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落日山脉距离卧狮岭不是不算多远,以唐楚阳不多的地里知识来看,卧狮岭在N万年之前或许就是落日山脉的一部分,只是因为地壳运动之类的原因,最终将卧狮岭给扔到到了几十上百里之外。

    不过这些显然都不是最重要的,唐楚阳也只是随意地想了想,便将念头转到了落日山脉里面,经过几百上千年的探索,落日山脉已经被修士们详细地花费成了好几个区域,做外围诸如卧狮岭这样的地方被称作边缘地区。

    稍稍往里走上几十里,就属于落日山脉的真正外围,这里生存着大量的杀之不绝的低阶妖兽,相比于成活率比较低的高阶妖兽,生存在落日山脉外围的低阶妖兽们的繁殖能力还是无比强悍的。

    在唐楚阳看来,这些低阶妖兽的繁殖能力,比之地球上的公害老鼠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能经得起数千上万,乃至于数十万修士常年不间断的猎杀,还依然能够在落日山脉外围猖獗地四处乱窜,这些低阶妖兽的繁殖能力要是能差了才怪!

    因为落日山脉外围生存的全都是一些繁殖能力超强,但对于低阶修士没有太大威胁的低阶妖兽,因此外围就被修士们统称为安全区。

    再往里面走上三百多里的路程,出现的就是一些三阶往上妖兽了,一元境和两仪境的修士在长辈的带领下,或许安全上还能够有一些保障,但若是单独冲进去的话,那就和找死没有区别了。

    别说是一元境和两仪境这样的低阶菜鸟了,就算是四相境的大修士,单人独骑地闯到这个区域之后,也不得不小心行事,妖兽可不会跟人类一样讲究什么英雄主义,跟你谈什么单挑组团战,运气不好碰上了群居性的妖兽,四相境的大修士也得落荒而逃!

    因为单闯等于送死,多人组团又能勉强保证安全的原因,进入落日山脉三百里以后的区域就被修士们划分为‘试炼区’,一般都是一些小家族,小宗门,甚至于大宗门派遣弟子前往试炼的主要区域。

    试炼区往落日山脉深处再走五百里,就算是踏入了真正的危险区了,这里游走的妖兽大部分都是五阶以上的妖兽,其综合实力比之五行境的天位修士也只强不弱,因此这个区域被划分为落日山脉內围,也称危险区。

    危险区的距离就有些长了,据说有足足一千里以上的厚度,但凡是闯入落日山脉深处的修士,基本上全都是倒在这个区域的,唐楚阳记得,顾海澄所说的混乱五行谷,似乎就在这个区域当中。

    如果实力足够强悍,并且运气也足够好地闯了过了这至少一千里的危险区,基本上就达到了落日山脉的核心区域了,这里也是整个落日山脉最为危险且凶残的区域,因为但凡有胆子在这里修炼的妖兽,基本上全部具备商贾神兽血脉,实力最差的都是兽王一级的。

    妖兽里面的兽王,实力上并没有太过固定的划分,但实力最差的也相当于六合境的大天位修士,兽王躯体有多强横就不说了,关键是兽王一级的妖兽都已经具备了化形的能力!

    虽然兽王化形之后只是半人半兽的形态,但其灵活度,反应能力等等都会得到大幅度的提高,比之驾驭守护神的修士都要远超,同阶的情况下,很少有修士能够在单挑胜过兽王!

    因此,即便是有实力强悍的天位修士能够闯过了危险区,等到了核心区域之后仍然会被里面的兽王给干掉,想要达到落日山脉最最核心位置的落日潭,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唐楚阳也是在进入落日山脉之后,才被唐云倩告知了‘落日潭’的存在,据唐云倩所言,数千年之所以有那么多大能修士栽在了落日山脉,但后来者依然群情踊跃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在过去的数千年时间里,已经至少有三座以上的神塔降落在落日潭附近!

    “上界有灵,天降神塔!”这句话已经在五行大陆上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万年了,降神塔这玩意儿在五行大陆修士们的观念里,到底有多重要呢?

    让唐楚阳找个比较形象的例子来说的话,‘天降神塔’就像地球上的高考一样,基本上已经深深地印刻到了骨子里。

    对于降神塔而言,整个五行大陆所有的修士都是参加高考的考生,云塔这种最低级的存在,就相当于专科大学,而天塔就是本科,再往上的仙塔那就是诸如清华,北大一样的名牌大学。

    而神塔,那就是世界级的顶尖名牌大学,而且还是限额,限时,限资质招生的那种牛逼大学!

    只要你能找到,并且闯进去,哪怕最终只是在最底层混上一圈,出来之后都会成为各大势力争相抢夺的人才!

    神塔这种神物到底有多么珍贵,用唐楚阳的话来说,那就是能让一个纯吊丝在最短的时间内,直接逆转成高富帅的逆天存在。

    这种近乎于能够重新回炉造物的逆天存在,别说是整个五行大陆上千千万万的散修(吊丝)了,就是那些顶尖的大宗门见了,也会不惜一切地去抢夺,当然,相比于散修,那些已经拥有了足够根基的宗门,家族,也不会真的拼尽所有的去抢。

    除非他们有把握一定能够抢到!

