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嘭,一声轻响从体内传出,贾可道不由得跟着一声轻哼,体内经络就好似被撕裂了一样,实际上也真的被撕裂了一点,只不过就在被撕裂的那一瞬间,道德经透出的青光混合着灵气将撕裂之处滋润,转眼之间便愈合了。

    就这么撕裂了一点,贾可道的经络就变得宽阔了一点。

    而接下来,贾可道体内不断传出类似于气球破裂的轻响声,到了后来,贾可道身体都跟着这轻响声震动了起来。

    经络不断被灌入的灵气膨胀撕裂,转眼又愈合,虽说经络也随之不断扩张,但贾可道所承受的痛苦几乎就要让他昏迷过去。

    贾可道咬紧了牙关,不断支撑着。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昏迷过去,还是放弃,最终的结果就只有一个。

    体内的经络再也无法约束住灵气,使得整个人就好似气球一样,嘭的一声炸成碎片,即便是鸿运当头,也会让经络寸断。

    如果那样的话,贾可道也就只能熄了修行的念头,老老实实的种人参发家致富了。

    至于继续修行,那是不可能的。

    能够像个正常人就不错了。

    渐渐的,经络就被扩张到之前数倍以上,急剧扩张的经络终于能够将涌入的灵气暂时容纳了。

    到了这一步,贾可道的道行就算是从炼精化气下层跃升为中层了。

    但贾可道脸上并没有露出半点喜色,这还不是高兴的时候,经络暂时已经扩张到极致,大大小小的经络上很快又浮现出一丝丝的裂痕。

    而这一次,道德经的青光修复经络的速度突然之间变慢了,就好似出现了什么问题。

    不过还好,贾可道发现经络的坚固程度较之之前提升了许多,即便是浮现出那些裂痕来,经络依然没有出现崩溃的迹象。

    只不过大量的灵气却顺着这些裂痕溢出了经络,朝着经络四周的血管侵入。

    这些溢出的灵气给贾可道带来的痛苦暴增数倍。

    痒,犹如无数蚂蚁在体内缓慢爬行。

    痛,好似一把把钢刷在体内来回刷动。

    贾可道好不容易才忍住一口将舌头咬断的冲动,意守丹田,企图将这些痒痛排除在意识之外。

    贾可道这一意守丹田却使得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够查看体内状况。

    看来,这便是传说之中的内视了。

    《青华密文》有云:心求静必先制眼,眼者神游之宅者,神游于眼而役于心,故抑之眼而使之归于心。

    《洞玄灵宝定观经》中有云:内观心起,若觉一念起,须除灭,务令安静。

    这两者都讲解了内视法门,内视由心而起,须静之。

    贾可道以往试过多次想要进入内视,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杂念太多了。

    反倒是体内痛苦达到极致之时,万念皆无,反倒是领悟了内视的真谛。

    不过,贾可道此时可没有时间感悟,随即便查看起自己体内的状况来。

    灵气不断从经络中侵入四周血管,内脏,虽说让经络避免了炸裂的危险,但却使得贾可道的身体在无形之中开始膨胀了起来。

    尤其是那些血管,此时其内的血液涌动,犹如一个个浪潮在血管内横冲直撞,灵气不断被这些血液吸收,使得其运转速度不断增加。

    贾可道如果此时有时间给自己量一下心跳的话,恐怕会骇然发现自己的心跳已经超过了每分钟三百多次。

    这样的心跳速度完全超过了人类心跳的极限,即便贾可道这样非人的身体也没可能支撑多久。

    贾可道不得不将意念沉入经络之中,企图促使经络愈合裂痕。

    对于一个炼精化气中层的修道之人而言,做到这一点也不算太难。

    在一翻努力之后,经络之上的裂痕开始逐渐愈合,而随之溢出的灵气也被经络约束了起来,不再朝着四周溢出。

    贾可道不由得轻吁了一口气,灵气被约束住了,自己也不用担心气血内脏受到影响了。

    但下一刻,贾可道的笑容呆滞在脸上。

    噗噗噗,一连串的爆裂声再度从体内传出,贾可道忍着突然爆发的剧痛凝神一看,发现刚刚愈合的经络再度浮现裂痕,被约束住的灵气再度狂涌而出,冲得内脏剧痛无比。

    贾可道不得不继续修复经络。

    而经络再度愈合之后,没一会功夫又再度爆开。

    如此循环数次之后,贾可道忽然之间发现自己血管之中流动的血液里掺杂了一丝丝的铅白色。

    铅血!

