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任谁都不会喜欢自己的名声全是臭名,尤其是像唐楚阳这种未来肯定是要接人唐家家主的人,如果他的名声彻底臭了的话,将来怎么会有人去投奔他?

    所谓家族,其实并不是家族的所有人都是和家族有血缘关系的,至少在五行大陆上的家族模式里,血缘只是家族管理的纽带而已。

    比如说,一些强大的修士,灵画师,或者灵符师之类的,都是有自己的家将的,能够成为家主家将的人自然都是修士,而且许多大家族的附庸家族或者下属家族,其实都是当代家主的家将所属家族,或者干脆就是家将开创的家族而已。

    每个家族从最初创立,到最后的强盛,都是有着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的,就拿唐家这样的小家族来说,最初也就是唐家那位灵画师先祖一个人而已,唐家能够拥有现在的规模,也是通过不断的开枝散叶,和收拢家将族人等等方式,才拥有了如今的基业。

    没有那个家族是凭空出现的,从无到有这个过程每个有志于创建家族的人都必须亲身经历,最多就是为了加快家族壮大的速度,尽量多的收拢家将,或者尽量多的娶回修炼资质好的女修士,使用遍地开花的播种之策,加快家族血脉的发展而已。

    唐楚阳想要彻底壮大唐家,除开要将唐家所有的女人全部武装起来之外,最主要的就是聚拢大量的家将,然后支持他们收拢族人,组建出足够多的下属家族,只要唐家能够一直强盛下去,这些附属家族就会永远的效忠唐家。

    当然,如果主家弱势,附属家族背叛,甚至于易客为主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毕竟修士界的生存法则就是弱肉强食!

    家将的最主要来源,其实就是整个五行大陆上占据修士比例最大的散修群体,一个无依无靠的散修想要创出一片基业,除非拥有逆天的机遇和福缘,不然就只能依附于某个他看好的家主,等付出足够的贡献之后,再由家主支持他将自己的家族经营起来。

    一个家族的崛起,就是一部经典的草根崛起史,唐楚阳唐家的基础不用在辛苦的从无到头,但以现在唐家的状况,反而比从无到有来的更加困难,原因很简单,因为唐家几乎没有男人的存在了。

    至于唐家的附属家族,说起来唐楚阳的印象里还真没有关于附属家族的信息,想到这里,唐楚阳转头就问旁边的八姑姑唐云倩。

    “八姑,咱们唐家没有附属势力么?”

    “有三个的,不过,唉……”

    唐云倩只是说了一句,便开始唉声叹气,唐楚阳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这两个附属势力不是背叛了,就是没落了,毕竟以唐家小型家族的势力,除非即将晋级中型家族的,不然是无法将下属附庸的势力提拔成家族的。

    “是不是背叛?”

    唐楚阳有些疑惑地问了出来,这是他能够想到的最大可能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林家恐怕也不会嚣张到了根本不把唐家放在眼里的地步。

    “那倒不是!”唐云倩肯定地摇了摇头,犹豫了一下,想想唐楚阳早晚得接任家主,有些事情他早晚也会知道,当下便叹着气解释道:

    “说起来你或许不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但凡是和咱们唐家女人沾上关系的人,非死即残,咱们唐家是有三个附属家将的,我,你九姑小姑,原本就是要下嫁给这三个家将的子嗣,只是自从你爷爷失踪开始,但凡和咱们唐家结亲的,几乎所有男人都会出事。”

    说到这里,唐云倩清冷的俏脸有些黯然,他的夫家原本预定了就是其中跟着老爷子的家将之子,唐云倩和她那位未婚夫也算是两情相悦,只是因为那个莫名的‘诅咒’,唐云倩不得不放弃了那段感情,摇摇头将那些伤心事甩出脑海,唐云倩接着道:

    “那三家家将虽然并没有因为这个而背弃唐家,但咱们唐家却不能不顾他们的传承,因为这个,你奶奶和二姑便将他们赶出了唐家,虽然这么做让金伯伯,方伯伯,还有陆叔叔他们非常难过,但你奶奶说了,伤心,总好过害他们灭族吧?”

