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四两拨千斤!

    唐楚阳借力打力,顺着囫囵兽冲击的方向加上自己的力道,两两相合成为一股更加可怕的力量,全部加诸到了囫囵兽庞大的躯体上,让它以更加迅猛绝伦的姿势恨恨地,凶猛无比地,撞进了身后的山壁当中……

    轰隆隆!!

    “趁你病要你命!好机会!”

    唐楚阳瞬时转身,几个大力弹跳就飞射到了山壁跟前,囫囵兽的体型庞大,躯体浑厚坚硬到了不逊于精钢的地步,那狂猛无匹的力道加诸到它身上之后,直接在山壁上砸出个偌大的山洞来。

    借着飞射的冲力,唐楚阳飞起一脚直射卡在山洞里的囫囵兽!

    轰!!

    嗷!!!

    一脚踹中囫囵兽巨大的腹部,伴随着惊天惨叫,唐楚阳小跑后退十数丈,再次助跑到山洞前,又是一记大力飞踹!

    嘭!!!

    嗷!!!!

    再后退,再助跑,又是一记大力飞踹!

    嘭!!

    嗷!!!

    庞大的囫囵兽一边玩命儿地惨叫,一边疯狂地挣扎,每一次即将挣扎出来的时候,唐楚阳的下一记大力飞踹正好飞射而来,将它好不容易挣脱了一半的躯体再次踹进更深处。

    如此往复,强悍无匹,能够和五阶兽王媲美的囫囵兽竟是被打得毫无反抗之力。

    外面的唐云倩等人已经看傻了眼,每当唐楚阳飞起一脚踹进了山洞,随着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惊天闷响和地面震颤,众女俏丽的面皮便禁不住抽抽一下,这小子,太不把兽王当回事儿了吧?这要是被囫囵兽挣脱出来,它不得彻底发狂啊?

    兽王可是有尊严的!

    可惜,此时囫囵兽的尊严都快要被唐楚阳踹崩溃了,每次快要挣脱出来,即将见到希望的时候,那个该死的人来总能恰如其分地一脚飞踹,将它再次狠狠地,毫无意外地踹得更加深入山壁。

    即便囫囵兽凶狠意志远超人类,在被唐楚阳连续不间歇地飞踹了几十下,一点都看不到挣脱希望时,它自以为不可侵犯的威严也开始逐渐崩溃,直到后来,囫囵兽绵延不绝的惨嚎里已经带上了一丝丝乞求的情绪在里面。

    “楚,楚阳,别打了,囫囵兽已经在求饶了……”

    唐云倩说这话的时候,甚至已经忘掉了自己长辈的身份,唐楚阳在这一刻表现出来的气势实在太强了,让她禁不止生出一种面对五行境天威修士的错觉。

    “哦?这么简单就求饶了?会不会是诈降?我再踹几脚试试!”

    唐楚阳说着,快步快退了十余丈的距离,正想着助跑飞踹,突然想到什么一样,停下脚步以征询的语气问唐云倩:

    “八姑,要不你也来几脚?只要每三息给它一脚,这头猪就挣脱不出来的……”

    “我……”

    唐云倩哭笑不得地‘我’了一句,却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侄儿这话给她的感觉,就好像在喝水一样,就那么随意地问上一句‘八姑,你也喝几口?’

    那可是近乎于兽王一样的存在啊!

    唐楚阳又是几脚下去之后,发现囫囵兽居然连挣扎一下都欠奉,便知道这厮是彻底没打的没脾气了,意犹未尽地抬抬脚,唐楚阳转头冲着已经围上来的众女遗憾道:

    “还没打过瘾呢……”

    “……”

    众女齐齐沉默,唐云倩和唐云娇二人甚至都有些羞愧了,她们两个人对上囫囵兽,不过两个回合就被打飞了,而自己这个才一元境的侄儿,三下五除二就轻易地将囫囵兽给彻底压制,打得这近乎兽王一般存在的妖兽毫无反抗之力。

    这让她们两个情何以堪啊?

    “楚阳,你真的只是一元境?”