    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生成了一丝铅血,这个意外倒使得贾可道有些惊喜。

    道门之中,这炼精化气其本名为炼铅,又为提铅,以气血之中出现铅光为开始。

    通常情况下,想要达到这种程度,须得炼精化气上层的道行才有可能。

    如今,贾可道在各种错乱之下竟然提前生成了一丝铅血,自然就是意外惊喜了。

    要说这铅血并不是什么铅中毒的血液,仅仅只是形容其色泽罢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贾可道体内经络不断爆裂,又不断修复,变得越来越坚韧,到了最后,那灵气涌入都不能让经络出现半点裂痕。

    这时,贾可道气血之中的铅血已占了一成,在血红之中不断浮现。

    贾可道这时方才真正松了一口气,将注意力从内视中抽出,转向了胸口的道德经。

    当贾可道注意力集中在道德经上时,道德经似乎也吸够了灵气,从胸口漂浮出现,悬浮在贾可道面前。

    之前狂涌而至的灵气截然而至。

    看着依然散发出淡淡青光的道德经,贾可道心头不由莫名生出一丝激动,右手伸出朝着那道德经抓去。

    就在贾可道手掌与道德经接触的瞬间,贾可道全身好似凝固了一般,一动不动,就连呼吸都停顿了下来,至于体内的经络,血液,内脏等等都好似被封入了琥珀一般。

    良久之后,青光退去,道德经从之前的宝气四溢骤然衰落,依旧变成了一本破旧古籍被贾可道抓在手里。

    呼!这时贾可道长长出了一口气,恢复了知觉,经络、血管、内脏等等开始缓缓运转。

第五十八章 不抢不行    落日山脉距离卧狮岭不是不算多远,以唐楚阳不多的地里知识来看,卧狮岭在N万年之前或许就是落日山脉的一部分,只是因为地壳运动之类的原因,最终将卧狮岭给扔到到了几十上百里之外。

    不过这些显然都不是最重要的,唐楚阳也只是随意地想了想,便将念头转到了落日山脉里面,经过几百上千年的探索,落日山脉已经被修士们详细地花费成了好几个区域,做外围诸如卧狮岭这样的地方被称作边缘地区。

    稍稍往里走上几十里,就属于落日山脉的真正外围,这里生存着大量的杀之不绝的低阶妖兽,相比于成活率比较低的高阶妖兽,生存在落日山脉外围的低阶妖兽们的繁殖能力还是无比强悍的。

    在唐楚阳看来,这些低阶妖兽的繁殖能力,比之地球上的公害老鼠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能经得起数千上万,乃至于数十万修士常年不间断的猎杀,还依然能够在落日山脉外围猖獗地四处乱窜,这些低阶妖兽的繁殖能力要是能差了才怪!

    因为落日山脉外围生存的全都是一些繁殖能力超强,但对于低阶修士没有太大威胁的低阶妖兽,因此外围就被修士们统称为安全区。

    再往里面走上三百多里的路程,出现的就是一些三阶往上妖兽了,一元境和两仪境的修士在长辈的带领下,或许安全上还能够有一些保障,但若是单独冲进去的话,那就和找死没有区别了。

    别说是一元境和两仪境这样的低阶菜鸟了,就算是四相境的大修士,单人独骑地闯到这个区域之后,也不得不小心行事,妖兽可不会跟人类一样讲究什么英雄主义,跟你谈什么单挑组团战,运气不好碰上了群居性的妖兽,四相境的大修士也得落荒而逃!

    因为单闯等于送死,多人组团又能勉强保证安全的原因,进入落日山脉三百里以后的区域就被修士们划分为‘试炼区’,一般都是一些小家族,小宗门,甚至于大宗门派遣弟子前往试炼的主要区域。

    试炼区往落日山脉深处再走五百里,就算是踏入了真正的危险区了,这里游走的妖兽大部分都是五阶以上的妖兽,其综合实力比之五行境的天位修士也只强不弱,因此这个区域被划分为落日山脉內围,也称危险区。

    危险区的距离就有些长了,据说有足足一千里以上的厚度,但凡是闯入落日山脉深处的修士,基本上全都是倒在这个区域的,唐楚阳记得,顾海澄所说的混乱五行谷,似乎就在这个区域当中。

    如果实力足够强悍,并且运气也足够好地闯了过了这至少一千里的危险区,基本上就达到了落日山脉的核心区域了,这里也是整个落日山脉最为危险且凶残的区域,因为但凡有胆子在这里修炼的妖兽,基本上全部具备商贾神兽血脉,实力最差的都是兽王一级的。

    妖兽里面的兽王,实力上并没有太过固定的划分,但实力最差的也相当于六合境的大天位修士,兽王躯体有多强横就不说了,关键是兽王一级的妖兽都已经具备了化形的能力!

    虽然兽王化形之后只是半人半兽的形态,但其灵活度,反应能力等等都会得到大幅度的提高,比之驾驭守护神的修士都要远超,同阶的情况下,很少有修士能够在单挑胜过兽王!

    因此,即便是有实力强悍的天位修士能够闯过了危险区,等到了核心区域之后仍然会被里面的兽王给干掉,想要达到落日山脉最最核心位置的落日潭,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唐楚阳也是在进入落日山脉之后,才被唐云倩告知了‘落日潭’的存在,据唐云倩所言,数千年之所以有那么多大能修士栽在了落日山脉,但后来者依然群情踊跃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在过去的数千年时间里,已经至少有三座以上的神塔降落在落日潭附近!

    “上界有灵,天降神塔!”这句话已经在五行大陆上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万年了,降神塔这玩意儿在五行大陆修士们的观念里,到底有多重要呢?