    “我懂了……”

    唐楚阳突然想到了家里那位老太太可怕到逆天的命格,只要老太君还活着,和唐家沾边的男人恐怕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不过唐家如今太需要男人来撑场子了,听八姑的意思,那三个家将家族并不是背叛,而是被老太太给赶走的,想来他们的忠诚是毫无意外的,这样的家将家族非常难得,唐楚阳可不打算轻易放过!

    不过唐楚阳知道他得先把老太太的问题给解决了之后,才能想着召回家将的事情,不然即便再将那些人召回来,也只是变相谋杀而已,但有个问题,唐楚阳必须要确定一下。

    “八姑,咱们还有可能将他们召回来么?”

    唐云倩闻言,虽然不知道侄儿为什么这么问,但却毫不犹豫点了点头“肯定能!”

    “呃,这么肯定?”

    看唐云倩回答的干脆无比,几乎没有任何迟疑,唐楚阳反而有些奇怪了,心想,难道八姑和他们还有所联系?

    这个疑惑才从脑袋里升起,唐楚阳瞬间反应过来,八姑方才好像说了,她原本是要下嫁给其中一个家将的子嗣的,莫不是她私下里还在和未婚夫联系吧?

    这么想着,唐楚阳便带着一副探究之色地望向了唐云倩,因为他越想,便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唐云倩被侄儿的探究的目光看得有些心虚,好像心底里的隐秘全被看穿了一样,竟然有些失态地后退了几步。

    “噢,我明白了……”

    唐楚阳一脸恍悟地点了点头,一脸‘我知道你的秘密了’的坏笑,看得唐云倩面色羞红的同时,有些恼羞成怒地爆了粗口:

    “你明白个屁!臭小子,你突然问这些做什么?!”

    唐楚阳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见八姑被自己问得羞恼,当下干脆无比地回道:

    “我从一些典籍上看到了一些古老的祭祀之法,是专门用来破除诅咒的,这段时间我了解了一下咱们唐家的情况,发现唐家可能是被诅咒了,如今正想着怎么将这个诅咒破掉,所以便找八姑了解一下情况而已……”

    “你能破了唐家的诅咒?!!!”

    这句近乎尖叫一样的问话可不仅仅是唐云倩一个人喊出来的,旁边的九姑唐云娇,甚至于堂姐唐楚云也齐齐地窜了过来,有些失态且充满渴望地望着唐楚阳。

    唐楚阳非常理解这几个女人心底里激动,任凭谁在知道了自己嫁给谁,谁就死,而且这种情绪被压抑了许多年之后,突然见到了一丝曙光之后表现得再失态都不过分。

    “别激动,都别激动,我确实找了破解之法,但却需要一些极其难得的灵物辅助,才能将这个诅咒给破掉,这次我之所以非要进入落日山脉,便是为了寻找那些灵物而来?”

    这个时候显然不是卖关子的时候,不然他怀疑两个姑姑会不会直接暴怒地出手教训他一顿,因此唐楚阳不但回答的极为干脆,表情也伪装得充满自信,必须得让这帮女人相信他的话,愤怒起来的女人太可怕了。

    “怎么解决?需要什么东西?你告诉我们,就是死我们也要把东西给你找来!楚阳,你不要骗姑姑,这件事情非常重要,重要到了会影响整个唐家生存的地步,绝对容不得半点儿玩笑!”

    唐云倩的表情激动的几乎要晕眩一样,但她表现的就极为冷静,一连串的话说得又快又疾,但每一个字却又说得无比郑重,看向唐楚阳的目光几乎就和看救世主一样,生怕侄儿口中突然说出一句‘我逗你们呢!’

    真要是那样,唐云倩估计自己会疯掉的。

    “我发誓!”

