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要知道这两百根五十年份以上的老山参,每根至少三十万的市场价,甚至于更高,如此一来,这就是六千万啊!

    如果之前有人说送给他价值六千万乃至于七八千万的老山参,他保管喷对方一脸的唾沫,这不是脑残是什么?

    等到郑老头将一个木箱子提过来放下打开之后,一股浓郁,苦苦的药香味传入眼镜男鼻孔后,眼镜男愣了,这药味还真是老山参的。

    作为药材大亨的长子,眼镜男闻到味道就知道这里面是什么了。

    里面用绒布垫着,放着一排排的老山参,眼镜男凑近取出一支仔细看了半晌,断定是真的,接下来又取出一根。

    在随机查看了二十多根之后,眼镜男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如此之多的老山参,在药材市场里恐怕十年都见不到这么多。

    这可是要比黄金更为珍贵的东西啊。

    眼镜男转过头看了看贾可道,想要确认对方是不是脑子出什么问题了。

    贾可道哈哈一笑:“如何?”

    “好,一定给你们老君观修一条直通县城的路出来!”

    这个时候即便是有什么陷阱,眼镜男也顾不得了,有了这些老山参,自己家的生意膨胀到大半个华夏都没有问题,毕竟对于药材市场来说,老山参这玩意就是重宝,手上有这样的东西,在很多时候都是无往不利的。

    嗯,这个时候,眼镜男的确相信自己会给对方修一条路。

    “既然这样,你就按照这个念一遍吧,之后,你就可以拿着人参走了。”

    贾可道笑嘻嘻的从怀里取出一张黄裱纸来,前面用朱砂画着一道符箓,后面则是用毛笔写了一行字。

    眼镜男接过一看,上面无非就是承诺修路的事情,要说比较重点的东西就是道路的质量要求比较高罢了,这些都是浮云啊,他自然也就没有犹豫,张口就念了起来。

    念完之后,眼镜男急不可耐的伸手就想要将箱子提在手里,像这样的东西,如果不早一点拿在手里,他恐怕睡觉都不会安稳。

    “慢着,既然做出了承诺,那么如果你或者你们家做不到这个承诺又该怎么办?”

    眼镜男的手被贾可道的拂尘给挡住了,有些生痛。

    “如果做不到这个承诺,任由你处置。”

    眼镜男嘴巴皮子翻飞,他都想好了,提着人参立马走人,消失不见,就让这个道士和那个什么苟局长慢慢去打官司吧,当然,如果有机会的话,眼镜男甚至于想要将这个道观里的人参尽数搬空,很显然,这个道士拿出来的人参并不是全部。

    因而他也不怕做什么承诺,受什么处罚,开玩笑,现在这个世界是法制社会,什么都要讲证据的。

    “嗯,行,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以三天为限,三天之后我希望听到有好消息,如果你做不到,那么三天之后,每一周过去,与你有血缘关系的人就会因为恶疾去世一个,最后一个是你。”

    贾可道呵呵一笑,说出来的话,却让眼镜男有些毛骨悚然。

    不过转眼之后,眼睛男心里就放松了,什么嘛,吓我啊,这都什么社会了,还用这种怪力乱神的事情来吓我,我可不是吓大的,不过为了防止对方起疑,眼镜男还是拍着胸脯表示让贾可道不用担心,自己的人品极为坚挺。

    听得眼镜男答应了这个惩罚,贾可道脸上露出怪异的笑容,倒是让眼镜男有些奇怪,不过接下来,他倒是明白了贾可道为什么会这样笑了,至少表面上明白了。

    贾可道伸手轻轻一晃,将那道符箓点燃,待到那符箓燃烧成为灰烬之后,眼镜男莫名的打了个寒颤,见到贾可道示意自己可以走了,也不再停留,伸手提起那个箱子就朝外走。

    看着眼镜男的身影消失在观门处,郑老头不由得有些担心的问道:“观主,他要是这样跑了可怎么办?”

