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土地,怎么来了?”

    这土地突然出现必然有什么发现,贾可道倒是有些好奇。

    “见过上仙,小老儿感觉这里有花精的气息就赶了过来。”

    实际上早在贾可道来到这里之前,青木山谷土地就察觉到了这些气息,只不过祂胆子不大,没事是绝对不会离开山谷的,这次是察觉贾可道回来了,有些安全感了才匆匆赶来。

    毕竟这地祗,尤其是土地这种低级地祗,一旦离开了自己的辖地,哪怕只有几步的距离,其实力就会极度衰退到一个极点,直到返回辖地之后才会恢复过来。

    花精?

    贾可道脑海一转就想了起来。

    这花精乃是花卉成精,若是沾了人血便为花妖,不过多数花精都称得上天性善良。

    而花精修炼成仙之后便为花仙,关于这个,贾可道从道门经典里就了解得更多了。

    什么牡丹花仙,月季花仙等等,基本上每种开花植物都有一种花仙。

    但不管是花仙还是花精,贾可道都从未有见过。

    要说这异界里有花精,贾可道是不信有的,不过土地所说的花精应该是这异界里的一种生物了。

    精灵!

    这个异界里的精灵,可不是那些网络小说里,擅长植物魔法,擅长射箭,一个个男女长得美丽无比,身材高挑的精灵。

    这些异界精灵则是一种依附在植物上的半灵体生物,按照形态不同,喜欢依附的植物不同,精灵也分出了数个种族。

    什么草精灵,藤精灵,树精灵等等。

    当然,据书籍上记载,精灵虽然也比较擅长植物魔法,长得也美丽,可最大号的精灵也不会超过一个拳头大小,最小号的则只有半根小指头大小。

    简单来说,这种依附于植物生活的精灵,其数量是极为稀少的,贾可道倒是有些没有想到在青木山谷附近会出现一只。

    如此说来,这些异界精灵也倒称得上是花精了,只不过华夏的花精都是各种花卉吸取天地灵气而生出的精怪,这些精灵则原本就是单独的生物,那些花草树木只不过是它们居住的场所罢了。

    “在这花苞里?”

    贾可道大概猜出了土地口中的花精在什么地方,不过还是追问了一句。

    “禀告上仙,这头花精应该是精气损失过大陷入沉睡之中了,还请上仙稍等片刻。”

    在这时,地祗的好处就显现出来了,至少在与之相关的知识方面,这些地祗都称得上是落地而知。

    向贾可道拱了拱手之后,这青木土地便伸出右手,一点乳白色光球出现在指尖上,随后便朝着那花苞轻轻一点。

    随着土地公这么一点,那花苞竟然缓缓绽放开来。

    做完这些之后,土地公便束手站在一旁,倒是那头松鼠对花朵有些好奇企图上前,却被土地公一点直接束缚在肩头动弹不得,至于那头鸡妖或许是上次被贾可道用定鸡术定了一会,心里对贾可道多少有点恐惧感了,因而压根就不肯靠过来,躲在土地公身后。

    花苞绽放的速度不慢,十来秒时间就尽数绽放开来。

    贾可道心头多少有点猜测,不过见到花苞内的情形后,也不由得为之惊讶。

    一个指头大小的小女孩酣睡在花苞中心,其后背长着一对收叠起来的蝴蝶翅膀,看上去十分可爱娇人。

    贾可道回忆了一下书籍上的记载,这应该是一头草精灵。

    或许是花苞绽放之后冷气入侵,这头草精灵缓缓睁开眼睛,左右环视了一圈之后,看到贾可道一行人围在四周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自己,不由得哎呀的惊叫一声,后背的翅膀随即伸展开来,从花朵上飞起,急冲冲的就想要逃走。