    唐云娇到此刻依然有点不能接受眼前的事实,她和八姐两个三才境圆满的修士不过在囫囵兽的攻击下,抵抗了两个回合而已,但唐楚阳这个不过一元境圆满的初级修士,却看似轻易无比地就把囫囵兽打得没脾气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其实已经是**境的大天位修士了!”

    唐楚阳信誓旦旦地回应了九姑姑的问话,反正他说实话也没人信,以后索性只说假话得了。

    “有这个可能啊,不然怎么打得过近乎五阶的囫囵兽呢……”

    “……”

    唐云娇咬着指头呢喃出来的话,让唐楚阳彻底无言以对,这样的话都能相信的?八姑姑有这么单纯的么?

    “好了,别闹了,既然囫囵兽已经求饶,楚阳你去试试看能不能彻底把它降服,囫囵兽对食物百无禁忌,拥有化废为宝的神奇能力,你若是能将这只快要成为兽王的囫囵兽降服,咱们唐家牧场也算是多了条经营路子呢!”

    唐云倩摆手打断了两人的瞎扯,一边冲唐楚阳说这话,一边抬手指了指已经不知道被囫囵兽砸了多深巨大山洞,俏目中的震撼之色已经逐渐转变为冷静。

    囫囵兽的价值不止这么一点,换做以前的唐家,对于囫囵兽这种强悍的存在那是想都不敢想的,但现在自家宝贝侄儿再次给了她们个大大的惊喜。

    原本将她们打入绝境的囫囵兽,竟然出乎意料地被侄儿给打败,唐云倩最先想到的便是囫囵兽本身的价值。

    “好!”

    只要能够壮大唐家的事情,唐楚阳几乎不遗余力,他自穿越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彻底和唐家绑在了一起,将来想要逍遥快活,幸福美满地活着,最大的前提,无非就是让唐家强大到无人敢惹。

    进入山洞百余丈距离之后,唐楚阳才看到可怜兮兮的囫囵兽,看到唐楚阳再次出现,囫囵兽足球一样大小的目光里竟突地闪过恐惧之色,庞大的躯体本能一样猛地向里一缩,似乎生怕唐楚阳下一刻就会飞踹而来一样。

    “放心吧,只要你不反抗,我就不打你了……”

    唐楚阳看到了囫囵兽那极具人性化的眼神儿,他知道五行大陆上的大部分妖兽其实都是有灵智的,无非就是聪明一点和笨一点的区别而已,这囫囵兽已经快要进阶成为五阶兽王,它的灵智怕是已经不下于人类了。

    哼哼!

    囫囵兽有些惊怯地哼哼着,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但庞大的躯体明显放松了一些,一双血红的大眼也逐渐清明起来,一种叫做‘无辜’的清晰被它拼命地通过眼神表达了出来。

    “你比猪聪明多了!”

    唐楚阳惊叹地夸赞了一句,这庞然大物简直太聪明了,只是一句话而已,囫囵兽居然彻底明白了他想要表达的意思。

    “我这人很民主的,给你两个选择?降服于我!或者咱们继续打下去,嗯,直到打死你为止,公平吧?对了,你选哪条?”

    “哼哼哼……”

    “三声?我可没有第三条选择给你,那我还是杀了你吧!”

    “哼哼!!”

    囫囵兽双目惊恐,哼叫无比急促。

    “第二个选择?继续打下去是吧?哈哈,我最喜欢你这个选择了,豁然不愧是兽王,死也要死的有气概一些的嘛,你等等啊,我保证最多几百脚就能踹死你的,不会很久……”

    “我投降!!”

    “靠!”

    囫囵兽突然发出一声粗豪无比的人声,吓得唐楚阳直接爆了粗口,差点儿一屁股坐地上去,幸好他确定囫囵兽这个时候毫无反抗之力,这才稍松一口气,愤愤道:

    “你会说人类的语言?!该死,你居然装傻?!”

    说着话,唐楚阳抬脚就想踹上去,囫囵兽见状,顿时惊恐地浑身一颤,一股若有若无的波动陡然自它身上散发出来。

    “不要!我用的是元神感知,不成兽王,我根本无法张口的!!”

