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其实要说灵符这方面的造诣,唐楚阳觉得他在地球上练习的那些灵符功能和效果,更加趋向于神灵符,比如上一世地球上大名鼎鼎的‘六丁六甲符’,就是借用仙界六丁六甲神将护甲,来保护自身不受伤害。

    还有大部分人都耳熟能详的‘掌心雷’也是个极为强大的法术,掌心雷虽然也属于攻击类法术,但炼制成神灵符之后,可不是像元灵符一样属于一次性灵符。

    神灵符和元灵符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是时效性灵符,在持续时间内可以一直使用,而后者是一次性消耗灵符,只要释放出来,灵符就会被消耗掉。

    所以在价值上,神灵符才能远超元灵符,当然,神灵符之所以那么昂贵,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神灵符是需要消耗珍贵的元神精华来炼制的。

    唐楚阳这次就是打算炼制一些六丁六甲符,这种在地球上极为流行的灵符威能强大,功能极为全面,可不仅仅是防护自身那么简单。

    六丁六甲只是合称,包括了仙界十二位神将,六丁是丁卯,丁巳,丁未,丁酉,丁亥,丁丑六阴神,也是女神将,又称阴神玉女,六甲是甲子,甲戍,甲申,甲午,甲辰,甲寅六神将,也称阳神玉男。

    六丁玉女,六甲玉男,这是一种男女性守护神都能全面增幅的神灵符!

    六丁六甲作为地球上诸多道法符中的主神神符,法能自然是比较全面的,一般都是用来作为道场护法,乃至于战场护阵,用来守护奇门遁甲之类的大阵。

    此外六丁六甲最强悍的地方,还是它辟除恶鬼,预告吉凶,甚至呼风唤雨,驭火炼丹,辟谷轻身,隐形变化,神行缩地这一类的逆天威能。

    如果神灵符和唤神图一样具备绝对的等级限制,什么修为境界就只能炼制什么品级的话,像六丁六甲这种神将一级灵符,以唐楚阳现在的修为是绝对炼制不出来的,哪怕他拥有再多的元神精华也不成。

    但神灵符的等级划分和唤神图不一样,唤神图分作九阶八十一品,但神灵符却只有六阶三十六品而已,兵符,将符,帅符,王符,君符,帝符六阶,便是神灵符的全部等级。

    如果按照唤神图的等级限制来算的话,唐楚阳的修为境界只能炼制兵符,但灵符因为不是直接召唤守护神,只是借用守护神的能力,所以可以越级炼制,这样的情况下,‘将符’对于唐楚阳来说就不再是无法炼制的存在了。

    但炼制将符毕竟是越级炼制,所以在元神精华消耗方面还是非常巨大的,也幸好唐楚阳如今储存了近万单位的元神精华,不然他根本就不会打‘将符’的主意。

    六丁六甲符足足囊括了十二位神将的十二种能力,因此单单是阵符就需要构画足足十二个,不然六甲六甲符根本无法成符。

    除此之外,唐楚阳还要考虑使用那几位神将的能力,然后构画相应的基阵来提供能量支持,理论上一个阵基便可以供给所有阵符所需的能量需求,但六丁六甲符毕竟是借用神将的所有能力,所以每一道阵符都需要单独的阵基来支撑运转。

    可唐楚阳却不能真的在十二道阵符后面加上十二个阵基,真要那样的话,恐怕单单一张六丁六甲符,就足以将唐楚阳近万的元神精华全部消耗干净后,还不见得能够炼制出来。

    兵符阵基所需元神精华只需一百个便可,但将符阵基,少说也得五百元神精华以上,才能够满足借用神将能力的契约要求,这就是等级和实力上的差距导致的需求变更了。

    唐楚阳自己估算了一下,就算是按照最低的五百单位一个阵基来炼制,他想要炼制一张能够全面激活的六甲六甲符,也得消耗足足六千单位的元神精华,才能够炼制出一张六丁六甲符来。