    不过土地似乎施加了什么法术,使得这草精灵压根就没法离开花朵四周数米的范围,急得她呀呀直叫。

    看着这草精灵的激动模样,贾可道不由轻笑一声,这小东西倒是有点可爱,不过似乎语言不通。

    要知道贾可道从来到这个异界开始,在语言方面就没有遇到过障碍,这似乎是一种很巧妙的耦合,这里人类使用的语言近乎于华夏语的变种,就连文字,各种计量单位也大致差不多。

    这一度让贾可道有些怀疑这个异界与地球存在某种意义上的联系,但贾可道随后又发现这里的物种与地球上又不太一样,至于这里面有什么奥妙在里面,就不得而知了。

    这草精灵的语言与异界人类不同,完全是一个不同的语系,贾可道是听不懂的。

    不过那土地公似乎听懂了,伸出右手轻轻一招,便将那草精灵招了过去,随后土地公也用那种咿咿呀呀的语言与草精灵交流一番之后,转首朝着贾可道拜了一拜,笑道:“上仙,小神有些失礼了,这头花精愿意跟着小神而去,待小神将其安排妥当后,再来向上仙赔罪。”

    贾可道轻叹一声,这土地公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倒是越来越像一位地祗了。

    “也罢,你且先去,不用向贫道汇报。”

    贾可道挥了挥手,让土地公自行办事,不用理会自己。

    那土地公倒也不客气,随即右手朝着那棵亚普草一抓,整棵亚普草便从泥土里被拔了出来,或许是土地公的神力加持,这棵亚普草的根须丝毫没有受到半点损伤,朝着土地公的右手飞去,片刻之后缩为一团落在手心之上。

    之后,土地公便朝着青木山谷飘去,待到进入山谷范围后,便化为一团白烟飘散在空气中,连带着跟在身后的鸡妖,松鼠以及草精灵消失不见。

    这便是土地公的土遁术了,任何一位土地公都拥有的能力,只要在其辖地范围内,便可以随意遁入土中前往辖地之内任何一个地方。

    至此,这森林里的怪异事件就算是结束了。

    回到青木山谷,贾可道便将那一大堆兵器尽数取出,让特伦斯将那些道兵唤了过来。

    那三十二名道兵过来后,便自行列成四纵八排,手上拿着的虽说仅仅只是一些木刀木弓,但经过这段时间的呼吸吐纳修炼以及奥迪斯两人的训练后,光是这精气神与之前就完全不一样了。

第120章、异物    ps:今天起得太晚了,昨晚太累,向各位道友表示最诚挚的歉意。

    苟局长那个心头激动啊,立马向负责投资招商的某位副县长汇报了自己的丰功伟绩,赢得了副县长的称赞。

    且不提那眼镜男离开别山县之后的激动心情,次日贾可道就带着一帮道童下山,先去了一趟夹山村,将夹山村的青壮叫了二十多人,之后直奔县城。

    大金牙派人押运过来的货物到了。

    就凭压货那么几个人想要将那些兵器给搬运到老君观,那就是个笑话,再说,贾可道不去看着,着实有点不放心。

    毕竟像这样数量的兵器,即便是冷兵器,被人给发现,多少也是个麻烦,你一个道观买这么武器想要干什么?里面还有五百把手弩,这个东西可是沾着高压线的。

    将兵器运回老君观后,堆在一间杂物房里。

    入夜,贾可道抽了个空,就将堆积在杂物房里的兵器尽数收入了道德经中。

    还好,这些兵器在出厂的时候都用包装纸板进行了严密包装,包装纸箱能够轻而易举的堆砌起来,不会坍塌。

    如此一来,道德经里那么一点空地也能够将这些兵器装下。

    将兵器装好之后,贾可道便回到厢房,下了地下室,径直穿过黑色光门上路了。

    至于奥迪斯,考虑到既然那个眼睛男都来了,恐怕盯着老君观的人不止一个,为了道童们的安全,就只能委屈将他留在老君观充当保安了。

    回到异界,走出山洞,贾可道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些时间过去了,异界的天气变得越发冷了,甚至于比夹山村同期还要冷上一些,无数雪花不断落下,将大地覆盖成为一片白地。

    就连以贾可道体内那旺盛的气血都略微感觉有些寒冷,嗯,他现在就穿着一件单薄的道袍。

    像这样的天气,很容易在短时间留下行走痕迹。

    不过还好,雪落得快,贾可道行走其上的痕迹原本就轻微,没多会功夫就被雪掩盖了。

    贾可道感觉自己是不是这段时间运气从好变差了,刚回到青木山谷就听到了一个不算太好的消息。

    “什么?山谷后方森林里出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去看看。”

