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待到几人嘴皮子说得都快干得起口子了,贾可道方才呵呵一笑,掏出手机拨打了起来。

    贾可道着实对网购这玩意感觉不太靠谱。

    至于自己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购买,难道不可以询问别人么?

    何况这么久时间了,大金牙的情况怎么样了,也需要询问一下。

    贾可道打电话,旁边就有几个闲人看见了,不由得撇撇嘴,这年头,什么方外之人都混上手机了,可见这香火钱吃得满口是油啊,君不见新闻上说了么,某和尚开着宝马去给人做法事,赶明要是吃不起饭了,将头一剃,咱也去当和尚。

    当然,贾可道将注意力集中在电话上了,没注意到这些闲人的话语,要是听见的话,保管一肚子火气。

    这年头的人是怎么了,连道士和尚都分不清楚么?

    电话通了,里面传出一个大咧咧的声音来,就是大金牙彭喜贵:“谁啊,不知道老子正忙着么?小心老子砍你!”

    而从电话旁边传入一个娇媚的女声来:“喜贵啊,不要说粗话啊。”

    贾可道的记性不差,是马依依的声音。

    看来,这两人倒是郎情妾意,这么久时间都没有分开。

    别看大金牙是个**老大,但其面相的确不差,贾可道与之交流时曾仔细观察过。

    此人脸型方整,鼻直而挺、山根丰隆、鼻翼饱满,天堂润亮,此乃大富之相,其目光锐利,为人手段狠戾,所谓的鹰视狼顾之相就是如此了。

    如果只是这样就罢了,偏偏其双目含水,眉梢上挑,这原本就是桃花之相。

    三者合一,对于床上之事热衷就在所难免了。

    “无量天尊,看来贫道是打搅了彭施主的天伦之事。”

    贾可道这一句一过去,对面的话语顿时就变得谦卑起来:“啊,是明阳道长啊,您老人家怎么打电话来了?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吩咐就是了。”

    贾可道听得这话,不由得脸上一抽,贫道虽为观主,但还没到七老八十的程度吧?

    何以担得上个老字。

    不过在电话里,贾可道也不愿与彭喜贵废话,便将自己的需要说了出来。

    贾可道的要求若是对普通人而言,的确有些麻烦,不过对于彭喜贵来说,那就是小事一桩了。

    “行,我马上去打听,就按您的要求办,那您老人家什么时候过来,我好安排一下。”

    彭喜贵立马拍了胸脯,别的不说,光是贾可道给的那道符箓就足以让他卖命了,就是在面对贾可道的时候,谀媚得有些恶心了。

    上个月,大金牙与同为c市**老大的狗哥谈判划分地下赌场范围后去消遣的路上,被另外一个**老大狂膘下了黑手,身边的小弟当场倒下七个。

    大金牙身边顿时就剩下三个小弟,如果不是那道符箓幻化出一个威猛战将,将那些家伙给吓住,自己恐怕命就被除掉了。

    事后,大金牙原本想要与狗哥联手对付那狂膘,可那狗哥却是想要坐看云台,蹲在圈外瞧热闹,压根就不搭理大金牙的请求。

    大金牙这个时候就回过神来了。

    那狗哥就算没有与狂膘勾结,恐怕也知道狂膘在预谋这事。

    现在两家翻了脸,他正好渔翁得利,倒是打的好算盘。

    不过在与狂膘火拼一场之后,大金牙也没有多少余力去找狗哥算账了,这个时候大金牙都忙着应对狂膘的黑手去了。

    再说了,几场火拼之后,死人十多个,这是没法掩盖住的事情,大街上一群人刀片子,那简直就是现场版的古惑仔大片。

    甚至于一个记者都拍成照片直接上传到网上了。

    据说c省大佬震怒,严令追查,严厉惩处**。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大金牙,还是狗哥,狂膘的关系网都不敢出面将此事抹平了,最多也就是警告两句,让他们老老实实躲起来,别撞在枪口上。

    因而贾可道大白天打电话过去,就听见大金牙在白日宣淫。

    不过时间也过去不少了,大金牙见到舆论开始平静下来,心头的火就又冒了出来。

    这次,大金牙可是损失大了,与狂膘火拼,警方大肆搜寻各处,不管是经济还是地盘都大为缩水,如果不是贾可道的人参分成给撑着,大金牙都有些支持不下去了。

    说实话,在去了一趟老君观之后,大金牙都开始修身养性,给自己积德了。

    不允许毒品在自己地盘上出售,光这一条就让大金牙的小弟们有些怨气了。

    当然,大金牙混了这么久的**,威信足够,直接就弹压了下来。

    但这次出的事情或许也与此有关。

    毕竟这东西是大家的财路,你小子不想卖这个,是会影响到整个c市的出货量,那样的话,进货的价格就会受到影响,这就是一连串的后续。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大金牙不卖毒品,其余两个老大也不会如此激动。

    废话有些多了,那大金牙听得贾可道就要到c市来,心头不由得一阵激动。

    明阳道长的厉害,他可是心知肚明的。

    尼玛!狂膘、狗哥,这次要你们好看!彭喜贵放下手机心头就是一阵暗爽,自己可是有靠山的!

