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实,没有八姑你说的那么危险的……”

    唐楚阳轻飘飘的一句话,当即吓得唐云倩等人花容色变,抬头看时,却见唐楚阳居然已经炼制完成,巴掌大小的唤神图散发着勃勃生机悬浮空中,让人看了忍不住便有种占为己有的冲动。

    “楚阳,你怎么这么快就把唤神图炼制好了?!”

    唐云倩面上的表情无比吃惊,炼制唤神图可不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即便是唐云倩不是灵画师,没吃过猪肉,总是见过猪跑的,灵画师炼制唤神图的六大步骤,每一个步骤都必须谨慎进行,稍有不慎,不但会损失大量材料,灵画师自身也会遭受反噬。

    因此灵画师在炼制唤神图的时候莫不是谨慎无比,每一个步骤都斟酌仔细了才会开始,就唐云倩所知,整个流云城里最知名的灵画师,哪怕是炼制一阶唤神图,也至少需要大半个时辰的功夫,而且,这还是中级以上的灵画师需要的时间!

    唐楚阳从开始调制灵墨开始,哪怕算上他之前和众女聊天的时间,观想,通神,凝诀,画图,契约,开光这六个步骤下来,唐云倩至少稍稍计算,便震骇无比地发现,自家宝贝侄儿炼制一张唤神图的时间,竟然连一刻钟都用不到!

    “这怎么可能?!”

    这次惊呼的换成了唐云娇,因为她也和唐云倩一样计算了一下唐初阳炼图的时间,相比于稳重的唐云倩,唐云娇可就没那么多顾及了,他首先想到的就是炼图失败了,不过抬头看看那张漂浮于空中的唤神图,其上强烈无比的木属性齐齐她轻易就能感觉得到。

    “楚阳……”

    “嗯,九姑你想说什么?”

    “你是人么?……”

    “……”

    这个问题唐楚阳还真不好回答了,怎么说话呢这是?他抬手打出一道封符诀,将唤神图收起来之后,这才无奈地冲一脸不可置信的唐云娇道:

    “这要看八姑你怎么理解了……”

    “怎么说?”

    唐云娇俏目一亮,不自觉地顺着唐楚阳的话就问了出来。

    “我看到过一本古籍,上面说,在很早很早以前,人类也是从妖兽进化而来的,据说那是一种和人类极为相似的猿猴类妖兽,它们经历了站立行走,使用工具,钻木取火,搭建草棚等等一系列的进步和演化之后,就变成了咱们人类的祖先……”

    唐楚阳神棍一样将他在地球上小学课本里见到的东西,简略但却明晰地陈述出了人类的来源,直听得唐云倩,唐云娇,唐楚兰等人一脸惊诧,仿似是不能置信一般,看看自己的手脚,又摸摸自己头上的长发,好像生怕自己变成猴子样。

    “胡扯!楚阳,别以为你看了几本书就可以瞎咧咧,人类是妖兽变化而成?亏你说得出来,若真是那样的话,这世上哪还有这么多的妖兽?妖兽岂不是早就称霸整个五行大陆?而且,真要那样的话,人和兽还会有何区别?!”

    唐云娇被侄儿信誓旦旦的言论给说的有些发毛,猿猴哪一类浑身长毛的东西,怎么可能是人类的祖先?真要那样的话,她岂不是也成浑身长毛的猴子?

    一想到自己浑身长毛的可怕样子,唐云娇就禁不住浑身发寒,太吓人了,不能让侄儿在胡扯下去了,这都什么歪论啊!

    “唤神图都炼制好了,你是不是该干正事儿了?”

    因为唐楚阳聊天歪楼太厉害,唐云娇等人都已经忘了继续震惊于唐楚阳能够跨系炼图了,这也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他不介意将自己的能力表现给自己的家人,以这样的方式来获得她们重视的同时,也给与她们坚实的信心。

    但却不希望家里人追根问底,非要他说出个子丑演卯来,因为唐楚**本就无法解释他为什么这么特殊,不是没得说,而是不能说!