    贾可道当即便让特伦斯带路前往查看。

    山谷后方与森林相连的山路已经被完全清理出来,在山路的尽头设置了两个哨所,一前一后,用藤蔓白雪覆盖,如果不是专精潜入的盗贼,寻常人类是很难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突破这道防线的。

    奇怪的现象是指在白雪皑皑的林地之中竟然有一棵小草保持着翠绿。

    要知道即便是在异界,这种现象都有些不太科学。

    毕竟在这种严寒天气,除了针叶林之外,其余的植物要么枯黄要么死亡,绝不可能还有翠绿出现,就算是在青木山谷内,也没有多少植物还能够保持翠绿的。

    更让人奇怪的是这棵小草还顶着一个含苞欲放的花苞。

    贾可道感觉有些诡异,随即便捏了一个法诀,开了阴阳眼,再朝着小草看去。

    开了阴阳眼之后,入眼之处便是一片弥漫的雾气,这些雾气色泽不一,大部分为白色,其中混杂着几缕红色灵气。

    这些雾气便是充斥在周围的灵气,白色灵气为最弱,但也要比地球上好太多了。

    老君观周围算是一方宝地了,可也只有几缕若有若无的灵气罢了。

    红色灵气自然要比白色灵气高级一些,贾可道寻常在青木山谷打坐入定的时候都会尽量选择这些红色灵气来吸收,吸收上百缕红色灵气的好处几乎都可以与一碗人参首乌汤相提并论了。

    嗯,这个时候可不是看这些的时候,贾可道回过神来,将目光转移到面前的青草上。

    这棵青草并不是地球上的品种,但也是异界里很常见的一种草类植物,其在植物界里的地位大概与地球上的狗尾巴草差不多,独株不连根,杆直立,高三十到一百厘米,基部径达五至十毫米,叶鞘松弛,无毛,边缘具较长的密绵毛状纤毛,春天开花,花期一直持续到秋季,生活在绝大部分陆地上乃至于一些海岛。

    在异界,这种青草叫做亚普草,大概是很贱的意思,为大多数草食动物的普遍食物。

    这就是雄狮城图书馆里一本植物书籍上的介绍,而贾可道此时观察也是如此。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个在冬季里还含苞欲放的花苞了。

    整棵亚普草笼罩在一层薄薄的白色灵气之中,这是异界生物的常态。

    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体外都会有这层灵气存在,多或者少,颜色不同而已。

    这个现象差不多与华夏人类身上的气运折射有些相似,但要简单一些。

    譬如山谷里那些农夫身上就有一层比亚普草厚实很多的白色灵气,而奥迪斯与特伦斯两人身上笼罩的灵气为红白相间,奥迪斯红色更多一些,那些老山参基本上都是红色,尤其超过两百年以上的老山参其上笼罩的灵气更是犹如血色。

    让贾可道有些惊异的是,这些亚普草的花苞上所笼罩的白色灵气里却掺杂着一缕缕红色,虽说比不上奥迪斯,塔伦斯两人,但也有他们的一半程度了。

    要知道,从阴阳眼里看到的灵气笼罩基本上可以与生物实力划等号了,虽然有些误差,但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差得太多。

    即便是有误差,里面的误差也是因为灵魂强弱,学识等等之类与肉身强壮综合之后造成的。

    就在这时,贾可道感觉到身边一丝法力波动传来,转头一看,却是青木山谷的土地出现了,肩头趴着那头夹山松鼠,脚下蹲着那头鸡妖。

    这个土地有一段时间没见了,变得较之以前强大了一些,不过按照这种地祗的习性来说,是很少离开自己辖地出现在其它地方的,即便这里距离青木山谷只有两百步不到。

    夹山松鼠身上的妖气也变得浓郁了不少,至于那头鸡妖已经完成了转变,成为了一头真正的鸡妖,全身上下的黑色妖气也纯化了不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