    唐楚阳简言意骇,信誓旦旦,这三个女人已经进入狂暴状态了,唐楚阳这话几乎是以最为虔诚的语气说出来的。

    唰唰唰!

    这下身边所有的女人全部围上来了,五六个女人齐齐将充满祈望的眼神投注到唐楚阳的身上,这让唐楚阳当即醒悟,看来唐家的问题早就已经被所有女人们发现了,她们只是一直将这个巨大到了让人崩溃的负担压抑在心底而已,或者说,她们本已经认命了。

    或许正是因为早已经认命的原因,才会在突然见到希望的时候,表现得这么激动,失态,甚至于看向唐楚阳的目光都开始转变成祈求了。

    “我保证!我一定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时间!只是时间的问题!”

    被一群浑身爆发出不可阻挡的强烈意志女人围住,这种感觉并不好受,尤其是这帮女人还都是自己亲人的时候。

    唐楚阳再次近乎庄重的保重,终于让最为理智的唐云倩冷静了下来,她挥挥手,一边将唐楚阳拉到身边,一边冲其他人道:

    “都成什么样子了?你们这么围着,让楚阳怎么说话?!散开,都散开!”

    将一帮已经变得一脸兴奋的女人赶去一边,唐云倩这才转头再次不确定地问唐楚阳。

    “楚阳,真的么?”

    “真的!”

    “那就好,唐家,承受了太多,太大的苦难了……”

    ………………………………

    ps:非常抱歉,一觉睡醒之后,竟然赶上了逆天的全乡停电,据说是变压器炸了,晚上才来的电,今天的三更爆发失约了,不过从现在开始,小猪不睡觉了,至少写不够一万字不睡觉!就这样,不废话了,码字!

第108章、道德经空地    原来如此!

    贾可道心头一阵狂喜,难怪老观主在临死之前让自己不可损毁此物,原来如此啊!

    这看似破旧无比的道德经竟然是老君留下的至宝!

    难怪当初自己在雄狮城的荒野神殿里能够平安退出。

    这里面说来,话就多了。

    简单来说,这本道德经乃是道祖老君昔日亲笔撰写之物。

    当年函谷关关令尹喜见紫气东来,出迎老君,后老君授尹五千文,西去不知所终。

    而这老子所著这五千文便是后世的道德经了。

    贾可道手里这本道德经为何落入某代老君观观主之手,就不得而知了,传至今日,贾可道得知真相,也算是天地气运所归了。

    像这样的东西必定为至宝。

    此书最初为老君亲笔撰写,内藏道韵,老君名号全称乃是一气化三清太清居大赤天仙登太清境玄气所成日神宝君道德天尊混元上帝!乃是大道化身!

    足见此物之贵,之重。

    此物为道门至宝,其中蕴含天地道韵,如若仔细参详,好处自然不用多说。

    不过对于贾可道而言,这道门至宝也太高级了点。

    当初贾可道手掌接触到道德经时,他眼前就浮现出一卷玉卷,其上缓缓浮现三个大字道德经,每个大字犹如山峦一般巨大。

    就这么三个字就看得贾可道一阵头晕目眩。

    贾可道定了定神,重新看了过去,却发现这三个字渐渐隐去,其上浮现出一段话语来:道可道,非常道。

    随着这段话浮现,贾可道脑海里顿时多出了不少东西。

    在仔细梳理之后,贾可道头晕脑胀的发现,这道德经并不仅仅只是一本道德经,而是一个书库!