    “好吧,做正事,不过也没多大的事情可做的,有了这张唤神图,万花谷里的花蝶再多,对咱们也没有多大的影响的……”

    唐楚阳说着话,抬手将巴掌大的蝴蝶仙子图祭出,众女见状,再次毫不迟疑地拉开了和唐楚阳的距离。

    唰唰唰!

    五颜六色的光芒闪烁间,唐云倩等人再次用防御法术将自己包裹了起来,唐楚阳见状,原本得意洋洋地想要炫耀一下的俊脸当即就青了。

    “一阶唤神图而已,要不要那么小心啊?!”

    这次唐楚阳终于没忍住,悲愤地将心底里的念头给说了出来,总是这么被人毫无信任感的刺激,再好脾气的人也受不了啊。

    “哈,这不是为了以防万一么……”

    “呵呵,楚阳,我们是怕影响你施法……”

    “落日山脉很危险的,我,我就是练习一下防御法术……”

    唐楚阳闻言,毫不客气地白眼一翻,一脸‘鬼才信你们’的愤愤模样,看众女一脸尴尬讪讪的模样,身为男人的唐楚阳最终还是吞了一口闷气,转而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唤神图上。

    他知道姑姑姐姐们之所以这样,这都是他那个‘神选者’的名头给害的,五行大陆上已经上千年没有出现过神选者级别的修士了,即便是次一级的超等契约者,整个五行大陆也没有多少。

    契约等级越高的人,不但召唤守护神的时候动静极大,就算是使用唤神图的时候搞出来的动静也小不到哪里去,这从唐楚阳契约御龙天兵的时候,单单是威势就将四相境的唐云婷和老太太扫飞就能看出一二了。

    修士之所以能够获得高等契约,无非就是他们的元神精华品质太好,连上界守护神都不得不慎重对待,所以被契约的守护神才会大方地下凡帮助修士凝聚金身而不是真身。

    这个道理放到唤神图上同样适用,虽然激发唤神图的时候,消耗的是灵画师附加在唤神图上的元神精华,但等到唤神图固定的一个时辰时效用完,再想继续保持守护神存在就只能支付自身的元神精华了。

    因为激发唤神图的时候,守护神会和修士产生感应,若对方是超等契约修士的话,被召唤的守护神甚至会特意增加下凡元神的数量,以此来增加分身的实力。

    也就是说,契约等级越高的修士,即便是在使用唤神图的时候,也能让召唤出来的守护神发挥远超寻常的实力!

    唐楚阳可是唐云倩等人亲眼所见的神选者,这小子别说是召唤守护神了,就算是使用唤神图,唐云倩等人也不敢靠的太近,谁知道被召唤的守护神会不会一下子将原本只有万分之一的元神,突然增加到了百分之一?

    那可是整整一百倍的差距!

    守护神威压肯定不会对召唤人起作用的,但其他人可就没有这样的优待了,说得夸张一点,一尊四阶的天将,甚至可以仅仅依靠本身强悍无比的威压,就能将一尊一阶的天兵给生生地压到崩溃,何况是更加脆弱的修士?

    所以唐楚阳虽然对唐云倩等人的表现感到憋屈,但心里还是理解的,尽管,他还是非常非常的不乐意。

    掐诀向着彩光四射的蝴蝶仙子图一指,唐楚阳口中念出召唤法诀,识海再次分出点点元神精华,随着掐诀的食中二指化作一道流光,飞射悬浮而起的唤神图!

    嘶啦!!

    一声布匹被撕开的声音传出,整个唤神图突然从中爆开,一缕绿芒陡然自遥远的九天之上飞射而下,携着无双威势降落在唤神图附近。

    周遭元气开始疯狂的涌动凝聚,就连远处万花谷里的九彩花蝶都被惊动,呼扇着巨大的翅膀飞了过来。

    唐云倩等人见状,顿时俏脸一白,想都没想地便开口冲唐楚阳喊道:

    “楚阳,九彩花蝶被惊动了!快跑!!”

    喊话的同时,唐云娇和唐云倩二人几乎同时飞身向着唐楚阳冲了过来,唐家唯一的一条禁令所有的女人都快记成本能了,宁可她们自己身损,也不能让唐家唯一的血脉断了!

