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嗯,能够停车的大门实际上仅仅只是一个修饰品,过了大门,孟挺几个眼睛都瞪圆了。

    大门后面才是真正的迎宾队伍,两排穿着红色大唐服饰的迎宾女郎。

    要说这也不奇怪,现在穿唐装的人多了,出门都可能撞到几个。

    可问题是她们身上穿的是所谓的露胸装。

    好吧,我们暂且不讨论这露胸装到底有没有在大唐出现过,也不讨论露胳膊是有伤风化,露胸却是贵妇象征。

    我们只说现在,这样的装束如果走在马路上,保管那条街的车祸发生率立马提升到百分之百。

    当然,如果仔细一看的话,就可以发现那些迎宾女郎的胸口尖尖上贴着一朵半透明的小花。

    可惜,孟挺等人并不是色中老手,头都快要低到裤裆里了,哪里还好意思去仔细查看对方是否真的露出了小荷尖尖。

    见到有客人进来,排在最前面的那个迎宾女郎急忙上前,朝着贾可道款款行了一个万福礼,娇声道:“奴家小翠给这位公子道福了。”

    金丝雀夜总会在这方面搞得不错,古色古味,就迎宾这么一个万福,就让人犹如见到了古大唐仕女一般,当然,这个小翠只是假名罢了,就犹如古代**里什么阿凤,牡丹的,混迹这里的女子都不可能将真名道出。

    “无…须多礼,你且前面带路。”

    贾可道差点就一个无量天尊出口了,不过随即转口。

    这个迎宾倒是有些兴奋,看对方一行五人,进去之后少不了消费,除了小费之外,自己分成不少。

    想到这里,迎宾女郎小翠上前一步,便朝着贾可道靠去,芊芊双手就想要将贾可道右手给搂在怀里,以便做小鸟依人状。

    可贾可道是什么人,不说得道高人,至少也是在老君观修行二十多年,从来都是洁身自好,怎么可能让这**女子贴身,身形轻轻一晃便将那小翠给闪了过去,差点没让那小翠一个跟头出丑。

    “呵呵,小女子找错主人了,今天请客的可是这位大爷,还不好好侍候?”

    贾可道袖子轻轻一挥,便将那小翠给推到了大金牙怀里。

    要说大金牙这等人,平时里女人见得太多了,拿下这个迎宾也不在话下,微微一愣便顺势将那小翠的细腰给搂住,呵呵一笑,掏出数张大钞就塞入小翠怀里,顺手抹了一把,摸得那小翠娇笑不已。

    至于孟挺几人却是偷偷看得眼热,无奈观主大人就在一旁,再加上一个迎宾迎接一行客人,总不可能让两个迎宾来陪自己几个,那分成怎么算?

    向里走,就是一股热气迎面冲来。

    相对于外面街上,这里的温度要高上很多,热气之中间杂着音乐与男女的调笑声。

    大金牙对于这些地方自然是轻车熟路,要了一个小包厢,坐下之后拍拍那迎宾的屁股让其去带几个小姐过来陪伴,之后又挥手让那负责倒酒的公主离开。

    在包厢里没有外人之后,大金牙方才看着贾可道有些迟疑的问道:“明阳道长,我们下面怎么办?”

    “怎么办?等着。”

    贾可道呵呵一笑,端起一杯茶水喝了起来,眼睛却是看着下面的表演。

    小包厢在二楼,能够看见大场里的各种表演,这时正在表演的是一个驻场女歌手,远远看过去,厚厚的妆容将真实面容给挡住了,不过看身段还是不错的。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大金牙略微放松,靠在了沙发上,既来之则安之。

    贾可道在进入大门前就看过了。

    这金丝雀夜总会之上各种气运折射交织,有带着血光的红色,有富贵的黄色,更有怨气。

    那血光之色并不是自己带来的,即便是贾可道今天不来,这金丝雀夜总会也会发生一起流血斗殴事件,大概是这样,至于什么时候发生,贾可道也算不准,因而只能等,等到此事发生再推波助澜一下,将那位狂膘给引出来。

    很快,几个打扮得浓妆艳抹的小姐走了进来,大金牙还没说话,贾可道眉头就皱了起来,朝着带路迎宾摇头道:“难道金丝雀就这样的档次?”

