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一周之后的某个下午,一群年轻人气喘吁吁的爬上山,来到了老君观前。

    这是孟挺几人回来了,跟着他们一起来到老君观的还有二十多个年轻人,其中不乏女性。

    这些人便是他们愿意来老君观看看的同学了。

    刚刚进门,跟在孟挺几人身后的同学眼睛就看直了,一个白发飘飘的老道士端坐在院中,双手在腹部结了一个手印,双眼微闭,正在入定之中。

    好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长,这些同学都不敢出大气,生怕打扰了这位老道长练功。

    好吧,就算是孟挺几人也看愣了。

    这坐在院中打坐入定的老道长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贾可道捡回来的老乞丐郑老头。

    这段时间,郑非鱼也跟着孟挺几人学了呼吸吐纳之法,相对于心性还不算稳定的孟挺几人来说,郑非鱼这个饱经风霜,历经苦难的老乞丐对于呼吸吐纳之法的理解却要比他们深入很多。

    仅仅三个月时间,郑老头的呼吸吐纳之法就已经登堂入室,加之贾可道吩咐赵天亮每天在饮食中给大家加入的几滴汤药,郑老头虽说现在已经八十来岁,但从身体上来说,并不亚于四十岁的壮年人。

    这道门呼吸吐纳之法的神奇之处由此可见一斑。

    一行人的脚步声即便是再轻,已经焕发青春的郑老头依然是听见了。

    睁开双眼,见到是孟挺等人,郑老头心头也是愉快,这段时间在老君观里,孟挺几人对他关怀备至,倒是让他感受到了难得的一丝亲情。

    时至今日,郑老头已经将这老君观当成了自己的家,就算是有人赶他走,他也不愿意离开了。

    “原来是孟挺你们回来了啊。”

    郑老头双腿轻轻用力,便从蒲团上站立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几个好奇的女生有些惊异轻轻拉了拉流青云的衣袖问道:“这位老道长多大年纪了?”

    “好像八十多了吧?我没问过这个问题。”

    流青云想了想,还真不知道这老头多少岁了,不过超过八十岁是没跑了。

    八十多岁了?

    众人不由得一阵惊愕,八十多岁的老头竟然能够这样轻易从地面上站立起来,还不用双手帮助,这也太让人吃惊了一点。

    并且之后这老头的举动更是让人吃惊。

    郑老头与孟挺几人打过招呼之后,便跑到院子一侧,将两个石锁提在手里开始锻炼了起来。

    据目测这两个石锁大概也有五六十斤,若是换成一强壮的年轻人,玩这玩意都有些勉强。

    这不由得让众人惊叹,老爷爷太强悍了。

    孟挺几人找了几间空置的厢房,安排同学们住下之后,便匆匆赶到了贾可道的厢房外。

    此时贾可道正端坐在床上,双眼微闭,似乎在打坐入定。

    待到孟挺几人刚在门外站定,贾可道就睁开了眼睛,笑道:“无量天尊,你们回来了,进来吧。”

    孟挺几人挨个进入贾可道的厢房,在他们见到贾可道的时候,突然之间有一种感觉,观主似乎与之前有些不太一样了,变得更自然了一些。

    “观主,我们的同学愿意来的都来了,您看?”

    孟挺在三人之中性格最为沉稳,做事比较大气,年纪也最大,因而隐隐成为了三人之中的老大,多数需要出面的时候,都是他开口说话。

    “无量天尊,既然来了,就见上一面吧。”

    贾可道微笑着回道。

    既然观主开口了,孟挺几人也不耽误时间,转身就去将自己的同学叫来面试。

    嗯,是面试,每次只能进去一个人,不论男女。

    龙沂水是孟挺的同班同学,同为语文系毕业生,大学毕业在屡次应聘不上之后,便直接宅在家里,每天上网看小说,玩游戏,玩得不亦乐乎。

    最初还感觉不错,反正父母是小有身家,开着一个小公司,别的不说,够他吃喝一辈子不愁了。

    可时间一长,问题就来了,无聊,孤寂,在网上看着自己的同学苦叹上班的辛苦等等,龙沂水心头就无形生出一丝羡慕。

    自己人生难道就这样过一辈子么?

    最终,龙沂水得知孟挺跑去当道士了,心头不由得一动,因而在孟挺这次回家的时候,龙沂水就联系上了孟挺,之后就跟着来到这老君观。

    龙沂水是个喜欢钻研问题的家伙,就拿之前在道观院子里遇到的那个老道长,八十多岁,竟然跟个青壮年一样。

    再联系到孟挺几个道童身上,这一路过来,龙沂水是看得清楚明白。

    自己这些人是走得气喘吁吁,就连里面最强壮的蒋和义这小子都休息了几回,要知道蒋和义可是学校里体育系毕业生,当年学院篮球队队长,那体力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