    “没事的,不用担心我……”

    唐楚阳的话才说到一半儿,两个姑姑已经冲到了身边,不由分说,一个抓头,一个抱腿,用力往上一抬,一边面色惨白地看着被惊动的上千九彩花蝶,一边抬脚就想飞身而去。

    “这是?……”

    唐云倩和唐云娇才刚刚将元气运转到双腿,突然就僵在了原地,看向万花谷的目光里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只见整个万花谷的九彩花蝶仿似受到了什么刺激一样,陡然化作一条三丈粗,几十丈长的九彩长蛇向着她们这边飞射而来,不过九彩花蝶化作的庞大无比的长蛇并不是奔着她们来的,而是直奔正在快速凝聚真身的唤神图。

    一对巨大的色彩缤纷的巨大翅膀,随着周遭元气不断的汇聚,逐渐凝聚了起来,随后就是一尊曼妙无双,粉白娇嫩的玉体一点点地显露真身,不过五息不到的时间,一只,或者说一尊身高近两丈的绝丽妖媚女子凭空而现,傲立于万花谷之上。

    “架桥!”

    唐楚阳一边欣赏着蝴蝶仙子曼妙无比的娇躯,一边淡淡地开口发出了自己的命令。

    呼呼呼!

    身着一袭薄纱,近乎于**的蝴蝶仙子抬手轻轻一挥,环绕她周身化作巨蛇的九彩花蝶陡然伸展,向着远处一线峡蔓延了过去,眨眼间数万最小都有数丈范围的九彩花蝶,便凭空驾出了一条九彩缤纷的长桥来。

    “万蝶架桥?!!这,这……”

    抱着侄儿的唐云倩和唐云娇已经彻底看傻眼了。

    PS:终于完成任务啊,居然都快三点了,不管睡觉的,还是没睡觉的书友,看完这张必须得给几张推荐票啊,俺太敬业了……

第115章、老君观这么有钱?    嗯,对了,还有个老君观没有考察,人家投资商自然是要跑遍才行的。

    想通了这一点,苟局长对于这次考察还是抱着很大的希望。

    不过等到从凌云寺离开,轿车顺着山路来到停有几辆拖拉机的地方停下时,苟局长就感觉心头一沉。

    而司机的答复也证实了这一点:“局长,从这里开始,车就走不过去了。”

    由此可见,这位苟局长上任快六年时间了,都没去过老君观一次,都不知道怎么吐槽他好了。

    不管苟局长是否走过这条路,他也明白接下来的路恐怕很难舒服了,在了解这一点之后,苟局长脸色有些差,心头暗自朝着交通局一阵吐槽。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不得不凑到眼镜男身边,用一种遗憾的语气向对方转达了这一消息。

    嗯,只不过,苟局长一想到这里过去还有二十多公里山路,头皮就有点发炸。

    从理智上来说,他希望眼镜男过去,从情绪上来说,眼镜男最好打道回府,投资的话嘛,那个凌云寺就很不错嘛。

    眼镜男怎么可能就此回去,开什么玩笑,这次过来就是奔着老君观过去的,什么凌云寺,还是算了吧,就这么个破嘎嘎地方,投钱进去就是打水漂啊。

    在眼镜男执意之下,一行七八人就坐上了两辆拖拉机,一边颠着,一边朝着深山里开去。

    对于这意外的惊喜,两个拖拉机司机倒是笑得脸都快烂了。

    为了保证回来时有车坐,苟局长让办公室主任出钱将这两辆拖拉机给包了下来,两百块一天,对于他们来说,也算是高价了。

    咚咚咚咚的抖着,拖拉机终于停了下来。

    “怎么不走了?去问一下。”

    苟局长眉头一皱,朝着办公室主任吩咐道,即便是到了这深山老林之中,苟局长的官威依然不减。

    办公室主任凑到拖拉机司机后面问了问,就转过头来,脸色有些不太好看的说道:“局长,后面的路,拖拉机都走不动了,需要走路。”

    走路?

