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孟挺等三个道童是忐忑中带着兴奋,估摸着心里的想法是今晚有没有可能摆脱处男的桂冠。

    而那开车的小三子差点就将面包车给开沟里去了。

    要说这小三子在大金牙手下算是文职,从未参加过什么火拼活动,今天听到去金丝雀夜总会,还以为是去砍人,不过去对方最大的产业砍人,那不就是找死么?

    大金牙差点一头撞在靠背上,不由得大怒,将小三子大骂一顿。

    这人就奇怪了,小三子被大骂一顿之后,反倒是心情放松了不少,专心致志的开起车来。

    从落凤山到c市城区有着城际高速公路,因而在二十多分钟后,面包车悄然停在了金丝雀夜总会附近的一个地下停车场里。

    到了这时,大金牙反倒是紧张了起来,尚未下车就询问了起来:“道长,我们该怎么做?”

    “呵呵,怎么做?不用怎么做,跟贫道来就是了,按照贫道吩咐做事就行。”

    贾可道看了彭喜贵一眼,率先下了车。

    孟挺几人倒是兴奋不已的跟着贾可道下了车,大金牙愣了一下,也随即跟上,至于那小三子,则是被大金牙吩咐开车在金丝雀夜总会附近转悠,见到自己几人逃跑就要上前接应。

    脸色重新变得苍白的小三子点了点头,不过至于话听进去没有,就不得而知了。

    金丝雀夜总会不但是狂膘的最大产业,同时也是c市最大的娱乐场所,着落在c市最为繁华的秋风路。

    因而贾可道等人刚一走出地下停车场就被那五光十色,万紫千红的美景给吸引住了。

    即便是入夜了,这里沿街的各种店铺、超市、百货商场依然灯火通明,来往人流如龙。

    在几人眼里原本热闹繁华的g市与之一比,那简直就有点荒凉的感觉了。

    至于别山县城,就更不用提了,那完全就是乡坝田间了。

    贾可道在前面走着,大金牙戴着一副墨镜跟在略后的位置,孟挺几个就拖在后面,时不时窜进店铺看看,买点糖果,纪念品等等之类的东西,准备回家的时候拿去送人。

    还好,在出发之前,贾可道考虑到穿着道袍出入娱乐场所未免太惊世骇俗了一点,搞不好就成为门户网站的头条了。

    因而几人就换了便装,否则的话,孟挺几人恐怕早就成为新闻热点,被群众围观了。

    当然,就算不是这样,大金牙夜里带着一副墨镜,却是引得一些过路的女孩捂口轻笑。

    没法,这墨镜原本是太阳大了遮阳护目之用,谁要是夜里使用,除了有装逼之嫌外,更是脑残带二的倾向。

    来到金丝雀夜总会前面,就连贾可道都点了点头。

    这狂膘可要比大金牙会做生意多了。

    金丝雀夜总会与街道之间修了一个露天停车场,里面停着豪车上百,大门采用大唐风格,配合霓虹灯显得华丽炫目,一种富贵而不暴发的气息自行生成。

    说实话,光看这一幕,包里没多少钱的人还真不敢靠近。

    光看孟挺几个有些畏缩不前就知道了。

    而对于那些富家子弟而言,到这里来玩可要比寻常地方显身份多了。

    贾可道倒是没有半点心虚,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

    开玩笑,这点算什么,贾可道当年跟着老观主去京城参加全国宗教团年活动的时候,连翠雕台,腾龙阁这样只接待外国领导的地方都去过,还怕区区一个省会的夜总会?

    见到有人走路过来,负责看守停车场外带巡视周边安全的几个保安有些愣神了。

    作为c市最大最豪华拥有最漂亮女人的金丝雀夜总会,可谓是谈笑有豪车,往来无穷逼。

    没开着上百万的豪车过来,都有点不好意思让门童去停车的感觉。

    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人走路来?算是涨姿势了。

    但姿势涨了,下面该怎么办才是问题所在。

    几个保安对望一眼,最后还是朝着贾可道迎了上去,谁知道这群人是来干什么的?万一是跑来找女儿老婆,砸场子的,自己放了过去,保管明天就可以领失业补助了。

    不管怎么说,这金丝雀夜总会里藏污纳垢不假,但开的工资的确不低,就算是这几个保安再有骨气,正义,还得养家不是?

    “请问,您们是?”

