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次,人家听不懂你说的外语,或许有两种可能,一,人家是另外一个国家的,二是你说得不标准。

    总之,苟局长又气坏了,他甚至于企图上前将奥迪斯给抓住,不过还好,在最后关头他控制住了自己的举动。

    奥迪斯顺手将办公室主任给一把丢到了地上,这小子身上的尿骚味太浓了,浓得让奥迪斯都有些受不了。

    办公室主任连滚带爬的逃了回去,他再也不敢靠近这个杀神了。

    之前在被对方抓住举起来的时候,办公室主任甚至于以为自己就要被杀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双方出现了僵持,奥迪斯不想对这些普通人动手,而苟局长也不敢说什么话了,没法,这就是典型的秀才遇到兵。

    而那个眼镜男都看愣了,良久之后方才鼓起勇气想要与对方沟通:“这位壮士,我是旅游公司的,想要与你们观主交流一下。”

    好嘛,壮士都出来了,不过这个时候,大家也没心情去计较这个了。

    奥迪斯正待吓吓这个小白脸,总之是看他不顺眼。

    “奥迪斯,让他进来吧。”

    这时一个轻飘飘的声音传入奥迪斯耳中,奥迪斯转头看了看,没见着人,但这声音的确是贾可道的。

    实际上贾可道此时正端坐在厢房内,距离观门也有五六十米的路程,这只不过是道门里的小技巧道法传音罢了,能够传出的距离不远,这点距离也就是极限了,远没有小说里写的千里传音那么神奇。

    “你来吧,观主说要见你。”

    奥迪斯朝着那个眼镜男一指,瓮声瓮气的说道。

    听得那个壮汉这么一说,那眼镜男不由得眼睛一亮,有门,只要对方肯交流,那么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定能将这个财源给挖下来。

    郑老头在前面带路,眼镜男在后面跟着进入了观门,苟局长几人也想要跟着进去,但却被奥迪斯一伸手,粗壮的手臂就好似一道铁闸,将他们给拦住了:“观主说了,只见那个小白脸,你们不能进去。”

    “我说你这就不对了,我们宗教局可是你们道观的上级管理部门,你有什么资格不让我们进去?你要知道,这位可是我们局长,你们观主都不敢这样对他!”

    虽说之前的震撼还残留在心里,不过见到苟局长被拦住,加上那个观主似乎要比这个壮汉好说话,一个跟在苟局长的年轻人胆子顿时变得大了起来,在众人后退的时候上前就指责起奥迪斯来。

    这人心里无非就是想着你之前没怎么动手,现在更不可能动手了,并且在他看来,自己说理可要比动手更强悍一些。

    只要这个壮汉接话,那么自己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退一万步说,就算是自己揍了,苟局长不是看在眼里么,以后自己的前途就算是妥当了。

    嗯,在任何地方,都不会缺乏这种为了向上爬而不折手段的人。

    可让这个年轻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贾可道对他们宗教局可没有什么好感,之前就吩咐了,如果有什么事情,只管出手,只要不是将人打死,打残,打成重伤就行了。

    贾可道也知道,奥迪斯的脑子是没可能比得过那些官员的,与其让他被对方拿话锁住,倒不如鲁莽一点更好。

    有了贾可道这句话,奥迪斯动起手来,可是没有半点客气,伸手一巴掌就朝着那年轻人扇了过去。

    啪,极为清脆的耳光声顿时传出,那年轻人连躲闪的念头都没有生出就被一巴掌给扇了个结结实实。

    还好,奥迪斯这一巴掌并没有使用全力,一成力都不到,但即便是如此,也抵得上一个普通成年人全力以赴了。

    那年轻人直接就被打怵了,脸上麻木一片就好似被一巴掌打得没了,傻愣愣的站在门前,连半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谁再胡乱叫嚷,扰乱本观清净,就是这个下场,啪。”

    奥斯迪冷冷丢下一句话后,顺手就将观门给关上了。

    门外顿时一片寂静。

    苟局长这个时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若是在县城里,他压根就不害怕这种鲁汉,打个电话就直接送到派出所去了,对付起来容易得很。

    可在这个荒郊野外的地方,恐怕最近的派出所直线距离都有二十公里了。

    “丢人现眼!”

