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襜褕,抹胸礼服,第七十四章 符印

已有 2 阅读此文人 - - 高H辣H小说 -

    阵符统共分为八个种类,据传是演化自先天八卦,诸如攻击,防御,增幅,治疗这些知识最基础,也是最常见的四种阵符而已。

    当然,以阵符的繁复程度,每个种类的阵符都能单独理出来成为一个完整的体系,就如攻击阵符,其中又能分为金木水火土,阴阳,雷电,冰等等许多分支,同时这些不同属性的攻击融合,又是一个全新的体系,分支之多,简直难以计数。

    阵符单单从表现形式上来说的话,其实更趋向于远古时期的象形字,比如说治疗内脏的阵符,其实就和人体内的某种器官的图形差不多,只是相对简陋许多而已。

    比如唐楚阳现在要构画的阵符,就是一种极其类似骨骼的象形字,看上去更像一截骨头而不是阵符。

    阵符千变万化,无有穷时,乃是华夏远古时期的传承精粹,传到唐楚阳在地球上的二十一世纪时,其实已经遗失了许多传承,不然道家也不至于没落到了几近于无的程度。

    唐楚阳手提灵毫,灌注元气之后,先将搭建阵符的联系通道和维持平衡的横线构纹画了出来,构画阵符和书写华夏文字大大不同,它不再讲究横平竖直,反而是反其道而行,循着一种仿似蕴含天地至理的玄奥线条构建图形。

    尤其是构画阵符的时候,唐楚阳需要将自己的元神感知沉入到对天地法则的感悟当中,循着冥冥中那一闪而逝的迷蒙轨迹,由意识导入本体,控制手臂本能地沿着似乎看到,似乎又未曾看到的轨迹游走在笔下的灵纸上。

    这期间唐楚阳不但要分神感悟天地间无处不在的万物法则,同时还要控制手臂,不让灵毫脱离掌控,将之压制在灵纸大小的方寸之间,细微处精致到了毫发可见,宏观而言可说是纵观天地万物之间的亿万法则,大与小全要依靠他自身来掌控调节。

    灵墨是淡黄色的,但经过灵笔画制到灵纸上时,构建出来的阵符竟变成了生机勃勃的青绿色,从里到外散发着让人向往的滋润万物的包容之意。

    “好强烈的生气,楚阳炼制的这张灵符至少应该是二阶以上吧?生气太强烈了!”

    “应该是三阶才对,你没看到么,楚阳只是画制了两个阵符而已,生气便已如此强盛,若是整个灵符构画完成,炼制出三阶灵符几乎是必然的事情!”

    唐云倩和唐云娇本身虽然不是灵符师,但唐家毕竟是出过灵画师的,后阁里那么多关于灵画师,灵符师的典籍,她们总是要看上一些来了解灵符和唤神图的,因此,二人虽然不是很懂,但多少还能够看出一些门道的。

    唐楚阳这个时候是听不到两个姑姑议论的,都灵玉露符即便是在地球上也属于中高阶的灵符了,唐楚阳虽然极为熟悉,但炼制的时候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在地球上画符消耗的只是笔墨纸砚。

    而五行大陆上,消耗的可不止这些,元气,心神,甚至于元神,还有灵符本身的属性冲突,材料相斥等等,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被反噬。

    唐楚阳现在的状态就是感悟天地,画制五行,将窥见的那一丝丝天地法则以元气为引,将之以象形的方式表现在灵纸上,这个过程中快慢有度,稍有差池,报废灵纸和材料倒在其次。

    要是来个元气自爆,连唐楚阳都得被波及到,五行大陆上因为炼符失败被炸死的灵符师可不在少数。

    唰唰唰!

    感悟到冥冥中似有似无的奇异轨迹之后,唐楚阳下笔如有神助一样,以快得让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短短不到眨眼的功夫就将两个阵符构画出来。

    微光一闪,灵纸上突兀地凸显出一抹淡淡的,拇指大小的女仙影像,她右手持玉净瓶,左手玉带挥洒间有偏偏灵雨降下,刚好笼罩巴掌大小的灵纸,每一滴灵雨接触到灵纸,灵纸上轻轻一震,自身开始放射淡淡毫光。

    直至一波灵雨降完,整张灵纸已经散发出浓郁的绿芒,似有无限生机喷薄欲出,唐楚阳见状,急忙打出几个法诀,将那勃勃生机束缚在了灵符之上。

    嗖!!