    带头的保安年纪较大,做事比较谨慎,问话也较为温和恭敬,毕竟这年头怪癖富豪太多了,什么开破车勾搭妹子,什么当乞丐体验生活,对了,听说还有人组团到瑞士去吃泥巴。

    谁知道眼前这几个人是不是富贵病发了,喜欢走路锻炼身体呢?

    何况,以老保安遍阅万人的眼光来看,对方这几个人身上的衣服虽说不是手工缝制,但也是几千块一件的名牌货,应该不会是跑来闹事的。

    见到保安过来,大金牙立马停了一步,将自己隐藏在贾可道身后的黑暗中,以防止被人认出来,顺手还将墨镜托了托,生怕将眼睛给露出来了。

    实际上,他多虑了,眼前这几个保安也是领工资养家的人,毕竟那狂膘再脑残也不会将一群混混放在这个位置来,那不是得罪顾客么?

    至少在金丝雀夜总会里,正式员工都不是狂膘手下的打手。

    “呵呵,打赏。”

    贾可道就好似没有看见这几个保安,径直就走了过去。

    保安急忙让路,待到贾可道过去了,才听到他说话。

    孟挺几个也当没看见,哥几个工资都还没发呢,之前买东西都是掏老本,总不可能让穷人打赏吧?

    也就只有大金牙硬着头皮掏出一叠百元大钞,给几个保安一人发了一张。

    这倒是将几个保安激动得连声马屁不断。

    没法,小费这玩意从金丝雀夜总会创建以来就与保安无关的。

    看着那些门童佝腰驼背,点头哈腰,小费一张张的,着实让人眼红啊。

    待到贾可道一行人到了夜总会大门前,几个守在门前的门童不由得愣了片刻,然后眼睛就朝着贾可道身后瞅。

    可瞅了半天也没瞅出一辆豪车来,着实让那个轮到的门童有些肉痛,损失大了。

第五十三章 神灵符的构成    提起架在一边的灵毫,唐楚阳一边往灵毫里灌注元气,一边蘸满了灵墨,提笔的瞬间,唐楚阳仿似回到的地球上画符的时光一样。

    笔尖落到灵纸上,手臂轻轻挥动,顺畅无比地一挥而就,前后不到一息时间,就将阵符,阵基,阵纹勾画完成。

    唰!

    一道淡蓝色的微光亮起,一张全新的灵符居然瞬息而成,并且自行漂浮而起。

    炼制法术攻击类的元灵符,过程和步骤极为简单,只需要将构成法术的阵符画出,并且匹配上提供能量的阵基,已经增幅法术威力的阵纹,一张攻击灵符便算炼制成功。

    这种灵符唐楚阳在地球上的时候画的最多,比如水灵符,火灵符,金灵符等等这些最为基础的五行灵符,他闭着眼睛都能轻易画出来。

    漂浮起来的灵符上有淡淡的水汽外泄,灵符周身包裹着一层淡淡的蓝色毫光,原本只是白色的灵智此时也变成了淡蓝色,毫无意外,这是一张水属性的攻击灵符。

    “很令人怀念的感觉啊……”

    看着漂浮在眼前的这张最基础的‘水灵符’,唐楚阳脑中禁不住回忆起了和师傅一起生活的日子,麻衣派传人并不讲究什么情谊之类的东西,师傅找他,只是因为他的命格合适成为麻衣相士,没有其他任何情感因素掺杂。

    而且,唐楚阳和师傅一起生活了足足十五年,但他印象最深刻的便是画符和各类道家典籍,等他将去世的师傅安葬之后,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唐楚阳甚至都记不起师傅长得什么样子了。

    这并不是说麻衣相士天性凉薄,而是每一代麻衣神相都是天煞孤星,最容不得的就是各种感情牵绊,因为谁动情谁没命,所以为了唐楚阳好,也为了他师傅自身好,两人从生活在一起的那天开始,就从没想过去关心对方。

    天煞孤星的关心,基本上就和唐家那位命硬到了极致的老太太一样,谁沾谁死。

    如今唐楚阳已经穿越重生,他的命格已经彻底改变,不然凭借他天煞孤星的命格,根本就不用怕老太太克他。

    稍稍怀念了一下过往,唐楚阳便快速调整了心态,打出了个封符诀将不断向外逸散元气的水灵符收了起来。

    水灵符只是最基础的攻击灵符而已,使用之后可以化成一道水箭攻击,放在地球上的话,这玩意儿就是用来斩杀鬼怪的。

    “水灵符在五行大陆上果然是可以炼制出来的,只是不知道威力怎么样?”

