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待到吃饭的时候,贾可道算是明白了,这个武术器械厂的机器还算不错,毕竟制造一些冷兵器罢了,也用不着多么高级的机器。

    只要有市场,那么还是赚钱的。

    在吃饭时,大金牙讪笑着说出了自己的意思,原来大金牙手上钱有些不太凑手,想要挪用一下卖人参的钱,也不多,就五百万。

    贾可道点头同意了,也不让大金牙还钱,只要其生产出自己需要的武器来抵账就行。

    如此,皆大欢喜。

    吃过晚饭,大金牙就兴致勃勃提议大家出去玩一玩,休息一下。

    听得大金牙这么一说,孟挺几人不由得兴奋起来。

    对于他们来说,在老君观里关了这么长时间,能够体会一下大城市的繁华,的确不错。

    可贾可道却是笑着看向大金牙:“彭施主,你不会是想要让贫道当棋子吧?”

    贾可道虽说不知道大金牙这段时间出了什么事,但看其身上黑气笼罩,甚至于压过了血腥之色,就知道大金牙日子不太好过。

    何况就在刚才,贾可道随手用茶几上的瓜子起了一卦,发现大金牙今晚有血光之灾,但却不是必死之运,有贵人相助,算是有点生机了。

    如此之卦,贾可道再联系一下大金牙那有些复杂的脸色,就明白了。

    感情这贵人就是自己啊。

    没看出来,这大金牙不愧是**老大,心思够活的。

    不过从这里也能够看出来,大金牙对贾可道拥有莫名的信心,相信不管什么事情,只要明阳道长出马一定是能够摆平的。

    一念至此,贾可道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可不是神仙,若是有个差池,你大金牙的小命就不保了,毕竟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贾可道也不是可以断定他人阳寿的阎王爷,至少现在是不行的。

    听得贾可道一说,大金牙就明白,自己的小心思算是被明阳道长给看出来了,哪里还敢隐瞒,急忙将自己的事情尽数给倒了出来。

    这一倒,话就多了,足足讲了大半个小时,大金牙才算将自己的事情给讲了个明白,话音落下,大金牙眼巴巴的看着贾可道,一副可怜像,配上他那粗犷的面目,倒是让人有些忍俊不禁。

    实际上在大金牙说完这事,贾可道就决定助他一臂之力了。

    原因无它,就大金牙决心洗白自己,不准自己地盘上贩毒这一点,就足以让贾可道下决心了。

    说实话,要说在禁毒这个方面,白道**谁的效果最明显?

    那肯定是**,一旦**老大下定决心禁毒,那么他的地盘上保管比警察扫毒十遍还干净。

    那些想要偷偷卖毒品的家伙,想要瞒过这些社鼠城狐的耳目太难了。

    道门也有功德一说,虽说贾可道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那所谓的功德发挥过什么作用,但老观主传下来的话语里确定了功德的重要性。

    功德深厚者,做事顺水推舟。

    据说老君观第三任观主,由于好事做得很多,在民间被誉为神仙真人,在炼精化气跃升为炼气化神后的第一劫风劫上,压根就没遇到多少麻烦,轻轻松松就过去了。

    而与老君观第三任观主同期的某位道长,贪财**,据说还谋财害命过,虽说道行高深,但同样过风劫的时候,出体的魂魄转眼之间便被吹得支离破碎,命丧当场。

    这些并不是传闻,历代观主均有记载,不做妄言。

    由此可见功德的确有神妙之用。

    想到这里,贾可道盘算了一下自己,最后有些郁闷的发现,自己虽说救过不少人,但这功德未必就有多少,尤其是那几次救人,又吃又喝,临走还顺手带走一扇猪肉,以及到山脚工地偷水泥,还让夹山村父老替自己背了黑锅等等,恐怕这功德还会倒扣。

    如此一来,自己日后过那风劫的时候,不说与那黑心道人一样命丧当场,但难受是免不了的。

    看来,这好事是必须要做的!

    贾可道轻叹一声,朝着大金牙说道:“那今天就由彭施主请客了。”

    大金牙一听,原本有些发凉的后背顿时热得烫了起来,兴奋不已的回答:“没事,一切都包在我身上。”

    说完之后,大金牙还将小三子给拉上做配,至于马依依想要跟着去,却被大金牙一巴掌给扇了回去:“男人出去玩玩,女人跟着干什么?平白让人笑话。”

    看到大金牙如此对待马依依,张庆明还好,在家里,他父亲也是如此,一副老爷们不能让女人管着的气势。

    倒是孟挺,流青云两人看着有点不满,心想这大金牙对马依依这样娇滴滴的女子都要动手,实在不是个男人。

    看着孟挺两人脸上的不满,贾可道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心里也明白,这大金牙为何如此,但他却不会给两人解释,这些事情都是世俗磨练,对他们有好处的。

    这完全是大金牙感觉今晚出去有危险,为了马依依好罢了,只不过大金牙这种人哪里懂得什么温柔劝说,讲道理反倒不如一巴掌来得痛快。

    这次出去,大金牙就换了一辆车。

    一辆面包车,自然也不是什么顶级豪车,后面三排座位,以往大金牙带队砍人倒是常坐这车子,现在嘛,已经很久没有坐过了。

    开车是小三子,大金牙原本打算坐在副驾驶上,结果被贾可道叫到了后排坐下。

    大金牙能够与贾可道坐在一起,心头顿时大定,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更多了。

    倒是孟挺几个从离开别墅后就一副期待模样:“彭大哥,您带我们去哪里玩啊?”

