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囫囵兽到底是接近五阶的妖兽了,可不会被唐楚阳随便一个千斤坠给干掉,说起来唐楚阳之所以能够一招命中,也是沾了突袭太过突然的光而已,毕竟连他自己都被自己的速度给吓到了,更何况是将注意力集中在唐云倩两姐妹身上的囫囵兽。

    呼!!

    凄厉惨叫的同时,囫囵兽的庞大的躯体也猛地一绷,一个翻山滚就贴地转到了左边,唐楚阳见状,只能大脚一踏,借力飞身跳起,他可不想被这头小山一样的野猪给压到地上去。

    不过此时唐楚阳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在发现了来自地球上的武学似乎能够发挥不凡的效果之后,他将手中双剑一收,两只巨大的拳头‘砰砰’对撞了几下,好像一个刚刚在第一回合干翻了对手的拳击队员一样,凌空一个翻身,落到了十丈之外。

    “小弟这是干什么?这头囫囵兽可是马上就要进阶兽王的高阶妖兽,他怎么把兵器给收起来了?!”

    唐楚阳收起武器的举动将唐楚兰从震惊中惊回了神儿,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后提气冲唐楚阳大喊道:

    “小弟!用兵器打啊!囫囵兽的皮毛连低级法器都难以伤害,不使用守护神的武器,你根本伤不到它的!”

    唐楚兰的娇喝远远传出,让原本打算和囫囵兽近战的唐楚阳呆了一呆,不过他犹豫了一下之后,依然没有把收起来的武器拿出,这次对战一只近乎五阶的囫囵兽,对他来说是一次难得验证自身实力的机会。

    虽然唐楚阳觉得他的第一次,起步有些高了点儿,但在确定了自己不会有必死的危险之后,对手越强对于唐楚阳来说,效果反而越好。

    这就好像是跑步一样,第一次跑步能坚持五公里的人,和第一次跑步只能坚持一公里的人相比,两者今后的成长速度可是相差甚远的。

    唐楚阳不指望一步登天,但能够有个更高的起点,谁都不会嫌弃不是?

    微微凝神之后,唐楚阳将他强悍的元神释放到了极致,这样能让他更加清晰地掌握御龙天兵高达五六米的身躯每一个细节,依然带着些新奇感觉地活动了一下手脚,正想着是不是要做几个扩胸运动时,那边已经缓过劲儿的囫囵兽已经愤怒地冲上来了。

    嗷!!!

    囫囵兽的智商其实并不高,但即将进阶成兽王的囫囵兽的智商几乎都快追上人类了,从未受到过任何伤害的囫囵兽竟被一个小小的人类,轻易踩断了一截脊椎骨,这让它感觉到自己的威严受到了侮辱。

    若是不能将眼前的人类给踩成碎片的话,这让它这个未来的兽王还如何在落日山脉里混?

    轰隆隆!!

    至少上百吨重的囫囵兽狂奔起来之后,可谓声势隆隆,加上他愤怒之下冲上去的速度已经快都了极致,这一路窜过去堪称烟尘滚滚,地动山摇!

    唐楚阳面色凝重,控制着御龙天兵微微压低了身子,双臂呈环抱状微微分开,瞧他的作态,竟是要和吨位过百的囫囵兽硬撼一样,看得好不容易从山壁里挣脱出来的唐云倩心惊肉跳,张开嘴巴也怎么也说不出来,心中近乎绝望地想:

    “楚阳疯了么?!囫囵兽每提升一阶,便至少增加万斤之力,这头囫囵兽即将进阶兽王,它的力量怕是快要达到十万斤了,那根本就不是人力能够抗衡的存在,即便是四阶守护神也不能!!”

    轰隆隆!!!

    屁股后面烟尘飞扬,脚下大地隆隆震颤,囫囵兽几乎在短短的三息不到的时间里,就已经冲到了唐楚阳的近前!

    去死吧!!

    囫囵兽心底里充斥着无比暴虐的念头,接近唐楚阳的刹那,四根寒光闪烁的火红色獠牙狠狠地刺向了唐楚阳的胸部和小腹!

