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从此之后,贾可道就再也没有与宗教局打过交道,称得上是老死不相往来了。

    因而到了这时,贾可道一听到郑老头说宗教局有电话找自己,心头就莫名生出一丝不爽来,挥了挥手:“郑大爷,你就说我不在,出远门去了。”

    郑老头点了点头,完全不见八十老人的苍老,身形矫健回到了大门后面的传达室里。

    实际上这个传达室原本只是一个用来储备扫帚之类的工具房。

    老郑头来了老君观后,就将这里给看上了,收拾打扫一番之后,便从厢房里搬了过来住下,担任了看守大门的工作,也算是给老君观贡献一份微薄之力。

    “喂,我们观主不在,出远门去了。”

    话音落下,从电话里传出了一连串的嘟嘟声。

    这边别山县宗教局打电话的工作人员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观主不在?出远门去了?

    你一传达室老头还能不知道,至于这么久才回电话么?

    不过这也不归自己管,如实上报就是了。

    哒哒哒,工作人员来到了局长办公室。

    局长办公室比较简陋,没法,宗教局就是个清水衙门,在这些方面就不要要求太高了。

    办公室里唯一的沙发上此时坐着一个大肚便便的中年人以及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人。

    中年人穿着一身白西装,半秃,眼镜男则是穿着一身手工西装,显得有几分儒雅。

    中年人正神色愉快的与这个眼镜男交流着什么,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表面上这中年人很豪爽,但实际上从其言谈举止上可以看出这个中年人对眼镜男有着一丝讨好。

    “干什么?不好意思啊,李先生,手下人不懂规矩。”

    工作人员刚刚踏入办公室就被那个中年人呵斥了一顿,很显然这个中年人就是局长了。

    在显摆官威之后,局长大人又转头朝着那个眼镜男笑道。

    “还是问问有什么事吧。”

    眼镜男矜持的笑了笑,劝说道,不过心里却是对这局长鄙视无比。

    这小县城的官员就是粗鄙,想要在自己面前显示自己多有实力也不用这样显摆吧。

    “嗯,小赵,要不是李先生给你求情,就你这个工作态度,先说说有什么事。”

    局长大人转向小赵的时候,脸上随即挂上了严肃的神色,对于这种换脸,局长大人已经娴熟至极了。

    “局长,电话通知老君观了,不过老君观说观主出门远游了。”

    这个工作人员在莫名其妙被局长斥责一番之后,心头有气,哪里还会将自己的推断说出来,一句话丢下之后,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至于被穿小鞋什么的,老子不在乎,大不了老子不干了,在这里领这么点死工资,又没有油水,大家都没有福利,当官的反倒是作威作福,换成是谁都不会心头爽快的。

    “你!!”

    局长被气得差点就暴跳如怒,不过考虑到自己的大财神李先生就在旁边,为避免影响了自己的形象,局长不得不将怒气强行压制了下来。

    “苟局长,这老君观观主不在,我们这考察就不好办了。”

    眼镜男脸上故作几分犹豫说道。

    “没事,观主不在,不是还有我么,今天我们就出发,先去凌云寺再去老君观,保证让你们的考察顺顺利利圆圆满满的完成,为投资商服务也是我们每一个别山县人的职责吗。”

    苟局长见眼镜男有些犹豫,急忙就拍了胸脯,这个时候可不能退缩,一旦退缩,这投资就泡汤了。

    很快,两辆轿车一前一后离开了略显破旧的宗教局,沿着街道出城,朝着官仓山的方向而去。

    这苟局长就是让贾可道差点气得吐血的那位新领导。

    与老君观的那段恩怨,苟局长早就忘到脑后去了,虽说宗教局没什么事情干,但堂堂局长大人日理万机,这点小事怎么可能记在心上。

    虽说这宗教局是清水衙门,可补贴给道观寺庙的经费多少还是有点,之前的领导也要吃点,但多少也会给寺庙道观留上一点,这就是老君观那一千块的由来了,实际上应该是一年三千块。