    唐楚阳看着手中半尺长三指宽的蓝色灵符,禁不住有些感慨,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他画出来的灵符只能用来招摇撞骗,而在五行大陆上,他再次炼制出来的灵符却可以真的用来杀鬼灭怪!

    元灵符的种类很多,有单属性的,有多属性混合的,单属性的灵符比较纯粹,因此使用的时候效果就比较明显,混合属性的灵符但某一方面的效果虽然不如单属性灵符,但功能方面却要超出不少。

    唐楚阳也不挑拣,但凡是他记得的,并且能够炼制出来的灵符,几乎每一样都被他炼制了十几张出来,反正这些元灵符只是储备起来以防万一而已,属性功效方面到也没有必要专门去要求什么。

    不过炼制了几十张元灵符之后,唐楚阳发现有些他明明记得非常清楚的灵符,但却无论如何也画不出来,如果他要强行炼制的话,不是灵纸**,就是他的本命元气大量流失。

    只是稍稍一想,唐楚阳便知道那些他炼制不出来的灵符,应该是被五行大陆判定为比较高阶的灵符,以他现在的修为还无法炼制出来。

    对此,唐楚阳也不以为意,干脆直接放弃了炼制高阶灵符,转而炼制一些他能够承受的低阶灵符,随着一张张的灵符不断地被炼制出来,唐楚阳的本命神印也越发的黯淡起来。

    等到唐楚阳感觉识海阵阵发虚,有些后继乏力的时候,他便果断地停止了炼制灵符,盘膝坐下调息了半个时辰,才感觉稍微好受了一些,看看是海里的本命神印,原本水蓝色的棱形水晶此时已经趋近于透明了。

    “透支的有些厉害了……”

    唐楚阳无奈地摇了摇,抬眼看到书案旁边摆的齐整整的好几沓元灵符时,这才稍微有些高兴起来,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天光,发现已经是傍晚时分。

    “还行,不到两个时辰的功夫就炼制了一百多张灵符,虽然跟我在地球上没法子比,但在这里炼制灵符,毕竟是需要元气支撑的,能在不到四个小时的时间里炼制一百多张元灵符,这速度应该是很快了……”

    站起来将所有灵符收起来之后,唐楚阳原本打算找个地方试一下这些灵符的威力,但想想距离明天出发的时间已经不多,他只能暂时收了这个心思。

    接下来唐楚阳还要炼制神灵符,也不知道炼制到什么时候才能休息。

    炼制元灵符消耗的是元气,炼制神灵符消耗的就是元神精华了,因为神灵符主要是用来借用守护神能力的,也算是和上四界的守护神交易。

    而且,炼制神灵符所需消耗的元神精华,并不比炼制同阶唤神图的消耗少。

    叹了口气,唐楚阳将桌上炼制灵符的材料全部收起来,又重新从乾坤镯里拿出了炼制元灵符的材料,炼制元灵符所需要的灵纸和唤神图一样,都是巴掌大小的正方形灵纸。

    和炼制唤神图不同的是,神灵符上的阵纹,阵基和阵符布局不再只是灵纸的一个角落,而是布满整张灵纸的大部分纸面,不过这其中也是有规律可循的。

    灵纸的四个角就是神灵符的主要输出点,右上角一般都是用来勾画攻击类输出点,左上角为防御类输出点,右下角为辅助类输出点,左下角为元气激发点。

    修士在使用神灵符的时候,一边都是双手捏住神灵符的左下角,只要输出元气,便可瞬间激活神灵符,同时在激活的过程中,修士本身还可以选择加强神灵符的攻击,防御还是辅助能力。

    加强的办法就是在神灵符释放之前,将自身的元神精华输入到相应的输出点上,瞬间输出的元神精华越多,神灵符激活之后增强的幅度就越大。

    当然,每个品级的神灵符都是有承受上限的,硬要在一阶神灵符上输出只有二阶灵符才能承受的元神精华,唯一的后果就是神灵符自爆,直接化为飞灰。

    PS:第二更完成,小猪说到做到了,诸位书友手里还有没投出去的推荐票的话,就投给小猪吧,新书期推荐票,会点,收藏这些数据都很重要,希望诸位书友帮帮小猪,还有,如果您觉得家主这本书还行的话,是不是可以帮小猪宣传一下呢?嘿嘿……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