    年轻人嘛,心思不缜密,压根就没有注意到贾可道与大金牙之间的事情,只管着如何好玩。

    彭喜贵看了贾可道一眼,贾可道摇了摇手:“你请客,就你安排,就算是去夜总会,贫道也无所谓。”

    听得贾可道这么一说,彭喜贵随即便笑道:“那我们去金丝雀夜总会?那是李往胜的场子。”

    这李往胜便是那**老大狂膘的本名了,之前彭喜贵给贾可道介绍过。

    听得大金牙这么一说,在车内数人的表现完全不同。

第五十二章 元灵符和神灵符    “家里不是不管你了,而是不再限制你,这不是你想要的么?”

    当唐楚阳心虚地问出家族是不是不再管他的时候,唐云倩将老太君的意思表明之后,便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儿看着唐楚阳,有些疑惑地接着道:

    “你是唐家唯一能够传承血脉的男丁了,家族虽然不再限制你的作为,但怎么怎么不管你呢?这次去落日山脉捕捉妖兽,姑姑只希望你小心谨慎,以保护自身安全性命为主,万事多为我们这些无依无靠的女人们想想……”

    唐家的女人们能够摆上台面的人虽然不多,但经历了这么多年的孤苦无依,几乎个个都是心性坚韧之辈,唐云倩此时能够说出这种近乎于软弱的祈求之言,或有为了自己的一点心思,但更多的还是为了老太君多年支撑唐家的心血,不想让唐楚阳因此出现任何意外。

    “没有人喜欢拿自己的小命儿开玩笑,侄儿更不会!”

    明白了家里人的心思之后,唐楚阳终于大大地松了口气,他才刚刚体验到亲情的各种滋味,不想因为其他什么原因忽然和家里人生出了嫌隙,既然目的已经达到,唐楚阳自然就恢复了乖巧模样,他只是不想失去自由而已,并不是想彻底脱离唐家。

    “那就好……”

    见侄儿信誓旦旦地保证,唐云倩也就放下了大半儿的担心,其实以唐楚阳如今的实力,只要稍加磨练就能稳稳超过唐家大多数人,她们的担心说好听点叫忧虑,往难听了说,就是过于轻视唐楚阳。

    既然两边都没什么问题了,接下来该考虑的就是进入落日山脉之后的事情了,其实这次进入落日山脉的也只是一个小队而已。

    七婶于莹留守牧场,唐云倩,唐云娇两姐妹带队,领唐家三代的唐楚兰,唐楚瑶,唐楚青,唐楚烟等两仪境以上的六人前往落日山脉捕捉妖兽幼体,或者成年的怀孕妖兽。

    现在就算加上唐楚阳,也不过一行七人罢了。

    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唐云倩和唐云娇二人商量了一下之后,决定明天一早进入落日山脉开始捕捉妖兽,再次给所有人留下了半天的准备时间。

    确定了进入落日山脉的时间之后,唐楚阳第一时间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尽管他要求一起进入落日山脉的时候说得自信满满,其实唐楚阳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准备,他虽然从一些典籍上看到过一些关于落日山脉的记载。

    但记载终归只是记载而已,只能作为参看,却绝不能将之当做行动标准的,所以唐楚阳打算趁着剩余的半天准备时间,为自己多准备一些保命的本钱。

    以他现在的实力和能力而言,唯一能够准备的其实也就是唤神图了,想想这次去落日山脉的目的是为了捕捉妖兽,唐楚阳心里一动,或许他该准备一些和妖兽仙兽有关的东西。

    唐楚阳上辈子最擅长的技能,其实是画符,五行大陆上也是有灵符师的,并且是一种地位仅次于灵画师的存在,其实在唐楚阳看来,所谓灵符师,不过就是那些想要成为灵画师,但最终却未能如愿的修士而已。

    因为每一个灵画师不但可以炼制唤神图,同时也可以炼制灵符,而灵符师,却只能炼制灵符而已。

    两者直接最大的区别,就是消耗等量元神精华的情况下,前者可以直接沟通上界守护神,炼制出能够召唤守护神的唤神图,而后者却只能沟通守护神的能力,将之炼制成辅助类的灵符而已。

    就唐楚阳而言,他觉得唤神图和灵符的区别,就像电视剧和小说的区别一样,无非就是一个有形有物,一个只能用文字表述而已,但就作用方面,两者可谓各有优劣,并不能说唤神图就一定比灵符强。

