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那名散修去过的小山谷虽然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唐云娇却记得他说过一个地方,那地方对于别的修士来说或许没什么特殊,但唐云娇的印象却格外深刻,因为她第一次历练的时候差点死在那里。

    人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一边对周遭环境的印象都无比深刻,那散修说过他是在‘落木湖’附近休息的,炎赤鹰所在的小山谷就在落木湖西南二十里的地方。

    “我当初在落木湖附近历练,在那里遇到了一群玄铁鳄,如果不是你二姑来得即使,我怕是要交待在那里了,所以我虽然不知道那个小山谷在哪里,但找到落木湖却容易的紧!”

    这事儿已经过去了足有七八年的时间,即便是到了现在,唐云娇每每想起当时惊险无比的场景,也依然会心悸梦醒,浑身发寒。

    “玄铁鳄?那可全是三阶妖兽呢,九姑你当时最多才两仪境吧?能在一群玄铁鳄的包围下活着回来,却是福缘无双!”

    唐楚阳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玄铁鳄不但是水陆两栖的难缠妖兽,而且喜食玄铁,浑身上下漆黑如墨,不但力大无穷,而且一身皮甲坚硬优胜玄铁。

    “玄铁鳄的皮可是熔炼守护神铠甲的好材料,据说全玄铁炼制的护甲,能够扛得住天将级守护神的全力一击而丝毫无损,这次过去若是遇到了,咱们给八姑报仇,顺便收集一些熔炼铠甲的材料!”

    唐楚阳说的轻松,其实只是为了缓解唐云娇噩梦一样的回忆而已,玄铁在地球上属于极品的好材料,但在五行大陆上只是属于中低阶材料而已,也就是用来武装一二三阶的守护神才能起到不俗的防护作用。

    “你小子说得轻松,单独一直玄铁鳄对付起来自然要容易许多,毕竟只是依靠蛮力厮杀的妖兽而已,若是擅长法术的守护神,两仪境的修士也足以磨死它了,只是玄铁鳄可是群居性的妖兽,动辄就是三五十只,别说两仪境的中级修士,就是四相境的大修士遇到了,那也得绕道走!”

    唐云娇知道侄儿这么说是安慰她,但看侄儿一脸轻松到无所谓的神态,却不得不出言警告一下这小子,免得他将来因为大意而吃了大亏。

    猎杀妖兽的时候是绝对容不得大意的,稍有疏忽就是非死即残,这可开不得玩笑。

    有了唐楚阳的表态,一种女人也算是有了明确的目标,唐云倩甚至直接放弃了捕捉妖兽的打算,直接将任务改为配合唐楚阳收集材料。

    落日山脉就摆在这里,想跑都跑不掉,捕捉妖兽什么时候都可以,如今什么都比不过改变唐家女人们的命运来得重要!

    稍事整顿之后,由熟悉落木湖所在的唐云娇打头,众人再次全速出发,唐云娇说了,落木湖距离这边并不算很远,若是全力赶路的话,差不多下午时分就能赶到那里。

    当然,这个所谓的‘全速前进’也不是全部用在赶路上的,因为一旦越过了安全区,进入试炼区域之后,游走在山林间的妖兽就多了起来,有时候即便他们想要放过遇到的妖兽而选择绕路,一些凶残的妖兽却没有放过人类的打算的。

    一路疾行,感受着周遭动辄上千丈,几十人合抱的参天巨树,以及那些足有一丈多高的花草,唐楚阳总有种突然进入巨人世界的错觉,这里的一切,不论是动物,植物,全都如同打了激素一样长得无比雄壮。

    唰!扑棱棱!

    一只展翅高飞,以极快速度掠过前方的巨大怪物陡然自左侧草丛出现,又陡然窜入右侧草丛消失,唐楚阳只看了一眼便惊愕地张大了嘴巴,因为那东西他极为‘眼熟’或者根本就是他想想的东西,只是大得有些夸张而已。

    “和一辆皮卡一样大小的蟋蟀啊,不知道把它放到地球上,会不会震惊世界呢?”