    至于传说中的通天塔,那玩意儿就和中科院在华夏的地位一样,根本就是专门制造妖孽和怪物的造物圣塔!

    唐云倩之所以趁着现在将关于‘天降神塔’的事情全部告诉唐楚阳,一来是她已经完全认可了侄儿的实力,将他当做同等级的修士来看待了,二来,明年就是天降神塔的日子了,留给唐家的准备时间并不是很多。

    自从唐家的男人陆续失踪或者离奇死亡之后,其实明年的降神塔,唐家已经失去了争夺资格了,因此老太君,唐云婷这些唐家的掌舵人根本就没有怎么去准备。

    一般而言,那些有实力的家族,从上一次降神塔结束的时候,就会开始着手准备下一轮的降神塔争夺了,足足十年准备下来,只要运气不是太差,总能抢到一些收获。

    而唐家因为根本没想着争夺明年的降神塔,几乎可以说是毫无准备,这样的情况下,即便是从现在开始准备,时间上也是极为仓促了。

    ‘天降神塔’每十年一次,时间都是第十个年头的六月六,从无差错。

    如今已经入秋,距离明年六月六也就是一年左右的时间,唐家想要在一年的时间里储备别人准备了十年的物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然,若是唐家拥有一名灵画师,哪怕只是一级灵画师,只要能够给灵画师提供足够的元神精华,一年时间下来,单单是唤神图的出产数量,也能媲美其他小型家族五年以上的储备了。

    如果这个灵画师还能够炼制兵符,甚至于将符的话,一年时间储备下来,基本上可以超过九成九小型家族的储备,就是比起一些实力较弱的中型家族,也差不到哪里去。

    但‘贪婪’几乎是所有人类的共性,这种特性转移到修士身上之后,甚至被放大到了极限,只要是有利于修炼的,能够增强实力的东西,几乎九成九的修士都会不择手段的去争去抢,根本不会有任何的犹豫。

    修士界的竞争,其残酷性比之普通人的生存竞争何止强上百倍,若是没有一颗‘贪婪’上进之心,被淘汰几乎就是注定的结局,而在修士界,淘汰就意味着被肆意欺·辱,践踏,甚至于屠杀!

    没有人喜欢成为弱者,尤其是与天争命的修士,他们对于地位,权势,自由的渴望更强,更具备侵略性。

    即便是唐楚阳这种之前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在到了五行大陆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已经深刻领悟到了这个简单到近乎粗暴的生存法则,更何况是生生世世生存与此的原住民?

    因此整个唐家的女人们在发现了唐楚阳成为灵画师之后,以往因为实力不济而被压抑下去的‘贪婪’之心,几乎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的复苏,并且正在以令人膛目结舌的速度茁壮成长。

    至少到了此时此刻,唐云倩已经不再将半年连想都不敢想的‘云塔’放在眼里了,尤其是从侄儿那里得到了足足三张将符之后,她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了只有中型以上的家族,宗门,才有能力争夺的更高级的‘天塔’上!

    甚至于若有机缘撞到了‘仙塔’,只要有那个可能,唐云倩都不介意冲上去试一试,就算是夺不下来,能够冲进去镀镀金也是不错的,每一座仙塔当中都有上界的仙灵精粹,只要修士能够进去,就会被仙灵精粹主动改造躯体。

    并且在仙塔里面呆的时间越长,躯体上的改造便越彻底,如果能够呆满一年期的收塔时间,甚至能够彻底改变修士本身的修炼资质!

    唐楚阳很容易就从唐云倩身上感觉到了那种强烈到了极致的意志,或者说是愿望,如今的唐家实在太脆弱了,唐云倩她们在过去的十多年时间里,收到的委屈也太多了。

    所以一旦有了机会,她们就会像溺水之人终于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样,死命地抓住保命根本的同时,拼命地吸收周围能够得到的一切!

    “不抢不行了啊……”

    唐楚阳微微感慨,看来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他在玩儿命地提高自身实力的同时,也得竭尽全力地将唐家的女人们全部武装起来了。

第106章、跃升    最后,贾可道思考了一会,又加上了五百把手弩。

    这玩意在异界里,至少在雄狮城是没有的,至于其它地方,或许有,但不管是做工,还是设计都不可能比地球上的更强。

    要知道在冷兵器时代,弩这种兵器绝对是一个国家工业水平的直接体现。

    华夏的大黄弩,神臂弓,床弩等等之类的弩在当时都是最强的兵器之一。

    而用现代工艺制作出来的手弩,威力可不小,这玩意若是装配在山谷那些民兵身上,其作用恐怕不下于冷兵器时代用上手枪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些冷兵器即便是按照成本计算,造价也不低。

