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尽管震动欲飞的灵纸被唐楚阳强行压制,但金银线条组成的咆哮龙头依然扭动不休,似乎随时都要挣脱出来一样,唐楚阳惊叹一声,却也不理它,方才他连续打出数道封符诀,足够彻底将龙头束缚起来了。

    再次将灵毫蘸满了灵墨,唐楚阳紧连着龙头开始构画基阵,基阵是支撑阵符发挥作用的基础,也是元神精华消耗的大头,没什么难度,但却需要大量的元神精华填充,若是元神精华不足以支撑阵符运转,阵基和阵符会一起崩溃掉。

    对于这一点唐楚阳是不担心的,他又没打算全部使用他的九彩元神精华来绘制阵符和阵基,毕竟他的九彩元神是精华中的精华,足足是寻常修士元神精华的十倍以上,如果不用妖兽材料稀释,他都不知道这些材料能不能承受得住十倍与寻常元神精华的量。

    寥寥几笔,阵基便已经在唐楚阳的笔下成型,其实阵符,阵基,阵纹,这三个组成阵图的基础部分里,就属阵基最为简单,因为它的功能只有两个,储存和输出!

    阵基构画完成的瞬间,在唐楚阳看来不过是半成品的灵符再次震动了起来,而且震动的幅度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大,之前他打入的封符诀,在被剧烈的似乎要暴涨一下的膨胀震动下,竟然有崩溃的迹象。

    “什么情况这是?”

    唐楚阳有些诧异地提起灵毫,正想着是不是在掐几个封符诀巩固一下的时候,这时,异变突生!

    原本就不是很老实的龙头再次咆哮出声,组成龙头的金银线条陡然崩散,但却并没有崩溃,而是四散开来在整张灵纸范围内四处游走,不过三息不到的时间,金银线条已经布满了不大的一张灵纸,扭曲组合,再次将之前的简化版龙头排列了出来。

    只是这次形成的龙头虽然和之前没有太大的区别,但却将整张灵纸全部霸占了起来,再容不得唐楚阳往里面添加任何东西。

    唰!

    明黄色的毫光陡然自灵纸上绽放出来,唐楚阳目瞪口呆地看着自行脱离画板,凌空飘起来的灵符,喃喃道:

    “这就成了?……”

    六丁六甲符虽然可以分开来各成系统,但唐楚阳深知,在地球上的时候哪怕单独请其中的一位神将,也必须将代表其他十一位神将的阵符构画出来,才能够构建出一张完整的六丁六甲符,绝不可能只绘制一个阵符和一个阵基,就将这种十二神位一体的灵符炼制出来。

    但现在亲眼所见的事实,却彻底颠覆了他在地球上形成的系统认知,这让唐楚阳一时头脑混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沉默片刻,唐楚阳总算是回过神来,五行大陆即便再怎么和地球上的神话传说相像,但毕竟不是地球,在这里发生什么有别于地球上的理论,他似乎也不该为此感到惊讶。

    “这么说来,在五行大陆上六丁六甲符神符,每一个都可以单独拿出来炼制了?”

    有了这个认知,唐楚阳干脆亲自试验了起来,对于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尤其是还能增强自身实力并且自己还感兴趣的领域,唐楚阳是绝对不介意花费时间去了解,学习和研究的。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寂静的夜色里只有‘呼呼’的风声,远处偶尔迎风飘来奔云兽和麟角牛的嘶鸣声,为空旷寂寥的唐家牧场增添了几分生机。

    唐楚阳放空了凌乱的思绪,调息了一下,随后再次将乾坤镯里的灵纸拿出一叠来,这次不折腾个子丑演卯来,他是不打算停下来了。

    将灵纸放入画板,看看砚台里的灵墨还多,便提起灵毫想要再次开始绘制阵符,只是手中灵毫还没来得及接触到灵纸,房门处陡然‘呼呼’风声响起。

    唐楚阳转头一望,诧异地发现八姑唐云倩,九姑唐云娇,以及小姑姑唐云雅三人破门而入,一脸惊异地望着唐楚阳这边。

    “八姑,你们这是?”