    苟局长差点就跳起来,自己从当上局长之后,就不知道什么叫做走路了,出入有车。

    但这个时候很显然不是发脾气的时候,他这一路过来都快被颠得吐出来了。

    他这还算好的,有几个随员已经在路上吐过了,就连那个眼镜男此时脸色也变得惨白。

    走就走吧,算是活动一下身体了。

    都走到这里来了,剩下的十来公里应该不算多远吧?

    苟局长心头有些侥幸。

    不过等苟局长一行人来到夹山村的时候,天色都有些昏暗了。

    苟局长都不知道自己这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这路太难走了,走得一个个人都快给山神跪下了,之前这里下过一场小雨,路又湿又滑,旁边就是悬崖,指不定一脚就滑下去了,崴到脚都是常事了。

    如果不是碰上一群抬滑竿的山民,苟局长估计自己在脚底板打出水泡之后宁可一头跳下悬崖也不愿意再走上一步了。

    那群山民正是夹山村的山民,贾可道心血来潮算了一卦,就让赵天亮去村里通知了。

    对于明阳道长的话,夹山村的老少爷们都是信的,因而一大群小伙子就带着简陋的担架出去赚钱了。

    这玩意唯独就这一家,自然是狠狠的宰了一刀,虽说比不上大金牙那次,但每个人两百块也让办公室主任掏钱掏得心痛。

    到了夹山村,喝了几口水,眼镜男的精神变得好了不少,因而也顾不得吃饭就准备让人带路上山。

    苟局长劝了几句不得之后,就吩咐闻讯赶来的夹山村村长准备好饭菜,等着他们回来,嗯,这自然也是要付钱的,夹山村村长可没有半点服务领导的意识,如果说是其他部门的领导,这村长或许就不收钱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求到对方头上了。

    可这宗教局,呵呵,不提也罢。

    看在对方给夹山村带来了收益的情况下,村长安排了一个半大小子给他们带路。

    这小子虎头虎脑的,大概有十二三岁,长着一双灵动的眼睛。

    “小兄弟啊,你贵姓啊,这老君观是什么时候修建的啊?”

    眼镜男趁着出村的空暇开始与对方套话,虽说他知道老君观道士去药材批发市场出售老山参,另外还委托拍卖公司拍卖等等一系列的细节,不过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多了解一些情况总是好的。

    “我没大名,小名土豆,老君观听说是一位神仙修的。”

    在眼镜男刻意套近乎的情况下,这个小名叫做土豆的半大小子很快就沦陷了,当然很有可能是因为那两张百元大钞的缘故。

    神仙什么的,眼镜男半点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老君观的人参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不过在一翻套话之后,眼镜男确定了这老山参与夹山村没有半点关系。

    看来这老君观应该在什么地方发现了一片林下参地,这就麻烦了,如果老君观的道士不愿意说出来,谁也不可能轻易找到地头的。

    另外,那老君观的道士既然知道去c市出售人参,那么也不是眼光短浅之人,想要用钱便宜收购,就困难了。

    就在眼镜男心头盘算的时候,山脚到了,远远就能够听见人声鼎沸,走到近处,才发现山脚处竟然有个工地,大批的工人正在忙碌着。

    一个牌坊的架子已经搭好,正在不断的填充搅拌好的水泥。

    就连苟局长都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了,急忙派人打听,才知道这竟然是老君观出钱修建的进山牌坊。

    至于这牌坊的造价,在场众人都不是傻子,轻松都可以估计个大概。

    不会低于三百万!

    苟局长心里略微一转,就算了出来。

    尼玛!这老君观怎么这么有钱?都没人给我说一下!

    苟局长这个时候心都在滴血了。

    早知道这老君观如此有钱,自己早就来视察工作了,如同去凌云寺一般。

    整整六年时间啊,这得少捞多少好处啊。

    坐在这个位置上的好处就在于,即便是凌云寺苦禅和尚那样油滑的人,也不会轻易去得罪他,因而在其跑来视察工作的时候,多多少少都会给这位局长大人包上一个红包,拿上一些土特产。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