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三个姑姑震惊并未对唐楚阳造成太大的困扰,他的心思已经完全沉静到了对于六丁六甲符新的领悟当中,在地球上的时候唐楚阳从来都是将十二个阵符一起绘制,以此来完成一张完整的六丁六甲符。

    这个过程不但费时费力,而且稍有分神便有可能导致灵符炼制失败,当然,地球上所谓的炼制失败,其实也就是下笔不小心而把符纸给弄花了而已。

    但五行大陆上炼制灵符就不同了,因为它是有消耗的,炼制元灵符要消耗自身元气,炼制神灵符就要消耗自身元神精华,稍有不慎不但损失巨大,若是灵符崩溃自爆,甚至还有可能将炼制灵符的人伤到。

    不过唐楚阳画符画了将近二十年,六丁六甲符在他手里根本就不会再出错,尤其是想此刻这样把代表每一个神将的阵符分开来,单独炼制成一张灵符的情况下,他甚至闭着眼睛画都不会出错。

    将原本应该十二个阵符一体的六丁六甲符分开炼制,消耗自然就减少了许多,唐楚阳从前面两张甲辰符的消耗上判断了一下,每一张灵符也就需要五百个左右的元神精华便可。

    而唐楚阳的元神精华浓度又是普通元神精华的十倍,因此每张灵符的在他的手里炼制出来,实际上也就是五十个左右的九彩元神精华罢了,炼制个三五十张对他来说是没有多大压力的。

    连续炼制了五张甲辰符之后,唐楚阳开始炼制甲申符,甲寅符等其他六丁六甲神将,这时候唐楚阳完全沉浸到了画符当中,由于每炼制一张灵符都会自动飘起来,因此他也没有分心去收符,而是一张接一张地不断炼制。

    这时候站在门口的唐云倩三人已经彻底傻眼了,刚才他们还在教训这个宝贝侄子不要吹牛,以为能够炼制一张将符都是他的运气了,此时见侄子跟印书一样‘唰唰唰’地不断将一张张将符炼制出来。

    每一张灵符散发出来的波动,都清晰地提醒着她们,这些灵符都不比她们手里这张差,这让三人禁不住产生了一种犹在梦中的梦幻感,唐云娇有些傻傻地捏了捏唐云雅娇嫩的小脸儿,喃喃道:

    “幺妹,我是在做梦么?”

    老十唐云雅翻着白眼儿打掉了九姐的手,没好气地道:“你拧一下自己的脸就知道是不是做梦了!”说完这话,唐云雅一边揉着脸,也是呆呆地看了一眼依然专注于炼制灵符的侄儿,呢喃着补充道:

    “我估摸着应该是在做梦,那可是至少四阶以上的将符啊,怎么感觉楚阳他像涂鸦一样随便就炼制出来了?……”

    其实唐云倩收到的触动才是最大的,因为之前唐楚阳对于自身自由的抗争,让她对这个侄儿非常不放心,而且心里多少也有些不高兴,总以为侄儿是因为成了灵画师,稍微有了点儿成绩就想要脱离家族的管教了。

    尽管她没有管制唐楚阳一辈子的心思,但唐楚阳毕竟是唐家唯一能够传承血脉的独苗了,所有人都是不愿意看到他出什么意外,因此,在唐楚阳拥有绝对能够自保的实力之前,家里人是永远都不会放松对他的保护的。

    虽说灵画师在五行大陆上确实受人尊敬,确实是个非常高贵的职业,但那也要看灵画师自身的等级实力,以及面对什么样的势力的。

    一个高级灵画师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尊重,即便是面对大家族也有说狠话的底气,但换做是一个初级灵画师,别说得罪大家族了,就是得罪一个中型家族,人家都会毫不犹豫地出手将你给灭了。

    五行大陆上的灵画师虽然少,但那也是相对于整个五行大陆亿兆的人口基数来比较的,把整个五行大陆的灵画师全部集中起来的话,几百万倒是没可能,但几十万还是有的,每年死伤十个八个也不是多奇怪的事情。

    唐云倩禁不住在想,或许之前侄儿初级灵画师的身份并不足以保护他自身,但若是加上能够炼制出将符这一点的话,他这宝贝侄儿便已经具备了在流云城那样的大地方混的资格了,而且还是混得相当滋润的那种。

    “这小子难道是被天神附体了么?”

