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景云县,唐家大院后宅。

    “乖孙真是这么说的?!”

    老太君一脸的震惊之色,仿似不能相信一想在他面前无比乖巧的孙子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睁大眼看着特地赶回来赶回来的唐云倩,似乎想让她再次重复一下刚才的话,尽管,这已经是唐云倩重复的第三遍了。

    唐云倩有些为难地看向了二姐唐云婷,这种谁听了都会不舒服的话,她真的不想再继续重复下去了。

    唐云婷也不忍让八妹继续被老太太摧残,将老太君扶回座椅上之后,这才凝眉劝解道:

    “如果是之前的楚阳,自然是不可能说得出这样的话来,但现在的楚阳不同了,他开窍了,聪明了,已经开始把自己当个男人来看了,而且,我们虽然不是那么想的,但所作所为确实和楚阳说的那些没什么不同,只是这小子说话不好听而已……”

    “我只是不想让乖孙出什么意外而已,唐家,毕竟只有他一个男丁了……”

    老太君的语气有些悲伤,她能主持唐家这么多年,又怎么能不明白乖孙说的那些都是对的,以前那是一大家子人的生存希望,全都压在了她一个孤苦的女人身上,而她有觉得将所有希望寄托在唐楚阳这个唯一的唐家男丁身上,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现在这个被唐家女人们刻意遗忘的话题,生生地白唐楚阳这么粗暴,直接地提了出来,不论是老太君,还是唐云婷,感觉心痛的同时,多少也有些难堪。

    不论她们承不承认,在她们预定的未来计划里,唐楚阳在她们的心里,最重要的,也是唯一的作用,就是传宗接代!

    “哎,乖孙长大了呢……”

    老太君最终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这才摇着头摆手道:

    “去吧,去吧,他爱做什么就做吧,既然他已经开始当自己是个男人了,那就让他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事吧,不过,倩儿,不要忘了你们的职责,无论如何,一定要尽最大努力保全他!”

    老太君是个非常内慧的人,她知道,既然唐楚阳能够说出那么粗暴直接的话来,这说明她们所做的一切已经伤到小家伙的自尊心,而乖孙又已经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才会用这么直接到近乎残忍的方式来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既然老太君知道自己的乖孙开始反抗了,那就说明他已经把自己当个男人来看了,再不是之前那个一无是处的小纨绔,既然阻止不了,那就只能成全他,反正唐楚阳已经是唐家唯一的男丁,唐家以后能不能继续存在,又或者是强大起来,全让唐楚阳这个唐家唯一的男人来决定好了。

    “可是,娘,楚阳他毕竟还小,他甚至连成人礼……”

    唐云婷有些不放心地想要劝阻一下,但却被老太君挥手打断了她要说的话,看了看两个女儿脸上毫不掩饰的担忧,老太君叹气道:

    “您们觉得,现在的唐家还有能够限制我那宝贝乖孙的手段么?他若是真的想要做什么事情的话,你们又拿什么去阻拦他?将他囚禁起来?那就真的和他说那些话一样了……”

    “这……”

    唐云婷一时无语,是啊,侄儿不再是以前的侄儿了,他现在不但是个高贵的灵画师,而且已经契约了一尊可以和四相境修士对抗的守护神,假以时日,就连唐云婷这个唐家第一高手,怕是都要被自己的侄子彻底赶超了。

    尤其是,唐楚阳如今可是灵画师,往最坏的地方想,他若是真要拼命的话,几十丈御龙天兵图甩出去,整个唐家会有谁是他的对手?

    想到这些的时候,唐云婷这才发现他那个以往一无是处的侄儿,竟然在短短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成长到了这等可怕的地步,再想想唐楚阳那个神选级的契约等级。

    唐云婷突然毫无来由地感觉头皮发麻,浑身发寒,即便是五行大陆上那些顶尖的绝世天才们,恐怕也没自家这个侄儿的进步速度快吧?!

    唐云婷将自己突然串联起来的震撼传递给了八妹唐云倩,然后,唐云倩便带着一脸震惊之色地离开了,唐家,似乎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止,或者说替自己那个宝贝侄儿拿主意了,他的成长速度太可怕了!

