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第二天一早起来之后,唐楚阳却没有去想契约守护神的事情,而是拉着二姐唐楚兰让她带着将整个牧场转了一圈,了解一下唐家牧场里都养了写什么动物。

    在唐楚阳的印象里,牧场一般就是养殖牛羊马之类的家畜,但等他整个唐家牧场逛了一遍之后,不得不惊叹五行大陆迥异于地球的养殖业,景云县也不是没有普通的牛羊马,但那只是普通的平民才会养殖的家畜。

    想唐家牧场这样的地方,那是专门用来蓄养妖兽的,真真正正的妖兽!

    比如唐楚阳之前见过的奔云兽,就是唐家牧场主要养殖方向之一,其实最早的唐家牧场是专门养那种材料出产类妖兽的,比如灵柩鸟,吞金兽之类的,通过大批量的向商行供货来获得不菲的收入。

    不过自从唐家的男人陆续出事,失踪之后,顾海澄等一帮散修,以及林家的肆意打压,唐家牧场不但无法获得足够的妖兽食物,妖兽还大量的被偷猎,直至如今,整个牧场已经没有多少出产材料的妖兽了。

    也就是奔云兽等几种妖兽养的数量比较多,而且单个的价值也不高,加上唐家女人们竭尽全力的守护,这才保留了一定的数量,让唐家牧场得以继续支撑下去。

    不过如今唐家的死敌林家已经被吞并了,牧场这边自然要快速恢复生产,争取早日将牧场恢复到当初的规模,唐云倩这次名义上虽是为了送货,但实际上也是打算常驻牧场,在年底之前进入落日山脉捕捉到足够的,出产材料的妖兽。

    “八姑这次过来,就是打算组织人手前往落日山脉捕捉妖兽的,奶奶之所以同意出来,其实除开想让你透透气之外,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让你能够就近为八姑提供唤神图,这次即便你不提出来牧场转转,二姑也会让你到牧场来呆着的!”

    唐楚兰一边说着话,一边毫无形象地大笑,因为刚才唐楚阳说了他主动要求来牧场了解情况,好像自己有多懂事似的,唐楚兰看不过眼,这才有了上面的一番话。

    “看来我是有些得意忘形了……”

    唐楚阳有些郁闷地摸了摸鼻子,搞了半天,感情不论他是不是要出门,家里早就已经为他安排好了行程,这种感觉虽然让唐楚阳感觉到一股淡淡的幸福,但更多的还是郁闷,因为他的一番苦心并未起到相应的作用。

    不过随后唐楚阳的心情就好了起来,因为他突然想到,八姑唐云倩要是去落日山脉的话,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可以跟着去呢?想到这里,唐楚阳一脸希翼地问唐楚兰:

    “八姑去落日山脉的话,我也可以跟去的吧?”

    “当然不行!”

    唐楚兰娇俏的小脑袋要的拨浪鼓一样,这件事情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不论是唐家的老太君,还是当代家主二姑唐云婷,已经不知道多少次郑重警告过唐家所有人来,唐楚阳这根独苗,几乎就是唐家的未来和一切,不论如何,都不允许他出现任何意外,哪怕唐家的女人们为此全部死光!

    进入落日山脉,哪怕实力再强的修士都不敢说自己是绝对安全的,因此,尽管唐家在拥有了大量的御龙天兵图之后,其实已经相当强大了,但依然不代表能够绝对的安全。

    落日山脉覆盖天威王朝数万里方圆的土地,直至如今,才从未有人真正进入过落日山脉的中心地带,别说最中心的位置了,就算只是落日山脉的深处,但凡有胆子进去的修士也大多九死一生,就算是五行境的天位修士,栽在里面的也不在少数。

    尽管唐家这次进入落日山脉只是外围稍前数十里的范围,但却不代表不会遇到任何危险,即便是落日山脉边缘,每年都会因为有高阶妖兽突然从深处窜出,而导致大量的初中级修士被屠杀,更何况是深入百里的內围?

    “你的守护神都不如我的强,你能去,为嘛我不能去?!”

    唐楚阳有些不服气地反驳了一句,尽管他心里隐约知道,不让他冒险的人恐怕是老太君,或者二姑姑唐云婷,这些苦了许多年的女人们太在意他这个独苗了,哪怕只要一丝危险的可能,她们恐怕都不愿意让唐楚阳去接触的。

    只是唐楚阳虽然在喜欢这种被关系,被爱护的滋味,但若是硬要把他圈禁起来当成温室里的花朵,那可就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结果了,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听说过太多因为被保护的太彻底,因而被废掉的天才了。

    “我去找八姑!”

    被圈禁的结果太可怕了,那绝对不是唐楚阳想要的生活,他虽然怕死,但却知道不面临生死他是永远便指望成长起来的,虽然唐楚阳心里没想着马上就去体验什么生死考验,但至少冒一下不会丢掉性命的危险,对他还是有不少好处的。

    至少能够磨练他现在并不算不多坚韧的心性和神经!