    守护神的面容永远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唐云倩等人也看不出此时御龙天兵体内的唐楚阳是个怎样的表情,但这不妨碍她们心底里快速而且混乱的猜测。

    “楚阳吓傻了么?怎么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哎,到底是第一次使用守护神战斗,又是面对囫囵兽这种同阶妖兽里极难对付的妖兽,但愿他能活下来……”

    “楚阳,还手啊!再不出手,没机会了!!”

    “这臭小子,怎么还不动手啊?!”

    “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快点带楚阳离开的!”

    几女心里闪过各种各样的念头,看向御龙天兵的目光里充满了担忧,悔恨和绝望,在场众女都明白,不论是谁面对囫囵兽此时暴怒冲击,恐怕除了躲避之外,根本就不可能抵挡得了它凶悍近乎全力的冲击!

    近了,囫囵兽尖利的了解几乎已经解除到御龙天兵了……

    此时的唐楚阳并未被吓傻,相反,他从未像此刻这般清醒过,意念全部集中起来之后,唐楚阳突然发现,在牧场对付顾海澄那一帮人时的奇异状态又出现了。

    近在咫尺的囫囵兽陡然如同冲进了充斥了胶水的世界里一样,迅捷而狂猛的冲击力依然存在,但却慢到了如同电视里的慢动作一般,一点一点地往唐楚阳的身前凑了过来。

    “嘿!果然是这么使用的……”

    唐楚阳心中喜乐,他终于知道这种能力怎么使用了,而此时在唐云倩等众女的视线里,原本呆呆的仿似下傻了一样的御龙天兵,依然一动不动,只是他的眉心正中处却陡然睁开了一只竖瞳!

    竖瞳张开的瞬间,一道浅淡但却不容忽视的金光一闪即逝,快得就好像从未出现过一样,但那充满了奇异的好像代表了某种玄奥法则的莫名威压,却瞬间席卷周遭百余丈的距离,让远处的唐云倩众女都清晰地感应到了压力。

    “这是?……”

    众女心中无比诧异,但紧接着发生的场景直接就让她们将俏脸上还没来得及表现出来的诧异,直接转变成了震撼,不可置信,和无与伦比的震惊!

    只见唐楚阳突然伸出一只手,迅捷无比地握住了囫囵兽火红色的巨大了解,看似轻轻的,或许真的是轻巧无比地向着旁边一抡,脚下随着旋转的身躯一扭,长达数丈足有数百吨中的囫囵兽,就被他轻易地抡飞了出去!

    轰隆隆!

    一阵天崩地裂一样的巨大轰鸣响起,庞大的囫囵兽如同一块被随意抛出去的烂石头一样,被唐楚阳轻易地砸进了身后的山壁当中!

    四两拨千斤!!

    ——————————————ps:总算在十二点前把第二更搞出来了,感谢诸位兄弟的打赏,明天开始爆发……

第117章、解决问题    其次,人家听不懂你说的外语,或许有两种可能,一,人家是另外一个国家的,二是你说得不标准。

    总之,苟局长又气坏了,他甚至于企图上前将奥迪斯给抓住,不过还好,在最后关头他控制住了自己的举动。

    奥迪斯顺手将办公室主任给一把丢到了地上,这小子身上的尿骚味太浓了,浓得让奥迪斯都有些受不了。

    办公室主任连滚带爬的逃了回去,他再也不敢靠近这个杀神了。

    之前在被对方抓住举起来的时候,办公室主任甚至于以为自己就要被杀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双方出现了僵持,奥迪斯不想对这些普通人动手,而苟局长也不敢说什么话了,没法,这就是典型的秀才遇到兵。

    而那个眼镜男都看愣了,良久之后方才鼓起勇气想要与对方沟通:“这位壮士,我是旅游公司的,想要与你们观主交流一下。”

    好嘛,壮士都出来了,不过这个时候,大家也没心情去计较这个了。

    奥迪斯正待吓吓这个小白脸,总之是看他不顺眼。

    “奥迪斯,让他进来吧。”

    这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入奥迪斯耳中,奥迪斯转头看了看,没见着人,但这声音的确是贾可道的。

    实际上贾可道此时正端坐在厢房内,距离观门也有五六十米的路程,这只不过是道门里的小技巧道法传音罢了,能够传出的距离不远,这点距离也就是极限了,远没有小说里写的千里传音那么神奇。