    再次回到唐家牧场的时候,唐云倩面对唐楚阳,心态上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这之前,唐楚阳只是他的侄儿,一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而已,但自从回去唐家见了老太君和二姐唐云婷之后,唐云倩已经不能拿唐楚阳当孩子了。

    自己这个明年就要举行成人礼的侄儿,已经具备了成为唐家家主的资格了。

    “八姑,奶奶,她,她怎么说?”

    尽管先前的反抗让唐楚阳觉得很男人,但等到事情过去,心思冷却之后,他突然发现这种行为似乎有些鲁莽了,至少他不该将老太君,二姑他们的关爱之心给剖析的那么粗暴,残忍。

    所以在此看到面无表情的唐云倩时,唐楚阳还是蛮心虚的,他怕听到诸如‘老太君被气昏倒了’‘你二姑骂你狼心狗肺’了之类的话,那些一时冲动说出的话,说完的瞬间唐楚阳就后悔了,但既然已经说出口了,那就只能忐忑地等到老太君的回复了。

    因为唐楚阳清楚,他就是再后悔,那些话也不可能收得回来。

    “你奶奶说了,从今而后,家里不会再限制你的任何意愿和决定,只要你自己想要做什么,便直接去做就可以,但,你奶奶,二姑,我,以及所有的姑姑婶婶们,都希望你在行事之前,一定要为自身的安全考虑一下……”

    说到这里时,唐云倩的清冷的俏脸上甚至带上的一丝隐约的祈求,愣愣地看了唐楚阳许久,才接着说道:

    “毕竟,你已经是唐家唯一的血脉了,将来也是整个唐家唯一的依靠!”

    “我,我知道……”

    唐楚阳有些怔忡,唐云倩转达的意思虽然在他的意料之中,但这位性情恬淡的八姑所说的话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听八姑姑的意思,老太君这是彻底不管他了么?

    PS:今天有事外出,直到一个小时前才刚到家,儿子肺炎,要输液,几天就这一更了,不过从明天开始,正是恢复两更了,诸位书友们,请将免费的推荐票投给小猪吧!!

第99章、浪子回头金不换    待到几人嘴皮子说得都快干得起口子了,贾可道方才呵呵一笑,掏出手机拨打了起来。

    贾可道着实对网购这玩意感觉不太靠谱。

    至于自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购买,难道不可以询问别人么?

    何况这么久时间了,大金牙的情况怎么样了,也需要询问一下。

    贾可道打电话,旁边就有几个闲人看见了,不由得撇撇嘴,这年头,什么方外之人都混上手机了,可见这香火钱吃得满口是油啊,君不见新闻上说了么,某和尚开着宝马去给人做法事,赶明要是吃不起饭了,将头一剃,咱也去当和尚。

    当然,贾可道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话上了,没注意到这些闲人的话语,要是听见的话,保管一肚子火气。

    这年头的人是怎么了,连道士和尚都分不清楚么?

    电话通了,里面传出一个大咧咧的声音来,就是大金牙彭喜贵:“谁啊,不知道老子正忙着么?小心老子砍你!”

    而从电话旁边传入一个娇媚的女声来:“喜贵啊,不要说粗话啊。”

    贾可道的记性不差,是马依依的声音。

    看来,这两人倒是郎情妾意,这么久时间都没有分开。

    别看大金牙是个**老大,但其面相的确不差,贾可道与之交流时曾仔细观察过。

    此人脸型方整,鼻直而挺、山根丰隆、鼻翼饱满,天堂润亮,此乃大富之相,其目光锐利,为人手段狠戾,所谓的鹰视狼顾之相就是如此了。

    如果只是这样就罢了,偏偏其双目含水,眉梢上挑,这原本就是桃花之相。

    三者合一,对于床上之事热衷就在所难免了。

    “无量天尊,看来贫道是打搅了彭施主的天伦之事。”

    贾可道这一句一过去,对面的话语顿时就变得谦卑起来:“啊,是明阳道长啊,您老人家怎么打电话来了?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就是了。”

    贾可道听得这话,不由得脸上一抽,贫道虽为观主,但还没到七老八十的程度吧?