    不算不知道,这一算下来,唐楚阳才突然发现,原来他以为很多的近万单位的元神精华,竟然这么不经用,居然连满足两张全方位激活的六丁六甲符,所需要的元神精华都无法提供。

    所以唐楚阳犹豫好久,最终只能选择他需要的神将能力,为之提供相应的阵基来支撑,因为这样炼制出来的六丁六甲符比较节省。

    回忆了一下十二神将的样貌特征和各自能力之后,唐楚阳便开始调制灵墨,炼制将符需要的材料至少也得三阶以上妖兽才行,不过唐楚阳现在可没有那么多的储备,就算是万宝阁里,恐怕也没有多少三阶以上的妖兽材料。

    不过唐楚阳可有他自己的办法,完整版的六丁六甲符肯定是炼制不出来的,但简化版的就容易许多,这方面唐楚阳已经了不少经验,据他自己这段时间炼制唤神图的经验来看,五行大陆上的所有阵符,阵纹等等,都是简化版的。

    简化版神灵符所需消耗的元神精华没有那么夸张,但灵符威能方面,也不能有过多的奢求了,唐楚阳也不挑剔,只要能炼制出来就行,反正‘将符’原本的威能至少也是能够和五阶守护神相媲美的,他的要求不高,只要能够和四阶守护神对干就可以了。

    落日山脉里最多的就是妖兽了,因此唐楚阳首先选择了‘甲辰符’,甲辰神君号曰“平蛮将军”,其神龙首人身,高一丈九尺,性清高,可顺不可逆,于仙界东南方,属辅助神将,扫荡妖氛,统领神兵五万五千五百五十数。

    唐家目前能够拿出来的最好的妖兽血液,也不过是二阶的‘雷猿’血,而且只有区区六瓶而已,唐楚阳亲自试验了一下,发现一瓶雷猿血最高能够承受他足足六百单位的元神精华,这可是相当于六千普通元神精华的量,用来构画阵符是足够了的。

    第一次调制二阶灵符,因为是实验性质的,所以唐楚阳一直等到雷猿血彻底饱和之后才停下,原本红蓝相间的雷猿血和唐楚阳高达六百多单位的九彩元神精华融合之后,砚台里的灵墨已经变作散发着浓郁能量波动的金色液体。

    稍稍缓了口气,唐楚阳又提起新准备的二阶灵毫,又将足足二百多单位的元神精华输入进去之后,这才屏气凝神,将灵毫蘸满笔墨。

    笔尖才一接触到灵纸,唐楚阳便陡然感觉到手臂一沉,手中灵毫瞬间化作几百斤的铁块一样,沉重无比,若不是唐楚阳早有准备,差点儿将笔尖全部点在灵纸上。

    这是将符天威,越级借用仙界守护神能力哪能那么容易,越是高阶的灵符或者唤神图,炼制起来就越困难。

    缓了口气之后,唐楚阳已经适应了手臂上沉重无比的感觉,开始举重若轻,但却艰难无比地移动笔尖,小心翼翼,谨慎无比地开始构画甲辰阵符。

    甲辰阵符构纹曲折,轨迹天成,与其说是唐楚阳在画,倒不如说是唐楚阳在循着识海里的那一丝隐约不可见,蕴含无上玄奥的莫名天道轨迹在驾驭手中的灵毫。

    一条单单的金线陡然自灵纸的右下角出现,轨迹莫名,玄奇无比,似有似无间有无上天威散发散发出来,唐楚阳炼制唤神图的时候虽有也有一些莫名感应,但因为只是炼制一阶唤神图的原因,那种感应极为浅淡,因此他感受的天威并不强烈。

    但炼制将符就不同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最差的将符也相当于四阶的唤神图了,而唐楚阳借用的又是六丁六甲这样的神将级守护神的能力,其威能堪比六阶守护神!