    寻思良久,苟局长也不敢就这么走了,李先生还在里面呢,也不知道他对这里满意不?

    不过看他的话,倒是有些奇怪,人家都这样对待了,他还贴着热脸上去?

    真的看上这里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给这老君观上上眼药!

    一旦这里被定为旅游区,里面的动作就好做了。

    一想到老君观为此不得不求到自己面前时,苟局长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到那时,嘿嘿。

    不过局长总归是局长,转眼就回过神来,眼前这个场面总是要解决的,否则会损害自己在局里的威信。

    因而苟局长索性就将那个贸然出口的年轻人当成了牺牲品,狠狠的骂了一句,将众人注意的目标转向了年轻人,并且重新竖立起了自己的威信。

    只要苟局长还敢骂人,这里的几个手下就没人敢生出什么心思来。

    那年轻人怎么都搞不明白,一转眼,怎么鸭就变成了鸡。

    自己挨了一耳光,大半个牙床都被打松了,苟局长不是应该表现出领导的关怀,对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么?怎么顿时就翻了脸,反倒骂起自己来了?

    就连周围的同事,也不由自主的远离了自己,看向自己的目光里带着一丝丝的怜惜和冷漠。

    忽然之间,年轻人悟了,这就是典型的替罪羊下场啊,虽说年轻人不太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却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难过了。

    且不提观门外的恶心事情,那眼镜男在郑老头的带领下来到了待客室。

    走进待客室,眼镜男就看见了贾可道,这是一个年轻的道士,眼镜男心头略微激动,年轻就意味着容易受到蛊惑,何况这道士久居深山,与外界接触较少,嘿嘿。

第六十八章 囫囵兽    “一线峡又叫做‘迷魂峡’,因为一线峡不是直线的,但却是能够一通到底的一条狭窄通道,以往的时候,万花谷并不算多难过去的地方,真正阻住大多数修士的便是这一线峡了,这里属于葫芦山脉的中间部分,左右长度近千里!”

    唐云倩面色严肃,一点都不嫌繁琐地仔细介绍着一线峡的情况,她不是说给唐云倩等人听的,而是专门为第一次到此的唐楚阳介绍。

    自从唐楚阳达到牧场之后,一连串的事情经历下来,唐云倩已经不敢小看这个甚至还不满十六岁的侄儿了,灵画师,覆灭林家,算计顾海澄,将符,跨系炼图,万蝶架桥,细细算来,只是短短半年时间而已,唐楚阳竟然已经做出如此之多的不可思议之事。

    这时候谁要还拿唐楚阳当小孩子看的话,那就是真是傻到没治了,唐云倩不傻,非但不傻,而且聪慧不下于唐云婷和唐云倩,只是智慧并不能让她免疫唐楚阳制造出来的震撼。

    “既然叫迷魂峡,那就是说,这一线峡其实就是一条不断曲折弯绕,延伸至少数千里的狭窄通道了?”

    唐楚阳的理解能力还是非常强悍的,虽然唐云倩还没来得及把后面更加详细的资料说出来,但听了前面的话之后,唐楚阳已经快速地通过脑补,将一线峡的俯瞰图给构画出来了。

    “不错,正是这样!”

    唐云倩赞许地看着唐楚阳,觉得侄儿真是彻底的开窍了,她只是简单地开了个头儿而已,侄儿竟然能够举一反三,将一线峡的大体布局给琢磨出来了,不过唐云倩想说的,可不仅仅是这些。

    “不过,我要说的重点可不是这个,既然你已经猜出了一线峡的地形,那我就长话短说了,从一线峡入口开始,咱们必须得将守护神召唤出来了,里面很危险……”

    “明白!”

    唐楚阳抬手打了个响指,双手掐诀,唤神咒如同一段奇异的歌声一样脱口而出,地面瞬时风起云涌,守护神还没有召唤下来,唐云倩等人便觉一股隐隐压得他们喘不过的威压自天而降。

    唰!