    当然,贾可道并不是真的跑来依红偎绿的,自然要找些借口将这些女子给挡住。

    “就是,这些货色连大富贵都比不上。要是让我老大满意了,每人打赏一千!”

    大金牙在旁边笑着豪气的鄙视了一句。

    那大富贵也是一家夜总会,别看带着富贵两字,却不是彭喜贵的产业,而是那狗哥苟尚德的产业之一。

    要说这两家之间的竞争,那故事就多了,这里不提。

    一听到大金牙说大富贵什么的,那迎宾小姐就知道这位爷算是经常出入风月场所的,寻常颜色恐怕很难将对方满足,便带着这群小姐出去了。

    直接打赏一千?

    这也算是个豪客了,只要小姐捧得对方高兴,一晚上下来,不就是几万到手。

    一想到这里,那个迎宾小姐都恨不得以身代之。

    暂时将小姐给打发走,包厢里随即便沉默了下来。

    孟挺几个倒是有些恨恨的盯着大金牙,不知道心头在暗骂些什么。

    对于这几个气血上浮,烧得心里发慌的年轻壮小伙来说,甭管长得怎么样,光看身段就让他们蠢蠢欲动,眼珠子顺着那暴露的衣服恨不得直接钻进去了。

    大金牙居然将他们给打发走了!

    好吧,是观主大人打发走的。

    他们也不敢说什么,老老实实的吃着糕点,水果。

    “平心静气,看看你们,平时怎么学的?”

    贾可道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了一句。

    而下一次迎宾小姐进来的时候,孟挺几人表现出的严肃几乎就让迎宾小姐以为自己进错了包厢。

    这次大金牙主动站了出来,理由是这些小姐丑了,顺便将打赏加到了两千。

    不过迎宾小姐似乎有了准备,没两分钟又带了一批小姐进来,并笑道这是夜总会里品质最好的小姐了,如果客人不满意的话,请说出要求,我们马上从其它分店抽调小姐过来。

    这句话直接就将大金牙给堵住了嘴。

    就连贾可道也不得不点了点头。

第五十四章 六丁六甲神符    其实要说灵符这方面的造诣,唐楚阳觉得他在地球上练习的那些灵符功能和效果,更加趋向于神灵符,比如上一世地球上大名鼎鼎的‘六丁六甲符’,就是借用仙界六丁六甲神将护甲,来保护自身不受伤害。

    还有大部分人都耳熟能详的‘掌心雷’也是个极为强大的法术,掌心雷虽然也属于攻击类法术,但炼制成神灵符之后,可不是像元灵符一样属于一次性灵符。

    神灵符和元灵符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是时效性灵符,在持续时间内可以一直使用,而后者是一次性消耗灵符,只要释放出来,灵符就会被消耗掉。

    所以在价值上,神灵符才能远超元灵符,当然,神灵符之所以那么昂贵,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神灵符是需要消耗珍贵的元神精华来炼制的。

    唐楚阳这次就是打算炼制一些六丁六甲符,这种在地球上极为流行的灵符威能强大,功能极为全面,可不仅仅是防护自身那么简单。

    六丁六甲只是合称,包括了仙界十二位神将,六丁是丁卯,丁巳,丁未,丁酉,丁亥,丁丑六阴神,也是女神将,又称阴神玉女,六甲是甲子,甲戍,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六神将,也称阳神玉男。

    六丁玉女,六甲玉男,这是一种男女性守护神都能全面增幅的神灵符!