    因此唐楚阳此时此刻感受的天威极为明显,才不过是划出一道构纹,他便已经额角见汗,执笔的右手竟然感觉微微发酸。

    这时候唐楚**本就不敢多想其他,心中默念清心咒,全神贯注地继续执笔游动,随着第一道莫名的金线出现之后,第二道银光灿灿的银线也跟着曲折离奇地出现了。

    灵墨明明是明亮的金色,但唐楚阳第二笔勾画完成时,灵纸上出现的竟然是银灿灿的银色,这等诡异迹象他可从未遇到过,心神微微一震,差点儿就此停笔。

    还好唐楚阳一直在默念清心咒,头脑一直保持着清醒状态,尽管心中惊异,但却强忍心中震撼继续执笔构画阵符。

    神灵符召唤的只是守护神的能力,而不是守护神的分身,因此唐楚阳只需在识海构想守护神形象,但笔下只需构画守护神的威能即可,甲辰神君平蛮将军震慑妖类最主要的特征便是龙首,因此唐楚阳此时构画的只是一颗简化到了极致的龙头而已。

    随着龙首的双角,双目,龙须,鼻子,上颚下颚逐渐构画完成,一尊笔法简洁,但形象极为神似的简化版龙头逐渐显现在灵纸的右下角,这里是辅助类能力输出点,甲辰符最主要的威能就是辅助,当然,战斗力其实也不若。

    昂!!!

    龙首成型瞬间,灵纸之上似有九天龙吟咆哮而出,唐楚阳微微一惊,急忙收束心神,双手以快到了极致的速度变幻了几个法诀,一道道金色光圈瞬时投射到挣扎欲脱的灵纸上,将这张差点儿挣脱画板的未完成灵符给压制了下去。

第102章、金丝雀夜总会    孟挺等三个道童是忐忑中带着兴奋,估摸着心里的想法是今晚有没有可能摆脱处男的桂冠。

    而那开车的小三子差点就将面包车给开沟里去了。

    要说这小三子在大金牙手下算是文职,从未参加过什么火拼活动,今天听到去金丝雀夜总会,还以为是去砍人,不过去对方最大的产业砍人,那不就是找死么?

    大金牙差点一头撞在靠背上,不由得大怒,将小三子大骂一顿。

    这人就奇怪了,小三子被大骂一顿之后,反倒是心情放松了不少,专心致志的开起车来。

    从落凤山到c市城区有着城际高速公路,因而在二十多分钟后,面包车悄然停在了金丝雀夜总会附近的一个地下停车场里。

    到了这时,大金牙反倒是紧张了起来,尚未下车就询问了起来:“道长,我们该怎么做?”

    “呵呵,怎么做?不用怎么做,跟贫道来就是了,按照贫道吩咐做事就行。”

    贾可道看了彭喜贵一眼,率先下了车。

    孟挺几人倒是兴奋不已的跟着贾可道下了车,大金牙愣了一下,也随即跟上,至于那小三子,则是被大金牙吩咐开车在金丝雀夜总会附近转悠,见到自己几人逃跑就要上前接应。

    脸色重新变得苍白的小三子点了点头,不过至于话听进去没有,就不得而知了。

    金丝雀夜总会不但是狂膘的最大产业,同时也是c市最大的娱乐场所,着落在c市最为繁华的秋风路。

    因而贾可道等人刚一走出地下停车场就被那五光十色,万紫千红的美景给吸引住了。

    即便是入夜了,这里沿街的各种店铺、超市、百货商场依然灯火通明,来往人流如龙。

    在几人眼里原本热闹繁华的g市与之一比,那简直就有点荒凉的感觉了。

    至于别山县城,就更不用提了,那完全就是乡坝田间了。

    贾可道在前面走着,大金牙戴着一副墨镜跟在略后的位置,孟挺几个就拖在后面,时不时窜进店铺看看,买点糖果,纪念品等等之类的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拿去送人。

