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唐云倩三人最终还是迷迷糊糊地离开了唐楚阳的房间,当然,离开的时候,她们没人手里都多了三张灵符,都是她们以前只能想想的,至少四阶以上的将符。

    这时候没有人再对唐楚阳自爆的能力所有怀疑了,至少在唐云倩三姐妹看来,唐楚阳目前拥有的自保能力本钱,比她们自己要雄厚太多了。

    而且,唐云倩绝对有理由相信,等她将今夜所闻所见告知家里的二姐和老太君的时候,她们受到的冲击恐怕比她这个亲眼所见的人还要大。

    毕竟,在这之前,对唐楚阳最担心,最不放心就是家里能做主的那几位了。

    唐云倩几人离开的时候,唐楚阳也停止了炼制灵符,连续停都不停地炼制了五十多张神灵符,消耗方面暂且不说,单就是对于元神和精力方面的消耗也让唐楚阳脑门发紧了。

    就算是在地球上基本无消耗的画符,长时间下来对于人的精力也是一种折磨一样的考验了,更何况在五行大陆这边炼制灵符,消耗的可不仅仅是经历那么简单。

    尤其是炼制将符这种堪比四五阶唤神图的神灵符,每一张自第一笔落下开始,无形无质但又无处不在的天威,每时每刻都像一座大山似的压在身上,唐楚阳不过才炼制了五十来张灵符,就已经累得浑身酸软了。

    “五十六张各类六丁六甲符,将近三千的元神精华,这算是我到了这个世界之后,支出最多的,也最为疲累的一天了吧?”

    唐楚阳喃喃自语,摇着头过去将唐云倩三人忘了拉上的房门关上,他知道那三个姑姑已经被他惊人的天赋给吓着了,甚至连最基本的礼仪都忘了,其实这样也好,至少让她们知道唐楚阳到底拥有多强的自保能力之后,恐怕再不会随意阻拦他的想法和意愿。

    回到书案旁边,唐楚阳一边收拾书案上的工具,一边想着明天的事情,也不能说是明天了,因为现在天色其实已经微微发亮,再有个把小时差不多就要天光大亮了。

    时间不多,唐楚阳快速收拾了工具之后,急忙回到床榻那边开始盘膝调息,今天就要进入落日山脉了,尽管几个姑姑都说了落日山脉外围不会有什么危险,但唐楚阳也不打算以现在这种疲惫酸软的状态去冒险。

    唐楚阳的元神特殊,并且强悍无比,这给予了他远超常人的恢复能力,若换做寻常的灵画师,别说一晚上炼制几十丈神灵符了,就是炼制七八张下来,在不使用灵丹灵药的情况下,都得休息好几天才能恢复过来。

    不论是炼制唤神图,还是炼制灵符,可不止是力气活那么简单,对于灵画师本身心神的消耗,才是导致高阶唤神图和灵符价格昂贵,数量稀少的主要原因。

    越是高阶的唤神图或者灵符,所需要的炼制时间就越长,对于灵画师本身的消耗也越大,甚至于,一些威能强大的顶尖唤神图在被炼制成功的同时,灵画师都有可能会因为心神消耗过巨,元神枯竭而死!

    说得直白一点,就是生生地被一张唤神图给累死!

    唐楚阳可不想成为被累死的灵画师,那绝对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人家穿越过来都是享受的,他尽管因为唐家满门的孤女寡母无法太过轻松的享受,但也不想把自己当做毫无休息时间的老牛一样,生生给累死。

    屏息凝气,唐楚阳将意识沉入识海当中,炼制灵符和唤神图其实也是一种修炼,至少等唐楚阳看到凝实纯粹了不少的元神,以及蓝光闪闪的本命神印时,心里的疲累也因为这样的收获轻松了不少。