    贾可道呵呵一笑:“跑了?贫道可不怕他跑。”

    且不提郑老头心头的疑惑,那眼镜男提着木箱子一溜烟的跑出了观门,连杵在观门处的奥迪斯都没有去理会。

    见到眼镜男出去了,奥迪斯冷冷看了苟局长几人一眼,啪的一声便将观门给关上了。

    不过话说回来,奥迪斯已经决定了,去向观主汇报一下,等到入夜,将这几个人狠抽一顿,出出心头这口恶气。

    见到眼镜男出来,苟局长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之前倒是有些担心眼镜男在里面被道士打了。

    从之前所见的情况来看,这种可能性极大。

    “李先生,您没事吧?”

    既然金主安全无恙的出来了,苟局长也不吝惜这么一点关心,以显示自己的热情。

    “嗯,没事,这老君观不错,我决定了就投资这里了。”

    眼镜男这个时候还在演戏状态之中,声音还挺大声,或许是希望道观里的人能够听见。

    听得眼镜男这么一说,苟局长心头一块大石头顿时落了地。

    下山之后,苟局长一行人在村长家吃了一顿高价饭,区区一桌农家饭菜居然要了五百块。

    当然,对于苟局长来说,这可是招待投资商,一切都是公费开支就算是再贵上十倍又如何?

    再说了,现在城里的馆子听说不少都用地沟油,这山村里的饭菜虽说粗鄙了一些,但胜在原汁原味,土生土长,使得苟局长都多吃了一碗干饭,唯一遗憾的就是李先生居然不喝酒,少了一条拉拢相互之间关系的渠道。

    当然,这眼镜男纵横商场,怎么可能不会喝酒,但任何一个人手里提着价值超过六千万的木箱子,恐怕都不肯喝酒了。

    就连吃饭的时候,眼镜男都没有将木箱子放在远离自己视线之外的地方,倒让苟局长等人有些疑惑。

    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吃过饭后,眼镜男就要求马上回去县城,借口倒是现成的,自己在这里住不惯。

    秉承投资商就是上帝的思路,苟局长也不得不跟着上路。

    当然,这次回去倒是要比过来时轻松多了,直接出钱找了几副担架,让夹山村的山民将一行人给抬回去。

    眼镜男回到别山县后就表示需要回去整理资料,以便进行后续的投资工资,然后便上车一溜烟的离开了别山县。

第七十一章 我投降    四两拨千斤!

    唐楚阳借力打力,顺着囫囵兽冲击的方向加上自己的力道,两两相合成为一股更加可怕的力量,全部加诸到了囫囵兽庞大的躯体上,让它以更加迅猛绝伦的姿势恨恨地,凶猛无比地,撞进了身后的山壁当中……

    轰隆隆!!

    “趁你病要你命!好机会!”

    唐楚阳瞬时转身,几个大力弹跳就飞射到了山壁跟前,囫囵兽的体型庞大,躯体浑厚坚硬到了不逊于精钢的地步,那狂猛无匹的力道加诸到它身上之后,直接在山壁上砸出个偌大的山洞来。

    借着飞射的冲力,唐楚阳飞起一脚直射卡在山洞里的囫囵兽!

    轰!!

    嗷!!!

    一脚踹中囫囵兽巨大的腹部,伴随着惊天惨叫,唐楚阳小跑后退十数丈,再次助跑到山洞前,又是一记大力飞踹!

    嘭!!!

    嗷!!!!

    再后退,再助跑,又是一记大力飞踹!

    嘭!!

    嗷!!!

    庞大的囫囵兽一边玩命儿地惨叫,一边疯狂地挣扎,每一次即将挣扎出来的时候,唐楚阳的下一记大力飞踹正好飞射而来,将它好不容易挣脱了一半的躯体再次踹进更深处。

    如此往复,强悍无匹,能够和五阶兽王媲美的囫囵兽竟是被打得毫无反抗之力。

    外面的唐云倩等人已经看傻了眼,每当唐楚阳飞起一脚踹进了山洞,随着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惊天闷响和地面震颤,众女俏丽的面皮便禁不住抽抽一下,这小子,太不把兽王当回事儿了吧?这要是被囫囵兽挣脱出来,它不得彻底发狂啊?