    唐云倩心里禁不住产生了这样的疑惑,近几个月来,这个宝贝侄儿的变化实在太大,太惊人了,突然成为高贵的灵画师也就算了,毕竟唐家第一代先祖就是灵画师,他身体里拥有这样的血脉。

    但第一次契约守护神,竟然就得到了千年难遇的神选者契约,这就有些太吓人了,整个五行大陆上已经有数千年未曾出现过神选者了,以侄儿的资质,即便是大陆上最顶尖的大宗门知道了,怕也是要抢回宗门收做嫡传弟子的。

    最惊人的还在后面,别人契约守护神,一二三阶肯定是着甲天兵,持兵仙兵和驭兽神兵,但他契约的守护神虽然也属天兵行列,却是史无前例的着甲,持兵,驭兽全都具备,更夸张的是一个天兵而已,竟然身负灵宝,实力堪比四阶天将!

    修士契约守护神,一阶着甲,二阶持兵,三阶驭兽,四阶负宝,这是整个五行大陆都知道的常识,也是法则定律,但自己这个宝贝侄儿愣是将这个五行大陆传承了不知道多少万年的定律给打破了。

    他的一阶守护神不但着甲,而且持兵,驭兽,更逆天地身负灵宝,这是正常人能够办得到的事情?他契约的到底是四阶的天将还是一阶的天兵啊?!

    更让人受不了的是,这可是自己这个侄儿的第一个守护神啊,这要是等到他契约第二个守护神的时候,又该契约什么什么等级的守护神?难不成是五六阶的星君?!

    而现在,唐云倩自认坚韧的神经也有些受不了了,尤其是看着就在不远处像是翻书一样随便地炼制灵符的侄儿,她只能无力地叹气,那可是只有高阶灵画师和灵符师才能炼制的将符啊!他怎么就敢喝水一样几息时间就炼制一张出来呢?

    “咱们唐家出了个小怪物啊……”

    唐云倩终于忍不住出口感叹了起来,想想这几个月唐楚阳那巨大到了让人不可置信的变化,她只能用‘怪物’这个字眼来形容这个宝贝侄儿了。

第104章、倒闭    真要是这么干的话,那不就摆明了自己是跑来砸场子的?

    再说了,这一次带进来的五个小姐长得的确不赖,一个个花枝招展,穿着一身校服,光这小清新就足以让孟挺几个硬得发直了。

    也罢,就让他们磨练一下道心吧。

    贾可道心头暗思,正待抓上几颗瓜子占上一卦,香风扑鼻而来,一个柔软的身子便顺势靠着自己坐了下来。

    好柔顺!

    这是贾可道心头的第一个反应。

    贾可道心头就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

    从小到大,贾可道与女孩接触的次数屈指可数。

    大概也就是读小学的时候,大家一起玩老鹰抓小鸡什么的时候,抓过女孩的手,之后就没有机会了。

    一个姿色不错,身材玲珑凸翘,皮肤姣好的女孩就这么近剧烈的与贾可道坐在一起,透过那薄薄的衣服,贾可道甚至于能够感受到那惊人的热力,犹如两人赤身*靠在一起一般。

    好吧,就这一下,可是将贾可道给刺激得不轻。

    若是普通人的话,就这一下,恐怕就要出丑了。

    看看孟挺几个就知道了,小姐往身边一坐,自己连手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得好。

    唯独大金牙这家伙,人家姑娘尚未坐下,他就迫不及待的将对方一把搂住,嘻嘻哈哈的小声调笑了起来。

    贾可道不管怎么说也是修行有成,心头快速默念几句净心咒之后,那心头的骚动,对女孩的莫名好感等等之类的心理影响被尽数扫除一空。

    站在贾可道身边的小姐能够感受到他身上出现的僵硬,以她丰富的阅历就能够知道这是一个初哥,正待**一番的时候,就发现对方突然之间变了,丝毫不再受到自己的影响,还朝着自己笑了笑。