    不只是元神和本命神印有了不小的进步,就连被印刻在本命神印上的御龙天兵,也愈发的清晰了起来,尽管唐楚阳没有拿元神精华去刻意的温养御龙天兵,但元神和本命神印在转化元神精华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散发出去的精华还是被御龙天兵自主吸收了。

    这些逸散在识海里的零碎元神精华,虽然不是唐楚阳这个契约人的主动付出,但毕竟守护神是得到的好处的,因此御龙天兵总是要有所表示,比如,适当的增加一些唐楚阳召唤御龙天兵分身时,增多下凡元神的量。

    神选者的契约本就是极为少见,能够直接召唤上界守护神足足百分之一的元神,这样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其他修士,如果再继续增加的话,唐楚阳实在不敢想象,等到他再次将御龙天兵召唤出来时,究竟会强悍到什么地步?

    原本唐楚阳还想着趁留在唐家牧场的这段时间,先将二阶守护神契约下来,不过因为还没有彻底摸清楚二阶守护神的情况,唐楚阳索性暂时将这件事情放下,马上就要进入落日山脉了,他不想因为别的什么事情耽搁了他第一次接触外界的机会。

    一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等到唐楚阳调息的差不多时,主堡内已经开始逐渐热闹了起来。

    没过多久,唐楚阳的房间门便被人敲响,二姐唐楚兰的声音自房门外咋咋呼呼地传了进来。

    “小弟,起床了,我们马上就要出发进入落日山脉了,动作慢了颗不等你的……”

    唐楚阳闻言睁开双眼,听了二姐的威胁的话,他只是扯嘴无声笑笑,连老太君都同意他去落日山脉了,八姑她们可不会在这个时候突然撇下唐楚阳。

    尤其是经过了昨晚炼制将符的冲击之后,唐楚阳甚至都能猜测到,八姑她们恐怕都已经在想着是不是让他来当主力了。

    “不用等我,我自己能跟上的!”

    唐楚阳一点都不配合地回了一句之后,就开始整理行装了,其实也没什么好整理了,昨天八姑已经告诉他了,这次进入落日山脉大约会呆上一个月左右,如果提前完成预定的捕捉数量,最多半月就会回到唐家牧场。

    这一趟出去,无非就是准备几套衣服和一些干粮,水之类必须品。

    当然,唤神图,灵符,武器装备什么也是要准备的,不过这些东西唐楚阳早就已经准备妥当,此时不过就是整理一下乾坤镯,看看是不是少带了什么东西而已。

    “嘿,你还得意起来了!”

    外面的唐楚兰见自己的威胁没有起到作用,当下有些没好气地绷起来了俏脸,这个以往在家里没什么发言权的小弟,如今在家族里的地位越来越高了,这让一直被唐楚阳当做靠山的唐楚兰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不过总的来说,唐楚兰还是高兴居多的,毕竟小弟已经是唐家唯一能够传承血脉的男人,他要是一直废话下去的话,反而整个家族里的女人都会伤心,如今好不容易小弟开始争气了,唐楚兰自然不会因为心底里的一些小念头而诅咒小弟重新变成废物。

    唐楚阳发现准备的足够齐全之后,便笑着打开了房门,看到唐楚兰俏脸上一闪而逝的失落,他自是明白自小一直照顾自己的二姐为何会有如此表情,几乎想到没想,便哈哈笑着冲唐楚兰道:

    “哈哈!……,我有什么好得意的,再得意不还得叫你姐姐啊!”

    “嘻嘻,算你识相!”

    听了小弟的话,唐楚兰顿时喜笑颜开,原本因为唐楚阳的成长而不再依靠她衍生的失落情绪,瞬息就被唐楚阳一句‘姐姐’给吹得烟消云散,一边笑,心里一边得意地想。

    是啊,小弟再厉害,他也是我的弟弟呢。

    来到主堡外的大院子里,唐云倩等人已经整装待发,看到面色红润的唐楚阳,几人禁不住大大松了口气,唐云倩她们尽管不是灵画师,但也知道炼制灵符或者唤神图对于灵画师而言,可是一件非常消耗元气和心神的工作。

    唐楚阳一晚上炼制了那么多灵符出来,而且还是越级炼制将符,唐云倩几个带队的还担心他恢复不过来呢,现在看到侄儿精神奕奕的模样,她们的担心似乎有些多余了。

    “楚阳,你没问题吧?”

