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忙完之后,贾可道去了后山,将抹刀直接丢入悬崖毁尸灭迹,又洗了个冷水澡。

    这个天气,洗冷水澡着实有点凉了,即便强壮如贾可道也有些咧嘴歪鼻的。

    回到厢房,钻入被窝,来回磨动了几下,贾可道就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但没睡多久,便到了早课时间,负责这周道观值班的孟挺早早就跑来敲门了:“观主,要做早课了。”

    听到孟挺那恭敬的声音,从睡梦中苏醒过来的贾可道恨不得直接将一把桃木剑戳入他的屁股!

    不过规矩是贾可道自己定的,也怨不得别人,在被窝里略微折腾了片刻之后,贾可道不得不翻身起床。

    早课,早饭,一切忙完之后,贾可道就带着孟挺几人出发了,至于赵天亮作为厨师不得不留守道观,毕竟观里还有个老头郑非鱼,总不能让人家饿死。

    送一行人下山的时候,赵天亮脸上多少有些郁闷,说实话,他可是在道观里待了快小半年了,多么跟着观主出去活动一下啊。

    当然,贾可道也照顾了一下他的情绪,承诺下次有机会的话就带他出去,绝不食言。

    有了这个承诺,赵天亮的心情好多了,与众人一路下山,有说有笑的。

    不过待到经过山脚工地时,就听到工地上一阵人声鼎沸。

    “孟挺,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贾可道心头自然明白是什么事情,不过他也不可能不管不问,那样的话,岂不是有些露出马脚了。

    “观主,听说是工地上丢了水泥,河沙,正乱着呢。”

    孟挺现在身手可要比大学毕业那会矫健多了,一溜烟跑了过去,没多久又一溜烟跑了回来。

    似乎是在道观里憋久了,就连一向稳重的孟挺听到这事之后,脸上都带着红光,莫名有些兴奋。

    “哦,也罢,贫道去看看,不要影响了牌坊的修建。”

    贾可道有些担心那个负责人报警,若是这样的话,就有点麻烦。

    虽说贾可道自信没有留下蛛丝马迹,但世界上的事情很难说清楚的,毕竟自己是第一次做贼,难免有可能留下一点痕迹,要是给查出来,自己的老脸可就没地方放了。

    来到工地,那负责人正朝着几个值班守夜的工人大发脾气。

    虽说二十多包水泥,上千斤河沙,值不了多少钱。

    但在负责人看来,这问题是很严重的。

    一天晚上被搬走这么多水泥,河沙,值班工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那一个月活干下来,还不知道损失多大。

    当然,最关键的问题是负责人转了一圈,连半点痕迹都没有发现,那些水泥河沙就这么无翼而飞了。

    就好似被鬼给偷走了!

    再一联想到昨天明阳道长埋下去的符箓不见等等事情,这负责人后背就是一阵发凉。

    这时正巧贾可道过来,这负责人尚未打招呼,眼睛就一直盯着贾可道身后看,他这时想要看看,贾可道有没有影子。

    没法,到了这个时候,由不得他不疑神疑鬼了。

    “无量天尊,牛施主,贫道听闻工地上丢了东西,特来看看。”

    贾可道见到负责人的举动,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心里想的什么,不由得哈哈一笑。

    见到贾可道身后的确有影子,负责人心头松了一口气,又不由得为自己的疑神疑鬼感到有些好笑。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谁见到过鬼?

    应该是附近的村民偷的吧?

    负责人心头有了猜测,毕竟水泥这玩意,在村里可以用来敷灶台,补补破墙什么的。

    而与贾可道寒暄之后,负责人就将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不管怎么说,总不可能是山里的猴子偷去修猴子窝吧?再说了,猴子能搬动上百公斤的水泥?

    如果能的话,那起码也是非洲大猩猩级别了。

    贾可道笑了笑,这负责人能这么猜就对了,只是让夹山村的乡亲父老平白替自己背了这个黑锅,不过自己会补偿他们的。

    “牛施主,这掉了的水泥就记在老君观头上吧,总不可能因为这些水泥就影响修建进程吧。”

    负责人原本也没有什么报警的心思,自己就在夹山村附近施工,要是与山民闹了矛盾,麻烦就真的大了。

    既然有明阳道长说话,负责人自然也就顺坡下山,开始招呼那些工人开工。

    毕竟贾可道这番话里也带出了一点不满。

    大爷可是拿钱请你们来做事的,丢了几包水泥就将工程给耽误了,这着实有些说不过去。

    将此事摆平之后,贾可道也不多耽误时间,带着孟挺等人就转道夹山村上了山路。

    较之上一次进山,孟挺几人走在山路显得轻松太多了。

    就连几个同路出去的山民都有些跟不上趟了。

    让几个山民不由得感叹,这老君观果然是神仙居所,看那几个小道童,第一次进来的时候,累得跟狗似的,现在走路却是行云流水一般,让人好不羡慕。

    过了二十多公里的崎岖山路,几人搭上拖拉机,朝着县城而去。

    到了县城,贾可道就有点抓瞎了。

    要说买朱砂符纸等等之类的东西,贾可道可谓是如数家珍,可这大刀弓箭去什么地方买,贾可道就不知道了。

    得知观主为难之事,孟挺几人倒是笑了:“观主,您老人家真是有点落后于时代了,早知道是这样,不如在道观里直接上网购买,倒是要比现在跑路方便多了。”