    嗯,对了,道长的事情可是第一要务,需要马上去办才行!

    想到这里,大金牙一巴掌拍在马依依的屁股上,警告她不得打扰自己,随后便拨打起了电话:“喂,是我,小三子啊,你可是我们公司里的文化人,大哥给你安排个事情……”

    马依依看着竟然不受**的彭喜贵不由得一阵纳闷,自从去老君观与彭喜贵共了一次患难,回到c市后,马依依惊异发现自己的皮肤变得更好了,这当然是老君观饭菜的功劳。

    更让马依依吃惊的是,彭喜贵对自己更好了,隐约还透露出想要将自己明媒正娶的念头。

    马依依是知道的,大金牙睡过的女人里面,漂亮就不说了,有才干的女人比比皆是,甚至于曾经有一个大学导师自行投入他的怀抱。

    可彭喜贵一直没有续弦的想法。

    或许是女儿的缘故,或许是其它什么原因。

第五十章 唐楚阳的反抗    第二天一早起来之后,唐楚阳却没有去想契约守护神的事情,而是拉着二姐唐楚兰让她带着将整个牧场转了一圈,了解一下唐家牧场里都养了写什么动物。

    在唐楚阳的印象里,牧场一般就是养殖牛羊马之类的家畜,但等他整个唐家牧场逛了一遍之后,不得不惊叹五行大陆迥异于地球的养殖业,景云县也不是没有普通的牛羊马,但那只是普通的平民才会养殖的家畜。

    想唐家牧场这样的地方,那是专门用来蓄养妖兽的,真真正正的妖兽!

    比如唐楚阳之前见过的奔云兽,就是唐家牧场主要养殖方向之一,其实最早的唐家牧场是专门养那种材料出产类妖兽的,比如灵柩鸟,吞金兽之类的,通过大批量的向商行供货来获得不菲的收入。

    不过自从唐家的男人陆续出事,失踪之后,顾海澄等一帮散修,以及林家的肆意打压,唐家牧场不但无法获得足够的妖兽食物,妖兽还大量的被偷猎,直至如今,整个牧场已经没有多少出产材料的妖兽了。

    也就是奔云兽等几种妖兽养的数量比较多,而且单个的价值也不高,加上唐家女人们竭尽全力的守护,这才保留了一定的数量,让唐家牧场得以继续支撑下去。

    不过如今唐家的死敌林家已经被吞并了,牧场这边自然要快速恢复生产,争取早日将牧场恢复到当初的规模,唐云倩这次名义上虽是为了送货,但实际上也是打算常驻牧场,在年底之前进入落日山脉捕捉到足够的,出产材料的妖兽。

    “八姑这次过来,就是打算组织人手前往落日山脉捕捉妖兽的,奶奶之所以同意出来,其实除开想让你透透气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让你能够就近为八姑提供唤神图,这次即便你不提出来牧场转转,二姑也会让你到牧场来呆着的!”

    唐楚兰一边说着话,一边毫无形象地大笑,因为刚才唐楚阳说了他主动要求来牧场了解情况,好像自己有多懂事似的,唐楚兰看不过眼,这才有了上面的一番话。

    “看来我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唐楚阳有些郁闷地摸了摸鼻子,搞了半天,感情不论他是不是要出门,家里早就已经为他安排好了行程,这种感觉虽然让唐楚阳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幸福,但更多的还是郁闷,因为他的一番苦心并未起到相应的作用。

    不过随后唐楚阳的心情就好了起来,因为他突然想到,八姑唐云倩要是去落日山脉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可以跟着去呢?想到这里,唐楚阳一脸希翼地问唐楚兰:

    “八姑去落日山脉的话,我也可以跟去的吧?”

    “当然不行!”

    唐楚兰娇俏的小脑袋要的拨浪鼓一样,这件事情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论是唐家的老太君,还是当代家主二姑唐云婷,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郑重警告过唐家所有人来,唐楚阳这根独苗,几乎就是唐家的未来和一切,不论如何,都不允许他出现任何意外,哪怕唐家的女人们为此全部死光!

    进入落日山脉,哪怕实力再强的修士都不敢说自己是绝对安全的,因此,尽管唐家在拥有了大量的御龙天兵图之后,其实已经相当强大了,但依然不代表能够绝对的安全。

    落日山脉覆盖天威王朝数万里方圆的土地,直至如今,才从未有人真正进入过落日山脉的中心地带,别说最中心的位置了,就算只是落日山脉的深处,但凡有胆子进去的修士也大多九死一生,就算是五行境的天位修士,栽在里面的也不在少数。

    尽管唐家这次进入落日山脉只是外围稍前数十里的范围,但却不代表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即便是落日山脉边缘,每年都会因为有高阶妖兽突然从深处窜出,而导致大量的初中级修士被屠杀,更何况是深入百里的內围?

    “你的守护神都不如我的强,你能去,为嘛我不能去?!”