    这一笑反倒将这位小姐搞得心头有些颤动。

    贾可道虽说没有长得犹如明星那么英俊,但也算得上帅哥一枚,加上多年修道而成的淡雅气质,那可是仙风道骨的最好展现。

    何况贾可道体内气血极度旺盛,对于女性的吸引力天生就很强,如此一来,这个小姐被贾可道给吸引住也不足为奇。

    “帮我去叫一瓶果汁。”

    心头定下之后,贾可道便将对方当成了仆人,随意使唤起来。

    孟挺几人正手足无措,这典型算得上是叶公好龙了,之前骚动得好似狐狸一样,而现在却是顾虑重重,这就跟拍a片一样,看着人家拍的时候感觉有多么多么爽,等到自己上阵的时候,就不会那么快乐了。

    当然这里面最关键是贾可道戳在面前,如果贾可道没在的话,恐怕孟挺几个早就化身为狼了。

    还好,气氛渐渐变得和谐起来,不至于包厢内连个人说话的都没有。

    尚未等孟挺几人占点什么便宜,楼下的大场里就出事了。

    或许是今天那位驻场女歌手对了某位大少的胃口,从最开始到现在,一直鲜花不断,倒是让女歌手笑得差点合不拢嘴。

    当然,这位大少也不是钱多了没地方花,人家看上了这个歌手,待到唱完了,准备离开的时候,他也想带着人一起去开房间了。

    大少钱打赏得多,女歌手高兴,但这不意味着就要跟对方上床,人家是卖艺不卖身。

    可那大少不乐意了,自己一晚上砸了十多万进去,连根毛都没沾上,如何叫他心甘?

    何况今天是他到c市以来,第一次出入这样的场合,几个兄弟伙都看着呢,自己退了的话,指不定被人怎么嘲笑。

    于是乎,大少执意要带人走,即便是那歌手表示将钱退给他都不行。

    当然,寻常情况下,到了这个时候,那女歌手软一软也就过去了,一晚上十多万,就算是二流明星也就这个价了,何况她连三流明星都比不上。

    在这个笑贫不笑娼的年代,有什么比钱更重要?

    再说了,这位大少就不是差钱的主,乃是某个富豪次子,将他给侍候好了,别的不说,几百万的别墅洋车是没问题的。

    嗯,当然,如果没有贾可道插一手的话,事情大概会朝着皆大欢喜的方向转变。

    看到下面终于出事了,贾可道呵呵一笑,在身旁那个漂亮小姐惊异的目光中站了起来,走到阳台边,双手结了一个手印,双眼紧盯着下面的那个女歌手。

    片刻之间,那个女歌手鬼使神差的心头怒火升起,抓起手边一瓶啤酒就狠狠的砸在了那个大少头顶上。

    嘭,沉闷响声传出,啤酒瓶在大少头顶炸开,而这个不差钱的大少则是身体微微一歪,就软了下来,头顶之上缓缓流出鲜血来。

    到了这个时候,女歌手回过神来,看到瘫软在自己身前的大少不由吓得转身就跑。

    在场众人都被这一幕给震惊了,他们似乎忘记了去追赶那个女孩。

    等到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个女歌手已经消失。

    事情变大了。

    堂堂大少竟然在这里被人用啤酒瓶给砸了。

    大少的朋友们一拥而上,将大少扶起就准备送往医院。

    这时,大少莫名的苏醒了过来,两只眼睛都红了,将扶着自己的朋友甩开,抓起电话就拨打起来。

    总之,从他嘴里喷出的名字大概是c市警界某位大佬。

    最关键的一点是,他老子带着他过来是参加c市举办的招商会议,说白了就是来当财神爷的。

    现在财神爷被打了,后面发展就可想而知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几个维持场面的保安顿时傻眼了,好一阵子后才想起去报告上面。

    等到狂膘这位**老大得知情况的时候,金丝雀夜总会已经被封了。

    大批警察将这个藏污纳垢的地方给包围了,任何一个在里面的人都受到了严厉的检查,当然,真正有身份的人早在警察到来之前就闪人了,其中包括贾可道等人。

    真正被一锅端的,就是那些吸毒吸得晕头转向乃至于金丝雀夜总会地下楼层里待着的那帮打手。

    嗯,毒品、赌博、色情,足以将金丝雀夜总会关门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