    兽王可是有尊严的!

    可惜,此时囫囵兽的尊严都快要被唐楚阳踹崩溃了,每次快要挣脱出来,即将见到希望的时候,那个该死的人来总能恰如其分地一脚飞踹,将它再次狠狠地,毫无意外地踹得更加深入山壁。

    即便囫囵兽凶狠意志远超人类,在被唐楚阳连续不间歇地飞踹了几十下,一点都看不到挣脱希望时,它自以为不可侵犯的威严也开始逐渐崩溃,直到后来,囫囵兽绵延不绝的惨嚎里已经带上了一丝丝乞求的情绪在里面。

    “楚,楚阳,别打了,囫囵兽已经在求饶了……”

    唐云倩说这话的时候,甚至已经忘掉了自己长辈的身份,唐楚阳在这一刻表现出来的气势实在太强了,让她禁不止生出一种面对五行境天威修士的错觉。

    “哦?这么简单就求饶了?会不会是诈降?我再踹几脚试试!”

    唐楚阳说着,快步快退了十余丈的距离,正想着助跑飞踹,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停下脚步以征询的语气问唐云倩:

    “八姑,要不你也来几脚?只要每三息给它一脚,这头猪就挣脱不出来的……”

    “我……”

    唐云倩哭笑不得地‘我’了一句,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侄儿这话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在喝水一样,就那么随意地问上一句‘八姑,你也喝几口?’

    那可是近乎于兽王一样的存在啊!

    唐楚阳又是几脚下去之后,发现囫囵兽居然连挣扎一下都欠奉,便知道这厮是彻底没打的没脾气了,意犹未尽地抬抬脚,唐楚阳转头冲着已经围上来的众女遗憾道:

    “还没打过瘾呢……”

    “……”

    众女齐齐沉默,唐云倩和唐云娇二人甚至都有些羞愧了,她们两个人对上囫囵兽,不过两个回合就被打飞了,而自己这个才一元境的侄儿,三下五除二就轻易地将囫囵兽给彻底压制,打得这近乎兽王一般存在的妖兽毫无反抗之力。

    这让她们两个情何以堪啊?

    “楚阳,你真的只是一元境?”

    唐云娇到此刻依然有点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她和八姐两个三才境圆满的修士不过在囫囵兽的攻击下,抵抗了两个回合而已,但唐楚阳这个不过一元境圆满的初级修士,却看似轻易无比地就把囫囵兽打得没脾气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其实已经是**境的大天位修士了!”

    唐楚阳信誓旦旦地回应了九姑姑的问话,反正他说实话也没人信,以后索性只说假话得了。

    “有这个可能啊,不然怎么打得过近乎五阶的囫囵兽呢……”

    “……”

    唐云娇咬着指头呢喃出来的话,让唐楚阳彻底无言以对,这样的话都能相信的?八姑姑有这么单纯的么?

    “好了,别闹了,既然囫囵兽已经求饶,楚阳你去试试看能不能彻底把它降服,囫囵兽对食物百无禁忌,拥有化废为宝的神奇能力,你若是能将这只快要成为兽王的囫囵兽降服,咱们唐家牧场也算是多了条经营路子呢!”

    唐云倩摆手打断了两人的瞎扯,一边冲唐楚阳说这话,一边抬手指了指已经不知道被囫囵兽砸了多深巨大山洞,俏目中的震撼之色已经逐渐转变为冷静。

    囫囵兽的价值不止这么一点,换做以前的唐家,对于囫囵兽这种强悍的存在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但现在自家宝贝侄儿再次给了她们个大大的惊喜。

    原本将她们打入绝境的囫囵兽,竟然出乎意料地被侄儿给打败,唐云倩最先想到的便是囫囵兽本身的价值。

    “好!”