    全称乃是大罗玄都紫府的山寨版……

    好吧,那大罗玄都紫府乃是老君的居所,自然是不可能入驻这本道德经的,但里面的的确确有一个微型的玄都紫府。

    玄都紫府又被称为八景宫,其内由八种奇观,因而被称为八景宫。

    这八景是什么,贾可道并不知道,因为他在大门口就被挡住了。

    那扇布满铜钉,其上悬挂一个道字的大门将贾可道直接挡在了外面,不管贾可道用何种方法,都没能将这扇大门打开半点。

    因而,贾可道也只能看着那大门后面的五光十色望之兴叹。

    不过还好,贾可道也不是完全没有收获,至少能够从外面看见这八景宫分为八个部分,嗯,里面面积看上去不算大,比老君观还小上一号,似乎分为左右中三宫,中宫最大,细分为前中后三殿,另外大门与三宫之间的院子里悬挂着一张太极图,中宫后面有一口水井。

    其余的就看不太清楚了。

    在大门之外有一间小书屋,整体青竹结构。

    嗯,贾可道试了试,结果让人很吐血,依然进不去,那小门简直比钢铁还要坚硬,另外如果贾可道企图使用暴力的话,其结果是被弹飞出去。

    最让贾可道欣慰的是,这小书屋门口悬挂着一个牌子,其上浮现出一行文字来。

    倒背文始真经,可入此间一层。

    ??贾可道心头不由一喜,不怕困难,就怕不给机会啊。

    要说这文始真经就是那被老君授以道德经的尹喜所著,由此又被称为文始真人。

    文始真经乃是道门重要典籍之一,贾可道自然背得,只不过这倒背就有点困难了。

    “说吾契乃,上之意妙言微彼在意非言非知苟……”

    刚背了两句,贾可道就卡词了。

    没法,贾可道从来没有倒背过这文始真经,能够从最后倒背两句就算是不错了。

    不过这一卡词,贾可道就被一股无形之力从道德经里给踢了出来。

    踢出来就踢出来吧,有了这先决条件,自己多多努力,总能够将这文始真经倒背如流的。

    到那时,嘿嘿,贾可道心头一阵欢喜。

    要知道像这样的至宝,自己只要能够进入那小书屋,所获得的好处,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坐在蒲团上,贾可道痴痴的笑了一会,好一阵子后才将道德经收回胸口藏好。

    到了这时,贾可道才收拾好精神,查看起自身的状况来。

    这一查看倒让贾可道又生出一丝喜悦。

    原本以为自己刚刚踏入炼精化气中层,没想到那番痛苦没有白痛,此时自己的道行已经悄然抵近了炼精化气中层巅峰,也就是说,要不了多久,自己又可以尝试冲击炼精化气上层了。

    这一番折腾可是节约了自己好几年的苦修,即便是在这灵气充裕的环境之下。

    从蒲团上起来后,贾可道试着将蒲团拿在手里,心念一动,那蒲团就消失不见,再一动,蒲团便出现在手中,让贾可道嘿嘿直笑。

    这倒不是贾可道玩什么魔术,而是胸口那本道德经的一个能力罢了。

    只要被贾可道接触到的物体,就可以被送入道德经内。

    嗯,准确说是被送到大门前,小书屋旁边那一小点空地上。

    这一小点空地面积不足三个平方,贾可道就算是躺下都有些困难。

    不过即便是如此,这也是可以随身携带不少东西了。

    回到老君观,贾可道兴致勃勃的将黄裱纸,朱砂,符笔乃至于一些吃食放入了道德经中,并且玩了一会,将东西一会取出,一会放入,犹如才得到新玩具的小孩一样,完全不觉得有半点无聊。

    有了这件宝贝,以后很多事情就方便了。

    如果不是空间不足的话,贾可道甚至有到夹山村购买几百吨粮食送到青木山谷的打算。

    只不过道德经里面那点空地,想要放下几百吨粮食,多少还是有点困难。

    这个秘密,贾可道可不会告诉别人。

    在略微平复了心头的激动之后,贾可道在山洞周围转了一圈,检查了一下山洞的伪装,基本上还是好的,唯一的问题就是之前道德经对四周的灵气抽得过于厉害,使得原本在雪下顽强生长的那些青草尽数枯萎。

    当然,这倒不算什么起眼的,毕竟现在已经入冬,就算是青草尽数枯萎被人发现,也算不得上大事,原本就应该如此。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