    还好,在出发之前,贾可道考虑到穿着道袍出入娱乐场所未免太惊世骇俗了一点,搞不好就成为门户网站的头条了。

    因而几人就换了便装,否则的话,孟挺几人恐怕早就成为新闻热点,被群众围观了。

    当然,就算不是这样,大金牙夜里带着一副墨镜,却是引得一些过路的女孩捂口轻笑。

    没法,这墨镜原本是太阳大了遮阳护目之用,谁要是夜里使用,除了有装逼之嫌外,更是脑残带二的倾向。

    来到金丝雀夜总会前面,就连贾可道都点了点头。

    这狂膘可要比大金牙会做生意多了。

    金丝雀夜总会与街道之间修了一个露天停车场,里面停着豪车上百,大门采用大唐风格,配合霓虹灯显得华丽炫目,一种富贵而不暴发的气息自行生成。

    说实话,光看这一幕,包里没多少钱的人还真不敢靠近。

    光看孟挺几个有些畏缩不前就知道了。

    而对于那些富家子弟而言,到这里来玩可要比寻常地方显身份多了。

    贾可道倒是没有半点心虚,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

    开玩笑,这点算什么,贾可道当年跟着老观主去京城参加全国宗教团年活动的时候,连翠雕台,腾龙阁这样只接待外国领导的地方都去过,还怕区区一个省会的夜总会?

    见到有人走路过来,负责看守停车场外带巡视周边安全的几个保安有些愣神了。

    作为c市最大最豪华拥有最漂亮女人的金丝雀夜总会,可谓是谈笑有豪车,往来无穷逼。

    没开着上百万的豪车过来,都有点不好意思让门童去停车的感觉。

    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走路来?算是涨姿势了。

    但姿势涨了,下面该怎么办才是问题所在。

    几个保安对望一眼,最后还是朝着贾可道迎了上去,谁知道这群人是来干什么的?万一是跑来找女儿老婆,砸场子的,自己放了过去,保管明天就可以领失业补助了。

    不管怎么说,这金丝雀夜总会里藏污纳垢不假,但开的工资的确不低,就算是这几个保安再有骨气,正义,还得养家不是?

    “请问,您们是?”

    带头的保安年纪较大,做事比较谨慎,问话也较为温和恭敬,毕竟这年头怪癖富豪太多了,什么开破车勾搭妹子,什么当乞丐体验生活,对了,听说还有人组团到瑞士去吃泥巴。

    谁知道眼前这几个人是不是富贵病发了,喜欢走路锻炼身体呢?

    何况,以老保安遍阅万人的眼光来看,对方这几个人身上的衣服虽说不是手工缝制,但也是几千块一件的名牌货,应该不会是跑来闹事的。

    见到保安过来,大金牙立马停了一步,将自己隐藏在贾可道身后的黑暗中,以防止被人认出来,顺手还将墨镜托了托,生怕将眼睛给露出来了。

    实际上,他多虑了,眼前这几个保安也是领工资养家的人,毕竟那狂膘再脑残也不会将一群混混放在这个位置来,那不是得罪顾客么?

    至少在金丝雀夜总会里,正式员工都不是狂膘手下的打手。

    “呵呵,打赏。”

    贾可道就好似没有看见这几个保安,径直就走了过去。

    保安急忙让路,待到贾可道过去了,才听到他说话。

    孟挺几个也当没看见,哥几个工资都还没发呢,之前买东西都是掏老本,总不可能让穷人打赏吧?

    也就只有大金牙硬着头皮掏出一叠百元大钞,给几个保安一人发了一张。

    这倒是将几个保安激动得连声马屁不断。

    没法,小费这玩意从金丝雀夜总会创建以来就与保安无关的。

    看着那些门童佝腰驼背,点头哈腰,小费一张张的,着实让人眼红啊。

    待到贾可道一行人到了夜总会大门前,几个守在门前的门童不由得愣了片刻,然后眼睛就朝着贾可道身后瞅。

    可瞅了半天也没瞅出一辆豪车来,着实让那个轮到的门童有些肉痛,损失大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