    不过这位苟局长可要远比前任更狠一些,直接就将老君观剩下的那一千也给吃掉了。

    而那位眼镜男李先生则是c市某个药材批发商的长子,这次前来就是想要将老君观的人参来源给摸清楚。

    这位药材批发商基本上垄断了整个c省的老山参供应,大家都知道,这垄断生意的利润有多大,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现在突然冒出一个老君观,出售了不少老山参,使得药材批发商顿时警惕了起来。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现在老山参越来越少了,这条货源如果能搞到手的话,以后数十年内的富贵就可以维持下去了。

    这个药二代自然不会正大光明的跑去老君观询问这些东西,他可是披着投资商的光环来的,假借考察别山县旅游资源的名义,通过招商办与这个苟局长搭上了线。

    这苟局长虽说有些疑惑为什么这位李先生会垂青别山县这么个破地方,但也没有过多去考虑这个问题,毕竟如果这笔投资达成了的话,自己或许就可以将位置挪一挪了。

    要知道这个宗教局局长的位置,他已经做得很厌恶了,相对于其他部门来说,这里真是清水得不能再清水了。

    废话不用多说,轿车很快就到了官仓山,直接停到了凌云寺门口。

    没法,相对于贾可道而言,人家苦禅老和尚可会宣传多了。

    在别山县,人家苦禅老和尚那就是得道高僧,法事业务是做得风生水起,甚至于一些业务都扩展到g市去了。

    就拿直通凌云寺门口这条公路来说吧,就是某位归国富商捐赠的。

    由此可以想象这凌云寺有多么富裕了。

    凌云寺早就接到了宗教局打来的电话,知道有投资商前来考察。

    苦禅和尚早早的就带着一大帮和尚,沙弥守在了大门外,见到苟局长陪同李先生从车上下来,立马是各种乐器响起,给了苟局长极大的面子。

    要说以苦禅和尚那条三寸不烂之舌,拿下这个投资商并不算什么困难,可让苟局长感觉有些不太妙的是,不管这苦禅和尚如何吹嘘自己寺庙具有旅游价值,那位李先生都是含笑点头,却始终不愿意给个准确答复。

第六十五章 跨系炼    观想蝴蝶仙子的过程出乎意料的顺利,或许是唐楚阳的九彩元神精华太过特殊的原因,当他观想出蝴蝶仙子的形象,称谓和本身特技的时候,除开感受到一股若有如无的诧异之外,便是毫不犹豫的首肯了。

    其实从契约一阶守护神御龙天兵的时候,唐楚阳就已经从他的守护神直接下凡这一点,推测出他的九彩元神精华一定非常特殊,特殊到了让御龙天兵这样的天帝近臣都无法忽视的地步。

    也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认知,唐楚阳才敢以初级灵画师的能力,炼制高级灵画师才有可能炼制的他系唤神图。

    这种跨系炼制唤神图虽然不是真的契约守护神,但消耗方面却要远超于观想本系守护神的,至少唐楚阳只是观想,也就是联系蝴蝶仙子这样的存在,便足足奉上了300单位元神精华的见面礼。

    这还是因为蝴蝶仙子只是妖界最低阶的存在而已,如果是观想更高阶的守护神,唐楚阳都怀疑他储存的元神精华够不够当见面礼的。

    五行大陆妖界的蝴蝶仙子显然没有让唐楚阳失望,因为蝴蝶仙子的形象和唐楚阳知道的百花图里那位仙子,几乎没有太大的区别。

    蝴蝶仙子本身的实力其实并不算多强,但她却拥有一项天生的能力,是现在唐楚阳非常需要的。

    蝴蝶仙子在妖界的身份虽然低的可怜,但她在蝴蝶这个群体里的身份可是尊贵无比的,乃是天生的碟后!