    唐楚阳有些不服气地反驳了一句,尽管他心里隐约知道,不让他冒险的人恐怕是老太君,或者二姑姑唐云婷,这些苦了许多年的女人们太在意他这个独苗了,哪怕只要一丝危险的可能,她们恐怕都不愿意让唐楚阳去接触的。

    只是唐楚阳虽然在喜欢这种被关系,被爱护的滋味,但若是硬要把他圈禁起来当成温室里的花朵,那可就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了,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听说过太多因为被保护的太彻底,因而被废掉的天才了。

    “我去找八姑!”

    被圈禁的结果太可怕了,那绝对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生活,他虽然怕死,但却知道不面临生死他是永远便指望成长起来的,虽然唐楚阳心里没想着马上就去体验什么生死考验,但至少冒一下不会丢掉性命的危险,对他还是有不少好处的。

    至少能够磨练他现在并不算不多坚韧的心性和神经!

    唐云倩就在主堡里安排进入落日山脉的各项事务,唐楚阳很容易就找到了她,并且将自己想要跟随进入落日山脉的想法表达了出来。

    “不行!”

    唐云倩的回答比唐楚兰要更加坚定,几乎严肃的表情和认真的语气几乎不容置疑,这让唐楚阳明白,指望着和这帮女人讲道理是没可能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狠心咬牙道:

    “我不想当个永远被护在羽翼下的小鸡,因为那样会让我永远没有长大的机会!八姑,咱们唐家是个家族,这个道理不用我说你们都应该清楚的,若是唐家之前就是这样培养家族弟子的,怕是唐家早就完蛋了!”

    唐楚阳一开口就止不住了,他表情有些激动地来回走了几步,转头看到唐云倩清冷的俏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知道一两句话是难以打动她的,于是唐楚阳接着道:

    “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唐家真的到了覆灭的时候,即便整个唐家的女人全部为保护我而死光了,你们还指望一个被圈禁得彻底失去了锐气的小鸡,能够拥有逃出生天的实力?还是指望着一个没有任何战斗经验,没有经过任何磨砺的脆弱少爷,能够一个人在这竞争残酷的修士界生存下来?!!”

    说到后来,唐楚阳已经是声色俱厉了,他说的这些话可不仅仅是说说那么简单,在竞争无比残酷的家族势力这个圈子里,太有可能发生像他说的这种情况了,他不相信这帮智商并不差的长辈们没有想到过这个可能,或许她们只是可以把这个可怕的结果给遗忘了而已。

    “这……”

    唐云倩清冷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这个可以被大家遗忘的可能的,到底还是被自己这个已经彻底聪慧起来的侄儿给提出来了,身处于家族势力这个圈子里,别说是唐云倩这些唐家二代女人了,就是如同唐楚兰这样的三代女子里面,也大都想得到这个结果。

    毕竟唐家不是寻常的普通家庭,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家族,所有子女必须从小经历竞争,磨砺,甚至于苦难之后,才能够彻底成长起来,以此来保持家族的长盛不衰。

    唐楚阳见八姑清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犹豫之色,他知道后面这话,已经触动了八姑唐云倩心底里的那根被刻意遗忘的神经,当下面色一肃,趁热打铁道:

    “八姑,楚阳不想被养成废物,或许在我幡然醒悟之前,我会很喜欢那种混吃等死的惬意生活,即便是现在,我也是习惯的,但我现在是个灵画师,是个已经契约了守护神的修士,我拥有了不平凡的基础,但你们却硬要生生地将我的基础抹杀!”

    说到这里的时候,唐楚阳面色已经略微有些愤怒,他抬头直视唐云倩,近乎用闷吼的方式压抑地喊道:

    “可是,你们这么做,有想过我的感受么?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当我是未来的家主?!专门等着配种的牲口?!”

    唐楚阳这话说的有些诛心了,但他不得不用这样的狠话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声音,如果今天他不这么做,回去唐家之后他依然得这么做,而相对于让八姑来转达他强硬的意志,好过唐楚阳直接面对老太君和二姑唐云婷。

    因为唐楚阳怕这些话,会把老太太给刺激到。

    “你!!”

    唐云倩的面色瞬间巨变,在这之前,她觉得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变得懂事起来的侄儿,竟然能当着她的面儿说出这样的话来,但因为唐楚阳这句话而愤怒的同时,唐云倩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细细想想老太君和二姐对这个宝贝侄子的安排。

    似乎真的和他话里说的那个结果是一种意思,只是侄儿说出来的话,更加直接粗暴,并且难以入耳罢了。

    “这都是为了你好……”

    唐云倩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力地开口辩解,从老太君和唐云婷的角度来看,把唐楚阳这根独苗保护起来,等待他娶妻生子传承家族,这并没有错,因为既然生为家族之人,一切自然要以家族的利益为重。

    但从侄儿唐楚阳的立场来看,他却是成了被圈禁起来,等待配种的牲口,尽管,这个事实非常让人难以接受,但事实毕竟事实,不是附加了免冠堂皇的借口之后,就能将事实改变的。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