    让唐楚阳找个比较形象的例子来说的话,‘天降神塔’就像地球上的高考一样,基本上已经深深地印刻到了骨子里。

    对于降神塔而言,整个五行大陆所有的修士都是参加高考的考生,云塔这种最低级的存在,就相当于专科大学,而天塔就是本科,再往上的仙塔那就是诸如清华,北大一样的名牌大学。

    而神塔,那就是世界级的顶尖名牌大学,而且还是限额,限时,限资质招生的那种牛逼大学!

    只要你能找到,并且闯进去,哪怕最终只是在最底层混上一圈,出来之后都会成为各大势力争相抢夺的人才!

    神塔这种神物到底有多么珍贵,用唐楚阳的话来说,那就是能让一个纯吊丝在最短的时间内,直接逆转成高富帅的逆天存在。

    这种近乎于能够重新回炉造物的逆天存在,别说是整个五行大陆上千千万万的散修(吊丝)了,就是那些顶尖的大宗门见了,也会不惜一切地去抢夺,当然,相比于散修,那些已经拥有了足够根基的宗门,家族,也不会真的拼尽所有的去抢。

    除非他们有把握一定能够抢到!

    至于传说中的通天塔,那玩意儿就和中科院在华夏的地位一样,根本就是专门制造妖孽和怪物的造物圣塔!

    唐云倩之所以趁着现在将关于‘天降神塔’的事情全部告诉唐楚阳,一来是她已经完全认可了侄儿的实力,将他当做同等级的修士来看待了,二来,明年就是天降神塔的日子了,留给唐家的准备时间并不是很多。

    自从唐家的男人陆续失踪或者离奇死亡之后,其实明年的降神塔,唐家已经失去了争夺资格了,因此老太君,唐云婷这些唐家的掌舵人根本就没有怎么去准备。

    一般而言,那些有实力的家族,从上一次降神塔结束的时候,就会开始着手准备下一轮的降神塔争夺了,足足十年准备下来,只要运气不是太差,总能抢到一些收获。

    而唐家因为根本没想着争夺明年的降神塔,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准备,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从现在开始准备,时间上也是极为仓促了。

    ‘天降神塔’每十年一次,时间都是第十个年头的六月六,从无差错。

    如今已经入秋,距离明年六月六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唐家想要在一年的时间里储备别人准备了十年的物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若是唐家拥有一名灵画师,哪怕只是一级灵画师,只要能够给灵画师提供足够的元神精华,一年时间下来,单单是唤神图的出产数量,也能媲美其他小型家族五年以上的储备了。

    如果这个灵画师还能够炼制兵符,甚至于将符的话,一年时间储备下来,基本上可以超过九成九小型家族的储备,就是比起一些实力较弱的中型家族,也差不到哪里去。

    但‘贪婪’几乎是所有人类的共性,这种特性转移到修士身上之后,甚至被放大到了极限,只要是有利于修炼的,能够增强实力的东西,几乎九成九的修士都会不择手段的去争去抢,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修士界的竞争,其残酷性比之普通人的生存竞争何止强上百倍,若是没有一颗‘贪婪’上进之心,被淘汰几乎就是注定的结局,而在修士界,淘汰就意味着被肆意欺·辱,践踏,甚至于屠杀!

    没有人喜欢成为弱者,尤其是与天争命的修士,他们对于地位,权势,自由的渴望更强,更具备侵略性。

    即便是唐楚阳这种之前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在到了五行大陆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已经深刻领悟到了这个简单到近乎粗暴的生存法则,更何况是生生世世生存与此的原住民?

    因此整个唐家的女人们在发现了唐楚阳成为灵画师之后,以往因为实力不济而被压抑下去的‘贪婪’之心,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的复苏,并且正在以令人膛目结舌的速度茁壮成长。

    至少到了此时此刻,唐云倩已经不再将半年连想都不敢想的‘云塔’放在眼里了,尤其是从侄儿那里得到了足足三张将符之后,她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了只有中型以上的家族,宗门,才有能力争夺的更高级的‘天塔’上!

    甚至于若有机缘撞到了‘仙塔’,只要有那个可能,唐云倩都不介意冲上去试一试,就算是夺不下来,能够冲进去镀镀金也是不错的,每一座仙塔当中都有上界的仙灵精粹,只要修士能够进去,就会被仙灵精粹主动改造躯体。

    并且在仙塔里面呆的时间越长,躯体上的改造便越彻底,如果能够呆满一年期的收塔时间,甚至能够彻底改变修士本身的修炼资质!

    唐楚阳很容易就从唐云倩身上感觉到了那种强烈到了极致的意志,或者说是愿望,如今的唐家实在太脆弱了,唐云倩她们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收到的委屈也太多了。

    所以一旦有了机会,她们就会像溺水之人终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死命地抓住保命根本的同时,拼命地吸收周围能够得到的一切!

    “不抢不行了啊……”

    唐楚阳微微感慨,看来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他在玩儿命地提高自身实力的同时,也得竭尽全力地将唐家的女人们全部武装起来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