    身旁的唐楚兰见小弟望着前面消失的怪物一脸吃惊,以为他不认识那东西,当下笑着开口解释道:

    “那东西叫做‘飞将军’名字虽然威武,但却是不入阶的妖虫而已,十个八个的普通壮汉使用工具都能将之抓住,据说流云城的斗兽场,就经常抓了飞将军去对赌,许多家族的公子哥倒是很喜欢养一些飞将军互相比斗,说起来,你早就想去流云城见识一下了呢……”

    “我只是好奇……”

    唐楚阳压抑了心底里的感慨,五行大陆毕竟不是地球,见到了汽车那么大的蟋蟀却是不值得惊讶,晃了晃脑袋,唐楚阳再次催动元气和二姐一起加速赶路。

    “前面得停一下了!”

    才行了不到二十里的距离,最前面的唐云娇就抬手阻住了后面的人,等唐楚阳等人聚集过去之后,才发现远处是一个凹下去的盆地,盆地两边都是高耸入云的山脉,想要过去这片盆地的话,只能下去盆地里面直奔远处的峡谷。

    盆地内万花争艳,五颜六色磨盘大小的花朵开得到处都是,奇香飘荡,花蝶飞舞,唐楚阳无比诧异地看着盆地内的景象,再次忍不住长大的嘴巴。

    让他如此震撼的不是盆地的美景,而是那难以计数,数也数不清的漫天飞舞的蝴蝶,这些蝴蝶哪怕是体积最小的,张开双翅也能轻易地包住一头成年大象,体长至少也在一丈往上!

    “九彩花蝶!这里怎么突然出现了这么多九彩花蝶?夏季已经过去了啊!”

    唐楚兰有些惊讶地大叫了起来,九彩花蝶都是二阶妖虫,本身品阶并不算高,若只是遇上一只的话,只要属性不是相克,任何修士都能反手灭之。

    但对于大多数修士来说,他们宁愿去和一百只三阶的玄铁鳄厮杀,也不愿意面对五只以上的九彩花蝶,这种低阶妖虫强就强在它们本身具备的特殊属性上。

    九种颜色,就是九种属性,除开常规的五行属性之外,还有雷,音,风,毒四种特殊属性,如果遇到了常规的五行属性花蝶,修士只要掌握了足够多属性的法术,应付起来也不算多难。

    但若是遇到了非常规的诸如毒,风,雷这一类的特殊花蝶,没有足够充分准备的话,基本上就只能等着被生生的耗死。

    “怎么办?”

    唐楚兰等人一脸惶惶之色,齐齐抬头望向了带队队长唐云倩,等待她做出决定。

    PS:感谢‘天若有情之魔’和‘樱桃妹子’两位童鞋588打赏,感谢‘天若有情之魔’童鞋的催更票,这票必须得吃下来啊……

    四点了,好想睡觉啊,这是第三更了,儿子又开始闹腾了,不知道第四更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来,不说了,先看儿子去了。

第110章、黄粱一梦2    高中毕业,龙沂水以仅差五分满分的高分夺得了省高考状元,不但考入了华夏最知名的京都大学,还获得学校奖励的十万奖金。

    在大学毕业后,龙沂水没有选择考研,而是加入了一家知名的跨国企业,仅仅用了七年时间就成为了该企业在华夏分部的总经理,还娶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学妹,之后生了一对双胞胎。

    恰时,该企业总裁宣布退休,经过一番竞争,龙沂水成功上任,执掌这家跨越十七个国家,员工超过百万的国际大企业。

    别墅,豪车什么都有了。

    这简直可谓是人生赢家里的赢家啊。

    到了龙沂水这个地步,都感觉没什么追求了。

    但天意弄人,好景不长。

    全球爆发经济危机,龙沂水执掌的国际企业很快就受到冲击,盈利不断下降。

    最终,龙沂水不得不带着一脸的羞愧宣布离开。

    而喝水塞牙缝,走路踢石头,龙沂水的霉运压根就没有完。

    在连递了数十份简历之后,没有一个企业愿意聘任这个国际企业前总裁。

    对于龙沂水来说,这倒没有多大的问题,只是不能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罢了,自己存在银行里的余额,购买的股票,足以让自己连同老婆,儿女舒舒服服过上一辈子了。

    但让龙沂水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转眼之间,经济危机就骤然扩大,那些原本是最坚挺的蓝筹股竟然变成了废纸,而自己享受至尊vip服务的银行也跟着破产倒闭。