    零零总总加上箭矢什么的,贾可道在这些冷兵器上花掉了上百万。

    这并不是虚高的造价。

    要知道,若是利用一般材料制造这些冷兵器的话,其成本最多五六万不到。

    但考虑到异界环境的不同,一般材料制造的冷兵器恐怕就很难长时间使用,另外钢化塑料盾牌,想要防止重箭射击的话,外面需要覆盖一层合金,这样下来,一个成本就超过了五六百元。

    解决掉了冷兵器的事情后,大金牙给贾可道报了帐。

    在大金牙的努力下,那些人参的销路不错,甚至于一些出售价格还超过了拍卖会。

    毕竟这玩意只要能够证明是真货,就不用发愁销路。

    现在的土豪不少,都还很惜命,有好东西都不会太吝惜钞票的。

    除掉大金牙挪用的五百万之外,贾可道的银行卡里又多出了三千多万。

    在停留了四天之后,贾可道就带着孟挺几人离开了c市。

    孟挺几人这次过来勉强算是开了眼界,大金牙好吃好喝的供着,想要去什么地方游玩,立马派人派车,侍候得周到,让孟挺几人对大金牙的观感更是提升了不少。

    要说贾可道原本打算等着那些定制的兵器尽数制造好之后才回去的。

    可贾可道在夜总会被刺激了一下之后,隐隐感觉道心有所突破,加上在青木山谷内吸收的灵气不少,自己距离炼精化气中层在不知不觉之间不远了,隐约伸手便可触摸到一般。

    这就是红尘洗炼的好处所在了。

    如此一来,贾可道就急着赶回老君观,去异界试试能不能直接突破这层屏障,将自己道行再提升那么一点。

    至于那些兵器,等制造完毕之后,大金牙自然会安排人运送到老君观的,这一点不用过于担心。

    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回了g市,贾可道就给孟挺放了假,一周时间,留给他回家看看,另外找他的同学谈谈,愿意来老君观的,一周后就可以与孟挺一起过去。

    而流青云、张庆明两人也是如此,只不过张庆明与孟挺一样,在g市就离开回家去了,而流青云则是跟着贾可道回到别山县才分道扬镳。

    贾可道孤家寡人一个回到老君观后,顺手将大金牙准备的几件礼物丢给跑来迎接的赵天亮与郑老头,自己借口旅途困顿就回了厢房。

    待到贾可道穿过黑色光门,站在山洞里,刚刚吸了一口空气,就感觉全身气血的流速自行加快了。

    这里果然是自己的宝地。

    贾可道轻叹一声,却是取出一个在青木山谷用数种生机旺盛的野草编制的蒲团,将其放在地上后,一屁股坐了上去。

    之后,贾可道心有所感,双手结了一个净心手印,口中默念起道德经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无名天地之始……”

    随着贾可道的声音响起,被贴身藏在胸口的那本道德经便开始散发出淡淡青光,从之前的破旧无比骤然之间宝气四溢,化为一卷玉册,完全不见半点破旧。

    这次贾可道并没有闭上眼睛,正好见到这道德经散发出的青光,正待停下看个究竟,四周的灵气就好似遇上了磁铁的铁粉末,朝着贾可道便涌了过来。

    顷刻之间,贾可道就感觉自己好似被泡在一个漩涡中心,自己周身上下的毛孔在道德经散发青光的照耀之下,尽数自行张开,开始贪婪吞噬起涌到自己身边的灵气。

    没错,贾可道能够清楚感受到那种贪婪,就好似数百年没有吃过饭一般的饥饿贪婪。

    实际上,贾可道过了一会就注意到了,这灵气涌来并不是自己造成的,就是贴在自己胸口处的那本道德经。

    绝大多数的灵气实际上都被这本道德经吞噬了进去,而自己毛孔吸收的灵气相对于道德经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贾可道此时也是幸福并着痛苦。

    最初还好,贾可道在c市隔空施展了捷运引流术,消耗了不少元气,这些涌入的灵气正好弥补损失。

    但涌入的灵气量太大了,仅仅一分钟时间不到,贾可道就感觉体内经络内运转的灵气饱满了。

    原本贾可道体内的经络较之普通人要粗壮十余倍以上。

    如果将其比着小溪的话,那么普通人的经络最多就是一股泉水。

    当然,这小溪里流动的灵气也就只有溪满时的三分之一。

    而这时,小溪里已经充满了灵气,灵气流动之间,贾可道甚至于感觉有些生痛。

    贾可道此时哪里还敢迟疑,口中急忙停了念诵。

    但让贾可道惊骇的是,即便是停了念诵道德经,顺着毛孔冲入体内的灵气也没有半点减弱的迹象。

    要说道行从炼精化气下层跃升中层,这灵气充裕经络,迫使其膨胀扩张,却是应有之意。

    但问题来了,通常情况下这种膨胀扩张的时间需要数年之久,也就是说一点点的膨胀,就经络本身而言,贾可道是不可能感受到痛苦的,最多也就是跃升之时,痛苦一下。

    可现在的情况是,灵气不断涌入使得经络膨胀扩张的时间从数年之久转眼之间缩短千倍。

    要说在地球上压根就不可能出现这样的问题,可在异界,加之道德经出现异变,使得贾可道从喜事变成了哀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