    所以唐楚阳虽然已经成为了高贵的灵画师,但他却并不歧视灵符师,尽管,在地位的比较上,灵画师要远超于灵符师。

    按照唐楚阳阅读的各种典籍记载来看,灵画师只能炼制出和修为相等品阶的唤神图,但灵画师却可以越级接触上一级守护神的能力。

    这其实就是本科和专科之间的区别而已,若论全面的基础,灵画师远胜灵符师,但若论某一方面的基础或者能力,灵符师大多都是超过灵画师的。

    比如,在对修士或者守护神实力增幅这方面,同阶的情况下,除非修士本身契约的守护神本就是辅助一类的,不然根本就无法和灵符师制造出来的灵符相媲美。

    而且,据唐楚阳所知,有些威能比较强大的灵符,甚至于可以减少修士本身的元神精华输出,让守护神更强大的同时存在更长的时间。

    要知道,修士有守护神支持,和没有守护神支持完全是两个概念,一般而言,一个已经和守护神合神的三才境修士,至少可以横扫十个以上没有召唤同境界修士。

    或者和三名以上召唤了守护神,而没有进行合神的修士打个不相上下,而且,守护神的强弱也影响着同境界修士之间的实力强弱。

    直白一点儿说,守护神,其实就是修士本身九成以上的战力!

    所以只要是能够增强守护神能力的物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增幅修士本身的实力,甚至于在大多数修士看来,增强守护神的实力,甚至比增加自身的实力还要重要。

    而灵符,就是这样的存在!

    灵符,又分作元符和神符,也是分作两大体系的灵符师分别擅长炼制的两种类别的灵符。

    元符又称作元灵符,是基于修士本身元气和天地元气融合,炼制而成的攻击类法术灵符,优点死无需损耗便可直接用之当做法术进行攻击。

    神符又称神灵符,是基于修士本身的元神精华融合天地元气,炼制而成的辅助类灵符,炼制方法和唤神图差不多,只是‘画图’这个步骤变成了‘画符’,由召唤守护神分身,变成了只借用守护神的本身具备的能力。

    元灵符虽然是攻击类法术灵符,但在价值上却远逊于神灵符,因为神灵符虽然只是辅助灵符,可它不但可以作用于守护神,同时还可以作用于修士本身。

    比如,一个修士激发神灵符作用于自身的话,他可以获得‘天神附体’这样的状态,其本身实力可以得到大幅度的全方位提升,相当于将守护神具备的一切全部转嫁到了修士本身,其个体战力比之召唤下界的守护神分身都不差多少。

    据唐楚阳了解,西天系的佛修似乎就极其擅长这一类的战斗方式,他们大多不会直接召唤守护神,而是将守护神本身的能力全部转嫁到自身躯体上,以被几何级增强的本体来搏命厮杀。

    在唐楚阳看来,神灵符其实就和他在地球上画制的那些降神符一样,无非就是召唤上界天神附体本身,从而让自身实力得到大幅度的提升。

    因此,唐楚阳决定趁着进入落日山脉之前的这点时间里,炼制一些神灵符出来,当然,元灵符也是要炼制一些的,这种能够直接激发使用的法术攻击类灵符,虽然在威力上比之神灵符似乎差上不少,但胜在方便快捷,用得好,有时候可是能保命的。

    想着这些的时候,唐楚阳已经极为熟练地将画板,灵毫,调制灵墨的材料,灵纸等等全部依次摆在了书案上。

    屏息凝气,调整了一下自身状态之后,唐楚阳将一张三指宽,两指长的长方形灵纸放到了画板的另一面,灵符师的画板两面全都是灵符专用灵纸的凹槽,但灵画师的画板,正面是炼制唤神图的方形凹槽,北面就是炼制灵符的长方形凹槽。

    唐楚阳脑中一遍一遍地回忆着他在地球上画了无数遍的那些阵符,一边回忆着这些阵符的作用,灵符虽然不是唤神图,但同样需要阵基,阵纹和阵符来组成,只是在具象化形式上和唤神图有着巨大的不同而已。

    不一刻,唐楚阳心里已经有了主意,将砚台摆好之后,他并未使用炼制唤神图时经常使用的灵柩鸟血液,而是选择了牧场里储存的追风豹血液。

    追风豹乃是三阶初级的妖兽,它的血液和元气的契合度更高,唐楚阳因为要炼制元灵符的原因,使用追风豹的血液要比灵柩鸟血液更合适,因为灵柩鸟血液更适合融合元神精华。

    在这之前,唐楚阳虽然炼制了大量的唤神图,却从来没有炼制过灵符,但通过唤神图的验证,唐楚阳已经知道地球上他熟悉的那些阵符,阵纹都是可以在五行大陆起作用的,所以他虽然是第一次炼制元灵符,但对于能否将灵符炼制出来这一点并不担心。

    领灵智卡入凹槽之后,唐楚阳开始调制灵墨,元灵符的灵墨调制更加简单,如果只是炼制低阶元灵符的话,只需要有妖兽的血液就可以,无需其他任何辅助材料。

    一边往砚台里倒追风豹血液,唐楚阳一边催动本命神印,将元气一点点地输出到砚台里和血液融合,等到一小瓶追风豹血液倒完,唐楚阳也及时止住了元气输出,等了几息时间,待灵墨开始放射单单毫光时,唐楚阳便知道灵墨调和成功了。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