    唐楚阳说着话看向几女的时候,这才发现她们的目光并不是看向自己,而是望向了依然漂浮在房间里的六丁六甲符,这时唐楚阳才突然反应过来,只顾着想其中理论了,竟然忘了将这张炼成的六丁六甲符收起来。

    任何灵符在炼制成功的时候,只要没有用封符诀将之收起,灵符便会一直往外散发灵气波动,一般威力越强大的灵符,所散发的灵气波动越大,波及的范围也越广。

    “那是神灵符么?你炼制的?”

    唐云倩有些激动地指着那张凌空漂浮着的六丁六甲符,其上强烈的元神精华波动,连远在主堡最深处的她都被惊动了。

    要知道唐楚阳因为要炼制灵符的原因,怕大半夜大叫唐云倩他们休息,所以选择的房间就在主堡入口处,唐家这座炼成一片的主堡占地足有十里方圆,从入口到最深处的女眷居所,没有十里也有七八里了。

    这张六丁六甲符炼成之后,灵气波动竟然能够传到了七八里开外,把居住在那里的唐云倩等人都给惊动,由此可知,这张这不过构画了一个甲辰符的神灵符到底有多强悍。

    “灵动千丈!这,这至少是将符才能够散发出来的灵气波动啊!至少是八品将符!”

    后面的唐云娇和唐云雅齐齐惊叹,看向六丁六甲符的目光充满了渴望,将符这种高阶灵符,以她们的见识也只是听说过而已,还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呵呵,你们说的是这张灵符么?”唐楚阳抬手指了指漂浮在眼前的六丁六甲符,见唐云倩等人齐齐点头,他便无奈地点了点头:“啊,是吧,我刚才在研究灵符,结果炼制的时候出了点儿意外,弄了这么个失败品出来……”

    “失败品……”

    唐云倩三人俏目迷惘,犹若听到了什么天方夜谭一样迷迷瞪瞪,那可是堪比四阶五阶唤神图的将级神灵符啊,他竟然说是失败品?!

    这牛皮都吹破天了吧?!

    “楚阳,莫要开玩笑!这神灵符真是你炼制的?!”

    唐云倩三人毕竟是唐楚阳的长辈,她们虽然从未亲眼见识过将符,但六丁六甲符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波动是骗不了人的,灵符理论上可以越级炼制,但以唐楚阳现在的修为,能够炼制兵符估计都勉强,更不要说炼制将符了。

    唐云倩话才说完,后面的唐云娇也才突然醒悟了自己长辈的身份,没好气地白了侄儿一眼,训斥道:

    “楚阳,你虽天资不俗,但自大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将符’这种只有高阶灵画师才能炼制的灵符,你能成功炼制出一张来,已经是莫大的机缘和运气,怎么可能是什么失败品?”

    唐云娇特意在‘将符’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就是让侄儿知道,将符这种高阶灵符,远不是现阶段他能够炼制出来的,即便真的炼制出来,那也是机缘巧合,走了狗屎运才有可能成功。

    “我说的是实话……”

    唐楚阳一脸诚恳,这六丁六甲符确实是他炼制的,而且在他看来也确实属于失败品,人说实话的时候从来都是理直气壮的。

    “哎,楚阳长大了,也知道要面子了呢……”

    唐云倩摇头叹气,身后的唐云娇和唐云雅也是一脸恍悟之色地摇头,却不再和唐楚阳讨论将符的事情了,反而齐齐将目光锁定在了六丁六甲符上。

    “好吧,这张灵符是我运气好才炼制出来的!”

    “这就对了嘛,楚阳还是个老实孩子的……”

    看唐云倩三人听了他这话之后顿时齐齐点头,唐楚阳仰头看着房顶,心里无奈到了极点,为嘛每次他说实话的时候,就没人相信呢?

    “原来谎话连篇的人都是这么被逼出来的!”