    何以担得上个老字。

    不过在电话里,贾可道也不愿与彭喜贵废话,便将自己的需要说了出来。

    贾可道的要求若是对普通人而言,的确有些麻烦,不过对于彭喜贵来说,那就是小事一桩了。

    “行,我马上去打听,就按您的要求办,那您老人家什么时候过来,我好安排一下。”

    彭喜贵立马拍了胸脯,别的不说,光是贾可道给的那道符箓就足以让他卖命了,就是在面对贾可道的时候,谀媚得有些恶心了。

    上个月,大金牙与同为c市**老大的狗哥谈判划分地下赌场范围后去消遣的路上,被另外一个**老大狂膘下了黑手,身边的小弟当场倒下七个。

    大金牙身边顿时就剩下三个小弟,如果不是那道符箓幻化出一个威猛战将,将那些家伙给吓住,自己恐怕命就被除掉了。

    事后,大金牙原本想要与狗哥联手对付那狂膘,可那狗哥却是想要坐看云台,蹲在圈外瞧热闹,压根就不搭理大金牙的请求。

    大金牙这个时候就回过神来了。

    那狗哥就算没有与狂膘勾结,恐怕也知道狂膘在预谋这事。

    现在两家翻了脸,他正好渔翁得利,倒是打的好算盘。

    不过在与狂膘火拼一场之后,大金牙也没有多少余力去找狗哥算账了,这个时候大金牙都忙着应对狂膘的黑手去了。

    再说了,几场火拼之后,死人十多个,这是没法掩盖住的事情,大街上一群人刀片子,那简直就是现场版的古惑仔大片。

    甚至于一个记者都拍成照片直接上传到网上了。

    据说c省大佬震怒,严令追查,严厉惩处**。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大金牙,还是狗哥,狂膘的关系网都不敢出面将此事抹平了,最多也就是警告两句,让他们老老实实躲起来,别撞在枪口上。

    因而贾可道大白天打电话过去,就听见大金牙在白日宣淫。

    不过时间也过去不少了,大金牙见到舆论开始平静下来,心头的火就又冒了出来。

    这次,大金牙可是损失大了,与狂膘火拼,警方大肆搜寻各处,不管是经济还是地盘都大为缩水,如果不是贾可道的人参分成给撑着,大金牙都有些支持不下去了。

    说实话,在去了一趟老君观之后,大金牙都开始修身养性,给自己积德了。

    不允许毒品在自己地盘上出售,光这一条就让大金牙的小弟们有些怨气了。

    当然,大金牙混了这么久的**,威信足够,直接就弹压了下来。

    但这次出的事情或许也与此有关。

    毕竟这东西是大家的财路,你小子不想卖这个,是会影响到整个c市的出货量,那样的话,进货的价格就会受到影响,这就是一连串的后续。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大金牙不卖毒品,其余两个老大也不会如此激动。

    废话有些多了,那大金牙听得贾可道就要到c市来,心头不由得一阵激动。

    明阳道长的厉害,他可是心知肚明的。

    尼玛!狂膘、狗哥,这次要你们好看!彭喜贵放下手机心头就是一阵暗爽,自己可是有靠山的!

    嗯,对了,道长的事情可是第一要务,需要马上去办才行!

    想到这里,大金牙一巴掌拍在马依依的屁股上,警告她不得打扰自己,随后便拨打起了电话:“喂,是我,小三子啊,你可是我们公司里的文化人,大哥给你安排个事情……”

    马依依看着竟然不受**的彭喜贵不由得一阵纳闷,自从去老君观与彭喜贵共了一次患难,回到c市后,马依依惊异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更好了,这当然是老君观饭菜的功劳。

    更让马依依吃惊的是,彭喜贵对自己更好了,隐约还透露出想要将自己明媒正娶的念头。

    马依依是知道的,大金牙睡过的女人里面,漂亮就不说了,有才干的女人比比皆是,甚至于曾经有一个大学导师自行投入他的怀抱。

    可彭喜贵一直没有续弦的想法。

    或许是女儿的缘故,或许是其它什么原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