    绿莹莹的灵符陡然脱离了画板,腾空而起,漂浮在空中犹疑不定,似乎想要飞天而起又有什么顾忌一样,唐楚阳不失时机地打出一道封符诀,原本不停飘动的灵符突然一震,随后静静悬浮空中。

    淡淡生气外放,灵符周身绿芒一敛,一股奇异的波纹陡然扩散,让被波及到的唐云倩等人纷纷双目一亮,齐齐看向了离地五尺的淡绿色灵符。

    灵符炼制成功了!

    唐楚阳抬手一招,灵符如同受到指引一样,乖乖地飘入他的手中。

    “那头猪,过来,试试我炼制的灵符效果如何?”

    “我是大名鼎鼎的囫囵兽……”

    一直在旁边哼哼唧唧的囫囵兽愤愤抗议一句,动作却一点儿不慢,身为妖兽的它,对于灵符里所蕴含的生气要更加敏感一些,尤其是囫囵兽百无禁忌,什么都吃,拥有化废为宝之能,因此他对于灵符的敏感程度,甚至于比大多数的灵符师还要强。

    都灵玉露符上散发出来的勃勃生机非常强烈,囫囵兽感觉就这么一张小小的灵符,其内蕴含的奇异灵气竟不下于四五阶的灵药,这让它有种强烈的,想要将之吞掉的**。

    ‘轰隆隆’的地面震颤传来,囫囵兽的吨位实在太大,即便再怎么小心谨慎,稍稍挪动一下便是一阵儿的地动山摇。

    唐楚阳微微皱了皱眉,并指成剑启动了都灵玉露符,原本只是散发淡淡生气的灵符陡然爆发出浓郁至极的强盛绿芒,只瞬息间,浓烈的绿芒便扩散到一丈范围。

    抬手一挥,唐楚阳将已经化作一团绿芒的灵符打入囫囵兽体内。

    唰!

    温和但却坚韧无比的光团贴上囫囵兽的刹那,周身绿芒陡然一胀一缩,包裹住囫囵兽的一瞬间,又好似没有出现过一样突兀地融入到了囫囵兽庞大的躯体内。

    哼哼哼……

    强烈至极的生之气突然窜入身体,以大地一般广博包容如同爱抚一样洗涤着囫囵兽的全身骨骼,舒爽得它直哼哼。

    约莫十息时间,囫囵兽浑身一颤,滚地一抖,庞大的躯体不断鼓胀变幻,不一刻便缩小成了一只不足三尺的小猪,眯着眼睛一脸舒畅地跑到了唐楚阳的身边,蹭了蹭他的裤脚,大眼睛里一脸的讨好之色。

    “切,有奶便是娘,你变得可真够快的……”

    唐楚阳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地踢了囫囵兽一脚,转头冲八姑唐云倩道:

    “八姑,这头猪似乎已经好了,咱们是不是可以继续赶路了?”

    唐云倩闻言,本待点头同意,却不想身后的唐云娇突然几步迈出,摆摆手冲唐楚阳道:

    “楚阳,为何不多炼制几张灵符?我能感觉到你炼制的灵符效果极好,若是能多炼制几张的话,咱们此行可要安全许多的……”

    唐云娇说着话时,双目都在冒绿光了,她性子火爆,行事冲动,尤其是历练的时候,经常一冲动就不管不顾地冲上去厮杀,她虽是女子,但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害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了。

    方才唐云娇见侄儿炼制出来的灵符竟是完全融入囫囵兽体内,而不是简单的包裹伤口止血愈肤之后便自行消散,当下便忍不住想讨要几张。

    “九姑你也伤了骨骼?”

    唐楚阳诧异地看向唐云娇,看她一脸渴望的表情,唐楚阳索性也不问了,转头冲着囫囵兽打出几个法诀,一抹亮眼的绿芒陡然自囫囵兽的背脊处凝聚了出来。

    随后唐楚阳虚空一拉,一团绿芒便飞射到了他的面前,涨缩之间瞬息凝成一张纯由元气凝成的灵符模样,勃勃生机不断地向四周扩散。

    “这,这是,符印?!!!”

