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生与死之间,囫囵兽果断地选择了继续活下去,不就是和人类签订主从契约么,以妖兽远超人类的寿命,要不了百八十年它就能重新恢复自由,当然,前提是契约的人类修炼资质不要太好,修为境界的一声,可是能够大幅度增加修士寿命的。

    看到囫囵兽终于认命地开放了识海,唐楚阳毫不客气地将元神烙印置入囫囵兽的识海,刹那间,唐楚阳的识海里微微波动,一只活灵活现的袖珍囫囵兽突然凝聚成形,一个闪身到了蓝色的本命神印处,光华一闪,便钻入九个棱面最中间的位置。

    唐楚阳知道,那是到了五行境之后才能激活的第五个棱面,这么算来,囫囵兽竟然真的已经晋级五阶兽王了。

    “你受的伤不轻啊……”

    契约成功之后,唐楚阳已经能够通过元神感知完全感应囫囵兽的一切,这时候他才发现,偌大的囫囵兽外表虽然没什么损伤,但内力骨骼竟然已经被他踹断了三成还多,这让唐楚阳对御龙天兵的力量又有了新的认知。

    “主人下手狠辣,小的很佩服……”

    囫囵兽能说什么呢?这一身伤可都是眼前的人造成的,如果不是因为刚开始就伤了脊背,它也不至于挣脱不出去,搞得到现在为止都毫无还手之力。

    “嘿嘿,那是你自找的。”

    唐楚阳可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之前要不是他突然出手的话,八姑和九姑还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回事儿呢,别说现在只是打伤了囫囵兽,若是两个姑姑全都受到重创的话,唐楚阳直接干掉囫囵兽的心都有!

    相比于亲人而言,妖兽算个屁!

    走出山洞,警戒在外的众女齐齐围上了唐楚阳,等看到庞大无匹的囫囵兽一瘸一拐地跟着走出来时,几女又被吓得纷纷戒备,生怕囫囵兽暴起伤人。

    “放心吧,我已经和它契约了……”

    “小弟,你真的降服了囫囵兽?”

    尽管唐楚阳的话大家都听到了,但唐楚兰依然有些不可置信地问了起来,囫囵兽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随便什么人都能契约的,若是元神不够强大的话,强行契约甚至会有被妖兽元神反噬的危险。

    “灵画师的元神本就比寻常修士强大,楚阳是神选者,元神恐怕更加强大,而且妖兽的元神本就不如修士强大,以楚阳的元神强大程度来看,契约囫囵兽不算太难的事情!”

    开口解释的是唐云倩,她以往紧绷绷的俏脸此时已经彻底缓解了下来,唐楚阳的突然出手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但更让唐云倩震惊的是结果,一个即将进阶为兽王的囫囵兽,竟然被一元境侄儿给轻松收拾了,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事实已近发生,唐云倩不是个喜欢追根问底的人,她只需知道侄儿的实力似乎已经超越了她自己就够了,尽管,这种事实在太让人难以置信。

    “既然囫囵兽已经被降服了,咱们就接着往前走吧,有了这只囫囵兽,咱们通过一线峡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危险了……”

    唐云倩调整了一下心情,强迫自己相信方才发生的不可思议的一切,转而开始安排队伍继续前进,此行的目的已经变成了寻找炎赤鹰,相比于只是牧场收获的囫囵兽,能够解决唐家危机的炎赤鹰才是最重要的。

    “恐怕还得等一等……”唐楚阳打断了一下姑姑的话,抬手指了指可怜兮兮的囫囵兽,无奈道:“它伤的不轻,我得炼制一张灵符给他治疗一下。”

    “嗯?!楚阳,你还会炼制治疗伤势的灵符?!!”

    受伤的囫囵兽直接就被无视了,唐云倩和唐云娇二人直接就被‘治疗’这两个字给吸引了,五行大陆的灵符种类多达数百上千种,但具备疗伤效果的却连百分之一都不足。

    就整个五行大陆而言,但凡掌握了治疗类灵符的灵画师和灵符师,哪怕只是初级水平,也会受到各方势力不逊于高级灵画师和灵符的招揽,治疗灵符,实在太稀少了。

    “是啊,治疗灵符最易炼制,我也是治疗灵符炼制简单,暂时也没用得到的地方,所以在出发前都没有炼制,既然囫囵兽受伤了,我打算炼制几张灵符给它治疗一下。”

    唐楚阳的语气里透着一股子随意到了理所当然的意味,疗伤治病一类的灵符在地球上属于最基础的存在,他学习画符的时候,炼制的第一张灵符就是疗伤去灾的灵符,所以唐楚阳潜意识里就没拿这种最基础的灵符当回事儿。

    此时若不是囫囵兽受伤不轻,唐楚阳都想不起治疗灵符这么个东西。

    “你为什么不早说?!”