    唐云倩到底还是不放心地问了一句,侄儿的安危太过重要了,只要是事关这一点的,唐云倩觉得就算再怎么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放心吧八姑,我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反正从外围进入到咱们预定的地点至少要三天时间呢,这三天时间足够我恢复到最佳状态了!”

    唐楚阳表情淡淡,说出来的话却充满自信,是海里还有五六千的元神精华呢,就算真的遇到什么危险,一大把御龙天兵图扔出去,撑个三五天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唔,说的也是,既然你没问题,那咱们就出发吧!”

    唐云倩想想也是,侄儿身上发生的任何事情似乎都不能以常理来论,再说她们这次要去的地方也不是多么危险,此次又准备了那么多堪比四阶守护神的御龙天兵图,若是全部激发的话,都可以在那里横着走了。

    “出发!!”

    前面的唐云见见八姐发话了,当下抬手一挥,意气风发地带头走出了主堡大院,此次她们准备的极为充足,甚至都要超过唐家最为鼎盛的时期,她甚至觉得这次进入落日山脉根本就不会有任何意外发生。

    PS:感谢‘看海’兄的刷屏打赏!小猪颇受激励,打算来个万字更新感激一下,嘿嘿……既然开口说话了,伟大的诸位书友们,可不可以求支持啊,帮小猪宣传一下吧,收藏,点击,推荐票,会员点击,能要的都要啊!!!

第105章、采购    “就这些?”

    回到别墅的大金牙有些不解,在他看来,仅仅只是一个夜总会倒闭关门,对于狂膘的打击不可谓不大了,但绝对不可能让他实力大损。

    毕竟像这些产业,**老大都不可能自己直接挂名的,有的是替死鬼。

    “呵呵。”贾可道笑了笑并没有解释,实际上他在离开夜总会的时候已经发现了狂膘。

    在出现这么大的事情后,作为夜总会的所有者,狂膘不可能不出现在现场,只不过与对方交流不畅之后,他也就离开了。

    像这样的**老大,在贾可道眼里太明显了。

    光是那与常人不同的血色气运折射就足以暴露他的身份了。

    而贾可道不惜消耗元气直接隔空给对方下了一个截运引流术。

    从对方的气运折射来看,这截运引流之后,其衰运就会很快爆发出来。

    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出乎贾可道的预料。

    次日,原本就有点衰运临头的狂膘又遇上了一件让他堕入深渊的大事。

    这几天,狂膘手上的毒品卖得不错,因而便让人又去进了一次货。

    进货的线路上下都安排好了,并且毒品就藏在特别改造的汽车轴承里,如果不是知道这里面的底细,就算是用警犬去嗅都嗅不出什么味道来。

    没法,警犬的鼻子再灵敏,也不可能嗅出隔着厚厚一层钢铁外壁里的毒品。

    要说,这已经是万无一失了,安排的人手也是最最可靠的心腹,绝不可能叛变的那种。

    但意外总是用来破除万无一失这句话的。

    这辆装着八千克五号毒品的越野车在下高速公路的时候出车祸了,司机也没喝酒,可越野车好死不死的一头就冲出了栏杆,摔下不到五米高的坡坎,轴承断裂的同时,汽车居然没有起火,司机昏迷不醒。

    等交警赶到之后,那抛洒一地白色的粉末以及在高温烘烤下带着一丝丝香甜的气味,顿时让交警们如临大敌。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是个白痴,也知道这玩意不对劲了。