    贾可道被几人说笑得有些脸上挂不住,不由得瞪了几眼,故作怒色:“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回去道观吧,反正现在物流颇为发达。”

    一听贾可道这断根的话,孟挺几人脸色都变了。

    自己好不容易才捞到出来的机会放放风,真要是被自己这番话给毁了,那还不如自己找根绳子吊死算了,都坏在这张臭嘴上了。

    作为大学毕业生,知错能改还是知道的。

    于是乎,几人便围着贾可道游说了起来,从网购的假货泛滥,到质量的不靠谱,最后还要去给道观拉道童,这些都是不能回去道观的正当理由啊。

第四十九章 降神塔的来历    唐云娇的惊诧并未持续太久,因为她突然想到了侄儿契约的守护神不但是实力堪比天将的御龙天兵,更可怕的是他还是神选者,能够将守护神足足百分之一的元神召唤下界,那几乎相当于守护神的真正分身了!

    “不用觉得那么惊讶,我反而觉得若是咱们全都使用楚阳炼制的御龙天兵图的话,抢个三五座云塔还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没有那个中等家族愿意和几十个能够召唤天将的大修士拼命!”

    唐云倩看事情还是比较全面的,她是整个唐家除唐云婷之外最为聪慧稳重之人,早在唐楚阳拿出御龙天兵图的时候,唐云倩和唐云婷二人便已经想到了明年‘天降神塔’这件盛事上,凭借御龙天兵图,明年唐家如果运气不是太差,抢到三座以上的云塔已是必然之事。

    只要再花费个三五年将云塔里的所得消化一下,唐家不但能够一跃成为中等家族,而且实力在中等家族当中也可以超过大半儿,排进天威王朝百强之列。

    旁边的七婶于莹闻言,赞同地点了点头,感慨道:

    “是啊,楚阳这一下可是对咱们唐家的帮助太大了,吞并林家之后咱们其实已经可以晋入中等家族之列,若是再加上用之不尽的御龙天兵图,即便在中等家族也属中上之列,如果能够抢到三五座云塔,并且花费几年时间将之消化,成为中等家族里的顶尖存在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唐楚阳穿越之前的唐家是悲哀的,充满没落和绝望的,唐楚阳穿越后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整个唐家便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但唐家在景云县的死敌林家被覆灭,并吞,就连张家也不得不老老实实地拿出了足够多的买命钱,彻底没了和唐家争锋的锐气。

    短短几个月时间便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反差变化,唐家的女人们在兴奋喜悦的同时,也生出了不可抑制的梦幻感,总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太不真实了。

    唐云娇的惊诧,就是因为她还无法完全适应唐家太过快速的变化,脑中所思所想依然停留在以前百般忍让,挣扎求存的唐家,而不是充满希望,已经逐渐崛起的唐家的。

    几人感慨地闲聊了几句,话题又被唐楚阳拉到了降神塔上,唐云倩等人虽然向唐楚阳解释了降神塔是怎样的存在,也说了降神塔里有许多宝贝,但却未曾介绍降神塔里面到底都有些什么宝贝。

    “凡间界有战争,上界自然也有战争,凡间界会战死许多修士,仙界自然也会有战死的天兵天将,魔兵魔将,这降神塔的来源,其实就是仙魔佛妖四界大战时战场炼化而成……”

    随着唐云倩等人将她们所知道的,所有关于降神塔的事情逐渐讲述出来,唐楚阳通过一番自我脑补,终于对降神塔的来历,形成,其内资源之类的情况,有了比较具体的了解。

    系统一点来说,每十年一度的盛事‘天降神塔’,其实都是上四界天兵天将,魔兵魔将们的战场遗物,强大的修士都可以开山裂海,更何况是上界仙人?

    每一次上四界大战,所选战场都会被仙魔佛妖强横的破坏力给打得支零破碎,这些破碎的战场对于上界的环境造成了影响非常严重,因此上四界天帝,魔神,佛祖,妖圣为了净化上四界,便将这些被打碎的战场收集起来,将之炼化成降神塔,正好废物利用放到凡间界给予修士们提升实力。

    上界仙魔佛妖需要修士的元神精华来修炼,想要大量的获得元神精华,自然得想方设法地提高修士们的修为,因为只有修为越强大的修士,能够提供的元神精华才越多。

    所以这些由仙魔战场碎片炼化而成的降神塔,便成了上四界提高凡间界修士实力的奖励,每一座降神塔,其实就是一块破碎的仙魔战场,其内不但拥有战死的仙魔佛妖,他们的仙器碎片,护甲碎片。

    随身携带的丹药灵气逸散形成的灵丹,甚至于逸散的元神形成的元神碎片,对于凡间界的修士都有着超乎想象的诱.惑力!