    观想完成之后,唐楚阳便开始调制灵墨,修士契约守护神或许会有系别之分,但炼制低阶的唤神图就没那么多讲究了,只要灵画师使用的灵墨契合守护神本身的属性,并且将守护神的能力阵符构建出来,一张唤神图就差不多完成了。

    妖界的守护神都是木属性的,擅长治疗,恢复,攻击力也不若,‘毒’这玩意儿不论在哪个世界,都是拥有相当不俗杀伤力的。

    唐云倩等人从未见过灵画师炼制唤神图,因为灵画师炼制唤神图的时候,最忌外人在场,毕竟每一张唤神图都是灵画师的本钱,修士不愿意灵画师观摩自己守护神的同时,灵画师也不想免费地让修士通过观摩自己的唤神图去契约守护神。

    她们和唐楚阳都是亲人,因此是没有这个顾忌的,见唐楚阳开始往外拿材料,就连唐云倩和唐云娇这两个当姑姑的长辈,也满是好奇地围了上来。

    唐楚阳的乾坤镯里储备了许多灵墨材料,而且不论是木系的,土系的,还是火系的都有,这都是他上辈子养成的良好习惯,有些东西用不用得到是一回事儿,但不准备的话,等用到的时候就只能抓瞎了。

    有备无患,这就是唐楚阳准备这些东西的原因。

    “咦?楚阳,这不是你让我买的奎狼血么?这是木属性的灵血啊,炼制天帝系的唤神图应该用金属性的灵血吧?”

    说话的是一向大大咧咧的唐楚兰,这奎狼血确实是唐楚阳让她去买的,因为唐楚阳自己又是看书,又是修炼,还要研究唤神图和灵符,除非必要的话,他是不愿意出门乱跑的,买东西的时间再短,那也是需要时间的。

    购买材料这种事情,尤其是类似奎狼血,灵柩鸟血液之类的低阶材料,随便派个人去直接取货就行,也只有中高阶的材料不能有任何闪失,灵画师才会亲自前往选购。

    “是啊,楚阳,你拿奎狼血不是要炼制唤神图把?你现在不过是初级灵画师而已,绝不可能跨系炼图的,难道是炼制灵符?那和炼制唤神图是一样的忌讳啊!”

    唐云娇同样一脸的疑惑之色,她们虽然都不是灵画师,但唐家到底还是出过灵画师的,因此对于什么属性的唤神图,使用什么属性的材料这样最基础的知识,唐家的多数女人都是知道的,即便是一些经常使用唤神图的修士,对这方面也极为清楚。

    此时唐楚阳拿出一瓶奎狼血来,显然是要炼制唤神图,或者灵符,但跨系炼制炼制那是高级灵画师才能做到的事情,高级一下的灵画师跨系炼制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而且损耗巨大,有遇到危险的可能。

    “灵画师炼制化神图的时候最忌打搅,你们不会连这个基本常识都不知道呢?”

    唐楚阳不想花费那么多时间去解释,或者说现在可不是解释这些东西的好时候,因此他只能用灵画师的忌讳来让这帮女人们老实起来,心里禁不住再次暗暗决定,这次回去之后,必须要开始给唐家的女人们洗脑了。

    “……”

    唐家的女人们果然是非常懂事的,唐楚阳这话一出口,五六个满目疑惑的女人顿时闭嘴噤声,灵画师炼制唤神图的时候确实最怕大叫,稍有不慎下错笔的话,炼废了唤神图只是小事,但若是直接把唤神图给炼爆了的话,倒霉的可就不是灵画师一个人了。

    听了唐楚阳的警告之后,唐云倩等人不但噤声了,而且还一脸惊惧地往后推了一段儿距离,唤神图爆炸比守护神自爆的威力也不差多少,她们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

    因此,几女后退了几步之后,竟然一点面子都不给唐楚阳留,直接释放了几个防御法术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至于么?……”

    唐楚阳有些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也就是他了,换个灵画师的话,唐云倩这些人撑起防御罩的举动,就是对灵画师本身技艺的不信任,甚至于侮辱了。