    唐云倩就在主堡里安排进入落日山脉的各项事务,唐楚阳很容易就找到了她,并且将自己想要跟随进入落日山脉的想法表达了出来。

    “不行!”

    唐云倩的回答比唐楚兰要更加坚定,几乎严肃的表情和认真的语气几乎不容置疑,这让唐楚阳明白,指望着和这帮女人讲道理是没可能了,他想了想,最终还是狠心咬牙道:

    “我不想当个永远被护在羽翼下的小鸡,因为那样会让我永远没有长大的机会!八姑,咱们唐家是个家族,这个道理不用我说你们都应该清楚的,若是唐家之前就是这样培养家族弟子的,怕是唐家早就完蛋了!”

    唐楚阳一开口就止不住了,他表情有些激动地来回走了几步,转头看到唐云倩清冷的俏脸上没有任何情绪波动,知道一两句话是难以打动她的,于是唐楚阳接着道:

    “而且!你们有没有想过,如果唐家真的到了覆灭的时候,即便整个唐家的女人全部为保护我而死光了,你们还指望一个被圈禁得彻底失去了锐气的小鸡,能够拥有逃出生天的实力?还是指望着一个没有任何战斗经验,没有经过任何磨砺的脆弱少爷,能够一个人在这竞争残酷的修士界生存下来?!!”

    说到后来,唐楚阳已经是声色俱厉了,他说的这些话可不仅仅是说说那么简单,在竞争无比残酷的家族势力这个圈子里,太有可能发生像他说的这种情况了,他不相信这帮智商并不差的长辈们没有想到过这个可能,或许她们只是可以把这个可怕的结果给遗忘了而已。

    “这……”

    唐云倩清冷的表情终于有了些变化,这个可以被大家遗忘的可能的,到底还是被自己这个已经彻底聪慧起来的侄儿给提出来了,身处于家族势力这个圈子里,别说是唐云倩这些唐家二代女人了,就是如同唐楚兰这样的三代女子里面,也大都想得到这个结果。

    毕竟唐家不是寻常的普通家庭,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家族,所有子女必须从小经历竞争,磨砺,甚至于苦难之后,才能够彻底成长起来,以此来保持家族的长盛不衰。

    唐楚阳见八姑清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些犹豫之色,他知道后面这话,已经触动了八姑唐云倩心底里的那根被刻意遗忘的神经,当下面色一肃,趁热打铁道:

    “八姑,楚阳不想被养成废物,或许在我幡然醒悟之前,我会很喜欢那种混吃等死的惬意生活,即便是现在,我也是习惯的,但我现在是个灵画师,是个已经契约了守护神的修士,我拥有了不平凡的基础,但你们却硬要生生地将我的基础抹杀!”

    说到这里的时候,唐楚阳面色已经略微有些愤怒,他抬头直视唐云倩,近乎用闷吼的方式压抑地喊道:

    “可是,你们这么做,有想过我的感受么?你们把我当什么了?当我是未来的家主?!专门等着配种的牲口?!”

    唐楚阳这话说的有些诛心了,但他不得不用这样的狠话来表达一下自己的声音,如果今天他不这么做,回去唐家之后他依然得这么做,而相对于让八姑来转达他强硬的意志,好过唐楚阳直接面对老太君和二姑唐云婷。

    因为唐楚阳怕这些话,会把老太太给刺激到。

    “你!!”

    唐云倩的面色瞬间巨变,在这之前,她觉得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变得懂事起来的侄儿,竟然能当着她的面儿说出这样的话来,但因为唐楚阳这句话而愤怒的同时,唐云倩并没有因此失去理智,细细想想老太君和二姐对这个宝贝侄子的安排。

    似乎真的和他话里说的那个结果是一种意思,只是侄儿说出来的话,更加直接粗暴,并且难以入耳罢了。

    “这都是为了你好……”

    唐云倩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有些无力地开口辩解,从老太君和唐云婷的角度来看,把唐楚阳这根独苗保护起来,等待他娶妻生子传承家族,这并没有错,因为既然生为家族之人,一切自然要以家族的利益为重。

    但从侄儿唐楚阳的立场来看,他却是成了被圈禁起来,等待配种的牲口,尽管,这个事实非常让人难以接受,但事实毕竟事实,不是附加了免冠堂皇的借口之后,就能将事实改变的。

第98章、放风    忙完之后,贾可道去了后山,将抹刀直接丢入悬崖毁尸灭迹,又洗了个冷水澡。

    这个天气,洗冷水澡着实有点凉了,即便强壮如贾可道也有些咧嘴歪鼻的。

    回到厢房,钻入被窝,来回磨动了几下,贾可道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但没睡多久,便到了早课时间,负责这周道观值班的孟挺早早就跑来敲门了:“观主,要做早课了。”

    听到孟挺那恭敬的声音,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的贾可道恨不得直接将一把桃木剑戳入他的屁股!