    “哦?这样的?”

    唐楚阳止住了抬脚的趋势,怀疑地看向了囫囵兽,这时候他才发现囫囵兽巨大的脑袋都被整个卡在山壁里,别说是张嘴了,连动一下脑袋都不可能。

    确定囫囵兽没有张口说话的能力,唐楚阳这才放心了一些,他控制着御龙天兵结了个玄奥无比的法印,识海元神微微一震,便有一点九彩光芒自眉心射出,飘飘忽忽地飞到了囫囵兽的面前。

    这一点彩光是唐楚阳凝结出来的元神烙印,关于降服妖兽的典籍他也看了不少,对于如何降服妖兽,唐楚阳还是知道的。

    “……”

    感受着眼前那点彩光上散发出来的浓郁元神气息,囫囵兽一双巨目当中闪过一丝不甘之色,只要被眼前的人类修士将元神烙印植入它的识海,今后它的生死便全在这个修士一念之间了,身为即将进阶兽王的囫囵兽,怎么会就这么甘愿失去自由?

    “我可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见囫囵兽犹豫,唐楚阳毫不犹豫地抽出了交叠插在背后的电光剑,他可不是做样子的,而是真想干掉这只囫囵兽,因为他已经半年没有吃过猪肉了。

    “别,我愿意臣服于主人!”

    在立即死亡,和委屈地活着两个选择面前,囫囵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越是灵智超人的存在,其实也越怕死,妖兽比起人类修士,修炼更为不易,它可不想上千年的修为还没来得及表现,就彻底烟消云散。

    ps:下周就要上三江了,小猪再次诚恳地请求诸位书友,下礼拜的三江票俺全包了啊,不带给别人的。

    还有啊,收藏数千,为嘛点击推荐这么不成比例呢?诸位书友,书已肥,帮忙宣传一下的,可以宰杀了,小猪躬身拜谢……

第118章、肾上腺素分泌    看着眼镜男眼睛里的贪欲,贾可道就不由得轻叹一声,这人啊,总是贪心不足。

    从眼镜男踏入会客室的第一步开始,贾可道就看到了对方身上三把火。

    福火高两尺有余,显现出赤红色,中心处间杂着一点金色,说明这小子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从小到大一贯顺利,自身又有点小聪明,做事也称得上是无往不利,以后大概有三子一女。

    寿火略低,但也有七十到八十的寿限,禄火分为两层,外面那层禄火厚实无比,乃是其祖荫,而里面那点小火才是其真正的禄火,寻常人类如果不是大富大贵之家出生的,外面那层禄火基本上是很不容易看见的。

    这也证明了对方身家不低,至少吃喝一辈子都不用发愁了,顺便还可以玩玩小明星什么的。

    就这样的生活,换成发现黑色光门之前的贾可道都要抱大腿喊壕亲了。

    而对方的气运折射正不断朝着自己蔓延过来,这就是对方打起了自己的主意,另外其气运折射出的雾气里掺杂着一些暗红色灰烬。

    乃是人死之时怨气所凝聚而成。

    也就是说这小子虽说没有亲手杀过人,但不少杀人的事情与他都有着直接的关系。

    总之,如果他今天没有来到老君观的话,富贵生活可以这么一直过下去,过得很滋润。

    不过既然他今天来了,恐怕这后面就不好说了。

    “福生无量天尊,这位施主为何事而来?”

    贾可道唱了个喏,轻轻问道。

    为何而来?自然是为你的人参而来。

    眼镜男心头暗想,不过嘴上却不是这么说的。

    在他嘴里,自己将会给老君观投资一大笔钱,从而将老君观改造成为g省最有名的风景旅游景点,并且给贾可道承诺,以后的利润将会分给老君观三成。

    这个条件如果丢给苦禅老和尚的话,恐怕对方会欣喜若狂。

    可贾可道听了眼镜男的话,眼睛都没有搭一下,就好似要睡着了一般。

    “道长,您看这条件如何?”