    很快就有人确定这是毒品。

    于是乎,一桩贩毒大案就此给揭破。

    而接下来的事情更犹如戏剧一般。

    那个司机在昏迷之前竟然坚持着给狂膘负责此事的手下打了个电话。

    那个手下得知此事后,也没有过脑子,带着一帮人就朝着这边赶来,最终被之后赶到现场的缉毒警察发现不对。

    在盘问的时候,那个手下且不说神色不对,随着警察盘问的深入,这家伙竟然激动得一把就掏出了自制的**,一枪打出,没有命中,然后夺路狂奔,结果没跑出三十步,就被反击的警察一枪命中大腿。

    再接下来就不用多说了。

    从这家伙的手机上获得了司机打来的电话,再之后,狂膘得知此事也打来了电话。

    作死到如此程度,也就只能说是天意了。

    狂膘连逃跑的想法还没生出,就被破门而入的警察当场抓住,并且从他的别墅里搜出长短各类枪械二十多支,另外没有销售完的毒品也有八百多克。

    这起贩毒大案的告破让缉毒警察们兴奋无比,而自知必死无疑的狂膘为了躲过这一劫,转身就将狗哥,苟尚德以及大金牙给举报了。

    大家都是**老大,这些事情,想要瞒过警方容易,但想要瞒过这些地头蛇就难了。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各国警方何必花钱养那么多的**线人?

    就连贾可道都没有料到这事的发展会如此出奇,最终居然还会牵连到苟尚德与彭喜贵两人身上。

    不过让大金牙庆幸的是,自己早在三个月之前就将这门生意给彻底结束了,并且将一切与此有关的人员都打发了出去。

    因而在警方上门的时候,大金牙幸运的躲过了一劫。

    至于那位狗哥,原本还打算看热闹的,没想到转眼之间,自己就跟着进去了。

    他不进去都不行了,太多的罪证指证他贩毒售毒。

    总之,除了大金牙之外,c市**被一扫而光。

    当然,这些事情在贾可道看来,都是咎由自取的下场罢了。

    自己只不过提前引发了这个后果,若是换成那些行善积德之人,自己胆敢施展这截运引流之术的话,由此引发的反噬,贾可道是没法承受的。

    但即便是如此,贾可道的损失也不小,消耗掉的灵气如果待在地球上的话,恐怕一辈子都没法恢复过来。

    大金牙此时已经将贾可道视为神明。

    他压根就不知道贾可道是怎么出手的,那两个让他恨得咬牙切齿的对手转眼之间便身陷囹圄,看接下去发展的趋势,被送上刑场打靶是跑不掉了。

    看到这里,大金牙回想起自己当初与贾可道初识的场景,心头就是一阵害怕。

    若是当初自己不知趣,做得太过分的话,恐怕现在身陷囹圄的就有自己一份了。

    想明白了之后,大金牙对贾可道的事情尤为上心。

    就在贾可道来到c市的第三天,那个武术器械厂就被大金牙买了下来。

    在稳定了工人情绪之后,大金牙安排的第一个生产任务就是两百把大关刀,两百把反曲弓,两百把长刀以及三百个钢化塑胶盾牌。

    这大关刀只要力气足够都可以用来杀敌,毕竟较之体质的话,异界人类要比地球人类高上很多,就算是拿来锻炼力气也是好的。

    而弓箭,贾可道最初打算选用复合弓的。

    毕竟这复合弓最为省力,但最大的问题是,其上有滑轮,不管是耐用性以及保养等等都不是那些异界人类可以解决的问题。

    而直拉弓最大的问题就是,不是熟手的话,很容易出现用力不均的问题,从而使得弓手射不了几箭就会疲惫甚至于伤到自己。

    贾可道最后选定的反曲弓乃是经过最科学设计而成,不但较之直拉弓省力,更有射速快的优点,至少要比复合弓快多了。

    道兵用不了这么多的弓箭,但多出来的弓箭备用乃至于用于山谷防守上都是可以的。

    两百把长刀与三百个盾牌自然是给那些民兵使用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