    只要能够壮大唐家的事情,唐楚阳几乎不遗余力,他自穿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彻底和唐家绑在了一起,将来想要逍遥快活,幸福美满地活着,最大的前提,无非就是让唐家强大到无人敢惹。

    进入山洞百余丈距离之后,唐楚阳才看到可怜兮兮的囫囵兽,看到唐楚阳再次出现,囫囵兽足球一样大小的目光里竟突地闪过恐惧之色,庞大的躯体本能一样猛地向里一缩,似乎生怕唐楚阳下一刻就会飞踹而来一样。

    “放心吧,只要你不反抗,我就不打你了……”

    唐楚阳看到了囫囵兽那极具人性化的眼神儿,他知道五行大陆上的大部分妖兽其实都是有灵智的,无非就是聪明一点和笨一点的区别而已,这囫囵兽已经快要进阶成为五阶兽王,它的灵智怕是已经不下于人类了。

    哼哼!

    囫囵兽有些惊怯地哼哼着,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但庞大的躯体明显放松了一些,一双血红的大眼也逐渐清明起来,一种叫做‘无辜’的清晰被它拼命地通过眼神表达了出来。

    “你比猪聪明多了!”

    唐楚阳惊叹地夸赞了一句,这庞然大物简直太聪明了,只是一句话而已,囫囵兽居然彻底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我这人很民主的,给你两个选择?降服于我!或者咱们继续打下去,嗯,直到打死你为止,公平吧?对了,你选哪条?”

    “哼哼哼……”

    “三声?我可没有第三条选择给你,那我还是杀了你吧!”

    “哼哼!!”

    囫囵兽双目惊恐,哼叫无比急促。

    “第二个选择?继续打下去是吧?哈哈,我最喜欢你这个选择了,豁然不愧是兽王,死也要死的有气概一些的嘛,你等等啊,我保证最多几百脚就能踹死你的,不会很久……”

    “我投降!!”

    “靠!”

    囫囵兽突然发出一声粗豪无比的人声,吓得唐楚阳直接爆了粗口,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去,幸好他确定囫囵兽这个时候毫无反抗之力,这才稍松一口气,愤愤道:

    “你会说人类的语言?!该死,你居然装傻?!”

    说着话,唐楚阳抬脚就想踹上去,囫囵兽见状,顿时惊恐地浑身一颤,一股若有若无的波动陡然自它身上散发出来。

    “不要!我用的是元神感知,不成兽王,我根本无法张口的!!”

    “哦?这样的?”

    唐楚阳止住了抬脚的趋势,怀疑地看向了囫囵兽,这时候他才发现囫囵兽巨大的脑袋都被整个卡在山壁里,别说是张嘴了,连动一下脑袋都不可能。

    确定囫囵兽没有张口说话的能力,唐楚阳这才放心了一些,他控制着御龙天兵结了个玄奥无比的法印,识海元神微微一震,便有一点九彩光芒自眉心射出,飘飘忽忽地飞到了囫囵兽的面前。

    这一点彩光是唐楚阳凝结出来的元神烙印,关于降服妖兽的典籍他也看了不少,对于如何降服妖兽,唐楚阳还是知道的。

    “……”

    感受着眼前那点彩光上散发出来的浓郁元神气息,囫囵兽一双巨目当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只要被眼前的人类修士将元神烙印植入它的识海,今后它的生死便全在这个修士一念之间了,身为即将进阶兽王的囫囵兽,怎么会就这么甘愿失去自由?

    “我可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见囫囵兽犹豫,唐楚阳毫不犹豫地抽出了交叠插在背后的电光剑,他可不是做样子的,而是真想干掉这只囫囵兽,因为他已经半年没有吃过猪肉了。

    “别,我愿意臣服于主人!”

    在立即死亡,和委屈地活着两个选择面前,囫囵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越是灵智超人的存在,其实也越怕死,妖兽比起人类修士,修炼更为不易,它可不想上千年的修为还没来得及表现,就彻底烟消云散。

    ps:下周就要上三江了,小猪再次诚恳地请求诸位书友,下礼拜的三江票俺全包了啊,不带给别人的。

    还有啊,收藏数千,为嘛点击推荐这么不成比例呢?诸位书友,书已肥,帮忙宣传一下的,可以宰杀了,小猪躬身拜谢……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