    性子比较火爆的唐云娇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指着唐楚阳翻了无数次的白眼儿,这才叹着气道:

    “一张一阶的治疗灵符,甚至比一张二阶的唤神图还要珍贵,我们若是知道你会炼制治疗类的灵符,咱们出发的时候甚至可以因为这个更改一下进入落日山脉的计划!哎,你这臭小子啊……”

    “有那么夸张么?”

    唐楚阳有些傻眼,不就是疗伤灵符么,随手就能炼制出来的玩意儿而已,何必呢……

    “九妹,你先别急,还是先看看楚阳炼制的治疗灵符是什么种类,效果如何再说吧……”

    性子清冷的唐云倩要镇定得多,治疗类灵符也是分种类和品级的,最普通的那种治疗灵符也就能够治疗寻常的跌打损伤,和能够恢复元气,治疗内伤灵符差距还是蛮大的。

    唐云倩说完,众女齐齐将目光转向唐楚阳,她们的意思很简单,炼制几张灵符来看看。

    唐楚阳无奈,不过他依然顺从地拿出了画板,灵纸,灵毫等物,他本来就要炼制灵符治疗囫囵兽的,既然姑姑和姐姐们对治疗灵符期望值这么高,他索性多炼几张就是了。

    治疗类灵符并未脱离灵符借用上界守护神能力的范畴,只是因为单独选择了治疗能力的原因,守护神的选择范围就小了许多。

    而且,仙界专司治疗的神仙虽然不算少,但也绝对不多就是了,尤其是五行大陆的修士对仙界认知也不全面的情况下,可选择的范围就更加可怜了。

    “就炼制一张‘都灵玉露符’吧,不知道这种在地球上很流行的‘骗子符’,消耗的元神多不多?”

    心里转着这样的念头,唐楚阳依次将画板,砚台,灵毫,炼符材料一一摆好,稍稍想了想便开始调制灵墨。

    ps:突然感觉玄幻频道很冷清啊,难道都去看都市,游戏和历史类的小说了?为嘛收藏,点击,推荐,慢得让人提不起精神呢?

    对了,推荐一位好友的新书,仙侠巨著《傲世天尊》,起点的老作者了,有完本作品的人品作者,喜欢仙侠的可以去看看,已经快二十万字了,嫌少也可以先收藏养起来。

第119章、发财了?    要知道这两百根五十年份以上的老山参,每根至少三十万的市场价,甚至于更高,如此一来,这就是六千万啊!

    如果之前有人说送给他价值六千万乃至于七八千万的老山参,他保管喷对方一脸的唾沫,这不是脑残是什么?

    等到郑老头将一个木箱子提过来放下打开之后,一股浓郁,苦苦的药香味传入眼镜男鼻孔后,眼镜男愣了,这药味还真是老山参的。

    作为药材大亨的长子,眼镜男闻到味道就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了。

    里面用绒布垫着,放着一排排的老山参,眼镜男凑近取出一支仔细看了半晌,断定是真的,接下来又取出一根。

    在随机查看了二十多根之后,眼镜男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如此之多的老山参,在药材市场里恐怕十年都见不到这么多。

    这可是要比黄金更为珍贵的东西啊。

    眼镜男转过头看了看贾可道,想要确认对方是不是脑子出什么问题了。

    贾可道哈哈一笑:“如何?”

    “好,一定给你们老君观修一条直通县城的路出来!”

    这个时候即便是有什么陷阱,眼镜男也顾不得了,有了这些老山参,自己家的生意膨胀到大半个华夏都没有问题,毕竟对于药材市场来说,老山参这玩意就是重宝,手上有这样的东西,在很多时候都是无往不利的。

    嗯,这个时候,眼镜男的确相信自己会给对方修一条路。

    “既然这样,你就按照这个念一遍吧,之后,你就可以拿着人参走了。”

    贾可道笑嘻嘻的从怀里取出一张黄裱纸来,前面用朱砂画着一道符箓,后面则是用毛笔写了一行字。

    眼镜男接过一看,上面无非就是承诺修路的事情,要说比较重点的东西就是道路的质量要求比较高罢了,这些都是浮云啊,他自然也就没有犹豫,张口就念了起来。

    念完之后,眼镜男急不可耐的伸手就想要将箱子提在手里,像这样的东西,如果不早一点拿在手里,他恐怕睡觉都不会安稳。

    “慢着,既然做出了承诺,那么如果你或者你们家做不到这个承诺又该怎么办?”

