票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