    看来这老君观绝非那些骗人钱财的道观可比,有真功夫啊。

    一想到这里,龙沂水的心情顿时就变得兴奋了起来。

    之前进入厢房的几人出来后,脸色有些怪异,似乎还在做梦的模样。

    轮到自己了,龙沂水虽说感觉这种面试有些奇怪,但依然鼓起勇气走了进去。

    推开房门,龙沂水眼前一亮就昏迷了过去,待到他苏醒过来的时候,有些惊异的发现,自己竟然重生了,回到十年前,这个时候他刚刚才读初中。

    龙沂水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心头也是欢喜无比。

    自己居然会遇到小说里才可能出现的重生,这也意味着自己的未来可以重新选择。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就这样龙沂水全身心投入到了学习之中,凭借着原本那点尚未完全忘记的知识,龙沂水成为了学校里知名的天才。

    没法,除了作文之外,不管是语数外,还是政化理生等等学科,每次考试都能够得满分,这不是天才,什么才是天才。

    初中毕业,龙沂水如愿的考入了g市第三中学,这所中学乃是g市最好的高中,没有之一,百分之九十五的大学录取率,百分之三十的一本,百分之四十的二本,每年还有三十多个被名牌大学录取。

    龙沂水以可怕的满分率温习了一遍自己的高中生涯,只不过上辈子读的是混混成群的七中罢了。

第六十章 唐家女人们的希望    任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名声全是臭名,尤其是像唐楚阳这种未来肯定是要接人唐家家主的人,如果他的名声彻底臭了的话,将来怎么会有人去投奔他?

    所谓家族,其实并不是家族的所有人都是和家族有血缘关系的,至少在五行大陆上的家族模式里,血缘只是家族管理的纽带而已。

    比如说,一些强大的修士,灵画师,或者灵符师之类的,都是有自己的家将的,能够成为家主家将的人自然都是修士,而且许多大家族的附庸家族或者下属家族,其实都是当代家主的家将所属家族,或者干脆就是家将开创的家族而已。

    每个家族从最初创立,到最后的强盛,都是有着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的,就拿唐家这样的小家族来说,最初也就是唐家那位灵画师先祖一个人而已,唐家能够拥有现在的规模,也是通过不断的开枝散叶,和收拢家将族人等等方式,才拥有了如今的基业。

    没有那个家族是凭空出现的,从无到有这个过程每个有志于创建家族的人都必须亲身经历,最多就是为了加快家族壮大的速度,尽量多的收拢家将,或者尽量多的娶回修炼资质好的女修士,使用遍地开花的播种之策,加快家族血脉的发展而已。

    唐楚阳想要彻底壮大唐家,除开要将唐家所有的女人全部武装起来之外,最主要的就是聚拢大量的家将,然后支持他们收拢族人,组建出足够多的下属家族,只要唐家能够一直强盛下去,这些附属家族就会永远的效忠唐家。

    当然,如果主家弱势,附属家族背叛,甚至于易客为主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毕竟修士界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

    家将的最主要来源,其实就是整个五行大陆上占据修士比例最大的散修群体,一个无依无靠的散修想要创出一片基业,除非拥有逆天的机遇和福缘,不然就只能依附于某个他看好的家主,等付出足够的贡献之后,再由家主支持他将自己的家族经营起来。

    一个家族的崛起,就是一部经典的草根崛起史,唐楚阳唐家的基础不用在辛苦的从无到头,但以现在唐家的状况,反而比从无到有来的更加困难,原因很简单,因为唐家几乎没有男人的存在了。

    至于唐家的附属家族,说起来唐楚阳的印象里还真没有关于附属家族的信息,想到这里,唐楚阳转头就问旁边的八姑姑唐云倩。

    “八姑,咱们唐家没有附属势力么?”

    “有三个的,不过,唉……”

    唐云倩只是说了一句,便开始唉声叹气,唐楚阳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这两个附属势力不是背叛了,就是没落了,毕竟以唐家小型家族的势力,除非即将晋级中型家族的,不然是无法将下属附庸的势力提拔成家族的。

    “是不是背叛?”

    唐楚阳有些疑惑地问了出来,这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大可能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林家恐怕也不会嚣张到了根本不把唐家放在眼里的地步。

    “那倒不是!”唐云倩肯定地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想想唐楚阳早晚得接任家主,有些事情他早晚也会知道,当下便叹着气解释道:

    “说起来你或许不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但凡是和咱们唐家女人沾上关系的人,非死即残,咱们唐家是有三个附属家将的,我,你九姑小姑,原本就是要下嫁给这三个家将的子嗣,只是自从你爷爷失踪开始,但凡和咱们唐家结亲的,几乎所有男人都会出事。”

    说到这里,唐云倩清冷的俏脸有些黯然,他的夫家原本预定了就是其中跟着老爷子的家将之子,唐云倩和她那位未婚夫也算是两情相悦,只是因为那个莫名的‘诅咒’,唐云倩不得不放弃了那段感情,摇摇头将那些伤心事甩出脑海,唐云倩接着道:

    “那三家家将虽然并没有因为这个而背弃唐家,但咱们唐家却不能不顾他们的传承,因为这个,你奶奶和二姑便将他们赶出了唐家,虽然这么做让金伯伯,方伯伯,还有陆叔叔他们非常难过,但你奶奶说了,伤心,总好过害他们灭族吧?”