    六丁六甲作为地球上诸多道法符中的主神神符,法能自然是比较全面的,一般都是用来作为道场护法,乃至于战场护阵,用来守护奇门遁甲之类的大阵。

    此外六丁六甲最强悍的地方,还是它辟除恶鬼,预告吉凶,甚至呼风唤雨,驭火炼丹,辟谷轻身,隐形变化,神行缩地这一类的逆天威能。

    如果神灵符和唤神图一样具备绝对的等级限制,什么修为境界就只能炼制什么品级的话,像六丁六甲这种神将一级灵符,以唐楚阳现在的修为是绝对炼制不出来的,哪怕他拥有再多的元神精华也不成。

    但神灵符的等级划分和唤神图不一样,唤神图分作九阶八十一品,但神灵符却只有六阶三十六品而已,兵符,将符,帅符,王符,君符,帝符六阶,便是神灵符的全部等级。

    如果按照唤神图的等级限制来算的话,唐楚阳的修为境界只能炼制兵符,但灵符因为不是直接召唤守护神,只是借用守护神的能力,所以可以越级炼制,这样的情况下,‘将符’对于唐楚阳来说就不再是无法炼制的存在了。

    但炼制将符毕竟是越级炼制,所以在元神精华消耗方面还是非常巨大的,也幸好唐楚阳如今储存了近万单位的元神精华,不然他根本就不会打‘将符’的主意。

    六丁六甲符足足囊括了十二位神将的十二种能力,因此单单是阵符就需要构画足足十二个,不然六甲六甲符根本无法成符。

    除此之外,唐楚阳还要考虑使用那几位神将的能力,然后构画相应的基阵来提供能量支持,理论上一个阵基便可以供给所有阵符所需的能量需求,但六丁六甲符毕竟是借用神将的所有能力,所以每一道阵符都需要单独的阵基来支撑运转。

    可唐楚阳却不能真的在十二道阵符后面加上十二个阵基,真要那样的话,恐怕单单一张六丁六甲符,就足以将唐楚阳近万的元神精华全部消耗干净后,还不见得能够炼制出来。

    兵符阵基所需元神精华只需一百个便可,但将符阵基,少说也得五百元神精华以上,才能够满足借用神将能力的契约要求,这就是等级和实力上的差距导致的需求变更了。

    唐楚阳自己估算了一下,就算是按照最低的五百单位一个阵基来炼制,他想要炼制一张能够全面激活的六甲六甲符,也得消耗足足六千单位的元神精华,才能够炼制出一张六丁六甲符来。

    不算不知道,这一算下来,唐楚阳才突然发现,原来他以为很多的近万单位的元神精华,竟然这么不经用,居然连满足两张全方位激活的六丁六甲符,所需要的元神精华都无法提供。

    所以唐楚阳犹豫好久,最终只能选择他需要的神将能力,为之提供相应的阵基来支撑,因为这样炼制出来的六丁六甲符比较节省。

    回忆了一下十二神将的样貌特征和各自能力之后,唐楚阳便开始调制灵墨,炼制将符需要的材料至少也得三阶以上妖兽才行,不过唐楚阳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储备,就算是万宝阁里,恐怕也没有多少三阶以上的妖兽材料。

    不过唐楚阳可有他自己的办法,完整版的六丁六甲符肯定是炼制不出来的,但简化版的就容易许多,这方面唐楚阳已经了不少经验,据他自己这段时间炼制唤神图的经验来看,五行大陆上的所有阵符,阵纹等等,都是简化版的。

    简化版神灵符所需消耗的元神精华没有那么夸张,但灵符威能方面,也不能有过多的奢求了,唐楚阳也不挑剔,只要能炼制出来就行,反正‘将符’原本的威能至少也是能够和五阶守护神相媲美的,他的要求不高,只要能够和四阶守护神对干就可以了。

    落日山脉里最多的就是妖兽了,因此唐楚阳首先选择了‘甲辰符’,甲辰神君号曰“平蛮将军”,其神龙首人身,高一丈九尺,性清高,可顺不可逆,于仙界东南方,属辅助神将,扫荡妖氛,统领神兵五万五千五百五十数。