    见到这种纯由元气组成的灵符,唐云娇和唐云倩二人吃惊地张大的小嘴,尽管唐楚阳已经给予了他们太多的震撼,但看到这张纯由元气凝成的灵符时,她们受到的冲击简直无与伦比!

    灵符存在的形式可不仅仅只有纸符一种,就唐云倩和唐云娇了解的种类里,就有玉符,石符,甚至于骨符,每一种都极为难得,效果也好得让人发狂。

    但不论是纸符,玉符,还是骨符,都不过是一次性的消耗品而已,只要使用了,灵符就算彻底消失。

    可符印不同,如果说灵符只是暂时借用天地法则,一经使用就会消失的话,符印就是直接复制了一点法则凝聚成符,即便使用,也只是消耗一些元气,但却不会消失,用另外的方式来理解,就是符印是可以永久使用的,它更趋向于一个固化的法术!

    炼制符印极其困难,甚至可以说是稀世难得,除非是那种修为绝顶,对于天地法则已经领悟到了极深处的灵符师,或者灵画师,才能在感悟天地法则的时候,以强悍元神直接烙印将某种法则复制出来,凝成一种可以重复使用的能力,或者说法术!

    这种事情发生在一些七星镜,八卦镜的大能者身上,唐云倩和唐云娇顶多只会感觉崇敬,但发生在自己的侄儿唐楚阳身上时,她们便有种亲眼看到了天帝下凡一样,心中之震撼,已经不能用言语来描述……

    ps:感谢‘看海’兄弟的刷频打赏,感谢‘丿十二’舵主的1888打赏,小猪拜谢二位大大支持!

    从今天开始爆发了,每天三章打底,只要时间充足,会一直加更下去,希望诸位书友也不要吝啬推荐票,点击,收藏之类的纯消耗时间的支持,而且也只是分分钟的时间而已,诸位书友抬抬手,就能将《家主》的数据给支撑起来,拜托了!

    小猪叩首求各种支持!!!

第121章、花精?    “土地,怎么来了?”

    这土地突然出现必然有什么发现,贾可道倒是有些好奇。

    “见过上仙,小老儿感觉这里有花精的气息就赶了过来。”

    实际上早在贾可道来到这里之前,青木山谷土地就察觉到了这些气息,只不过祂胆子不大,没事是绝对不会离开山谷的,这次是察觉贾可道回来了,有些安全感了才匆匆赶来。

    毕竟这地祗,尤其是土地这种低级地祗,一旦离开了自己的辖地,哪怕只有几步的距离,其实力就会极度衰退到一个极点,直到返回辖地之后才会恢复过来。

    花精?

    贾可道脑海一转就想了起来。

    这花精乃是花卉成精,若是沾了人血便为花妖,不过多数花精都称得上天性善良。

    而花精修炼成仙之后便为花仙,关于这个,贾可道从道门经典里就了解得更多了。

    什么牡丹花仙,月季花仙等等,基本上每种开花植物都有一种花仙。

    但不管是花仙还是花精,贾可道都从未有见过。

    要说这异界里有花精,贾可道是不信有的,不过土地所说的花精应该是这异界里的一种生物了。

    精灵!

    这个异界里的精灵,可不是那些网络小说里,擅长植物魔法,擅长射箭,一个个男女长得美丽无比,身材高挑的精灵。

    这些异界精灵则是一种依附在植物上的半灵体生物,按照形态不同,喜欢依附的植物不同,精灵也分出了数个种族。

    什么草精灵,藤精灵,树精灵等等。

    当然,据书籍上记载,精灵虽然也比较擅长植物魔法,长得也美丽,可最大号的精灵也不会超过一个拳头大小,最小号的则只有半根小指头大小。

    简单来说,这种依附于植物生活的精灵,其数量是极为稀少的,贾可道倒是有些没有想到在青木山谷附近会出现一只。

    如此说来,这些异界精灵也倒称得上是花精了,只不过华夏的花精都是各种花卉吸取天地灵气而生出的精怪,这些精灵则原本就是单独的生物,那些花草树木只不过是它们居住的场所罢了。

    “在这花苞里?”