    唐楚阳突然领悟出这么一个道理来,索性不再去辩解什么,而是抬手打了个封符诀将六丁六甲符封印之后,随手扔给了唐云倩。

    “既然极为姑姑喜欢,这张神灵符便送给你们吧……”

    明黄色的灵符化作一道流光飞向唐云倩,让三女有些慌乱,唐云倩急忙探手接住灵符,小心翼翼地将之放在手心,如同看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清冷的目光里竟然放射出一丝丝迷离之色。

    “这就是将符么?我,我还从未见过呢……”

    后面的唐云娇和唐云雅也齐齐挤上来,探头激动地看着八姐手中的将符,这种高阶灵符也只有中型以上的家族才可能得到,类似唐家这样的小家族,即便是拥有购买将符的财富,也没有得到它的途径。

    威力强大的神灵符,可是能让一个人的实力翻倍的,而且还是那种不打折扣,没有任何消耗的实力增强,几乎只要出现,就会被那些实力强横的修士或者家族给抢走。

    唰唰唰!

    唐楚阳不理已经满脸痴迷地欣赏六丁六甲符的三位姑姑,手中灵笔重新落在灵纸之上,笔走龙蛇,这一次有了经验,唐楚阳再次炼制甲辰符的时候就快了许多,不过十多息时间,阵符,阵基,简单的阵纹,就瞬息被他勾画完成。

    嗡!!

    明黄色的灵符再次凌空飘起,体表浓郁的灵气波动陡然散发开来,正痴迷于六丁六甲符的汤运气三人首当其冲,齐齐震惊地抬头看向了唐楚阳,见到又一张将符问世,三女再也忍不住心中震骇,无比震惊张口惊呼道:

    “又一张?!这,怎么可能?!!”

第103章、蠢蠢欲动    嗯,能够停车的大门实际上仅仅只是一个修饰品,过了大门,孟挺几个眼睛都瞪圆了。

    大门后面才是真正的迎宾队伍,两排穿着红色大唐服饰的迎宾女郎。

    要说这也不奇怪,现在穿唐装的人多了,出门都可能撞到几个。

    可问题是她们身上穿的是所谓的露胸装。

    好吧,我们暂且不讨论这露胸装到底有没有在大唐出现过,也不讨论露胳膊是有伤风化,露胸却是贵妇象征。

    我们只说现在,这样的装束如果走在马路上,保管那条街的车祸发生率立马提升到百分之百。

    当然,如果仔细一看的话,就可以发现那些迎宾女郎的胸口尖尖上贴着一朵半透明的小花。

    可惜,孟挺等人并不是色中老手,头都快要低到裤裆里了,哪里还好意思去仔细查看对方是否真的露出了小荷尖尖。

    见到有客人进来,排在最前面的那个迎宾女郎急忙上前,朝着贾可道款款行了一个万福礼,娇声道:“奴家小翠给这位公子道福了。”

    金丝雀夜总会在这方面搞得不错,古色古味,就迎宾这么一个万福,就让人犹如见到了古大唐仕女一般,当然,这个小翠只是假名罢了,就犹如古代**里什么阿凤,牡丹的,混迹这里的女子都不可能将真名道出。

    “无…须多礼,你且前面带路。”

    贾可道差点就一个无量天尊出口了,不过随即转口。

    这个迎宾倒是有些兴奋,看对方一行五人,进去之后少不了消费,除了小费之外,自己分成不少。

    想到这里,迎宾女郎小翠上前一步,便朝着贾可道靠去,芊芊双手就想要将贾可道右手给搂在怀里,以便做小鸟依人状。

    可贾可道是什么人,不说得道高人,至少也是在老君观修行二十多年,从来都是洁身自好,怎么可能让这**女子贴身,身形轻轻一晃便将那小翠给闪了过去,差点没让那小翠一个跟头出丑。

    “呵呵,小女子找错主人了,今天请客的可是这位大爷,还不好好侍候?”