    至于龙沂水,转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穷光蛋。

    别墅,豪车统统被另外一个银行收走,自己一家人不得不扛着行李露宿桥下。

    这并不算完。

    最让龙沂水崩溃的是,一对儿女竟然不是亲生的,老婆在挑明此事之后,带着一对儿女悄然而去,投入儿女亲生父亲的怀抱。

    最终,龙沂水在绝望之下投河自尽。

    黑暗,无尽的黑暗将龙沂水笼罩,龙沂水心头轻叹一声,如果这是一场梦就好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沂水感觉眼前一丝光亮传来,奋力挣开眼睛,却骇然发现自己就站在推开的房门之后,面前那张床上,一个年轻道士微笑着看向自己。

    “无量天尊,蒋施主,这场梦是该醒了。”

    贾可道笑了笑说道,这龙沂水自以为的重生自然并不是真的重生,而是贾可道画的一道符箓罢了。

    这道符箓叫做黄粱符,乃是贾可道在道行跃升为炼精化气中层之后才有能力画出的一道符箓。

    黄粱符取名于黄粱一梦,能够让寻常人类进入梦乡,身临其境的感受自己不曾实现的愿望。

    龙沂水在梦里的三十多年在现实里也就是一瞬罢了,就在其推开房门进入厢房的那一瞬间就入梦了,而片刻之后就苏醒了过来。

    要说这道符箓的威力是不容置疑的,至少对于普通人而言,但其中也有瑕疵,譬如在龙沂水从梦中苏醒之后,努力想要回忆自己在名牌大学里学到的知识,却是半点回忆不起。

    这便是了,毕竟那黄粱符所制造的梦境,仅仅只是梦境罢了。

    在梦里,这些人学到的知识,仅仅只是他们以为学到了,但实际上依然是他们所知道的那些,不会让他们脑子里多出一些什么来。

    若是想要用这种符箓来让人学习东西的话,就不是黄粱符可以做到的,那需要炼气化神入门才能够绘制出来的真梦符。

    嗯,当然,这真梦符也只能将绘制者所懂的东西在梦里传授下去罢了。

    废话有些多了,贾可道之所以画出这道黄粱符来,完全是受青木山谷挑选道兵时的幻术启发。

    毕竟老君观现在不算很缺道童,那么新进道童就需要仔细挑选,避免心性不好或者不适应修道的家伙混进来,平白坏了老君观的名声。

    龙沂水呆愣了一会,总算是彻底回过神来,除了那些学过的知识在脑海里显得模糊无比之外,其余的经历犹如昨天,让龙沂水心情难以平息。

    人生如梦,这可真是人生如梦啊。

    到了这时,龙沂水方才明白,难怪之前那几个同学出来的时候脸上挂着那么怪异的神色。

    换成是谁,在梦里经历了这些,恐怕脑子都会有些发憷,心情难以平息了。

    龙沂水突然之间回过神来,心头明悟,这可不是普通道士所能够使出的手段,看来这老君观还真是不可测啊。

    没有丝毫犹豫,龙沂水立马就跪在了贾可道床前,声音不小:“还请道长收我为徒!”

    贾可道倒是一愣,眼前这个龙沂水且不提其是否真心拜入老君观,光这机灵劲就不是之前几人可以比拟的了。

    之前进来的几个人,不知道是在梦里受到打击太大还是怎么的,在贾可道询问是否愿意加入老君观的时候,都推脱说要考虑考虑。

    他们这么一说,贾可道自然就明白了。

    恐怕这些人心里想着自己虽说是做梦,但在梦里自己也是叱咤风云,有了这么一段经历之后,自己再到社会上闯荡,岂不就是小说里所说的金手指了?

    实际上,贾可道只能说他们错过了机遇。

    这做梦与实际闯荡社会那完全就不是相同的概念。

    在梦里,他们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那完全就是安排好的过程,真要是将他们放到社会上去闯荡,呵呵,结果就不用多说。

    当然,如果心性足够坚毅,能够承受挫折的话,假以时日也未必不能创出一番事业来,毕竟在黄粱一梦之中,他们多多少少经历了一些东西,就大局观而言确实要比其余没有经历过这些的学生强上数倍了。

    “如此,甚好,那你且先出去,跟着孟挺他们先当个道童。”

    贾可道这算是收入第一个道童了。

    “那收我为徒的事情?”

    听得贾可道没有给实话,龙沂水想要确认一下。

    “这事还需得斟酌。”

    贾可道怎么可能就这样收徒,要知道孟挺几人进入老君观都快四个月了,都没能拜入自己门墙。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