    “我懂了……”

    唐楚阳突然想到了家里那位老太太可怕到逆天的命格,只要老太君还活着,和唐家沾边的男人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唐家如今太需要男人来撑场子了,听八姑的意思,那三个家将家族并不是背叛,而是被老太太给赶走的,想来他们的忠诚是毫无意外的,这样的家将家族非常难得,唐楚阳可不打算轻易放过!

    不过唐楚阳知道他得先把老太太的问题给解决了之后,才能想着召回家将的事情,不然即便再将那些人召回来,也只是变相谋杀而已,但有个问题,唐楚阳必须要确定一下。

    “八姑,咱们还有可能将他们召回来么?”

    唐云倩闻言,虽然不知道侄儿为什么这么问,但却毫不犹豫点了点头“肯定能!”

    “呃,这么肯定?”

    看唐云倩回答的干脆无比,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唐楚阳反而有些奇怪了,心想,难道八姑和他们还有所联系?

    这个疑惑才从脑袋里升起,唐楚阳瞬间反应过来,八姑方才好像说了,她原本是要下嫁给其中一个家将的子嗣的,莫不是她私下里还在和未婚夫联系吧?

    这么想着,唐楚阳便带着一副探究之色地望向了唐云倩,因为他越想,便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唐云倩被侄儿的探究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好像心底里的隐秘全被看穿了一样,竟然有些失态地后退了几步。

    “噢,我明白了……”

    唐楚阳一脸恍悟地点了点头,一脸‘我知道你的秘密了’的坏笑,看得唐云倩面色羞红的同时,有些恼羞成怒地爆了粗口:

    “你明白个屁!臭小子,你突然问这些做什么?!”

    唐楚阳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见八姑被自己问得羞恼,当下干脆无比地回道:

    “我从一些典籍上看到了一些古老的祭祀之法,是专门用来破除诅咒的,这段时间我了解了一下咱们唐家的情况,发现唐家可能是被诅咒了,如今正想着怎么将这个诅咒破掉,所以便找八姑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你能破了唐家的诅咒?!!!”

    这句近乎尖叫一样的问话可不仅仅是唐云倩一个人喊出来的,旁边的九姑唐云娇,甚至于堂姐唐楚云也齐齐地窜了过来,有些失态且充满渴望地望着唐楚阳。

    唐楚阳非常理解这几个女人心底里激动,任凭谁在知道了自己嫁给谁,谁就死,而且这种情绪被压抑了许多年之后,突然见到了一丝曙光之后表现得再失态都不过分。

    “别激动,都别激动,我确实找了破解之法,但却需要一些极其难得的灵物辅助,才能将这个诅咒给破掉,这次我之所以非要进入落日山脉,便是为了寻找那些灵物而来?”

    这个时候显然不是卖关子的时候,不然他怀疑两个姑姑会不会直接暴怒地出手教训他一顿,因此唐楚阳不但回答的极为干脆,表情也伪装得充满自信,必须得让这帮女人相信他的话,愤怒起来的女人太可怕了。

    “怎么解决?需要什么东西?你告诉我们,就是死我们也要把东西给你找来!楚阳,你不要骗姑姑,这件事情非常重要,重要到了会影响整个唐家生存的地步,绝对容不得半点儿玩笑!”

    唐云倩的表情激动的几乎要晕眩一样,但她表现的就极为冷静,一连串的话说得又快又疾,但每一个字却又说得无比郑重,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几乎就和看救世主一样,生怕侄儿口中突然说出一句‘我逗你们呢!’

    真要是那样,唐云倩估计自己会疯掉的。

    “我发誓!”

    唐楚阳简言意骇,信誓旦旦,这三个女人已经进入狂暴状态了,唐楚阳这话几乎是以最为虔诚的语气说出来的。

    唰唰唰!

    这下身边所有的女人全部围上来了,五六个女人齐齐将充满祈望的眼神投注到唐楚阳的身上,这让唐楚阳当即醒悟,看来唐家的问题早就已经被所有女人们发现了,她们只是一直将这个巨大到了让人崩溃的负担压抑在心底而已,或者说,她们本已经认命了。

    或许正是因为早已经认命的原因,才会在突然见到希望的时候,表现得这么激动,失态,甚至于看向唐楚阳的目光都开始转变成祈求了。

    “我保证!我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时间!只是时间的问题!”

    被一群浑身爆发出不可阻挡的强烈意志女人围住,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这帮女人还都是自己亲人的时候。

    唐楚阳再次近乎庄重的保重,终于让最为理智的唐云倩冷静了下来,她挥挥手,一边将唐楚阳拉到身边,一边冲其他人道:

    “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这么围着,让楚阳怎么说话?!散开,都散开!”

    将一帮已经变得一脸兴奋的女人赶去一边,唐云倩这才转头再次不确定地问唐楚阳。

    “楚阳,真的么?”

    “真的!”

    “那就好,唐家,承受了太多,太大的苦难了……”

    ………………………………

    ps:非常抱歉,一觉睡醒之后,竟然赶上了逆天的全乡停电,据说是变压器炸了,晚上才来的电,今天的三更爆发失约了,不过从现在开始,小猪不睡觉了,至少写不够一万字不睡觉!就这样,不废话了,码字!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