    天际一道鎏金光芒如同一条金色的闪电横空劈下,瞬息落于唐楚阳的身前,并且在短短不到三息时间内就凝出了守护神真身。

    “三息……,这才是楚阳第二次召唤守护神吧?怎么比我这个三才境的高级修士还快?!”

    “九姑,相比于你而言,我受到的打击更大,小弟他才契约守护神多久啊?我两仪境后期了都,从唤神咒到守护神凝出真身,也不过被我压缩到了十息以内而已,即便这样,在整个景云县我都是同阶中数得着的高手,小弟这个怪物,竟然只用三息……”

    唐楚阳这个初学者只用不到三息就凝成守护神真身,不只是唐云娇和唐楚兰受到了不小的打击,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即便是唐云倩,她也因为是进入了三才境圆满,不断的练习加上无数次的实战,才勉强将唤神的速度凝缩到两息而已。

    两息时间虽然比唐楚阳的三息快了一息,但唐云倩的心里依然不好受,她自问,在唐楚阳这个年龄的时候虽然修为远超于他,但唤神的速度绝对难以和侄儿媲美,这小子,确实太妖孽了一些。

    幸好所有人都知道唐初阳是自家人,他再怎么妖孽,也都是自己人,只要唐家未来的所有敌人里,别出这么个妖孽,她们就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念想。

    唐初阳起了个头之后,其他人也纷纷地将自己的守护神召唤了出来,一时间里,不是很宽阔的一线峡入口处,彩光闪耀,天地元气狂涌,一道道彩光不断闪烁凝聚,约莫二十息之后,所有人都将自己的守护神凝聚了出来。

    尽管不是第一次见到家里这帮女人们的守护神了,但唐楚阳依然带着审视的目光浏览着几女的守护神,八姑唐云倩和九姑唐云娇,召唤下来的都是她们最强的三阶神兵级守护神。

    剩下的四个人,包括二姐唐楚兰在内,召唤出来的也全是最强状态的二阶守护神。

    唐楚阳看了一圈,唐云倩她们的守护神毫无疑问地全是女仙,不过她们的守护神真身是不是女仙就有待商椎了,因为修士契约守护神的时候,都喜欢以自身为蓝本凝聚守护神真身,识海里的守护神形象和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形象可是两码事。

    据唐楚阳所知,唐家的那张‘百兵图’里并没有几个女仙,唐云倩她们显然不可能契约足够多的,不同类型的女仙,不过只要守护神实力够强,性别什么的倒是无所谓了。

    七个人里包括唐楚阳在内,不论境界高低,基本上全部达到了本境界的圆满境界,可以使用守护神的最强状态‘合神’!

    和守护神融合,既是最安全的,也是最危险的,安全是因为躯体之外有了守护神更强悍的躯体保护,危险的是,一旦守护神受到重创,合神的修士也别想安然无恙。

    因此,没有足够高超的守护神操作技巧的话,很少有修士会使用‘合神’这种和守护神彻底融合的战斗方式。

    和守护神协同作战虽然无法彻底发挥守护神的实力,但至少守护神受到重创的时候,修士本身还有逃跑的时间。

    当然,两者之间也算是各有优劣,守护神强大与否,就看修士本身对于守护神的了解和运用程度,以及操控技巧的高低了。

    “合神!”

    “合神!”

    一连声的娇喝声连续响起,唐云倩,唐云娇,唐楚兰等人的守护神齐齐耀出淡淡神光,背后深处条条元气形成的丝带,瞬息间将她们拉进了守护神五米多高的巨大躯体当中。

    唐云倩打头,唐楚兰位居第二,唐云娇押后,唐楚阳等四人被夹在了队伍中央,这让正想着好好表现一下的唐楚阳郁闷无比,可惜到了真正危险的时候,不论唐楚阳的态度再怎么强硬,唐云倩也没有姑息他的意思。

    “换做在牧场,或者在家里,你想怎么胡闹都可以,但这里是一线峡,这是连我都不敢保证绝对安全的区域,你奶奶虽然承诺不再限制你,但却不是让你随便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楚阳,别让姑姑为难……”

    不长的几句话,唐云倩软的硬的全用上了,这让才刚刚和家里强硬了一次的唐楚阳,如何再说得出更加强硬的话来?