    眼镜男笑着问道,他相信以自己提出的条件,这个年轻道士如此作态无非就是想要榨取更多的好处罢了。

    这也无所谓,即便是要求再高,自己也敢答应下来,这都是空口白话,最关键是要套出对方的山参来源之处,只要这个消息到手,这老君观就可以丢到一边去了。

    贾可道心头洒然一笑,这眼镜男还真以为自己是久居深山,脑子修道修傻了?

    这么优厚的条件,到哪里不可以投资,非要到别山县这里来,别的不说,光是这修路,就足以将人坑死。

    不过贾可道倒生出了几分兴趣,如果对方愿意出修路的钱,自己将人参给上一些,倒也无所谓,毕竟自己将人参拿来卖钱无非也就是想要修路修道观罢了。

    “旅游景点?先得修路吧?修路怎么说?”

    贾可道似笑非笑的看着眼镜男说道。

    如果真如眼镜男所说的那样,这修路是无法避免的问题。

    眼镜男的眉头顿时皱成一团,心头暗骂,尼玛,这还是道士么?怎么精得跟个猴似的,居然还知道用问题来拿我,自己有些失算了。

    不过,眼镜男也知道,如果自己回答不上来这个问题,恐怕对方马上就会将自己给赶出去。

    要说利用暗地里的手段来对付这道士,不是不可以,问题是对自己没多大好处,甚至于可能完全没有收益,只能出一口气。

    “呵呵,修路当然要修的,不修路,游客怎么进来游玩,我们还准备将凌云寺也一并发展起来,到时候可是道佛两家争辉的好局面啊。”

    眼镜男也不是吃素的,看到贾可道似乎有点心动,于是便将原本压根就没有考虑的凌云寺也拉了进来,借此来暗暗威胁贾可道,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们可就找凌云寺了。

    他却万万没有想到贾可道此时完全就坐在超然的立场上看待问题。

    凌云寺?呵呵,贾可道笑了:“既然这样,那么还请你将老君观到县城的修路方案准备好吧。老郑送客。”

    贾可道这么一说,原本一直等在待客室外的郑老头立马回了一声。

    眼镜男顿时有些愕然,这道士也太直接了点吧?

    自己哪里有什么心思准备修路方案,搞什么投资,无非就是想要将人参产地的消息搞到手罢了,先忽悠他一下,将消息套出才是真理啊。

    想到这里,眼镜男急忙开口:“道长别急,我们的事情还没谈清楚呢。”

    “哦?”贾可道抬了抬眼。

    “这样说吧,我们来投资是真的,不过这穷山僻野的地方,投资下去想要收回的时间很长啊,听说这里出产老山参,我倒是有点兴趣。”

    说到这里,眼镜男住口了,这算是很直白了,暗藏的意思就是只要你说出老山参在什么地方出产,那么接下来的条件都好谈,不然就一拍两散。

    当然,等到贾可道说出人参产地之后,这眼镜男立马走人,然后找到关系将那块山地买下,至于投资,修路,呵呵,都是一个笑话。

    “哦?李施主倒是消息灵通,我老君观倒是有不少老山参,乃是历代观主采药而来,若是李施主愿意承诺给老君观修建到县城的道路,那么即便是贫道送给李施主一些也没有什么关系。”

    贾可道呵呵一笑,说出的话让眼镜男心头又是激动又是黯然,激动的是这傻道士竟然愿意送给自己人参,黯然的是道士的嘴巴倒是挺紧。

    “不知有多少老山参?”

    眼镜男都快想要抓住贾可道的衣领恶狠狠的追问了。

    “两百根五十年份以上的老山参,只要李施主承诺此事,现在拿走都可以,老郑,去取两百根老山参来。”

    贾可道脸色不变,张口就让郑老头去取人参,这句话顿时让眼镜男脸色都变了,变得有些潮红,他不知道这道士是傻了还怎么的,只要自己口头答应了,就让自己拿走两百根五十年份以上的老山参?

    这不会是自己耳朵出现幻听了吧?

    这一瞬间,眼镜男体内肾上腺素疾速分泌,脑子里快速转动了起来,思考着这道士是不是在玩什么花招。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