    贾可道大概猜出了土地口中的花精在什么地方,不过还是追问了一句。

    “禀告上仙,这头花精应该是精气损失过大陷入沉睡之中了,还请上仙稍等片刻。”

    在这时,地祗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至少在与之相关的知识方面,这些地祗都称得上是落地而知。

    向贾可道拱了拱手之后,这青木土地便伸出右手,一点乳白色光球出现在指尖上,随后便朝着那花苞轻轻一点。

    随着土地公这么一点,那花苞竟然缓缓绽放开来。

    做完这些之后,土地公便束手站在一旁,倒是那头松鼠对花朵有些好奇企图上前,却被土地公一点直接束缚在肩头动弹不得,至于那头鸡妖或许是上次被贾可道用定鸡术定了一会,心里对贾可道多少有点恐惧感了,因而压根就不肯靠过来,躲在土地公身后。

    花苞绽放的速度不慢,十来秒时间就尽数绽放开来。

    贾可道心头多少有点猜测,不过见到花苞内的情形后,也不由得为之惊讶。

    一个指头大小的小女孩酣睡在花苞中心,其后背长着一对收叠起来的蝴蝶翅膀,看上去十分可爱娇人。

    贾可道回忆了一下书籍上的记载,这应该是一头草精灵。

    或许是花苞绽放之后冷气入侵,这头草精灵缓缓睁开眼睛,左右环视了一圈之后,看到贾可道一行人围在四周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由得哎呀的惊叫一声,后背的翅膀随即伸展开来,从花朵上飞起,急冲冲的就想要逃走。

    不过土地似乎施加了什么法术,使得这草精灵压根就没法离开花朵四周数米的范围,急得她呀呀直叫。

    看着这草精灵的激动模样,贾可道不由轻笑一声,这小东西倒是有点可爱,不过似乎语言不通。

    要知道贾可道从来到这个异界开始,在语言方面就没有遇到过障碍,这似乎是一种很巧妙的耦合,这里人类使用的语言近乎于华夏语的变种,就连文字,各种计量单位也大致差不多。

    这一度让贾可道有些怀疑这个异界与地球存在某种意义上的联系,但贾可道随后又发现这里的物种与地球上又不太一样,至于这里面有什么奥妙在里面,就不得而知了。

    这草精灵的语言与异界人类不同,完全是一个不同的语系,贾可道是听不懂的。

    不过那土地公似乎听懂了,伸出右手轻轻一招,便将那草精灵招了过去,随后土地公也用那种咿咿呀呀的语言与草精灵交流一番之后,转首朝着贾可道拜了一拜,笑道:“上仙,小神有些失礼了,这头花精愿意跟着小神而去,待小神将其安排妥当后,再来向上仙赔罪。”

    贾可道轻叹一声,这土地公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倒是越来越像一位地祗了。

    “也罢,你且先去,不用向贫道汇报。”

    贾可道挥了挥手,让土地公自行办事,不用理会自己。

    那土地公倒也不客气,随即右手朝着那棵亚普草一抓,整棵亚普草便从泥土里被拔了出来,或许是土地公的神力加持,这棵亚普草的根须丝毫没有受到半点损伤,朝着土地公的右手飞去,片刻之后缩为一团落在手心之上。

    之后,土地公便朝着青木山谷飘去,待到进入山谷范围后,便化为一团白烟飘散在空气中,连带着跟在身后的鸡妖,松鼠以及草精灵消失不见。

    这便是土地公的土遁术了,任何一位土地公都拥有的能力,只要在其辖地范围内,便可以随意遁入土中前往辖地之内任何一个地方。

    至此,这森林里的怪异事件就算是结束了。

    回到青木山谷,贾可道便将那一大堆兵器尽数取出,让特伦斯将那些道兵唤了过来。

    那三十二名道兵过来后,便自行列成四纵八排,手上拿着的虽说仅仅只是一些木刀木弓,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呼吸吐纳修炼以及奥迪斯两人的训练后,光是这精气神与之前就完全不一样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