    “你来吧,观主说要见你。”

    奥迪斯朝着那个眼镜男一指,瓮声瓮气的说道。

    听得那个壮汉这么一说,那眼镜男不由得眼睛一亮,有门,只要对方肯交流,那么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定能将这个财源给挖下来。

    郑老头在前面带路,眼镜男在后面跟着进入了观门,苟局长几人也想要跟着进去,但却被奥迪斯一伸手,粗壮的手臂就好似一道铁闸,将他们给拦住了:“观主说了,只见那个小白脸,你们不能进去。”

    “我说你这就不对了,我们宗教局可是你们道观的上级管理部门,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们进去?你要知道,这位可是我们局长,你们观主都不敢这样对他!”

    虽说之前的震撼还残留在心里,不过见到苟局长被拦住,加上那个观主似乎要比这个壮汉好说话,一个跟在苟局长的年轻人胆子顿时变得大了起来,在众人后退的时候上前就指责起奥迪斯来。

    这人心里无非就是想着你之前没怎么动手,现在更不可能动手了,并且在他看来,自己说理可要比动手更强悍一些。

    只要这个壮汉接话,那么自己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自己揍了,苟局长不是看在眼里么,以后自己的前途就算是妥当了。

    嗯,在任何地方,都不会缺乏这种为了向上爬而不折手段的人。

    可让这个年轻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贾可道对他们宗教局可没有什么好感,之前就吩咐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只管出手,只要不是将人打死,打残,打成重伤就行了。

    贾可道也知道,奥迪斯的脑子是没可能比得过那些官员的,与其让他被对方拿话锁住,倒不如鲁莽一点更好。

    有了贾可道这句话,奥迪斯动起手来,可是没有半点客气,伸手一巴掌就朝着那年轻人扇了过去。

    啪,极为清脆的耳光声顿时传出,那年轻人连躲闪的念头都没有生出就被一巴掌给扇了个结结实实。

    还好,奥迪斯这一巴掌并没有使用全力,一成力都不到,但即便是如此,也抵得上一个普通成年人全力以赴了。

    那年轻人直接就被打怵了,脸上麻木一片就好似被一巴掌打得没了,傻愣愣的站在门前,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谁再胡乱叫嚷,扰乱本观清净,就是这个下场,啪。”

    奥斯迪冷冷丢下一句话后,顺手就将观门给关上了。

    门外顿时一片寂静。

    苟局长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若是在县城里,他压根就不害怕这种鲁汉,打个电话就直接送到派出所去了,对付起来容易得很。

    可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地方,恐怕最近的派出所直线距离都有二十公里了。

    “丢人现眼!”

    寻思良久,苟局长也不敢就这么走了,李先生还在里面呢,也不知道他对这里满意不?

    不过看他的话,倒是有些奇怪,人家都这样对待了,他还贴着热脸上去?

    真的看上这里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给这老君观上上眼药!

    一旦这里被定为旅游区,里面的动作就好做了。

    一想到老君观为此不得不求到自己面前时,苟局长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到那时,嘿嘿。

    不过局长总归是局长,转眼就回过神来,眼前这个场面总是要解决的,否则会损害自己在局里的威信。

    因而苟局长索性就将那个贸然出口的年轻人当成了牺牲品,狠狠的骂了一句,将众人注意的目标转向了年轻人,并且重新竖立起了自己的威信。

    只要苟局长还敢骂人,这里的几个手下就没人敢生出什么心思来。

    那年轻人怎么都搞不明白,一转眼,怎么鸭就变成了鸡。

    自己挨了一耳光,大半个牙床都被打松了,苟局长不是应该表现出领导的关怀,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么?怎么顿时就翻了脸,反倒骂起自己来了?

    就连周围的同事,也不由自主的远离了自己,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怜惜和冷漠。

    忽然之间,年轻人悟了,这就是典型的替罪羊下场啊,虽说年轻人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却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难过了。

    且不提观门外的恶心事情,那眼镜男在郑老头的带领下来到了待客室。

    走进待客室,眼镜男就看见了贾可道,这是一个年轻的道士,眼镜男心头略微激动,年轻就意味着容易受到蛊惑,何况这道士久居深山,与外界接触较少,嘿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