    贾可道袖子轻轻一挥,便将那小翠给推到了大金牙怀里。

    要说大金牙这等人,平时里女人见得太多了,拿下这个迎宾也不在话下,微微一愣便顺势将那小翠的细腰给搂住,呵呵一笑,掏出数张大钞就塞入小翠怀里,顺手抹了一把,摸得那小翠娇笑不已。

    至于孟挺几人却是偷偷看得眼热,无奈观主大人就在一旁,再加上一个迎宾迎接一行客人,总不可能让两个迎宾来陪自己几个,那分成怎么算?

    向里走,就是一股热气迎面冲来。

    相对于外面街上,这里的温度要高上很多,热气之中间杂着音乐与男女的调笑声。

    大金牙对于这些地方自然是轻车熟路,要了一个小包厢,坐下之后拍拍那迎宾的屁股让其去带几个小姐过来陪伴,之后又挥手让那负责倒酒的公主离开。

    在包厢里没有外人之后,大金牙方才看着贾可道有些迟疑的问道:“明阳道长,我们下面怎么办?”

    “怎么办?等着。”

    贾可道呵呵一笑,端起一杯茶水喝了起来,眼睛却是看着下面的表演。

    小包厢在二楼,能够看见大场里的各种表演,这时正在表演的是一个驻场女歌手,远远看过去,厚厚的妆容将真实面容给挡住了,不过看身段还是不错的。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大金牙略微放松,靠在了沙发上,既来之则安之。

    贾可道在进入大门前就看过了。

    这金丝雀夜总会之上各种气运折射交织,有带着血光的红色,有富贵的黄色,更有怨气。

    那血光之色并不是自己带来的,即便是贾可道今天不来,这金丝雀夜总会也会发生一起流血斗殴事件,大概是这样,至于什么时候发生,贾可道也算不准,因而只能等,等到此事发生再推波助澜一下,将那位狂膘给引出来。

    很快,几个打扮得浓妆艳抹的小姐走了进来,大金牙还没说话,贾可道眉头就皱了起来,朝着带路迎宾摇头道:“难道金丝雀就这样的档次?”

    当然,贾可道并不是真的跑来依红偎绿的,自然要找些借口将这些女子给挡住。

    “就是,这些货色连大富贵都比不上。要是让我老大满意了,每人打赏一千!”

    大金牙在旁边笑着豪气的鄙视了一句。

    那大富贵也是一家夜总会,别看带着富贵两字,却不是彭喜贵的产业,而是那狗哥苟尚德的产业之一。

    要说这两家之间的竞争,那故事就多了,这里不提。

    一听到大金牙说大富贵什么的,那迎宾小姐就知道这位爷算是经常出入风月场所的,寻常颜色恐怕很难将对方满足,便带着这群小姐出去了。

    直接打赏一千?

    这也算是个豪客了,只要小姐捧得对方高兴,一晚上下来,不就是几万到手。

    一想到这里,那个迎宾小姐都恨不得以身代之。

    暂时将小姐给打发走,包厢里随即便沉默了下来。

    孟挺几个倒是有些恨恨的盯着大金牙,不知道心头在暗骂些什么。

    对于这几个气血上浮,烧得心里发慌的年轻壮小伙来说,甭管长得怎么样,光看身段就让他们蠢蠢欲动,眼珠子顺着那暴露的衣服恨不得直接钻进去了。

    大金牙居然将他们给打发走了!

    好吧,是观主大人打发走的。

    他们也不敢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吃着糕点,水果。

    “平心静气,看看你们,平时怎么学的?”

    贾可道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一句。

    而下一次迎宾小姐进来的时候,孟挺几人表现出的严肃几乎就让迎宾小姐以为自己进错了包厢。

    这次大金牙主动站了出来,理由是这些小姐丑了,顺便将打赏加到了两千。

    不过迎宾小姐似乎有了准备,没两分钟又带了一批小姐进来,并笑道这是夜总会里品质最好的小姐了,如果客人不满意的话,请说出要求,我们马上从其它分店抽调小姐过来。

    这句话直接就将大金牙给堵住了嘴。

    就连贾可道也不得不点了点头。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