    将浅黄色的奎狼血倒入砚台,辅以水属性的寒铁粉末增强奎狼血的属性,为了加强蝴蝶仙子真身的威能,唐楚阳又咬牙添加了一点三阶花雨石粉末。

    花雨石虽然只是三阶灵矿,但出产极为稀少,即便是一般三阶灵矿的价格,都高达一千金元一两了,而类似花雨石这样的稀少三阶灵矿简直有价无市。

    唐楚阳也是花费了足足两万多金元,才从云常天的手里拿到了一颗鸽蛋那么大的花雨石而已,刚才添加进去的一钱花雨石粉末,至少价值一千金元,都能买好多一阶灵药了。

    浅黄色的奎狼血在加入了寒铁矿粉之后,颜色就开始逐渐变深,随着唐楚阳不断地注入元神精华,逐渐变成深黄色的灵墨开始泛出单单的炫彩。

    等到唐楚阳将一钱重的花雨石粉末放入时,原本泛着炫彩色的灵墨竟诡异地突然一黯,瞬间转变成了幽深的墨绿色,灵墨表面泛出来的彩光中似有渺渺轻烟升起,唐楚阳轻轻一嗅,便闻到了一股奇异的勃勃生机。

    “成了!”

    对于炼制一阶灵墨,唐楚阳已经驾轻就熟了,一边以左手手指搅拌灵墨,束缚着不让灵墨里散发出来的元神精华逸散,唐楚阳右手执笔,一边灌输元神精华,一边将灵毫置入砚台当中,这是唐楚阳的左手也适时地离开了灵墨。

    蘸墨的同时,唐楚阳腾出来的左手又开始熟练的拿起灵纸,将之卡进了画板的凹槽当中,等灵纸放好,唐楚阳执笔直接落在了灵纸上,纵横挪移之间,左右分画,不过两息时间就已经将左右两角的储元阵和蓄灵阵构画完成。

    这时候原本躲在一边的唐云倩等人,到底还是忍不住好奇一步步蹭了过来,不过想起唐楚阳先前的警告,五六个人将小嘴抿得紧紧的,以最为小心谨慎的模样,一点点地靠近了唐楚阳。

    等唐云倩等人终于看到唐楚阳笔下的唤神图时,没大没小的唐楚兰惊讶的差点儿失声叫出来,就连比较成熟稳重的唐云倩,唐云娇也有些惊异的睁大了俏目,一会儿看看唤神图,一会儿又看看唐楚阳,一副欲言又止的纠结模样。

    妖圣系的唤神图和天帝系唤神图不同,构画妖界守护神的时候,首先得画守护神的本体特征,蝴蝶仙子的特征,毫无疑问的就是那对绚丽无比的翅膀了。

    尽管唐楚阳画得只是简略几笔,但元神精华融合守护神契约之后,产生的化学反应就和照相一样,能够以最拟真的方式将蝴蝶仙子的形象具象化出来。

    唐云娇,唐楚兰等人虽然不是灵画师,但她们却是见过不少妖圣系修士战斗的,甚至于她们本身都不知道和妖圣系的修士打过多少次交道了,因此对于妖圣系的守护神特征是极为清楚的。

    唐楚阳炼制唤神图,首先画的不是人体,而是一堆绚丽多彩的翅膀,这让唐楚兰等人当即明白,唐楚阳竟然是在跨系炼制妖圣系的唤神图!

    “小弟,你怎么……”

    “楚兰,收声!”

    唐楚兰忍不住出声提醒,旁边的唐云倩却一把捂住了侄女的嘴巴,闷声在她耳边吼了一句,这时候唐楚阳已经处于炼制状态,即便她们知道唐初阳这是在冒险,也不能随便出声打搅,万一因此让唐楚阳心神错乱的话,他遇到的危险的机会就更高了。

    唐云倩怕侄女不明白她的意思,当下压抑着声音,伏在唐楚兰的肩膀上轻声道:

    “跨系炼图无比凶险,但只要楚阳的元神精华足够,守护神即便发现了他不是本系修士,顶多就是吞掉元神精华而已,而且楚阳不过初级灵画师,契约的守护神等级肯定不高,只要他知难而退,应该不会有多大的危险,你现在出声打搅他,若害他心神错乱,那就是在害他了!”

    PS:感谢‘tdydyyyttr’童鞋588金元打赏,小猪拜谢了,今天还是因为儿子的原因,一整天全都交代在医院了,更新晚了,我很抱歉,今天又得熬夜更新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