    唐家目前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的妖兽血液,也不过是二阶的‘雷猿’血,而且只有区区六瓶而已,唐楚阳亲自试验了一下,发现一瓶雷猿血最高能够承受他足足六百单位的元神精华,这可是相当于六千普通元神精华的量,用来构画阵符是足够了的。

    第一次调制二阶灵符,因为是实验性质的,所以唐楚阳一直等到雷猿血彻底饱和之后才停下,原本红蓝相间的雷猿血和唐楚阳高达六百多单位的九彩元神精华融合之后,砚台里的灵墨已经变作散发着浓郁能量波动的金色液体。

    稍稍缓了口气,唐楚阳又提起新准备的二阶灵毫,又将足足二百多单位的元神精华输入进去之后,这才屏气凝神,将灵毫蘸满笔墨。

    笔尖才一接触到灵纸,唐楚阳便陡然感觉到手臂一沉,手中灵毫瞬间化作几百斤的铁块一样,沉重无比,若不是唐楚阳早有准备,差点儿将笔尖全部点在灵纸上。

    这是将符天威,越级借用仙界守护神能力哪能那么容易,越是高阶的灵符或者唤神图,炼制起来就越困难。

    缓了口气之后,唐楚阳已经适应了手臂上沉重无比的感觉,开始举重若轻,但却艰难无比地移动笔尖,小心翼翼,谨慎无比地开始构画甲辰阵符。

    甲辰阵符构纹曲折,轨迹天成,与其说是唐楚阳在画,倒不如说是唐楚阳在循着识海里的那一丝隐约不可见,蕴含无上玄奥的莫名天道轨迹在驾驭手中的灵毫。

    一条单单的金线陡然自灵纸的右下角出现,轨迹莫名,玄奇无比,似有似无间有无上天威散发散发出来,唐楚阳炼制唤神图的时候虽有也有一些莫名感应,但因为只是炼制一阶唤神图的原因,那种感应极为浅淡,因此他感受的天威并不强烈。

    但炼制将符就不同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最差的将符也相当于四阶的唤神图了,而唐楚阳借用的又是六丁六甲这样的神将级守护神的能力,其威能堪比六阶守护神!

    因此唐楚阳此时此刻感受的天威极为明显,才不过是划出一道构纹,他便已经额角见汗,执笔的右手竟然感觉微微发酸。

    这时候唐楚**本就不敢多想其他,心中默念清心咒,全神贯注地继续执笔游动,随着第一道莫名的金线出现之后,第二道银光灿灿的银线也跟着曲折离奇地出现了。

    灵墨明明是明亮的金色,但唐楚阳第二笔勾画完成时,灵纸上出现的竟然是银灿灿的银色,这等诡异迹象他可从未遇到过,心神微微一震,差点儿就此停笔。

    还好唐楚阳一直在默念清心咒,头脑一直保持着清醒状态,尽管心中惊异,但却强忍心中震撼继续执笔构画阵符。

    神灵符召唤的只是守护神的能力,而不是守护神的分身,因此唐楚阳只需在识海构想守护神形象,但笔下只需构画守护神的威能即可,甲辰神君平蛮将军震慑妖类最主要的特征便是龙首,因此唐楚阳此时构画的只是一颗简化到了极致的龙头而已。

    随着龙首的双角,双目,龙须,鼻子,上颚下颚逐渐构画完成,一尊笔法简洁,但形象极为神似的简化版龙头逐渐显现在灵纸的右下角,这里是辅助类能力输出点,甲辰符最主要的威能就是辅助,当然,战斗力其实也不若。

    昂!!!

    龙首成型瞬间,灵纸之上似有九天龙吟咆哮而出,唐楚阳微微一惊,急忙收束心神,双手以快到了极致的速度变幻了几个法诀,一道道金色光圈瞬时投射到挣扎欲脱的灵纸上,将这张差点儿挣脱画板的未完成灵符给压制了下去。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