    尤其是那些被选为战场的地方,有时候根本就是一处洞天福地,不但拥有足够多的战场遗留物,甚至还有被选为战场的地方生长的仙界灵药,就算是在降神塔内发现了或者的灵兽,都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当然,巨大的收获,往往意味着巨大的风险,作为战场,那些怨气,血煞之气,杀戳执念,乃至于未曾战死的灵兽,在经历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灵气,怨气,血煞的影响之后,便形成了许多怨灵,血灵,凶兽之类的可怕存在,这些,便是修士们在收获的同时,需要承担的风险了。

    唐云倩,唐云娇,于莹等人讲述的东西很多,也很杂,直到唐楚阳回到住处休息的时候,他还未曾把听到的所有信息完全消化。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只要对降神塔拥有了大体上的了解,唐楚阳觉得只要亲自参与一次,经历一下姑姑婶婶们所说的一切,他便能得到足够深刻的领会和印象了。

    当然,在这之前,唐楚阳也必须尽可能地提高自己的实力,毕竟一元境直接开始而已,虽然唐楚阳因为守护神的特殊,而让他有了可以越级战斗的实力,但总不会有人嫌自己的修为太高吧?

    唐楚阳的修为境界越高,相应的,他进入降神塔之后便越安全,至于收获,或许还要依靠运气来决定,但至少拥有了足够强悍的实力之后,他的生命安全会得到最大的保障。

    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安全更重要!

    死过一次的人往往更加珍惜自己的生命,唐楚阳好不容易重获一次,并且还拥有了上一世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亲人,切身体验了亲情那种温暖到了极致的难忘滋味,这时候谁想要他死,他就敢跟谁拼命!

    哪怕是上四界的仙魔佛妖!

    五行大陆上的季节和地球上差不多,同样的十二个月,同样的二十四气节,唐楚阳最初穿越到唐家的时候是除夕刚过没多久,唐楚阳的前任也是因为刚领了长辈们给的压岁钱,才那么阔绰地前往万宝阁买灵药。

    如今四五个月过去,五行大陆上已经进入了秋季,距离明年也就不到半年时间了,唐楚阳必须在接下来的半年时间内,尽可能地将自己的修为提高。

    不过唐楚阳现在愁的不是修为提高的问题,而是契约守护神的问题,他如今已经一元境圆满,想要突破到两仪境,就必须借助契约二阶守护神的时候,守护神元神天降时,携带的仙界灵气一举突破到两仪境。

    唐楚阳不是很担心修为上的事情,他纠结的是第二个守护神应该契约谁?

    系统地了解了一下守护神的体系之后,唐楚阳惊讶地发现,仙界的那些天兵天将,星君,仙王并不是按照修为来平定等级,而是按照在仙界担任职务的高低,来划分修士契约守护神的等级的。

    这就让唐楚阳产生了一个相当大的疑问,若是他没记错的话,二阶守护神便是地仙级的上界仙人了,可是地球上的神话传说里,有那么一位强大到成为地仙之祖的大能,貌似同样是地仙!

    那位虽是地仙,但却拥有不逊于仙王仙君的实力,唐楚阳禁不住要想,那位名叫‘镇元子’的地仙之祖,到底是被划分在地仙这个等级?还是被划分到了仙王以上的等级里?

    要是地仙的话,唐楚阳甚至马上就可以直接契约地仙了,但若是仙王以上级别,那就是七星镜的神使才能召唤的存在了,两者之间的区别,简直天差地远!

    “不管怎么说,趁着在唐家牧场这段时间试试吧,卧狮岭地处落实山脉边缘,不像景云县那样人口云集,倒是不用担心搞出太大的动静,再次搞得景云县大乱了……”

    琢磨了一下之后,唐楚阳心里便有了决定,不论能不能契约镇元子,总要试过了才知道,反正即便不能契约到镇元子,他还有别的选择,比如,那位曾经在仙界养马的美猴王,似乎也是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如今唐楚阳的识海里足足储存了近万的元神精华,别说是契约二阶守护神,就是契约三阶守护神都绰绰有余了,不过他也知道,契约到的守护神实力越强,所需要消耗的元神精华就越多,一阶守护神或许只需消耗几百元神精华就够。

    但二阶守护神的话,起码也得几千元神精华了吧?

    唐楚阳之前也问过二阶唐楚兰,以及其他修为比他高的姐姐们,似乎他们契约二阶守护神的时候,所消耗的元神精华约莫在一千到五千之间,三阶守护神就得五千以上。

    唐楚阳的情况特殊,他契约御龙天兵的时候似乎就比唐楚兰等人消耗的多,这其实不奇怪,其他一阶守护神是不可能有灵宝这种天将才有宝贝,但御龙天兵却有,这也是御龙天兵之所以能够和天将实力媲美的主要原因之一。

    若是他能够契约镇元子的话,所消耗的元神精华恐怕也不能按照常规二阶守护神来计算,因为镇元子拥有的可不仅仅是灵宝那么简单。

Comments are closed.