    不过规矩是贾可道自己定的,也怨不得别人,在被窝里略微折腾了片刻之后,贾可道不得不翻身起床。

    早课,早饭,一切忙完之后,贾可道就带着孟挺几人出发了,至于赵天亮作为厨师不得不留守道观,毕竟观里还有个老头郑非鱼,总不能让人家饿死。

    送一行人下山的时候,赵天亮脸上多少有些郁闷,说实话,他可是在道观里待了快小半年了,多么跟着观主出去活动一下啊。

    当然,贾可道也照顾了一下他的情绪,承诺下次有机会的话就带他出去,绝不食言。

    有了这个承诺,赵天亮的心情好多了,与众人一路下山,有说有笑的。

    不过待到经过山脚工地时,就听到工地上一阵人声鼎沸。

    “孟挺,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贾可道心头自然明白是什么事情,不过他也不可能不管不问,那样的话,岂不是有些露出马脚了。

    “观主,听说是工地上丢了水泥,河沙,正乱着呢。”

    孟挺现在身手可要比大学毕业那会矫健多了,一溜烟跑了过去,没多久又一溜烟跑了回来。

    似乎是在道观里憋久了,就连一向稳重的孟挺听到这事之后,脸上都带着红光,莫名有些兴奋。

    “哦,也罢,贫道去看看,不要影响了牌坊的修建。”

    贾可道有些担心那个负责人报警,若是这样的话,就有点麻烦。

    虽说贾可道自信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但世界上的事情很难说清楚的,毕竟自己是第一次做贼,难免有可能留下一点痕迹,要是给查出来,自己的老脸可就没地方放了。

    来到工地,那负责人正朝着几个值班守夜的工人大发脾气。

    虽说二十多包水泥,上千斤河沙,值不了多少钱。

    但在负责人看来,这问题是很严重的。

    一天晚上被搬走这么多水泥,河沙,值班工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一个月活干下来,还不知道损失多大。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是负责人转了一圈,连半点痕迹都没有发现,那些水泥河沙就这么无翼而飞了。

    就好似被鬼给偷走了!

    再一联想到昨天明阳道长埋下去的符箓不见等等事情,这负责人后背就是一阵发凉。

    这时正巧贾可道过来,这负责人尚未打招呼,眼睛就一直盯着贾可道身后看,他这时想要看看,贾可道有没有影子。

    没法,到了这个时候,由不得他不疑神疑鬼了。

    “无量天尊,牛施主,贫道听闻工地上丢了东西,特来看看。”

    贾可道见到负责人的举动,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心里想的什么,不由得哈哈一笑。

    见到贾可道身后的确有影子,负责人心头松了一口气,又不由得为自己的疑神疑鬼感到有些好笑。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见到过鬼?

    应该是附近的村民偷的吧?

    负责人心头有了猜测,毕竟水泥这玩意,在村里可以用来敷灶台,补补破墙什么的。

    而与贾可道寒暄之后,负责人就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不管怎么说,总不可能是山里的猴子偷去修猴子窝吧?再说了,猴子能搬动上百公斤的水泥?

    如果能的话,那起码也是非洲大猩猩级别了。

    贾可道笑了笑,这负责人能这么猜就对了,只是让夹山村的乡亲父老平白替自己背了这个黑锅,不过自己会补偿他们的。

    “牛施主,这掉了的水泥就记在老君观头上吧,总不可能因为这些水泥就影响修建进程吧。”

    负责人原本也没有什么报警的心思,自己就在夹山村附近施工,要是与山民闹了矛盾,麻烦就真的大了。

    既然有明阳道长说话,负责人自然也就顺坡下山,开始招呼那些工人开工。

    毕竟贾可道这番话里也带出了一点不满。

    大爷可是拿钱请你们来做事的,丢了几包水泥就将工程给耽误了,这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将此事摆平之后,贾可道也不多耽误时间,带着孟挺等人就转道夹山村上了山路。

    较之上一次进山,孟挺几人走在山路显得轻松太多了。

    就连几个同路出去的山民都有些跟不上趟了。

    让几个山民不由得感叹,这老君观果然是神仙居所,看那几个小道童,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累得跟狗似的,现在走路却是行云流水一般,让人好不羡慕。

    过了二十多公里的崎岖山路,几人搭上拖拉机,朝着县城而去。

    到了县城,贾可道就有点抓瞎了。

    要说买朱砂符纸等等之类的东西,贾可道可谓是如数家珍,可这大刀弓箭去什么地方买,贾可道就不知道了。

    得知观主为难之事,孟挺几人倒是笑了:“观主,您老人家真是有点落后于时代了,早知道是这样,不如在道观里直接上网购买,倒是要比现在跑路方便多了。”

    贾可道被几人说笑得有些脸上挂不住,不由得瞪了几眼,故作怒色:“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回去道观吧,反正现在物流颇为发达。”

    一听贾可道这断根的话,孟挺几人脸色都变了。

    自己好不容易才捞到出来的机会放放风,真要是被自己这番话给毁了,那还不如自己找根绳子吊死算了,都坏在这张臭嘴上了。

    作为大学毕业生,知错能改还是知道的。

    于是乎,几人便围着贾可道游说了起来,从网购的假货泛滥,到质量的不靠谱,最后还要去给道观拉道童,这些都是不能回去道观的正当理由啊。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