    他可不想和家里的女人们闹得太僵。

    “我很听话的……”

    说了这句话之后,唐楚阳就一直在队伍的最中央位置郁闷地耍着手中的雷光剑,既然无法为姑姑,姐姐们抵挡危险,他便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熟悉守护神上面。

    合神之后,修士和守护神已经融为一体,尽管有守护神强横的护甲和躯体阻挡伤害,但若是受到重击的话,修士本身还是会非常疼痛的,唐楚阳虽然没有切身体验过,但这些知识唐云倩,唐楚兰等人已经告诉他不止三五次了。

    这一点其实不用唐楚兰等人告知,唐楚阳自己也能想得到,因为合神之后,守护神小船一样的大脚踩在地上,让唐楚阳清晰无比地体会到了那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这让唐楚阳知道,守护神的真身其实只是修士本体的延伸而已,和他想象中的如同操纵机甲一样的感觉还是有所不同的。

    嗷!!!

    才不过走了三十里不到,唐楚阳便被一声凶悍无比的咆哮给吓了一跳,抬头想前方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八姑唐云倩已经和一直身高近三丈,身长至少五丈的庞大怪物对峙起来。

    “这是石头野猪?……”

    唐楚阳有些不自信地看着距离他越有一里远的庞大怪物,弯翘着撅起来的长鼻子,下颚有四枚粗如成人大腿一样的红色獠牙,整个躯体也和放到了数倍的野猪没有多大区别。

    只是原本应该短小的四蹄,却如同奔云兽的长腿一样,不但覆满火红的鳞片,并且粗壮有力,远超于线条更加优美的奔云兽。

    和这只巨大的变异版野猪对峙的唐云倩很谨慎,或者用紧张来形容也不为过,唐楚阳甚至发现她竟然在操控着守护神慢慢地后退。

    唐楚阳禁不住稍稍往前冲了几大步,靠近了唐楚兰之后,开口问道:

    “二姐,这头猪一样的笨货很厉害么?我看八姑好像很紧张的样子啊……”

    “那是囫囵兽,四阶妖兽,即便是放在四阶妖兽里面也是非常厉害的存在,这种级别的妖兽就是二姑来对付也得万分小心,八姑虽然三才境圆满很长时间了,但对上囫囵兽,几乎没有获胜的可能,楚阳,咱们怕是要逃跑了……”

    唐楚兰也不知道听清楚小弟的问话没有,只是听到小弟问话,便自然而然地将眼前妖兽的资料给爆了出来,或许,她只是想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放松一下,回答唐楚阳的问题倒是在其次了。

    “跑?!不就是一头四阶的野猪么,我给你们那么多御龙天兵图都是用来看的么?”

    “不行的,御龙天兵图虽然拥有四阶实力,但囫囵兽的实力太强,它在四阶妖兽里面也属顶尖存在了,即便是二姑亲自来,也就能打个不分胜负而已,我们越级操控守护神,杀寻常四阶妖兽没问题,但囫囵兽,没可能的……”

    PS:小猪一个很要好的兄弟,前几天从湖南乘车狂奔几千里到哈尔滨去参加小猪另一个兄弟的婚礼,之后又从哈尔滨乘车狂奔几千里到了小猪这里,形成总长超过六千里,就是为了来和小猪聚一天。

    所以明天小猪得陪他到咱们故乡的杨露禅故居逛逛,晚上小猪那位兄弟就会离开,乘车前往江西,真的很羡慕他啊,这一趟转下来,等回家的时候怕是能途径上万里路了,小猪在家宅了两年,中间也就去了次长沙而已。

    明天,不对,应该是今天了,今天如果回家早,又不累不困的话,马上开始加更爆发,把这几天缺的字数全部补上,如果睡了,那就从明天开始爆发,而且不限天数,直到撑不下去,哈哈!

    撑不住了,睡觉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