    眼镜男的手被贾可道的拂尘给挡住了,有些生痛。

    “如果做不到这个承诺,任由你处置。”

    眼镜男嘴巴皮子翻飞,他都想好了,提着人参立马走人,消失不见,就让这个道士和那个什么苟局长慢慢去打官司吧,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眼镜男甚至于想要将这个道观里的人参尽数搬空,很显然,这个道士拿出来的人参并不是全部。

    因而他也不怕做什么承诺,受什么处罚,开玩笑,现在这个世界是法制社会,什么都要讲证据的。

    “嗯,行,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以三天为限,三天之后我希望听到有好消息,如果你做不到,那么三天之后,每一周过去,与你有血缘关系的人就会因为恶疾去世一个,最后一个是你。”

    贾可道呵呵一笑,说出来的话,却让眼镜男有些毛骨悚然。

    不过转眼之后,眼睛男心里就放松了,什么嘛,吓我啊,这都什么社会了,还用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来吓我,我可不是吓大的,不过为了防止对方起疑,眼镜男还是拍着胸脯表示让贾可道不用担心,自己的人品极为坚挺。

    听得眼镜男答应了这个惩罚,贾可道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倒是让眼镜男有些奇怪,不过接下来,他倒是明白了贾可道为什么会这样笑了,至少表面上明白了。

    贾可道伸手轻轻一晃,将那道符箓点燃,待到那符箓燃烧成为灰烬之后,眼镜男莫名的打了个寒颤,见到贾可道示意自己可以走了,也不再停留,伸手提起那个箱子就朝外走。

    看着眼镜男的身影消失在观门处,郑老头不由得有些担心的问道:“观主,他要是这样跑了可怎么办?”

    贾可道呵呵一笑:“跑了?贫道可不怕他跑。”

    且不提郑老头心头的疑惑,那眼镜男提着木箱子一溜烟的跑出了观门,连杵在观门处的奥迪斯都没有去理会。

    见到眼镜男出去了,奥迪斯冷冷看了苟局长几人一眼,啪的一声便将观门给关上了。

    不过话说回来,奥迪斯已经决定了,去向观主汇报一下,等到入夜,将这几个人狠抽一顿,出出心头这口恶气。

    见到眼镜男出来,苟局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之前倒是有些担心眼镜男在里面被道士打了。

    从之前所见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极大。

    “李先生,您没事吧?”

    既然金主安全无恙的出来了,苟局长也不吝惜这么一点关心,以显示自己的热情。

    “嗯,没事,这老君观不错,我决定了就投资这里了。”

    眼镜男这个时候还在演戏状态之中,声音还挺大声,或许是希望道观里的人能够听见。

    听得眼镜男这么一说,苟局长心头一块大石头顿时落了地。

    下山之后,苟局长一行人在村长家吃了一顿高价饭,区区一桌农家饭菜居然要了五百块。

    当然,对于苟局长来说,这可是招待投资商,一切都是公费开支就算是再贵上十倍又如何?

    再说了,现在城里的馆子听说不少都用地沟油,这山村里的饭菜虽说粗鄙了一些,但胜在原汁原味,土生土长,使得苟局长都多吃了一碗干饭,唯一遗憾的就是李先生居然不喝酒,少了一条拉拢相互之间关系的渠道。

    当然,这眼镜男纵横商场,怎么可能不会喝酒,但任何一个人手里提着价值超过六千万的木箱子,恐怕都不肯喝酒了。

    就连吃饭的时候,眼镜男都没有将木箱子放在远离自己视线之外的地方,倒让苟局长等人有些疑惑。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吃过饭后,眼镜男就要求马上回去县城,借口倒是现成的,自己在这里住不惯。

    秉承投资商就是上帝的思路,苟局长也不得不跟着上路。

    当然,这次回去倒是要比过来时轻松多了,直接出钱找了几副担架,让夹山村的山民将一行人给抬回去。

    眼镜男回到别山县后就表示需要回去整理资料,以便进行后续的投资工资,然后便上车一溜烟的离开了别山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